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三分星野广播剧_三分星野孙策孙权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69 ℃
三分星野广播剧_三分星野孙策孙权

三分星野

孙策孙权 著

连载中免费

首部大型古风广播剧 《三分星野》是全明星声优阵容,受到了许多听众的期待和欢迎,这部广播剧的原著小说十分精彩吸引人,故事递可以阅读精彩情节了,快来一起看看吧~《三分星野》全文精彩内容概述:黑色劲装与红色细节的完美融合,外加霸气披风与银色定海发箍强强联手的装扮,十足彰显了主人家意气风发的性格。勾践之奇,英人之杰。绝佳衣品的翩翩少年郎,挽弓更显英姿,霸略谁堪敌伯符,每开史册想规模。帅就完了!你的眼睛怀孕了么?更多精彩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首部大型古风广播剧 《三分星野》是全明星声优阵容,受到了许多听众的期待和欢迎,这部广播剧的原著小说十分精彩吸引人,主角有孙策孙权等人,故事递可以阅读精彩情节了,快来一起看看吧~《三分星野》全文精彩内容概述:黑色劲装与红色细节的完美融合,外加霸气披风与银色定海发箍强强联手的装扮,十足彰显了主人家意气风发的性格。勾践之奇,英人之杰。绝佳衣品的翩翩少年郎,挽弓更显英姿,霸略谁堪敌伯符,每开史册想规模。帅就完了!你的眼睛怀孕了么?更多精彩好看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也许是冥冥中有天意,孙策在武昌与荆州水师对攻了近两个月,互有胜负。荆州诸部的水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说疲软,竟还可以拖着吴军。拉锯当中曹操的大军就欢欢喜喜的南下把吴郡长江以北的地盘吞了个干净,初始孙权硬着头皮调兵遣将和曹操对抗,连连败退死守长江之后终于命人给孙策送信让兄长速归。

  孙策看着武昌江边的战船,捏着孙权的急报深呼吸了几口气,命令大军回撤。临走时又狠狠的瞪了两眼武昌,好像能把城收在眼底带走,心疼那刘表多年攒下的家底,那么多的兵,那么多的船,那么广饶的土地啊,如果都能带回江东该多好?

  沿途又留下一些兵卒镇守,但是加上几个月来投诚的士兵,回到吴郡时候仍然是六万。

  孙权前期在江防上布置的强弩起了作用,那也只是在长江上起了作用而已。曹军没有大规模的水军没有大量的战船,只能屯兵在江北虎视眈眈,也不能再进一步,只可惜了孙策攻城掠寨攒下的本钱,原想着做根据地日后北伐,结果一朝被吃干净,顿时征刘表的一点胜利心情被这战报冲刷了个干净。江北的三郡啊,孙策心疼的要命,就这么没了——老子多勤奋才打回来的!

  孙策回吴郡战甲未脱,连夜和孙权展了地图听他说战报。

  他们几乎是纵马直接奔到吴侯府的,孙权见着哥哥回来小脸已经吓的煞白。低声说完,低着头不再开口,孙策看着地图听着战况脸上的霜就结的更厉害了,陆逊和吕蒙跪在一边不敢作声,连呼吸都浅浅的,生怕发出点声响孙策跳起来砍了自己。孙权战战兢兢求助的瞥向周瑜,结果周瑜也冷着脸看着地图,根本没理睬他。

  孙策听孙权说完,又默不作声看着地图,拿手在上面比了两下,手指停在长江上停了许久,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然后尽可能的用平静的声音说,仲谋你过来。

  孙策是真不明白,江北三郡不算是多么难守的地方,才几个月时间,孙权到底是怎么能把他们全丢干净的?全丢干净之后还能自管自的安全跑回来?他平时那些兵法,都读到麦芽糖里去了?

  孙权又害怕又不敢不听大哥的话,哆嗦着拿脚一点一点往孙策手跟前挪,估计着还有两三步远的距离就停下不敢再向前,于是孙策又加了一句:“站那么远干什么?你觉得我会打你?”陆议和吕蒙在底下互相偷偷的低着头用眼神瞄着对方,心里替孙二公子祈祷,吕蒙想开口顶罪,却发现气氛压抑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

