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锦色江山陆锦画秦翊小说_锦色江山步铃吟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51 ℃
锦色江山陆锦画秦翊小说_锦色江山步铃吟

锦色江山

步铃吟 著

连载中免费

陆锦画秦翊小说《锦色江山》是由古言大神作者步铃吟倾心打造的精彩好书,青梅竹马向,男女主对外人都狠,剧情走向十分吸引人继续阅读,主甜,小虐怡情。《锦色江山》全文精彩内容概述:世人眼中的绝配是废太子和罪臣女之间的婚约,她悄悄怀揣一颗爱慕秦翊的心,义无反顾地只身嫁了过去,漫漫时光,他早已走远,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原地傻乎乎的等。简而言之,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剧情十分爽快,更好看最全的优质小说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陆锦画秦翊小说《锦色江山》是由古言大神作者步铃吟倾心打造的精彩好书,青梅竹马向,男女主对外人都狠,剧情走向十分吸引人继续阅读,主甜,小虐怡情。《锦色江山》全文精彩内容概述:世人眼中的绝配是废太子和罪臣女之间的婚约,她悄悄怀揣一颗爱慕秦翊的心,义无反顾地只身嫁了过去,漫漫时光,他早已走远,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原地傻乎乎的等。简而言之,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剧情十分爽快,更好看最全的优质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秦翊今日心情不错,铺纸运墨,寥寥几笔显出山水轮廓。

  山水间有一处别致小居,是他下意识所画。

  他想起陆锦画曾说过不喜欢繁华街市,如果可以,她要和他隐居在山水间。房子院子她没有细细描绘,但她提起院外,却兴致盎然。

  “这里种桃树。”

  “这里种橘子树。”

  柔嫩的小手指在半空中挥动,末了一圈绕回来,指着头顶说:“这里搭个架子,牵葡萄藤。旁边还可以种些西瓜。那么一年四季,我们有好多新鲜果子吃啦!”

  锦锦小笨蛋啊……

  “王爷,陆姑娘和绿雪来了。”朱逢春进来通传。

  秦翊心脏一缩,被撞破小秘密的他几分不自在,将那张宣纸随意揉团,弃去一旁。

  须臾间陆锦画已和绿雪踏入屋中。

  “何事。”他款款落座。

  陆锦画还未开口,绿雪已经一口一个“小贱人”骂开了。

  秦翊眉头微皱。

  朱逢春察言观色,赶紧出来打圆场:“绿雪,你可别胡说,陆姑娘出身何其尊贵,怎会贪你那个璎珞项圈?”

  绿雪之前是个烧火丫鬟,整天呆在厨房里没几分见识,只是听其他人都在说陆锦画是个极其不要脸,靠美色迷惑男人的狐狸精罢了。

  一想自己丢了东西,王爷不替她做主便罢,连管家都在帮陆锦画,当即委屈得直掉眼泪,一边抹脸一边道:“绿雪知道,朱管家就是看不起绿雪家生子身份,好叫一个狐狸精都能踩在我头上!”

  小贱人……狐狸精……

  秦翊脸色越发难看,放在书案上的手渐渐蜷起。

  陆锦画不动声色看着。

  真是奇怪,绿雪这样没出身没容貌甚至没脑子的女人,他是怎么看上的?

  都说他被废太子后放浪形骸,与之前判若两人,沉湎美色,极其风流。可绿雪这样的美色,委实难登大雅之堂。还不知其他四位“姐姐”,究竟是何等人物。

  走神一瞬,突然听到秦翊怒斥:“闭嘴!”

  不止绿雪,连朱逢春都吓了一跳。陆锦画赶紧随其他人一般,撩裙下跪。

  “老朱,”秦翊冷目厉声,“寻几个教养嬷嬷,好好教教她规矩。”

  朱逢春忙不迭答应:“奴才知道了,定寻那最有本事的教养嬷嬷好好教绿雪。”

  绿雪一听,脸上血色顿时失去大半。

  她知道自己身份低微,能有今日富贵都是因自己名字里有个“绿”字,秦翊喜欢青绿白三色,她才侥幸飞上枝头。但除了生活比以前闲散几分以外,并不舒坦顺心。

  那些“姐姐”都看不起她,说她给她们擦鞋都不配。可她再怎么低微,也比手脚不干净的贼要好!

