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贺锦瑟丰延年小说_你比爱情更绵长我想吃咸蛋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79 ℃
贺锦瑟丰延年小说_你比爱情更绵长我想吃咸蛋

你比爱情更绵长

我想吃咸蛋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比爱情更绵长》是我想吃咸蛋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丰延年看来,贺锦瑟就是个诡计多端的女人,为了能嫁进他丰家,她不惜自毁一条腿,这样的女人,他又怎么能看得上?他不知道的是贺锦瑟是真心爱恋着他,想成为他的妻.....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你比爱情更绵长》是我想吃咸蛋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在丰延年看来,贺锦瑟就是个诡计多端的女人,为了能嫁进他丰家,她不惜自毁一条腿,这样的女人,他又怎么能看得上?他不知道的是贺锦瑟是真心爱恋着他,想成为他的妻.....

免费阅读

  强扭的瓜甜不甜,贺锦瑟不知道,她只知道丰延年和她恋爱的时候,是山盟海誓,说要陪伴她一生的。

  以前她只觉得这个男人温暖又甜蜜,那时候不知道对方是谁,长什么样子,只看他的文字,就觉得温馨,后来因为书信确立了恋爱关系,想着终于要见一面了,他的样貌却更令自己惊叹。

  俊美的惊为天人,温暖的恰到好处,让她只觉得亲切,而没有任何戒备。

  她生一点小病,他就紧张的很,不去医院,就算抱着被当浣熊,也要把她抱到医院。

  吃的药苦,他一定准备一颗糖,还会亲亲她的唇角,说这叫分享苦涩,苦涩一分享完,就只剩下双倍的甜。

  贺锦瑟捂着脸,坐在医院的走廊座椅上。

  只有她一个人,丰延年、王爱枝以及丰茉莉都去病房看了甜甜。

  “明明是他先跟我定下承诺的,明明是他说好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为什么会突然就喜欢上陆楠呢?”

  贺锦瑟至今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让他就这么变了心。

  她现在都能描绘男人许下诺言时的真挚样子,刻骨铭心。

  当时丰延年握着她的手,按在那瘦而不弱的胸膛上。

  “瑟瑟,以后我们要永远都在一起,我以心发誓,如果我食言了,就让我万箭穿心而死。”

  “哎呀,不用这样,都什么年代了。”

  “不管什么年代,我只想告诉你,往后余生,我们是彼此的依靠。”

  贺锦瑟现在喃喃自语,似笑似哭。

  “彼此的依靠……往后余生?哈哈,哈……”

  她现在只得到了伤害。

  甜甜依然在住院,有专人看护,贺锦瑟在家里收拾着行李,她的东西不多,婚后也没有添置什么,买的也都是小孩子的用品。

  自己的东西只占了半个箱子,剩下的一个半箱子都是甜甜的。

  她摸着甜甜的照片,没错,这里只有她和甜甜的照片,没有丰延年的照片,丰延年抱着甜甜照的,全都收在丰延年那里。

  曾经想要一张,丰延年只是轻笑一声。

  “我撕了也不给你。”

  现在……不用了。

  她下定决心要让甜甜脱离苦海,王爱枝和丰延年不就是想让自己离婚,好给陆楠腾地方吗?她腾!

  只按了数字“1”,电话就拨出去。

  响了无数遍也没人接。

  贺锦瑟干脆发了个信息,直接写道:我给你腾地,去办手续,扯离婚证。

  信息刚显示发送成功,丰延年倒给贺锦瑟来了电话。

  “你要离婚?”

  “对……我不想甜甜……”

  贺锦瑟话未说完,丰延年先暴躁起来,“你这是又想见我了吧?”

  贺锦瑟一愣。

  男人说了句,“等我一下。”

  电话挂断的二十分钟后,丰延年便出现在别墅的客厅里。

  十月的天已经渐渐转凉,但是丰延年却一头的汗,他见到贺锦瑟后,喘了口气,双手插在口袋里,之前的狼狈和现在完全是判若两人。

  他挑起下巴,瞪着贺锦瑟,“你现在想离婚了?”