  孙权又哆嗦着靠近了一步,孙策抬眼看了他一下,突然抄起桌上的一卷竹简朝着他打过来,孙权立刻闭眼抱头哥我错了一气呵成,吕蒙跟陆逊不敢抬头听着都心里一揪一吸气,接着啪啦一声巨响,打散的竹简飞了一地,有几片落在两人身前,断裂的地方还串着麻线。陆逊心一横想抬头顶罪,抬头看见孙权继续抱着头哆嗦,周瑜的手臂横在他身前,孙策手里抄着剩下的一根竹片,死死的瞪着周瑜。于是陆逊又打了个哆嗦赶紧把头低下了,心想孙策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好像周瑜是赶不及来阻拦的。

  孙权低着头,陆逊低着头,吕蒙低着头,孙策跟周瑜两人横眉数眼的对瞪了一通,然后孙策终于开口说,“你让开。”

  陆逊抬到一半的头又迅速埋下去了。子曰,低头认罪态度好总是对的。

  “胜败兵家事,你现在动怒,失掉的土地也回不来,这是仲谋第一次用兵,对手又是曹操,能坚守两个月已经很好了。既然于事无补,不如好好讨论下怎么击退曹操。”

  孙权放下抱着头的手,悄悄的挪个半圆又往周瑜身后蹭了点。周瑜硬掰着孙策手把他手放下又按着坐下,然后开始跟孙权一点一点的指着地图讲,刚说了两句想起什么咳嗽了一声说,子明伯言你们也过来吧。

  不知不觉讲到天明,终于把两个月来的战事讲清楚,陆逊觉得食人鱼真的挺不错的,深入浅出听的受益匪浅,吕蒙也跟着连连点头。讲完之后周瑜在长江上点了两下,“听明白了?”

  孙权心虚的点了点头,然后憋出一句:“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也不是你哥,”周瑜摇头,把手在江北画了个来回,“你对不起的是这里的江东百姓,你对不起的是这些将士,这不是儿戏,你的犯错,轻则数千,重则上万,都是人性命,你知道,你不止是孙策的弟弟,你还是吴侯的弟弟。”

  吕蒙跟陆逊不敢开口,只能低着头装忏悔。孙策鼻子里哼了一声,仍然板着脸。

  “伸手。”

  孙权揪着眉毛,缩了两下然后把手伸出去,摊开手心,可怜巴巴的看着周瑜。

  周瑜拿过孙策手里剩下的一根竹条,扬到半空中,终究是扔在地上,“天亮了,你也一夜没睡,先回去休息吧,子明和伯言也是。”

  孙权如蒙大赦,不敢看孙策就赶紧往门外跑,跑到门口又被叫住:“站住!”

  陆逊和吕蒙刚回过魂的脸又吓的煞白,保持着跑的姿势僵直在门口,心里默念各路神佛名号求救。“子明和伯言也累了,不要回家了,在府上的客房将就一下吧。课业还是要做的,今日早课免除,下午还是要功课。”

  看着三个人连走带跑捎带滚的消失在视线里,周瑜又去拉孙策,“不急于这一时,你也休息一会吧。军队刚回江东,还有诸多安排的事宜要做呢。”

  孙策仍然冷着脸不吭声,沉默了一会摔了地图拖着周瑜就往房间走。“放手放手,放手放手,放手……”沿途所有仆人自觉低头以示什么都没有看见。然后孙策很用力的把人摔到榻上,摔着关门,摔着拿药酒,乒乒乓乓声音之大一条走廊之外的人也知道吴侯在发火。

  周瑜无奈的把衣服褪到一半把淤青的手臂伸给孙策擦药酒,“你这要是招呼在仲谋脑袋上,不打成白痴,也得是外伤啊,仲谋好不容易长这么聪明的,难道你料定了我会伸手挡,所以打的特别狠?”

  “怎么可能!”孙策正在气头上,于是说的特别大声。

  “啊哈哈……江东之虎啊,怎么像炸了毛的猫似的。土地城池,只要人在,难道还有打不会来的,曹操敢抢我们三郡,我们就抢他六郡!”

  孙策帮他揉着手直到周围的皮肤也渐渐泛红,淤青稍微消退一些,才起身去放药酒,脸上还是霜打霜打的。

  放完药酒回来周瑜还是那么半披着衣服拿手撑着头嘴角翘着笑很那啥的看着孙策,孙策立马觉得一下对不起万兽之王的名号,又觉得每次这么容易上钩很没面子,于是很一本正经的去帮对方把衣服披好,“天冷,当心着凉。”

  周瑜哔一下就小擒拿手抓住他把盔甲扒了扔一边,“现在是五月,五月啊!”