  绿雪眼眶红了又红,咬牙道:“王爷,绿雪知错!可是王妃她偷拿奴婢娘亲生前的遗物,您不能就这样放过她!”

  朱逢春啧声:“别说了。”

  绿雪火气上头,势要把委屈统统发泄:“怎么说不得?她身份能有多高贵?不过就是被皇上玩过的女人——”

  秦翊骤然冷脸,屋内气氛压抑,似狂风骤雨即将来临。

  朱逢春心头一凉,知道绿雪这脑子是蠢到没救了,朝旁边挪去两分,以免波及自身。

  而陆锦画气定神闲,仿佛跟个无事人般,微微偏头:“王爷,可否容我说两句?”

  秦翊敛目。

  陆锦画转看向绿雪,笑嘻嘻地去牵她的手,抚着她的手背道:“傻姑娘,你可听说过,以前的丞相府陆家?”

  绿雪身子一滞。

  陆家,她当然听说过!

  当年陆家何其尊贵显耀,结果丞相陆如晦生出异心,竟想叛国。证据确凿,皇上下令封府,准备等三日先皇生辰过后再处置,哪知当夜陆府通天大火,房子到人,一同烧了个精光,好像只剩下一个命大的女儿,随后不知所踪。

  等等,不知所踪……讨好皇上……嫁给王爷……陆锦画?!

  绿雪眼神陡然变为惊恐,瞬间抽手,不敢再沾惹陆锦画分毫。

  陆锦画哀哀一叹:“人言可畏啊,连个小丫头怕我都跟怕母老虎似的。”转看朱逢春:“朱叔叔,小锦有那么可怕?”

  朱逢春尴尬笑笑,不敢回答。

  秦翊没好气地别过头去。

  这小笨蛋没心没肺的本事越发见长,别人说她狐狸精,她非但不生气,还好言好语聊起来了?缺心眼啊简直!

  眼风扫到陆锦画透亮的眸子落在自己身上,猜她下一刻定要将话题往他这方引,秦翊目露两分威胁,强行打消她的念头。

  果然,陆锦画乖觉颔首,抿着红唇不说话了。

  呵,还算懂事。

  秦翊拂袖而起:“府上手脚不干净的人,断然留不得。此事老朱你来负责,等出了结果,只管处置。”

  朱逢春点头应下:“王爷放心,奴才定然会将此事查得水落石出,不叫陆姑娘受一点委屈!”

  秦翊挑眉:“这就确定与她无关了?”

  朱逢春:“……”

  我太难了,他想。

  陆锦画学他的模样挑眉,反击:“这就确定与我有关了?”

  秦翊冷哼一声,不再理她,侧身道:“本王还有要事在身,退下。”

  朱逢春喜上眉梢,顿时告退,瞥见绿雪魂不守舍,怕再招惹秦翊生气,也就顺带将她拉拽起来。眼神和陆锦画相汇,见她不怯不慌,便笑了笑道:“奴才在门外等着姑娘。”自己先走了。

  陆锦画缓缓起身,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双腿,瞥见脚边有个纸团,顺手捞了起来。也没管秦翊脸色如何阴沉,自顾自展开了。

  山水之间,有处隐蔽小居。

  陆锦画瞬间欣喜,像得了宝贝似的,将半张残画仔仔细细抚平,又小心叠好,放入怀中:“谢谢王爷赏赐!”不待秦翊发话,已经起身朝门口走。

  只是走了两步,她又快步折返回来,凑到他脸庞亲了一口,笑意盈盈望着他。

  “小狐狸精。”秦翊没好气地堵她。

  陆锦画不怒反笑:“那也是你家的小狐狸精呀。”

  “小贱人?”秦翊微微挑眉。

  他倒要看看,这句话她如何接下去。

  对于某些字,陆锦画确实有自己的忌讳,但看秦翊满脸挑衅,就等着瞧她的窘迫模样,她把心一横,扬头道:“那我也只贱给你看。”

  秦翊:“……”

  “上月哥哥,今晚过来好不好?我想你了。”她软软撒娇,仿佛之前那些调侃都与她无关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秦翊忽然觉得,锦锦小笨蛋只是在馋他的身子。

  “好不好嘛……好不好?”她继续撒娇。

  秦翊屈指抵住额角,侧目看她:“本王女人众多,若每个都答应,那岂不得累死?”