  贺锦瑟站在楼梯上,双拳紧握,“是啊,你小妈不是就盼着这个了吗?你小妈两天伤害甜甜,就是想把我逼到退无可退。我知道陆楠家是掌控安口市运输的大公司,和你丰家要是联姻,那就是强强联合,本市的房地产加上运输,想也知道,再没有敌手。所以我现在就腾出位置。”

  “这两年,甜甜一直是我带,你也没怎么带过,离婚后,甜甜归我。你放心,我不会分割你丰家的一分钱,我会回到我父母的老宅居住。如果你愿意来看甜甜,我、我也不会阻拦,但我想你应该不愿意,因为那样会见到我。”

  天知道贺锦瑟说出这么一串话,心是有多痛。

  她想问无数个为什么,为什么要去喜欢别的女人,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吗?

  我们的两年书信,见面后的三年恋爱,甚至是之后的三年婚姻,都敌不过一个突然出现的第三者,陆楠吗?!

  也许在他和陆楠的爱情面前,贺锦瑟的光阴和青春,都不值钱吧。

  “所以,什么时候去扯离婚证?”

  “哈哈。”丰延年反而笑了一声,他的汗水终于消散下去一些,鬓角带着水滴。

  贺锦瑟道:“不管怎么说,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了。”

  男人依旧身着黑色的衬衫,配着一条银亮的领带,随后沉吟了一下,稍稍微闭双目便已经思考了利弊,他终于走到贺锦瑟面前。

  “贺锦瑟,离婚行,但是我要卖掉你父母的老宅。”

  贺锦瑟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宅是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你凭什么卖?!”

  丰延年拍拍一旁的栏杆,领口微露,展示出了一个伤疤,那是当年贺锦瑟怕狗,见到一只大狗便死活抱着他,任他怎么安慰也不松手,头上发夹硌的。

  贺锦瑟有时候想嘲笑自己,他这几年这么对自己,自己看到这个疤痕,还是忍不住心酸愧疚。

  这就是所谓的贱吧?

  丰延年轻笑一声,“老宅虽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但是当时保住它,是靠我,没有我,你哪来的老宅?你是不是忘了,那老宅已经在我的名下了,我才是户主。”

  贺锦瑟后退一步,险些摔倒在地。

  她这才想到,当年丰延年身无分文,丰家不同意他们结婚的时候是放了狠话,如果要娶她,丰延年就不能在丰氏任职,丰延年将一无所有。

  贺锦瑟为了鼓励丰延年,也是爱的疯狂,便把老宅过到男人的名下,对他说:“你是户主,我们依然有地方可去!”

  现在男人在丰氏是最年轻的总裁,他根本不差这点钱,却连她父母的房子都不给留!

  贺锦瑟怒瞪着男人。

  “丰延年,你这是要赶尽杀绝!那可是我父母的遗物,没有它,我要和甜甜住在哪里?你难道还要继续报复我吗?我放手了,你们已经把我逼的放手了,我现在只求和甜甜去过安静的生活,你也不准吗?”

  “你就是睡大街上,也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丰延年!”贺锦瑟彻底被逼的暴躁起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那是我父母的房子,当初我是因为爱你,要给你信心,才过到你的名下,你现在连它也要占为己有吗?”

  丰延年不以为意,“没错,我出过力的,获得的话,也是理所应当;我一会儿就把那房子卖掉,也算是这三年,你非要嫁给我所支付的利息。我不能白让你嫁给我啊,我本来可以娶陆楠的,是你用计谋嫁给我。”

  丰延年又耸耸肩,“你为了嫁给我,腿啊,命啊,孩子,都可以作为筹码,那房子你也给我算了,你不就是想让自己更惨一点吗?出去流落街头,更是你想要的吧?”

  贺锦瑟气的全身颤抖,她从未想过这种事,她从始至终只是想要爱情!而男人,才是真真正正的算计!

  她要是没有了父母遗留下来的老宅,她的那微薄的存款,根本买不起新的房子,信托每月只会给她一点钱,而父母公司遗留的遗产继承条件是她必须得回去继承公司,让公司达到多少收益后,才可以全部继承!

  可是她哪里会做生意。

  她需要住处,她还得治腿呀!如果没了老宅,她只能租房度日,也没有钱治腿了!

  丰延年带着笑意下了楼,“哦对了,我得说一声,你不要误会陆楠或者小妈,是我让陆楠给你发的照片,你的微信也是我告诉陆楠的。”

  贺锦瑟原以为是王爱枝把自己的信息告诉陆楠,让陆楠刺激自己,却没想到是丰延年。

  “你……”

  贺锦瑟上前一步,“这样折磨彼此,有意义吗?”

