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见卿卿多妩媚(容彻魏卿卿)小说_我见卿卿多妩媚商璃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4 ℃
我见卿卿多妩媚(容彻魏卿卿)小说_我见卿卿多妩媚商璃

我见卿卿多妩媚

商璃 著

连载中免费

《我见卿卿多妩媚》是商璃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没有人知道,面冷心冷的容彻会对那个娇滴滴的侄媳妇魏卿卿一见钟情,可他一共才见过她三次,第三次再见之时,魏卿卿困在了丞相府的大火里,一夜之间,容彻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黑暗了,可后来,他又遇见了那个娇弱小女子,他知道,这次不论怎样都不能再错过她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见卿卿多妩媚》是商璃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没有人知道,面冷心冷的容彻会对那个娇滴滴的侄媳妇魏卿卿一见钟情,可他一共才见过她三次,第三次再见之时,魏卿卿死在了丞相府的大火里,一夜之间,容彻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黑暗了,可后来,他又遇见了那个娇弱小女子,他知道,这次不论怎样都不能再错过她了.....

免费阅读

  玉香楼,容彻眼皮没来由的跳了下。

  友人笑起来,问他:“那魏小姐当真国色天香,连你都亲自出马,还抢在你侄儿前头下了定?”

  容彻想起魏卿卿那鲜红的鼻血,薄唇玩味勾起:“家贫貌美,标准的红颜祸水,可惜了……”

  “是挺可惜,你前头娶的三个夫人,没一个能活过三个月,那魏小姐怕也逃不过这个诅咒。”友人叹息。

  容彻没接话,只慢慢喝下杯中的酒。

  只这酒还没下肚,视线里就多了道熟悉的人影。

  街上那婆子,不是跟着那娇气包的下人么,她怀里揣着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还去了当铺。

  “跟去看看。”

  “是。”

  随从立即应下,但没多久,就脸色古怪的跑了回来。

  容彻觉得今儿这眼皮越发跳的厉害了:“说。”

  “是。”随从小心翼翼的瞧了瞧自家公子,缓缓往后退了两步,才屏气凝神轻声道:“那婆子当的,是刻着咱们公府标记的……血玉。”

  “噗——!”

  一侧的人拍桌大笑起来:“二爷,那血玉不是你国公府的传家宝吗,怎么竟进了当铺了!”

  容彻冷淡扫了眼狐朋狗友,才睨着随从:“去赎回来。”

  “那玉……是死当,掌柜的说不能赎,只能买。而且这当铺背后,好像还有太子府的关系……”意思就是不能强行动这不知好歹的掌柜了。

  “那就买。”

  “可掌柜的还说,得一万两现银,银子不能有标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随从仿佛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外头虽阳光明媚,他却觉得自己裹进了寒冰里。

  很快,国公府就拉着一万两明晃晃的白银,去当铺了。

  等国公府的人一走,高嬷嬷就领着隔壁两个钱庄的人进去了,出来时,怀里已经揣着八千两银票。

  “小姐当真聪明,竟能想出这等法子,那当铺掌柜竟真如小姐所言十分乐意,国公府竟也如此爽快的给了银子。”

  某处幽暗小巷里,高嬷嬷爽利的拿出三千两给了魏卿卿,只叹运气真好,半点没觉出不对劲来。

  魏卿卿看着到手的银票,嘴角勾起,她不贪多,贪婪的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你怎么偏要这三千两用另一个钱庄的票子?”高嬷嬷怀疑盯着她,仿佛想从她脸上找出什么破绽来。

  “那个钱庄的名字吉利。”魏卿卿苍白的唇角扬起。

  高嬷嬷顿时嗤笑一声,倒没再怀疑,反正这三千两她过几日就要拿回来的。

  魏卿卿看出她那点儿心思,没揭穿,只道:“我现在想去见二哥。”

  高嬷嬷脸一沉:“小姐该不会是打算去告状吧,小姐要知道,奴婢拿的这五千两可都是用作魏府开支的,魏府上上下下六七口人的吃穿可要费不少钱!”

  “这卖玉的主意是我出的,我若说出来,岂不是害了我自己?”魏卿卿微笑。

  高嬷嬷看魏卿卿这虚弱苍白好拿捏的样儿,又放松下来,况且魏知县耳根子软,又处处奉敬她,这一家子早牢牢攥在她手心里,谁也别想翻起浪来!

  想到这里,高嬷嬷也懒得管她,美滋滋的走了,却没发现魏卿卿那双小鹿似的眼眸,危险眯了起来。

  等去过某个地方,魏卿卿才来了魏虎所在的码头。

  魏虎正满头大汗的将两个重重的大包往肩上扛,听到旁人议论前头有个仙女儿似的姑娘时,心底还嗤笑,再美,能有他家小妹美?

