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周祈宸盛玖小说_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宁忆心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66 ℃
周祈宸盛玖小说_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宁忆心

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

宁忆心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周祈宸盛玖的小说名是《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是由宁忆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盛玖倾尽全力替她心爱的男人谋求大魏王朝的天子之位,没想到到头来却是痴心错付,终究是为他人做了嫁裳。重来一世,她成了相府千金,这一世她投入了另外一人的怀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周祈宸盛玖的小说名是《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是由宁忆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盛玖倾尽全力替她心爱的男人谋求大魏王朝的天子之位,没想到到头来却是痴心错付,终究是为他人做了嫁裳。重来一世,她成了相府千金,这一世她投入了另外一人的怀抱……

免费阅读

  夜色,漆黑。

  四周,冰冷的,好似没有一丝温度。

  这,让前一刻,还身处火海,遭受烈火焚身之痛的殷凰,脑海中有一瞬间的空白,但是很快,便有无数熟悉而又陌生的记忆,汹涌而至,让她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

  那些记忆,有她的,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

  她震惊的,微张着双唇,想要弄清楚,眼前到底是何状况!

  却不期,她才堪堪启唇,便有沁凉的水涌入口鼻,紧接着,她猛呛了一口,瞬间鼻息酸疼,眼底发热!

  冰冷的江水,从四面八方涌来!

  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

  被夺取呼吸的殷凰,胸口胀痛的,仿佛要炸开,意识到自己如今身在水中的她,只能遵循本能,用力划动着双臂。

  “大小姐!您快抓住竿子!”

  “大小姐……”

  ……

  沉浮之间,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真实。

  耳边,惊慌失措的喊声和尖叫声,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滔滔江水之中,随着寒意倾入四肢百骸,殷凰觉得,自的身子越来越沉!

  那极寒而沉重的感觉,让她觉得,仿佛被针扎一般,泛起疼意!

  疼!

  就代表还活着!

  她……还活着!

  这个认知,让在江水中,不停瑟瑟颤抖着的她,心下猛地激灵了下!

  恰在此时,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

  那,是个男人的手!

  就在她以为,那个男人,是要救她的时候,却不期对方以一种极其轻佻的调子,低低的喊了她一声:“大小姐!”

  闻声,虽然仍旧有些搞不清状况,却已然完全清醒过来的殷凰,心头猛地便是一凛!

  这个男人,救她是假,毁她清白,才是真!

  自古男女有别,更有七岁不同席的规矩,女子名节被看的比之性命都要重要。倘若今日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个男人救上去,清白只怕也不保了!

  思及此,她冷冽勾唇,斜睇了眼身边扯着她的手臂,竭力要将她带入怀中的男人,随后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朝着男人胸口蹬了一脚,在将男人不备,被蹬离的远一些后,顺势钻入水底,朝着江面上的船只游去。

  男人没有想到,这种时候,水里那位柔柔弱弱的大小姐,竟然会忽然将踹了他一脚!

  措手不及的稳住身形,他眸光闪烁着,再次朝着殷凰入水的地方游去!

  贼心不死!

  殷凰出水,看着那男人紧随身后,冰冷如墨的水眸中杀机一闪而过!

  视线掠过船上一脸焦急,朝着自己伸出长竿的丫鬟和嬷嬷,她微眯了下眸子,心底冷笑,隐于水中的脚朝着正奋力朝着自己游来的男人脸上,用力一蹬!

  在将人蹬远的同时,她伸手便抓住了前面的长竿,在几经挣扎之后,被几个丫鬟,七手八脚的,扯上了船!

  须臾,殷凰浑身湿淋淋的被人簇拥着进入船舱!

  紧锁着黛眉,不停的哆嗦着,她坐在锦榻上,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一位陌生的嬷嬷,神情紧张的吩咐边上的丫鬟准备干净的衣裙!

  等到丫鬟一走,那嬷嬷转过身来,见殷凰脸色惨白,浑身抖个不停,顿时一脸心疼的,上前紧紧拥住她,发着狠道:“大小姐莫怕,莫怕!等到回到相府,老奴一定将今日之事,一五一十的禀明相爷,让相爷给您做主!”

  闻言,不停抖着的身子的殷凰,如遭雷击一般,蓦地便是一僵!

  相府?!

  相爷?!

  脑海中,属于另外女人……不!应该是女孩的记忆,席卷而来,使得她倏地一下,便咬住了自己的舌尖儿!

  嬷嬷垂眸,松开她些许,见她惨白着脸色,目光惊疑的望着自己,以为她是被吓的狠了,眼底泛起了泪光:“那个毒妇,以为害死了大小姐,她的女儿就能名正言顺的当上皇后娘娘了?我呸!苍天有眼,大小姐乃厚福之人,只要大小姐活一日,您就一日是盛家的嫡女,谁都甭想越过您去!”

