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徐卿尢苏染小说_点染卿怀漓怪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84 ℃
徐卿尢苏染小说_点染卿怀漓怪

点染卿怀

漓怪 著

连载中免费

《点染卿怀》是漓怪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名满江南的苏四小姐苏染一朝重生成了个村女,心中说没有落差那是不可能的,可她今生的目的只有报仇二字,其他一切都可以放弃,只是那个徐卿尢实在是太恼人,对她步步紧逼,让她退无可退,一颗心从此悄然沦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点染卿怀》是漓怪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名满江南的苏四小姐苏染一朝重生成了个村女,心中说没有落差那是不可能的,可她今生的目的只有报仇二字,其他一切都可以放弃,只是那个徐卿尢实在是太恼人,对她步步紧逼,让她退无可退,一颗心从此悄然沦陷...

免费阅读

  过了正午,两人才到达最近的镇上。

  在街边随意寻一处汤面铺子,苏染一坐下就开口要了两碗阳春面。

  她前世遇到秦云甫之前,颇热衷于和侍女锦儿扮上男装出街玩乐。上到各大老字号酒楼,下到随意可见的街边小摊,个中滋味都一一品鉴,来者不拒。

  倒是徐卿尢这个小公子,虽说是世家出身,倒也没什么架子,就算街边的阳春面也欣然接受。

  即便赶了许久的路,又误了饭点,徐卿尢的吃相仍然很文雅,甚至可以算得上赏心悦目。

  肚子早就开始抗议的苏染也不自觉被徐卿尢文雅的吃相影响,放慢咀嚼速度。

  这时,街上人群突然开始躁动。

  声势浩大的队伍从街的那头缓缓靠近,八匹高头大马开路,马上皆是面容阴柔的锦衣男子。

  人群蜂拥而上,簇拥着队伍中央的辇车,只是还未接近便被锦衣男子的长鞭骇退。不少人跪伏在街道两旁,振臂高呼,麻木而狂热。

  “喊的什么?”

  正张望的苏染回头,看一眼喝个面汤都像在品茗的徐卿尢,确定刚才是在问她。

  “好像是天机教万寿无疆,福泽九州。”苏染听的模模糊糊。

  “天灵教。”徐卿尢放下碗,优雅的擦拭嘴角。

  “近两年才出现的教派,最开始是在济州一带出没,没想到蔓延得这么快。”

  苏染闻言点点头。

  “可,你是如何知晓关于这天灵教的消息?”按理说,他应该一直都待在军营。

  “做梦梦到的。”徐卿尢不假思索。

  “……”这人还真是记仇。

  队伍经过他们所在的汤面铺子,人声鼎沸中,苏染听到清脆摇铃声,一声声叩击心扉。她心下顿生疑窦,偏头寻那铃声。

  轻纱帷幔被风悄然掀起一角,显露出一只玉足,精致的脚踝上几串铃铛伴着主人的动作叮当作响。

  原来是铃铛……

  视线向上,她猝不及防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秦云甫?!!

  ……是秦云甫年少时的模样。

  “秦云甫”感受到她不同寻常的目光,凉凉朝她这边扫了一眼,又百无聊赖的低头开始玩手。

  “怎么了?”徐卿尢注意到她情绪波动,等他再看时,队伍已经走远。

  “……没事。”

  苏染无意识的抚着胸口,稳住心神。

  她回忆刚刚看到的男子,肌肤白皙如瓷,身形尚纤细。尽管容颜相似,但那少年眉间带的煞气和雌雄莫辨的媚意还是足以让她分辨出来。

  世上,真有如此相似的人?

  “大哥,你知道刚才那个辇车上坐的是谁吗?”苏染结账时状似无意的问道。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卖面的中年男子笑盈盈的收下十钱,“那可是天灵教的圣子,听说出生时天降祥瑞,能庇佑一方呢。”

  “真有这么神?”她佯装惊奇。

  “我骗你干嘛,呐,”那中年男子朝着街边一处卖肉的铺子指了指,“那王屠夫,前几天摔了腿,去求了一碗圣水,喝下第二天就好了。”

  “你们可来的巧,今晚天灵教在洞桥举行祈福仪式,到场的每个人都能领到一个辟邪护身符。一定记着来昂。”

  苏染笑笑不语。

  两人离开汤面铺子又去了成衣铺。

  徐卿尢身上穿着的那件金贵的云霓锦衣裳,当初情急被她扯破,下摆处有明显的一个窟窿。

  其实苏染私心觉得徐卿尢就算穿一身破布也是极好看的,但到底没忍心让他真穿着这衣服招摇过市。

  为了出行安全,苏染也给自己挑了一身男装,样式尺寸什么的都很满意,就是结账的时候犯了难。

  “三两银子?掌柜你没算错吧?”她这次出门,一共才带了六两银子。

  “什么算没算错,爱要不要。”掌柜埋头打着算盘,语气不耐。

  “那这套我不要了。”苏染将手中自己那套递给他。

  “别放我这,给那边那个……”掌柜抬起头指向一旁正忙活的店小二,看到苏染时突然住声。

  “原来是个姑娘啊……”

  掌柜捋了捋自己唇角的八字胡,一双鼠目滴溜溜在苏染身上打转,仿佛在品评她的姿色。

  “价钱都是东家定的,不过,若是姑娘你愿意留下喝杯茶,还是好商量……”

  一双粗短干枯的手从柜台上伸出来,眼看就要覆上她的……

  ——咚!