  但等魏虎抬头看去,人都傻了,那纤弱苍白正朝他笑的小姑娘,不正是就是小妹魏卿卿吗?

  魏虎赶忙扔了肩上的包跑了来,挡住其他人过来的视线,急急道:“小妹,你来这儿做什么,这儿都是粗人,太阳又大,你赶紧……”

  “二哥,我想吃枣泥酥了。”

  魏卿卿看他慌里慌张的样子,浅浅笑起来。

  她一笑,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似的,分明只是简单的话,听起来都像是撒娇。

  魏虎气恼,他每次一瞧见她这模样,积攒了一肚子的怒气便全跑了。

  “行,等我。”

  说着,魏虎就去找工头领工钱了。

  等魏卿卿跟魏虎一起嚼着香喷喷的枣泥酥回到魏府时,魏家门口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了。

  嘈杂的议论声中,还隐约伴着高嬷嬷撒泼打滚的哀嚎。

  “这是怎么了?”

  魏虎赶忙拉着魏卿卿挤了进去,但魏卿卿这枣泥酥还没嚼香呢,就看到了那散漫倚在廊柱旁的容彻,和他看向自己时,那盯着猎物般戏弄而又轻蔑的眼神。

  魏卿卿知道容彻必然察觉了什么,但内心依旧稳如老狗。

  “嬷嬷,你怎么了?”

  不等魏虎反应过来,魏卿卿已经两步上前,将瘫坐在地上撒泼的高嬷嬷扶了起来。

  魏虎见状,脸黑了几分,小妹最是听高嬷嬷的话,自娘亲去世后,老妖婆怎么颠摆她她都照单全收,仿佛高嬷嬷真成了她亲祖母一般,反而疏远了自己和大哥。

  就在魏虎生着闷气的时候,高嬷嬷忽然鼓起眼睛,反手就扬起巴掌朝魏卿卿扇了下来。

  ‘啪——’的一声,听得周围的心肝儿都跟着颤了颤,而飞快往前生生替魏卿卿挨了这一巴掌的魏虎,右脸也迅速肿了起来。

  饶是年轻力壮的魏虎,挨了这一巴掌嘴角都渗出了血丝来,众人再看苍白纤弱的魏卿卿,不敢想那一巴掌下来,魏卿卿这条命还在不在!

  “二哥……”

  魏卿卿的手也跟着颤了颤,她方才是故意掐了把高嬷嬷逼她下意识动手的,而且已经做好了躲避的准备,高嬷嬷这一巴掌顶多能在她脸上刮几条印子罢了,谁曾想这魏虎……

  “我没事,不疼,挠痒痒似的。”

  魏虎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可魏卿卿又不瞎,他那红彤彤的眼睛里努力憋住的泪她怎么会看不见?

  这个高嬷嬷,看来还真不把魏府这几个主子放在眼里!

  魏卿卿握紧手心,眼帘也稍稍垂了下来敛去眼底的寒芒,声音微颤:“嬷嬷有什么不满,只管朝我撒就是了。二哥还得出门挣钱,脸打坏了,咱们连白粥都喝不上了。”

  魏虎不知她怎么说起这些,只以为她是心疼自己,心顿时柔软成了一片,忙佯装无事的笑道:“没事儿,我卖的是力气,而且我一个大男人,脸打肿了也不怕丑哈哈。”

  傻子。

  魏虎越是这样,魏卿卿心里就越寒,周围的人也就看得越清楚。

  这众目睽睽之下,高婆子一个下人就敢对小姐少爷动手,她自己身穿着新裁的衣裳,反倒是魏虎一身粗布麻衣,肩膀上还有扛大包之后未及清理的脏污,这样的人,能干出偷卖主人财物的事儿,也不稀奇!

  周围众人的议论越来越大声,高嬷嬷终于会意过来,自己这是被魏卿卿摆了一道!

  “没错,奴婢的确去当了那玉!”高嬷嬷深吸一口气,看了看今儿忽然要上门抓她的京兆尹,扭头便鼓着死鱼眼睛一般的眼珠子盯着魏卿卿,咬牙切齿的道:“但老奴也是听小姐吩咐,如今那些银票,可都在小姐怀里揣着呢,只要一搜身便知!”

  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身上揣着来路不明的大额银票,魏卿卿可百口莫辩了吧?虽只有三千两,剩下的她只要说是弄丢了……

  想到这里,高嬷嬷已经忍不住嘴角上扬了。

  魏虎急着要反驳,却感觉手腕一紧,低头,便见小妹纤纤弱弱的小手正紧紧抓着他。

  魏虎以为她是害怕了,心疼的揪起:“小妹,别怕,今儿二哥在,看谁敢搜你的身!”

