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云枝沈锦旬小说_抱抱时间到时有幸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97 ℃
云枝沈锦旬小说_抱抱时间到时有幸

抱抱时间到

时有幸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时有幸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抱抱时间到》主角是云枝和沈锦旬,小说讲的是云枝是被财阀集团沈家收养的吸血鬼,而软糯的他却在某天意外把小少爷沈锦旬咬伤了,此后被扫出家门的他总是和沈锦旬冤家路窄,奇怪的是本不吸血的他只有在见到沈锦旬时开始释放天性,看口嫌体正直的豪门继承人和娇软可爱的吸血鬼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时有幸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抱抱时间到》主角是云枝和沈锦旬,小说讲的是云枝是被财阀集团沈家收养的吸血鬼,而软糯的他却在某天意外把小少爷沈锦旬咬伤了,此后被扫出家门的他总是和沈锦旬冤家路窄,奇怪的是本不吸血的他只有在见到沈锦旬时开始释放天性,看口嫌体正直的豪门继承人和娇软可爱的吸血鬼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离开研究所,云枝一边坚持“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讲”,一边黏在沈锦旬身后。

  不在上班时间,沈锦旬换了辆车,开的比之前那辆轿车招摇多了。

  车身线条锋利,上面喷绘了随性的涂鸦,风格和沉稳、忍耐、内敛一类的形容词完全无法挂钩。

  风一般地驶过马路,云枝看着喜气洋洋的街边装饰,意识到自己阴差阳错地和沈锦旬过了春节。

  他道:“Tiro是年初八开始上班?”

  沈锦旬说:“嗯。”

  云枝问:“你可以帮忙把我落在阁楼的衣服拿回来吗?之前老师给我买了很多,有几件还是新的。”

  从沈家出来得太急,他身上空无一物,全是后来一点点重新买起来。当侍应收入不低但也高不到哪里去,而花钱的地方太多,衣食住行只能样样凑合。

  现在要和打扮精致的同事共处,就像白栖迟提醒的那样,他这么过去会很突兀。

  沈锦旬道:“应该被清光了,那些人连你随手画的涂鸦都要卖,还能放过那些时装?看到商标就挂在奢侈品二手店了。”

  云枝沮丧地垂下脑袋:“好吧。”

  过了会,他被送到许嘉致的别墅门口,却支支吾吾的,一时没下车。

  虽然否认了薛风疏说的那些话,但其实就是这样,云枝吸完血后格外不想离开沈锦旬。

  他别扭地想着,这么干坐着,很快会被沈锦旬怀疑吧?

  云枝拖延时间:“给你添麻烦了,害得你大过年要去医院,还要被我咬。”

  沈锦旬道:“没事,我习惯被你特殊待遇了。”

  云枝懵懵懂懂地看向他,沈锦旬散漫地靠在车座上,那双桃花眼敛着晨光,也同样望着云枝。

  沈锦旬忽地撇开头,笑道:“你穿过别人的衬衫,抱过别人的枕头吗?”

  听到后半句云枝羞得想死,觉得这辈子都迈不过那道坎了。

  怎么沈锦旬就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种话?

  云枝反驳:“早就解释过了!我当时不清醒!”

  看着沈锦旬一脸恶劣的笑意,又装模作样地对自己说“对不起我是真的忍不住,不是不相信你”,云枝待不下去了。

  他解开安全带,给沈锦旬留了一道气冲冲的背影。

  刚起床的许嘉致在客厅做广播体操,看到夜不归宿的云枝,问他出了什么情况。

  在此之前,许嘉致不知道白栖迟的老板就是沈锦旬,听云枝说完以后非常抓狂。

  许嘉致愤愤不平:“他这投胎的水平也是没谁了,完全赢在起跑线上,同学之间的差距拉得真他妈大。”

  “还有一件事。”

  云枝捏着厨房里的小刀具,想给许嘉致瞧瞧什么叫做一秒复原。

  据说自愈能力越强代表着血统越好,自己的简直和开挂了一样,说不定能当上族长!

  然而没机会给他显摆,白栖迟睡眼蒙眬地下楼,看到云枝以后立马喊了他一声,好像在确认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云枝略有遗憾地放下刀具,感觉和未来上司嘚瑟血统不太好,决定低调做鬼。

  白栖迟看着云枝,脑海里冒出沈锦旬昨晚发来的消息,态度极其嚣张,口气极其狂妄,把自己领过去的云枝扣了一整晚。

  怎么说都是自己把人带进了贼窝,还是要负一点责任的。

  为了安抚这位漂亮美人的伤痛,作为无辣不欢的重口味爱好者,白栖迟做出了牺牲。

  “我们最近吃得清淡点吧。”他破天荒道。

  气氛凝固了片刻,他的好心好意貌似没被领会。

  云枝不解:“你喉咙不舒服吗?本来订好了麻辣锅底的火锅外卖,要不然换掉?”

  白栖迟道:“退吧退吧。”

  他去冰箱拿血液替代剂,许嘉致也吸了一袋,顺带和他闲聊。

  他还在心里谴责职场黑暗面,听许嘉致说“云枝和沈锦旬以前走得很近”,情绪立即来了个大转弯。

  “他们谈过恋爱?”白栖迟问。

  “没这回事,是住在一块儿,那时候两人天天一起上下学。”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室友和老板是同学,自己的新助理和老板也是旧相识。

  合着云枝昨晚不是被强行扣住的?怪不得走路姿势也不像被睡过,本来还以为是沈锦旬那方面不太行……

  白栖迟喝着替代剂,越想越来气。

  他可以理解沈锦旬不想和自己多废话,这人平时就一副冷淡的德行,自己早已见惯不怪。

  但昨晚和影帝一样,仿佛和云枝刚刚认识,耍着自己玩。还面试?面试个几把,这是在搞什么情趣play啊?