  寸长的刀刃泛着雪白寒光,深深扎进那双手指间的空隙。

  “这,这,你……”

  苏染好整以暇的看着掌柜惊骇惨白的脸色,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满意。

  “许久不用还以为会生疏呢,”苏染冲掌柜笑了笑,“掌柜请我喝茶,我无以为报,只能给你展示一下我的刀法。掌柜可看好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苏染手腕翻飞,咚咚咚几声快准狠的扎下去,直把掌柜吓得哭了出来。

  “我错了姑奶奶,我错了,别……”

  苏染恐吓效果不错,正得意就看见一双纤长的手放了枚元宝在柜台上。

  “玩够了?”换好衣服的徐卿尢不知在一旁看了多久戏。

  “……”苏染看一眼元宝又看一眼徐卿尢,“你有钱为什么不说?”

  抱紧怀里的新衣服。

  “你问了?”

  徐卿尢其实就是想看她扣着钱袋斤斤计较的样子,莫名觉得很讨喜。

  “走了。”

  “哦。”

  走了两步,苏染又从门口折返,对那厢捧着元宝乐不可支的掌柜,凶神恶煞大喝一声,

  “找钱!”

  有徐卿尢这个金主在,苏染一下午都在采买必需品,不得不说有钱的感觉真好。

  天色渐晚,苏染将刚买的马匹丢给客栈跑堂牵去马厩,自己则在众人注视下带着包裹上了楼——明明看起来娇柔小巧的姑娘,怀里抱着至少二三十斤的东西,手臂上还晃晃悠悠挂着七八个袋子,却依然步伐稳健。

  画风着实诡异又清奇。

  放下东西,苏染想了想,还是来到隔壁徐卿尢的房门前,

  “笃笃笃。”

  无人应答。

  这人出去了?

  苏染等候片刻,转身正要离去,突然听见房内重物落地的声响。

  她眼神一凛,刷的推开门,却被当场定住——

  两个身影纠缠在地,徐卿尢跨坐在对方身上,一手按着少年衣裳半敞的胸膛,一手抚着他修长脖颈,脸上还有可疑的红晕。

  好巧不巧,那少年正是今下午那位“少年秦云甫”。

  少年呼吸急促,眼角泛红,直直盯着徐卿尢,眼神中有些羞愤,不甘和,仰慕?

  徐卿尢听到门口动静,轻飘飘一个眼神递过来,苏染顿时如临大敌。

  她,她是不是打扰了徐卿尢的好事……

  似是不满徐卿尢的注意力被分散,少年嗓音软软,委屈的喊了徐卿尢一声,

  “爹……”

  “闭嘴!”徐卿尢黑脸。

  嘶——

  苏染摸了下自己脖子,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两人衣裳还算完整,显然还没进入正题,也就不算搅了人家好事。但私生子什么的属于世家辛秘吧,她现在一介草民,实在不敢赌命听墙角。

  “站住。”

  ……唉,是祸躲不过。

  苏染背身把门掩上,回头看见徐卿尢已卸下钳制起身,少年也不管凌乱的衣裳,暗戳戳想蹭到徐卿尢身旁,却又碍于对方低气压不敢上前。

  “你跑什么?”徐卿尢不去管他,几步到她身前,沉眸看她。

  “我这不在这吗,没跑没跑。”苏染笑容僵硬。

  再晚点小命就没了,能不跑吗?

  “爹爹,这是娘亲吗?”少年不甘寂寞的刷着存在感。

  对着这么一张脸,苏染差点没破功。

  “你要的东西我这里没有,再多说一个字,你就搬到邢司去住。”

  徐卿尢说的轻描淡写,少年的脸色却刷的白了。

  ……

  最后怎么回到房间怎么上榻苏染已经忘了,只记得当时那少年是真的,一瞬间,没了五官,只剩带着轮廓的白。

  徐卿尢一脚把少年从窗口踹了出去,末了还对她说了几句话,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她还处在惊吓加恐惧中,呆呆的点点头,就脚步飘浮走了出去。

  吓人,太吓人了。

  苏染茧蛹似的用被子包住自己,迷糊想着这兴许是自己一时眼花,明天醒来就好了……

  “娘亲~”

  瞌睡瞬间被赶跑,苏染一个激灵揭开头顶的被子,映入眼帘的是少年灿烂的微笑。

  “……”

  苏染柳眉倒竖,樱唇紧抿,眸中似有火光。恶向胆边生,她一把抽出藏在枕头下的匕首,猛的向那少年脸上划去——

  她倒要看看,这是什么妖魔鬼怪!

