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小猫咪啊小说木婉心夏洵_执笔抒情唯爱卿小猫咪啊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54 ℃
小猫咪啊小说木婉心夏洵_执笔抒情唯爱卿小猫咪啊

执笔抒情唯爱卿

小猫咪啊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角叫木婉心男主角叫夏洵的小说是《执笔抒情唯爱卿》作者小猫咪啊原创所著的古言虐心文。执笔抒情唯爱卿全文讲述了:木婉心救夏洵于水火,不惜用心头血为他治病。成亲当日,她才知一切都是自己引狼入室,救了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生死纠缠过后,木婉心不爱了。一段坎坷姻缘,她不管过去是误会还是真的仇恨。她都不在意了,可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主角叫木婉心男主角叫夏洵的小说是《执笔抒情唯爱卿》作者小猫咪啊原创所著的古言虐心文。执笔抒情唯爱卿全文讲述了:木婉心救夏洵于水火,不惜用心头血为他治病。成亲当日,她才知一切都是自己引狼入室,救了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生死纠缠过后,木婉心不爱了。一段坎坷姻缘,她不管过去是误会还是真的仇恨。她都不在意了,可是......

免费阅读

  木婉心睁开双眼,眼中露出惊喜,“师兄!你回来了?”

  陆逸尘跳下马冲进屋子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屋子里的壮汉,脱下外套罩在木婉心的身上,把她抱在怀里,眼底全是疼惜与歉意,“对不起,心儿,我回来晚了!”

  木婉心摇摇头,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不晚,一点都不晚!”

  师兄比她大几岁,听父亲说是他路上捡来的,见他拥有一副练武的身骨便收了他为徒,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的父亲将他看做自己半个儿子。

  为什么是半个,因为父亲本有意将自己许给师兄的,只不过后来夏洵出现了。

  陆逸尘轻轻的捧起木婉心的手,“心儿,你这手?夏洵这个王八蛋,再让我看见他,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木婉心自嘲的笑笑,“师兄,别再说了,快带我走,我要去京都,父亲被抓走了,再有半月就要问斩了!”

  陆逸尘有些迟疑,“可是你这身子!这里距京都千里,路上颠簸,你如何受得了!”

  木婉心眼底尽是坚决,“我可以!但是走之前我还要做一件事情!”

  木婉心满带恨意的看向瘫软在门口的蔡云蓉,“师兄,你帮我可好?”

  “心儿,你说,只要你说的师兄都帮你办到!”陆逸尘赶紧应下。

  “将爹爹送你的那颗随身携带的续魂丹借我可好?”

  陆逸尘紧张的问道,“你要那丹药干什么,那药吃了虽然暂时能帮你恢复手上的伤,但是也会要了你半条命的!”

  “我要报仇!师兄给我便是!”

  木婉心眼中的伤痛太过灼人,陆逸尘知道,他这个心儿自小就惜命,假如不是今天受了这般屈辱她是不会从他要这丹药的。

  他从怀中拿出丹药,却将其一分为二,“半颗足矣支撑你一个月!”

  木婉心毫不犹豫的把丹药吞了下去,没到一盏茶的时候,手上就没了知觉,而且也可以活动自如了!

  她站了起来,抽出陆逸尘腰间软刀,一步一步向蔡云蓉走去。

  蔡云蓉想要逃,可是身子被陆逸尘做了手脚根本不听自己使唤,她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渗人的微笑在木婉心的脸上绽放,光芒打在软剑上折射到蔡云蓉的脸上,她满脸泪花的求饶,“姐姐,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杀我好不好,姐姐,我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妹妹啊,这些都是夏洵安排的,和我没有关系,你一定不会滥杀无辜的对不对…。”

  木婉心瞪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杀你!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

  蔡云蓉脸上露出窃喜,下一秒却听见木婉心说,“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木婉心手腕翻飞,软剑翻出剑花,剑剑都划在蔡云蓉的脸上。

  蔡云蓉惊恐尖叫,她的脸,她的脸毁了!

  木婉心将脚下的链条斩断,随后把剑还给陆逸尘,扯过她腰上的玉佩说道,“见到夏洵告诉他一声,新仇旧恨我会和他好好算清楚的!”说完大步跨出柴房。

  蔡云蓉捂着脸,手上全是血,脸上的刺痛提醒着她,她被毁容了,她愤怒的盯着木婉心,一双眼睛就像是啐了毒一般,恨不得将木婉心抽骨扒皮!

  “再瞪就挖了你得眼睛!”陆逸尘一脚踹在她的胸口,心儿还是心太软,如果是他一定要了这贱人的狗命!