  陆锦画颇是苦恼地嘟囔:“那你今晚要宿哪个姐姐呢?不然我去跟她商量商量,把你先借我一晚上?”

  秦翊:?

  果然只是馋他的身子!

  见他目色微沉,透出两分郁郁,陆锦画心情大好。附去他耳边,她声音轻轻:“上月哥哥大笨蛋。”

  说罢也不管“大笨蛋”脸色如何,哼着小曲儿蹦跳走了。

  棠禾院。

  陆锦画和安雯并排站着,看朱逢春指使下人在屋内翻来翻去。

  绿雪踮了脚跟在那些下人后面转,一双不大的眼睛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生怕漏了什么蛛丝马迹。

  可惜找了一圈,一无所获。

  “朱管家,没有发现。”为首的嬷嬷复命。

  朱逢春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点点头:“退下吧。”

  “是。”

  下人鱼贯而出,陆锦画踱向竹椅,款款坐下。安雯适时奉上茶来,同时也给朱逢春去了一杯。绿雪站在他们之间,咬着牙,眼眶微微泛红。

  “怎么样,没查出来吧!”安雯路过她,刻意咬重“没”字。

  绿雪吸吸鼻子,自顾自嘟囔:“我知道,就算查出来了,以你这身份,自然也会抹去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虽然不懂大道理,这点人情世故还是明白的。反正,我没你那么好的出身,走哪都是卑贱被人瞧不起的。那璎珞项圈儿,在你们这些富贵人眼里或许不值一提,于我来说,却……”

  事到如今,安雯也瞧出来绿雪是个没脑子的主儿。见陆锦画悠悠喝茶,全然不想搭理,安雯斜睨她,开口:“雪姑娘这话可真有意思,既然知道那项圈儿在富贵人眼里不值一提,我家小姐又怎会瞧得上它?”

  绿雪涨红了脸,双手握拳:“是啊,陆锦画她瞧不上,但是你瞧得上!指不定是你这丫鬟看上项圈儿,偷了还巴巴冤枉自个儿主子呢!”

  话音刚落,安雯勃然大怒,圆圆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叉了腰张嘴骂道:“我见过疯狗,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犯病的疯狗!逮谁咬谁!我看你也没必要治了,直接拖出去乱棍打死了算!打死丢出去,免得污了闲王府这块地方!呸,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真当谁都跟你似的没见过世面!”

  陆锦画知道安雯性子火爆,见绿雪还想回嘴,她咳嗽一声,放下茶盏道:“安雯,不妨先让她说说,为何一口咬定那项圈偏生是你我二人偷的。”又看向朱逢春:“朱叔叔,你觉得呢?”

  朱逢春颔首一笑,并不言语。

  陆锦画心中有了大概,指尖微挑:“朱叔叔快请坐罢。”再看向绿雪。

  那眼神冰冷如刀,惊得绿雪心头发憷,竟生出下跪的念头。

  “说吧。”陆锦画红唇轻启。

  绿雪低头,悄悄睃朱逢春一眼,见他坐在一旁,脸上写满事不关己,只能撇撇嘴角开口:“刚才我收拾东西,发现璎珞项圈儿不见了,四处找寻,结果浣衣的嬷嬷拿项圈儿来问我,这是不是我娘亲给我做的那个。我问老嬷嬷在哪儿见着的,她说给你洗衣服,项圈儿就裹藏在你的衣服里。”

  “所以你就认为是我家小姐偷的了?”安雯气得头疼。

  都是丫鬟,怎么区别那般大呢?这一听就是栽赃嫁祸啊!偏偏这绿雪还信,蠢也蠢得太明显了吧!

  绿雪冷哼一声:“我那项圈儿府上好些人都知道,要是他们想偷,早就偷了。”

  陆锦画屈指抵在唇畔,凤眸闪闪发光:“如此,我倒是有些理解绿雪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偷的了,”她唇角微挑,“绿雪性子直,遇事不爱多想,被有心人加以利用,也不奇怪。”

  “你什么意思!”绿雪瞪眼。

  安雯忍不住笑:“夸你呢,性子直,不会琢磨些歪门邪道。”

  是吗?

  绿雪几分疑惑,看看陆锦画,又看看朱逢春,见他二人都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神色悻悻,不说话了。


标 签古言 锦色江山 步铃吟 陆锦画秦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