  叮!

  少年伸出两指在刀面上一弹,苏染顿觉虎口震痛,连着手腕一麻,轻而易举就被卸掉攻势。

  “娘亲把匕首收好,莫要伤了自己。”少年转头把她失手甩出的匕首捡起,依旧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苏染眼中满是防备警惕,她夺过匕首护在身前,抱着被子快速往后直挪到墙角。

  “爹爹不愿认我,娘亲可不能再抛下我了。”少年低头嘟囔。

  “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染头疼,她什么时候白捡个儿子。努力回想之前徐卿尢与这少年的对话,脑内突然灵光一闪。

  “我这也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劝你还是快离开,不然……”她凉凉的看着少年。

  “徐——卿——”

  苏染失去意识前想着:话都不让人说完,这要真是她儿子她非得气死……

  夜色凝重,此时的隔壁房间,空无一人。

  野猫悄无声息跳过屋顶,蹲伏在歪脖子树旁窥视黑夜,潮湿阴暗的巷子口突然响起三道清脆敲碗声将它惊跑。

  “任务又失败了?”尖锐刺耳,像极了某种动物指甲抓挠墙壁发出的声音。

  “没用的东西。”

  巷口摆着一个食盒。

  佝偻单薄的身影闪现,不过一瞬间便归于平静,唯有消失的食盒和点点血迹证明刚才并非幻觉。

  ……

  苏染醒来时后脑勺还疼着,她撑起身子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窗外日光耀眼。

  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白面书生样的男人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旁边跟着那个少年。

  “姑娘醒了?不知圣子的母亲到来,有失远迎。”白面男子笑看着她。

  “我不是。”苏染柳眉微蹙。

  那男人身后的人中有几个很眼熟,苏染想起是昨日骑马挥鞭驱赶信众那些人。

  这是天灵教的地方。

  “娘亲……”少年闻言嘴一瘪。

  苏染面无表情。

  她打不过他,又被困在天灵教,唯一能镇住这少年的徐卿尢也不在。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先稳住他们,然后静等机会逃出去。

  “我想单独和他说几句话。”苏染平静看着委屈的少年。

  “当然可以,有什么需要尽管提。”白面男子带着众人出去顺便带好门。

  “你叫什么?”

  这个少年虽然看着十六七岁的样子,但行为举止却相当稚气,苏染试着与他沟通,以便掌握更多对她有用的信息。

  “鹤。”

  少年很配合,苏染一看有戏,连忙趁热打铁。

  “那鹤,你为什么要叫徐卿尢爹爹呢?”徐卿尢看着也就二十出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

  “他就是我爹爹,”鹤急了,“他就是。”

  “好好好,他是他是。”苏染赶紧顺毛。是干 爹也说不定。

  “那你为何又说我是你娘亲?”苏染期待的盯着鹤,眼睛里写满了几个大字“我不是你娘亲,快放我走”。

  “爹爹喜欢你,那你就是我娘亲。”鹤语气理所当然。

  苏染失笑,“你爹爹与我萍水相逢,不过是我救了他,他答应带我去见一个人,仅此而已。”

  “娘亲要去见谁?若是男子,爹爹会伤心的。”鹤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看起来楚楚可怜。

  “……你怎么知道你爹爹喜欢我?”

  “他就是喜欢。”

  “……”

  ——牢房

  “刘侍郎好骨气。”高大的人影缓缓从阴影中走出,露出一张俊逸清冷的脸。

  “我呸!秦云甫你这个逆臣贼子,你拿不出证据,就休想让我伏罪!”刘冶冲着那人影啐了一口血水,下一秒就被扇掉两颗牙齿,混着血污的冷汗从额头淌下。

  “千刃。”秦云甫抬手示意近卫退下。

  “你说得对,我确实拿不出你私吞赋税的证据。”秦云甫行至一旁摆放各色刑具的铁架前,随手拿起一件把玩。

  刘冶浑身一震,却听见秦云甫话音一转。

  “所以侍郎大人,你可以出狱了。”

  话音刚落,就有狱卒上前解开刘冶手脚束缚,扶着他向前走。

  经过秦云甫身旁时,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明明是被放无罪释放,他却有种一步步踏入深渊的错觉,就像精明的猫逗弄灰鼠,看似已经脱险,实则无路可逃。

  待人都走了,千刃忍不住道出不解,“大人,我们昨日分明拿到了账本,为何还要放过……”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人的意思是齐老丞相……”

  “嗯。”

  千刃心中暗叹自家大人心思缜密。

  “红尧姑娘那边进展顺利,徐家已经‘起火’,一起按照大人的安排进行。”

  “知道了。”

  秦云甫眯起眼,抬眼瞧着牢房墙隙透出的光。

  少时深负盛名的麒麟才子吗,徐卿尢,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标 签古言 点染卿怀 徐卿尢 漓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