  他手臂一甩,一把匕首钉在了蔡云蓉的腿上,蔡云蓉失声尖叫,疼,太疼了!

  柴房外,木婉心骑在骏马上,“师兄,我们要现在启程,要慢点就来不急了!”

  陆逸尘一跃跳到了马上,环住木婉心,抓住缰绳,鞭子一甩,骏马飞奔出去。

  蔡云蓉流着泪瞪着地上缩成一团不敢动的壮汉怒喊道,“你们还不赶紧找个大夫来!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看夏将军怎么收拾你们!”

  蔡云蓉的手虚捧着自己的脸颊,心中的恨像是潮水般涌上心头,木婉心,我蔡云蓉发誓,此生定让你不得好死!

  被训斥的壮汉不敢含糊爬了起来,这可是夏将军宠在心尖上的女人。

  木婉心经过十天风吹日晒,白皙的脸上变得暗沉,上面还起了皮,但是这些她都毫不在乎,她坐在树荫下望着前面的官道,再有半日就到京都了,她就可以救出他的父亲了!

  陆逸尘将水袋递给木婉心,心疼的劝道,“心儿,你别着急,马上就到京都了,师兄就是拼了命也要把义父救回来!”

  木婉心摇摇头,她有她的打算,父亲被压在牢里,凭她和师兄的力量根本救不出父亲,就是去劫刑场也只是枉送性命而已。

  她接过水袋,“师兄,你不用担心,到了京城我自有办法,接连赶了十天的路你一定累了吧,到了京都师兄就找下客栈歇下,剩下的交给心儿就行了!”

  陆逸尘怎么放心得下,他眉头皱起,“心儿,你可别做傻事,夏洵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是不会心软的,你去求他也没有用!”

  木婉心听到陆逸尘的话心中一痛,但面上不显,还笑着回道,“师兄,你当我傻吗?都到这个份上了还看不清?不用担心了,我有办法的!”

  她站起身来,把水袋还给陆逸尘,抓着马鞍上了骏马,这一路日夜兼程,已经跑坏了两匹马了,她爱怜的拍拍马身,喃喃道,“快了,马上就全都结束了!”

  京都夏伯侯府,夏洵跪在地上,背脊笔直,任夏伯侯怎么说都雷打不动。

  夏伯侯一怒摔了茶盏,厉声训斥道,“不孝子,跪了一夜还不知悔改!我给你定下的婚事岂有你拒绝的道理?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经地义,你就是死这个亲你都得结。”

  守在一旁的夏夫人江菏连忙上前为夏伯侯顺气,娇声劝道,“老爷,何必动这么大的怒呢!夏洵就是太小,还不懂事,你别气坏了身子!”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夏伯侯更气了,眼睛一横,“你不用给他求情,我看他就是翅膀硬了,居然敢不听我的管教了!”

  夏洵嘴角挂着讥笑,“侯爷,这夏府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一个小小的姨娘也敢插话了!”

  “放肆,怎么和我说话呢,你居然叫我侯爷,你是想把我活活气死是不是!”

  夏伯侯扬起手就要打,可是触到夏洵讽刺的目光时,举起的手慢慢放下了,语中似乎带着点妥协,“算了,你这般也不一天两天了,给我滚出去,这件事以后再说!”

  到底是亏欠了他和他娘,倘若当年她们不是千里迢迢要来京都寻他,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自从他娘死后这孩子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站在一旁的江荷失望的摇摇头,当年他怎么就没有和他那个该死的娘一起去了!要不然夏泊侯为了稳固夏洵的地位,喂她喝了药,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因为这个碍眼的,否则她也不会失去自己的孩子。

  夏洵缓缓站了起来,麻木的双腿已经没了知觉,他冰冷的目光扫过桌子上的玉佩,这玉佩好眼熟,没等他细看,夏伯侯已经将玉佩收了起来。

  夏洵刚踏出门槛一只脚,就听身后的人说道,“管好你房里的人,我要是再听说哪个不知脸面的还去外面自称世子妃,别怪我帮你管教了!”

  夏洵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拐角处,蔡云蓉面带轻纱,一双杏花眼在看到夏洵的时候偷偷掐了自己一下,双眼含着泪快步轻走扑进了夏洵的怀里,“洵哥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老爷这么讨厌我,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允许丫头乱说话的,老爷一定是嫌弃我毁了容对不对,我爹爹已经在想办法了,我的脸很快就会好了,洵哥哥,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对不起,呜呜呜……”


标 签古言 执笔抒情唯爱卿 小猫咪啊 木婉心夏洵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