  在嬷嬷说出盛家嫡女四个字的时候,殷凰几乎将自己的舌尖儿咬出了血!

  那随之而来的痛感,无时无刻的在提醒着她!

  眼下,她的处境,虽然匪夷所思,但是……是真实的!

  脑袋,渐渐昏沉。

  心头,思绪纷乱的,如同被猫儿挠乱的线团。

  她眼尾微微上挑的水眸,在灯火的照耀下,泛着细碎而诡谲的光芒!

  死后的她,重生了!

  而且,还重生成了那个,周祈佑已然宣旨,要立为中宫皇后的盛家嫡女吗?!

  老天爷这个玩笑开的!

  真他娘的,让她心生欢喜啊!

  只是……

  “大小姐……”

  嬷嬷的眼里,尚有泪光。

  眼看着自己从小带大的小姐,小脸儿比纸白,浑身哆嗦个不停,她只当自家小姐,是被吓傻了,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登时心疼的不得了:“是老奴疏忽了,老奴先给您把湿衣裳脱下来……”

  殷凰在原主的脑海中,搜寻了许久,不得镇国公府的消息,不禁紧咬着舌尖儿,眸色深深的,望着眼前泪眼婆娑的嬷嬷!

  知这嬷嬷姓林,是自己现在这副身子原主的奶娘,她紧紧攥着林嬷嬷的手臂,借着林嬷嬷的力,浑身颤抖着,缓缓的,从锦榻上站了起来。

  “嬷嬷……”

  出口的声音,娇软而清灵,殷凰微怔了怔!

  不过,她希冀着,可以从林嬷嬷口中,探得镇国公府的消息,只心思电转之间,便红唇噏合道:“皇后之位,虽是世间女子梦寐以求的,也意味着无尽的富贵和荣华,可是月满则亏,过犹不及!镇国公府……现今如何了呢?”

  林嬷嬷没想到,殷凰会忽然提起镇国公府!

  不过想到出自镇国公府的那位平王妃,她有些浑浊的眸子,波澜微顿,眸光蓦地锐利起来:“哪个碎嘴的,胆敢在大小姐面前胡言乱语,乱嚼舌根子?老奴定要拔了这人的舌头!”

  她知道,自家小姐是个性子软的,关于镇国公府的事情,她始终不曾让她知道。

  只如今,她这么问了,定是有人在她面前乱嚼舌根子!

  “嬷嬷!”

  殷凰沉眸,凝视着疾言厉色的林嬷嬷,因舌尖儿处的痛意,声音隐隐打着颤儿:“我只想知道,镇国公府的近况,你无需顾左右而言他!”

  林嬷嬷因殷凰深沉的眸华,神情滞了滞,不假思索道:“镇国公府拥兵自重,功高盖主,那两位公子,在皇上面前都敢嚣张不说,竟意欲对皇上不轨!”

  闻言,殷凰本就不停哆嗦着的身形,蓦地后退了一步!

  见状,林嬷嬷回过神来,只当她是忧心前路,用力托住她的身子,急声说道:“大小姐明鉴!平王妃才智过人!她是算准了皇上对她情深意重,为了保住镇国公府而自戕!自戕于皇家,本是重罪,可是在她自戕之后,皇上不但追谥她为圣元皇后,还念着旧情,只是削夺了镇国公的兵权,将那两位公子流放关外……”

  说到这里,林嬷嬷缓了口气,看着殷凰,轻声劝慰道:“由此可见,皇上也是个重情义的,日后您入宫之后,只需谨言慎行,真心相待,他必不会亏待与您的……”

  林嬷嬷后面说了什么,殷凰已经听不见了。

  她的脑袋嗡嗡的,脑海中不停的在回响着方才林嬷嬷说过的话。

  她说,镇国公府拥兵自重,功高震主,那两位公子,在皇上面前都敢嚣张不说,竟意欲对皇上不轨?!

  她的两个哥哥,为了让周祈佑上位,全都受了重伤,如何再对他嚣张?又如何对他不轨?!

  这一切,不过是周祈佑发落镇国公府的借口罢了!

  她的两个哥哥,全都身负重伤,如何受得住流放之苦?!

  说是流放,其实比之凌迟,有过之而无不及!

  知自己的两个哥哥,全都已经凶多吉少,再想到周祈佑追谥她为圣元皇后一事,殷凰的心,忽然之间一阵阵绞痛起来!

  她活着的时候,他要立别人为后,如今她死了,他在将镇国公府打落尘埃,将她的两个流放关外置之于死地之后,竟然给了她追封!