  丰延年开始没理会,继续向前走,但是他突然顿了一下,脸上露出憎恶的表情,狰狞的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

  他猛地转过身来,咆哮道:“有意义!贺锦瑟,我把话给你说清楚吧,最开始咱俩的书信往来是个误会!我和陆楠约好了同时给对方写信,是学校的传达室搞错了,把咱们俩的信交换了,让咱俩成为了笔友,在和你书信往来的之前一年里,和我书信往来的是陆楠!”

  “你说什么?!”

  “我告诉你,那些对你的安慰,那些对你的帮助,其实都是要给陆楠的!因为一开始是匿名书信,所以我不知道谁是陆楠,也不知道谁是你。咱俩的孽缘,这才开始!”

  贺锦瑟听后如五雷轰顶一般,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丰延年气急败坏地说,他和她恋爱五年,这其中书信两年,见面之后的恋爱三年,但也是在快要结婚的时候,才发现家里介绍的陆楠其实就是曾经自己最初喜欢的那个女人。

  所以他才毅然决然地抛弃了贺锦瑟。

  “你总问我喜欢那个女人什么?贺锦瑟,我今天就全都告诉你,我一开始喜欢的只是她,我是在喜欢她的基础上,才喜欢了你,所以从一开始,我们之间的爱情,就是不成立的!你懂了吗?”

  贺锦瑟想,什么她的白月光,什么她的支柱。

  原来竟都是别人的。

  “那我跟你的五年……算什么?”

  “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我当初不告诉你,是因为我对你抱有愧疚,你拿我当你的支柱,可惜我不是,你也自始至终不是我想安慰的那个人,要怪的话,就只能怪命运弄人。”

  贺锦瑟捂着嘴,后退数步。

  她一下子坐倒在地,右腿的难耐完全没有办法抵挡她内心的痛楚。

  丰延年面色微惊,他有一瞬间想过去扶住她,手都伸过去了,却又立即收了回来。

  贺锦瑟双手捂着脸,她没有咆哮,只是在默默地哭泣。

  丰延年转身,深吸一口气道:“是你,在折磨我!”

  “当初我让你滚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贴上来?我都告诉你了,我爱的是陆楠,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我一直在可怜你,可是你不知好歹,你现在觉得痛苦了?陆楠每一天都在痛苦之中,所以离婚的话,我必须要给我的陆楠出一口恶气,你的老宅,我拿定了!”

  说完,丰延年这次真的开门出去,不再回头。

  而贺锦瑟,直接摔了自己的手机,又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掀了客厅的桌子,上面的茶杯茶壶全都摔落在地,粉粉碎。水花溅在她的脸上、身上,她撑着墙壁,将一片狼藉尽收眼底,同时看到的,还有自己的狼狈不堪。

  八年的时光,他现在才与自己说这些话,八年的时光啊!

  贺锦瑟伸手去抓自己的长发,不停地撕扯,头皮发麻刺痛,她却笑了。

  “你说我拿你当支柱,可是当初,你不也是拿我……当你的支柱吗?”

  “你父亲死的时候……陪着你安慰你的是我,而不是陆楠啊!”

  贺锦瑟一瘸一拐地跑回卧室,拉开抽屉,白色的药瓶被她颤抖着拿出来,这还是她半年前因为神经衰弱,而去医院开的安眠药。

  她那时候拿着药,又不敢吃,生怕半夜丰延年来电话,她睡的太熟,听不见。

  现在想来,都是虚妄。

  她快速倒出那些药,盯着药片发笑。

  此刻只想快些让自己逃离这个苦难的生活,死了的话,就一了百了了!

  这么想着,她仰头吞下那已经完全超量的安眠药,冷水喝下去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想了,只是仰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而丰延年,出了别墅,进到自己车里的时候,眼眶也是红的。

  他蜷缩着身体,将头埋下去,不开车也不离开,与刚才的霸道和傲慢完全形成鲜明的对比,简直变成两个人。

  随即手机震动,他才换了个姿势,苦笑一声,接了起来,声音又变为冰冰冷冷,没有什么起伏。

  “什么事?”

  “丰延年,你今天也去找贺锦瑟了吗?”

  是陆楠。

  丰延年咧嘴笑道:“我去哪,没有告知你的义务吧?”

  他顿了一下,道:“还有陆楠,我得提醒你一下,不要做多余的事。”


标 签言情 你比爱情更绵长 贺锦瑟 我想吃咸蛋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