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严如白的小说40132_李见微严谨小说严如白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7 ℃
严如白的小说40132_李见微严谨小说严如白

李见微严谨小说

严如白 著

连载中免费

小说主人公是李见微严谨的书名叫《40132》,作者严如白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恋类小说,书中主要通过主人公李见微和严谨之间的虐心故事,讲述了:李见微的父母车祸离世后,她把丈夫当成她唯一的依靠。虽然新婚后离开两年,但是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幸福的。直到丈夫背叛她,亲手将她送到别的男人那里。而那个男人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严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李见微严谨的书名叫《40132》,作者严如白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心类小说,书中主要通过主人公李见微和严谨之间的虐心故事,讲述了:李见微的父母车祸离世后,她把丈夫当成她唯一的依靠。虽然新婚后离开两年,但是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幸福的。直到丈夫背叛她,亲手将她送到别的男人那里。而那个男人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严谨。

免费阅读

  陈源继续威胁我:“我告诉你,你已婚是事实,他严谨就是有夫之妇!医院的竞争和勾心斗角从来不少,派系也多,严谨这么年轻被提拔成副院长,让很多想上去上不去的人恨得要命。到时候视频一出来,指不定多少人跟在后面推波助澜,巴不得想把他拉下来!严家父母待你不薄!”

  我气得肺炸!陈源狠狠抓住我良心上的弱点!

  可谁是狗男女?

  他居然有脸骂受害者是狗男女!

  “鬼才会求你!你要搞事就搞事!爱怎么就怎么!我就是喜欢严谨!我从小就喜欢他!他比你好一万倍!他不是院长了我也喜欢他!我曾经是觉得配不上他才不敢跟他表白!前脚离婚我后脚就去追他!”

  要是我有心脏病,现在应该已经当场死亡,抢救无效了!

  我狠狠挂了电话,带着一股子戾气用力拉开卫生间的门!

  严谨站在门外,身形挺拔如松,俊容冷冽深刻,他正看着我。

  不知他在外面站了多久,听到了些什么。

  我脑子瞬间当机,楞得挪不动脚步,刚刚我说从小就喜欢他,说他不是院长也喜欢他……

  脸,刷的红烫到了耳根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脸红,但那种火热的温度已经烫到我头晕。

  我觉得自己说的是气话,可我根本不敢去反驳自己说过的任何一个字。

  因为昨夜混乱的肉体关系,此时我在他面前太紧张,高跟鞋里面的脚趾已经抓紧了凑在一起。

  即便他英俊优秀到出类拔萃,我跟他说话也从不紧张。

  可现在,只要对他说一个字,我的心就兵荒马乱般狂跳着不知如何自控。

  “我……我,你……刚刚……”

  我紧张到口吃。

  双腿间撕裂疼痛感还很清晰,都是他昨夜的所作所为,那些模糊的记忆碎片被我脑补成了激情四射的欢爱影像,我很难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我的指甲不停的抠着手指。

  严谨一双眼眸锐利如鹰,把我看得心里发毛,心脏砰砰乱跳,我有一种夜半鬼来敲门似的慌张害怕。

  我刚刚挪动步子想跑,他突然淡淡说问了一句,“你要离婚了?”

  他听见了我说的话!

  严谨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家事,哪怕父母去世,他帮我忙前忙后的操持琐事,一天只睡一两个小时,也没有问过一句“为什么你老公不回来处理这些?”

  我们交流最多的,只是工作上的问题。

  我心口里团紧的气息猛地一提,慌张的看着他,可我不敢看他幽深的瞳仁,生怕那里面的光芒会照出我的难堪。

  “嗯。”我承认了。

  “为什么离婚?”

  “我有外遇了,为了保护他,拿你做了幌子,对……对不起。”我吞吞吐吐的样子让这段话平添了些真实性。

  他若不知情,就永远不要知情了。

  他周身寒气渐涨,盯着我的目光愈发骇人,我感觉自己在被他的眸光凌迟。

  他再次出声时,冷凉带笑,“李见微,你真是好样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心慌气短,只求他快一点离开这里,让我喘口气。

  可他站在我的面前,一动不动,半晌后,他冷厉质问,“谁?是哪个男人值得你不惜想要辞掉医院的正职,答应陈源一切条件同意离婚的方式来维护!”

  他喉结滚动,眸子里渐渐燃烧的火苗让我觉得他好陌生。

  “你说清楚!”

  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跳,像是下一秒就要宰了我!