  笑话!

  周祈佑假惺惺的所作所为是个笑话,她殷凰为他不顾一切,赔上殷家富贵,和自家哥哥的两条性命,最终换了个身后之名的上辈子,也是个笑话!

  而且,还是天大的笑话!

  “笑话啊!”

  唇角,微扬处,嘲讽之意甚浓,殷凰微仰着头,低低喃喃了一声,随后眼前一黑,轻晃了晃,整个人都软倒在林嬷嬷怀里!

  “大小姐!”

  林嬷嬷脸色惊变,扶住殷凰软下来的身子……

  ——

  殷凰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冗长冗长的噩梦!

  梦里,前世所经历的一切,如同走马观花一般,不停的在她的眼前流转,轮换!

  她亲眼看着,自己如飞蛾扑火一般,不顾一切的,爱上了周祈佑,也再次经历了,周祈佑在手握天下之后,对她和殷家的冷酷无情!

  朦胧之中,她似是看到了自己的两位哥哥。

  眼看着他们浑身染血,被人拿鞭子抽打着蹒跚向前,渐行渐远,她心头一沉,随即猛地惊喊出声:“不要——”

  声落,原本昏睡在榻上的她,蓦地睁眼,霍地一下坐起身来!

  在殷凰昏迷之后,林嬷嬷很快请了随行的大夫!

  因着早前落水的缘故,殷凰在失去意识后不久,便发起了高热!

  林嬷嬷看着她娇颜绯红,双眉紧蹙,不停呓语的模样,心疼之余,依着大夫的吩咐,不停的给殷凰擦身,然后喂药,整整一宿,都不曾合眼!

  此刻,见昏迷了一整夜的人儿,忽然喊出声来,她老人家连忙伸手,探了探殷凰的额头,随后喜极而泣道:“谢天谢地,这热度总算是退下去了!”

  语落,见殷凰一直没有反应,她连忙收回手来,虚揽住殷凰的后背,轻轻哄慰道:“大小姐可是梦魇了?不怕不怕,老奴在这儿呢!”

  林嬷嬷的手,带着薄薄的茧子!

  方才,那薄茧刮过殷凰的额头时,粗粗砺砺的感觉,让她眼睫轻颤了颤,随即渐渐回神!

  外面的天儿,已然亮了起来。

  她纤白的双手,用力抓住身下的锦褥,靠在林嬷嬷的肩头,微微喘.息着,直到许久之后,呼吸顺畅下来,她才发觉,自己身上的衣裳,竟早已被汗水打湿!

  不久,林嬷嬷重新给殷凰换了衣裳!

  林嬷嬷将湿衣递给边上随侍的丫鬟之后,紧蹙着黛眉,面带担忧的看着殷凰:“大小姐现在可觉得好些了?”

  湿衣换下,自然舒服多了,殷凰靠坐在锦榻上,看着脸色紧绷的林嬷嬷,唇畔勾起的弧度,若有若无:“我没事,嬷嬷不必担心!”

  林嬷嬷侧身坐在锦榻上,又伸手摸了摸殷凰的额头,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紧蹙着眉头轻道:“昨儿夜里,您可吓死老奴了!”

  闻言,殷凰眸光微微闪烁起来,“嬷嬷,昨夜我是被人推下去!”

  原主的记忆,对于她来说,有些突兀!

  是以,她需要时间去好好消化!

  如今,经过一夜,回想起原主在出事时的记忆,她不禁微微眯起了双眼!

  原主昨夜是被人从船上推下去的!

  幕后之人,打着能淹死她固然是好的!若是淹不死,让人坏了她的清白的打算,着实恶毒非常!

  “老奴一猜便知是怎么回事!”

  林嬷嬷恨不得将那幕后之人挫骨扬灰一般,紧咬着牙根儿,咬牙切齿道:“大小姐莫怕,等到回府之后,老奴定要去找相爷,让相爷为您做主!”

  林嬷嬷仿佛护着鸡崽儿的母鸡一般,始终将原主护在身后的这股子劲儿,惹得殷凰心头泛起阵阵热意:“嬷嬷!这次的事情,要如何处置,听我的可好?”

  林嬷嬷蹙眉:“可是……”

  “嬷嬷!”

  殷凰幽幽婉婉的轻叹了一声,望向窗外,初升的朝阳。

  她出口的声音,虽然仍旧轻轻柔柔,软软糯糯,可是她的眼神,却仿佛出鞘的利剑,迎着朝阳,锋芒毕露:“在这世上,除了你,我已别无所依!可是……你并不能陪我一辈子!”


标 签古言 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 周祈宸 盛玖 宁忆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