  “我不怕。”

  魏卿卿示意他俯身下,便凑在他耳边低语起来。

  远远的,容彻瞧着那娇娇弱弱的小女子,粉白的唇瓣微微动着,眸子微微眯起,仿佛笼着一层水雾,宜嗔宜喜,却又带着几分不自知的娇娆妩媚。

  不知为何,看她与旁的男人如此亲昵,容彻心底竟生出几分不愉来。

  高嬷嬷也不愉,探着脖子要来听,却只感觉耳旁一阵拳风掠过,下一秒,她小心藏在右边衣袖里的银票瞬间随着破碎的衣裳飞了出来!

  证据确凿,虽只有五千两,却是实打实的钱庄里取的新票子!

  至于剩下的五千两?老婆子老眼昏花弄丢了呗!

  “我冤枉啊,容二爷你信老奴啊……”

  “你冤枉个屁!”

  魏虎将从高嬷嬷衣袖上拽下来的破布恨恨扔了回去,看着官府的人利落的把她堵了嘴拖走,才眉开眼笑的跟魏卿卿道:“小妹,你真聪明,你怎么知道那银票就藏在她袖子里?”

  “我先前扶她的时候,摸着一包鼓鼓囊囊的,便瞎猜了。”

  魏卿卿负着手,得意的扬起下巴。

  收拾个贪得无厌的婆子而已,原本都不必这么麻烦的,若不是那容二爷在场的话……

  “若不是爷在场,你扶她的时候,就该连将她衣袖里的银票拿出来了,对吗?”

  容彻声音自头顶响起,魏卿卿眉心一跳:“臣女愚笨,听不明白二爷在说什么。”

  容彻看着她因为畏惧而微微颤动的睫毛,目光生出几许复杂,这个娇气包……越发像那人了。

  “若是真愚笨便也罢了。”容彻开口,听不出情绪。

  魏卿卿却有种在深渊边缘的危险感觉,让她不自觉地想要逃避这个人。

  可她刚往后退了一步,人便被直接拉了回去,径直撞到了他微凉的怀里。

  “疼……”

  魏卿卿这次终于能清晰感受到鼻尖两股热流了,而始作俑者却低低笑了起来,声音如酒般醇厚,戏谑不言而喻。

  男人都是狗!

  魏卿卿用力捏着鼻子免得自己这小身板流血过多而死,容彻却自然的松开了手,悠然道:“两日后是爷的生辰,那时二公子跟卿卿一道过来,偷卖血玉之事,便算过去了。”

  意思是,若是他们不去,这事儿就翻不过篇了么?

  魏卿卿抬头想从容彻脸上找出几许他的真正情绪来,可他却只留下一个疏离的背影离开了。

  围观的人早随着京兆府的人离开时散去了,等容彻一走,魏家小院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魏虎气得跳脚,连忙跟魏卿卿道:“小妹,这亲事咱们说什么也得退了,他这个命硬克妻的,你若嫁过去,还不知道……”

  “二虎——!”

  不等魏虎说完,一道怒喝传来,魏虎一扭头,就看到了抓着一把荆条气急败坏跑回来的魏知县。

  方才还浑身是胆的魏虎双腿一抖:“爹,这事儿都怪高嬷嬷……”

  “我打死你个不孝子!”

  魏知县铁青着脸,不管三七二十一,追着他满院子打了起来。

  直到临近日落,魏知县才白着脸面如死灰的坐在正厅里,手里的荆条还在滴血,而魏虎则一身伤的跪在院子中央。

  “爹爹。”

  魏卿卿对这个称呼,还是有些陌生。她从未与家人亲密过,曾经的父亲永远都在在后娘的院子里跟弟弟妹妹们享受着天伦之乐,而她,只能持着长姐的名头,关在深闺十几年。

  “委屈你了。”魏知县自责又疲惫的扔了手里的荆条,耳边花白的头发散落了些,昏暗烛光下,他苍老枯瘦的侧脸写满了沧桑,支吾道:“爹爹去一趟府衙,高嬷嬷她……到底于爹爹有养育之恩,爹爹能有今日,也多亏了她。”

  顿了顿,魏知县才望着魏卿卿勉强挤出一个笑来:“爹爹知道高嬷嬷有些不妥当的地方,但她老了,人也糊涂,等接了她回来,爹爹便不让她再伺候你了,重新给你寻个丫环。”

  依着魏卿卿以前的性子,就算不打杀了这骑在主子头上为非作歹的奴才,定也要远远发卖了的。

  但看着如今两难的魏知县,魏卿卿心底只得幽叹,也罢,与其强硬逼着魏知县放弃高嬷嬷而一辈子活在自责与内疚中,不如再另想个令那老妖婆彻底‘离开’的办法。


标 签古言 我见卿卿多妩媚(容彻魏卿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我见卿卿多妩媚(容彻魏卿卿)全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我见卿卿多妩媚(容彻魏卿卿)小说免费完整版资源全章节 我见卿卿多妩媚(容彻魏卿卿)小说大结局 我见卿卿多 商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