  他居然知道我问主任要了辞职申请表?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了一个监护人,一个管着我一举一动的监护人。

  我想到了父亲……

  父亲去世前拉住严谨的手,声音微弱带着祈求,“阿谨,如果有天微微没了去处,求你帮帮她,麻烦你盯着她多学点本事,叔叔不求别的,就希望她有个求生的饭碗,我这个爸爸没出息,也没能给她多攒些钱防身,她一个女人家,没有了娘家人……我怕她被婆家人欺负……阿瑾,叔叔就这么一块心头肉,放心不下啊……你帮我看着她,好不好?”

  严谨话少,只说了一个字,“好。”

  一年前的生离死别历历在目,我的眼睛很快酸胀难忍,眼泪差点滚了出来。

  严谨的确履行了对父亲的承诺,他一直盯着我,逼我学这学那,逼我上升。

  严家待我不薄,在工作上严谨更是对我十分照顾。

  他前途光明,应该离我远一点。

  我和他,云泥有别。

  我忍着心中酸涩,仰头与他对视。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你结婚,和我没关系!你在我所在的医院出轨了!和我没关系!好好好,都没关系!你到底出轨了谁!你说出他的名字!”

  严谨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愤怒!

  我被这样的严谨吓得退了一步。

  他随时冷面待人,寡言少语,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如今几个问题,全部都是我的私事!

  我突然间觉得这不是我认识的严谨。

  他什么时候变了?

  我手指蜷紧,“你管得真宽!你从小就讨厌!我都结婚了又要离婚了,你还这么讨厌!你到底要怎样!我真是恨死你了!”

  我冲他吼!吼完之后我感觉自己头皮发麻,全身起了让我自己都厌恶的鸡皮疙瘩。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气得全身筛抖,眼泪跟着就染湿了脸庞。

  我讨厌他,从小我就在心里不断确认这件事。

  他样样都好,父母总拿我和他比。

  “你看看你谨哥哥,父母也没怎么管,怎么就能门门一百分?学习好就算了,人家钢琴小提琴画画围棋样样都很厉害!”

  “你看看你谨哥哥,这么小就代表学校去国外演出了。”

  “你看看你谨哥哥,你就不能学学吗……”

  他不是我的榜样,而是我的仇人。

  父母觉得他做什么都对,以至于他读医,他们竟不顾我的天资愚钝,不惜逼我两次复读也要考医科大,原因是学霸选的专业未来前景肯定好!

  他的光环让我这个学渣没有吃过几顿安生饭。

  可我也知道他是真优秀,我是真差,所以我没有真的恨过他。

  但是我现在跟他说,我恨他。

  他穿着白大褂,伸手捏着我的肩膀,很用力,我感觉肩膀上传来的疼痛如果再继续下去,会要了我的命,我疼得牙齿打架。

  他薄唇抿紧,有一种蓄势待发的力量似乎要从他的身体里冲出来。

  我怕得要命,可当我想要认错求饶的时候,他慢慢松手,只是嘴角扯了个冷笑,“你最好把你外面的男人断掉,否则!”

  他眼神和言语都都透露着浓浓的警告,而后转身离开。

  否则?

  否则他要如何?

  把跟我睡觉的野男人剁了?

  他是准备自杀?

  我实在心烦意乱,下楼找到主任请假,我说头晕想吐,下午坐不了诊,要是开错了处方,那真的要出大事。

  今天陈母闹得这么大,大概在猜测和我出轨的同事,我被他审视的目光看得烦躁,便把脸扭向一边。

  主任语重心长,“见微啊,不要为家事烦心,你老公出国两年没有回过家,我们这些同事都看在眼里,女孩子年轻漂亮,独守空房也很辛苦,我们都是理解的,你下午好好休息,明天来上班就是了。”

  主任看似理解,实则泼脏水的话让我郁结,这不就是坐实了我么?

  我咬了咬唇,想争辩,却又忍住了。

  总不能说我没有跟人搞,只是跟严谨睡了吧?

  拿走主任签字的请假条,离开医院,刚刚坐上出租车后座,就接到初高中同学兼最好闺蜜盛又妍的电话。

  “微微!你到省妇保来!”

  “怎么了?”

  又妍很急,“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

  “陈源!他不是在非洲吗?可我看见他和他妈还有他姐姐带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在医院做产检!而且他还趴在那女人肚子上听胎动!肯定是搞小三了!”


标 签言情 40132 严如白 李见微 严谨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