  紧接着,白栖迟冲去客厅里。

  云枝朝他眨眨眼睛,拨给火锅店的通话刚刚结束,显然已经换好了清汤锅。

  中午,三只吸血鬼凑在一桌,各自怀着心事。锅里翻滚着食材,直到毛肚被煮得嚼不动了,也没人伸出筷子。

  白栖迟在想沈锦旬这花样多的,气死我了。

  许嘉致在想沈锦旬这拉仇恨的,气死我了。

  云枝在想沈锦旬这能气死人的,唉,就是很没出息地单纯在想沈锦旬。

  ·

  沈锦旬在贵宾室里打包了几十件衣服,正打算走了,忽然打了两个喷嚏。

  “是这里太冷了吗?我给您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经理道。

  店员打趣:“有人想您了吧。”

  沈锦旬看了眼腕表,认为这话说得没错。

  吸血鬼在喝完鲜血以后,会有两天处在没安全感的状态,估计云枝正在瑟瑟发抖,并死要面子活受罪,强撑着不肯主动找自己。

  这时有员工推门进来,送来一排新的东西以供沈锦旬挑选。

  沈锦旬看清楚那些是什么玩意后,整个人被震住了。

  导购听到沈锦旬说方方面面都要买,理所当然地认为贴身衣物应该也包括在内。在每种款式和风格都备齐以后,她们尽职尽责地开始推荐。

  有人问沈锦旬:“那位先生的臀围大概是什么码呢?”

  沈锦旬:“……”

  店员当沈锦旬是买东西,展示出来的款式。

  沈锦旬匆匆看了一眼,立马低下头,并且没再抬起来,仿佛眼睛看了会过敏。

  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蕾丝这种东西,为什么会绣着蝴蝶结?

  心脏狂跳的同时,沈锦旬下意识琢磨着云枝的身材,觉得云枝那么瘦尺码肯定很小,但又说不出口。

  “你们看着合适的就包起来。”沈锦旬只想速速离开。

  “您要是不确定,我可以把每个尺码都拿出来给您对比。”

  店员贴心得沈锦旬想吐血,他百般拒绝,坚持让店员直接包起来。

  最后沈锦旬几乎是逃出贵宾室的,在车上发了会呆,想着独自尴尬太亏了,要立马分享给云枝,让他也无措一下。

  云枝接到了沈锦旬的电话后,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直接活蹦乱跳地出来。

  看到车里堆了很多袋子,他惊讶:“给我买的呀?”

  说完他往沈锦旬这边挪了挪,沈锦旬装不知道他在故意靠近自己,一本正经地叫他拆一下这些。

  “这件风衣好酷。”云枝欣喜道,“还买了袜子和鞋?咦,怎么连……”

  沈锦旬见云枝语塞,颇有兴趣地凑过去:“嗯?”

  “你干嘛买这些?”

  云枝瞪着沈锦旬,羞恼地捂紧了袋子。

  “我买哪些了?”沈锦旬道。

  云枝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清楚什么?导购拿过来的,我都没仔细看。”

  听到沈锦旬这么说,云枝的表情和缓了些。

  就在云枝把纸袋拎进门的时候,沈锦旬慢悠悠地补充:“就看了那些带蕾丝花边还扎着蝴蝶结的,不可爱吗?”

  云枝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又红着脸被气跑了。

  他站在窗边看沈锦旬的车开走,把那包情趣塞在房间角落里吃灰。

  另外有个袋子比较鼓胀,里面明显不止一件衣服,像是被额外塞进去了东西。

  云枝翻了翻,里面放着沈锦旬的毛衣。

  他记起沈锦旬刚才的模样,外套里面确实只穿了衬衫。

  搞什么?自己是神秘尊贵的吸血鬼,丢过一次脸就够了,他绝不再碰沈锦旬的东西,省得助长了那个人的嚣张气焰。

  云枝戳了戳柔软的料子,把衣服丢在旁边。

  没到五分钟,沈锦旬的毛衣还是被云枝拿了出来,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瘦削的肩膀上。

  云枝把领口直接拉到头顶,盖住了自己的脸,埋在里面猛吸一大口。

  他觉得自己刚当上吸血鬼,不管自己神不神秘、尊不尊贵,应该多多体验这种血族传统习惯……

  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爽!

  云枝边无语边暗爽,把脑袋蒙在里面不肯脱掉。

  与此同时,许嘉致想找云枝一起打游戏。他在外面喊了一声便直接推门进来,先被阳光刺了下眼睛,再看到云枝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

  用毛衣套着头?!

  许嘉致陷入诧异,并纠结自己是进去问问情况,还是当做没有来过?

  而云枝反应慢了半拍,僵在原地不敢动了。

  做吸血鬼好难,做一只体面的吸血鬼更难。他如此总结过后,闭上了眼睛,假装自己在睡觉。


标 签言情 抱抱时间到 时有幸 云枝沈锦旬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