  孙策脑门一热又一次上钩毫不客气的反扒对方衣服,“那你是不是觉得很热,啊?啊?!!”

  周瑜躲开:“那你觉得呢?你要是觉得冷本帅亲自帮你把衣服再穿上?”

  孙策暴怒,直接按倒不解释。“公瑾,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在这张床上滚过了?”

  周瑜认真:“我想至少可以先去沐浴。”

  放纵的结果就是孙策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干净的常服放在一边,于是起身穿了衣服在书房找到已经在给孙权陆逊吕蒙讲解长江水战的周瑜,坐下发现孙权看他的眼神里又有害怕又有嘲讽有那么点了然于心的意思,心想门不是关的很紧么,再一想苍天啊大地啊夏天领口低啊……

  孙权假惺惺的说:“哪个不长眼的把梅花掉在榻上,不知道公瑾哥梅花过敏啊。”

  于是陆逊和吕蒙的讨论声突然巨大起来试图把这句话遮掉,传到孙策耳朵里就只听见“榻上”二字。孙策看孙权的眼神就更多了点秋后算账的深层含义。

  其实孙权的成绩也没有差到离谱,江东的骑兵本来就不如北方,当初孙策带去许都的何等精锐也不过打个平手,交战方知北方骑兵不但精于陆战,连骑兵的马都要比南方的高半头,完全劣势。并且虽然失了三郡,至少在撤退的时候还是调配得当,大部分百姓撤退到了江南,虽然败退,士兵损失也并不是很大,加上想渡江而被强弩打回的那部分,江东的伤亡和曹操几乎可以对半开。孙策命精锐兵将休整,准备前往江北前线与曹操再战。

  不想才稍加整顿军队,就传来了坏消息。

  曹操已经不再强行渡江,而是抽调了几乎带来的全部人马溯江而上前往荆州去,准备直接接收刘表的领地。强袭吴郡只是郭嘉给他出的计策,旨在声东击西,将孙策军从荆州骗走,趁虚而入接管荆襄。

  鬼才郭奉孝给曹操献的计,从来没有失手过。

  “混账!”孙策禁不住大骂,“老贼真是奸诈!”

  周瑜坐在一旁,看着荆襄的地形图,微微皱着眉。“当日若是强取了武昌,现在可以直接迎击。如今曹操接收荆州,直奔江陵而去。江陵是江北重地,储存着大批军备和粮草,曹操取去,我们想要再攻,难上加上了。”

  孙策默然,因为还有一个不知是好是坏的消息,跑路的刘备原本是逃走的,却不知为何带着自己的人马从樊城赶往了江陵,据说是新得的一个军师,指点他务必在曹操之前赶到。现如今,只有东吴的军队是无论如何赶不上去占领将领了,错过了据江北的大好时机,实在是太过可惜。

  “我们走错了一步……一大步。”周瑜言语中,尽是惋惜之意。

  “无所谓。”孙策把地图收了,尽力舒展开自己的眉毛来,“我看现在正是好机会,曹操倾兵南下,我们就在这大河上,让他有来无回!”

  周瑜看着他终于也笑了出来。

  “没错,还有他的军师……郭奉孝,孙策,如你一样勇猛的老虎,是不管什么困难都能撕碎的吧。”

  刘备新收的军师叫诸葛亮,南阳人,据说有异能,呼风唤雨夜观天象什么的,孙权说给陆逊听,陆逊鼻子里出气冷哼一声:“原来就是个种地的,吴郡哪个农民不会看天收成啊。观的到星象有什么用,主公一巴掌扇过去连星星都能扇歪了。”吕蒙点头称是,“就算主公扇不歪食……将军也能一箭串烧俩。”孙权觉得很有道理,总结陈词:“观的到星象有什么用,我大哥和公瑾哥要是愿意,扯根竿子就能把天捅个窟窿。”

  孙策路过,听到最后一句,特地很郑重的拐过来摸摸孙权的头说,仲谋啊,看小说大哥不反对,入戏太深就不好了。

  从吃过败仗之后孙权老实了很多,用孙策的话来说好像变了个人,孙策不提回来后继续理政的事孙权也默不作声的继续处理下去,孙策就安安心心的每天跑大营,终于有一天张昭老爷子爆发了泪流满面说主公,你不觉得你像个将军二少爷才是主公吗。

  孙策很关怀的拍了拍老爷子,赏赐黄金五百两绢帛一千匹,然后说哦,我知道了。

  这天孙权又听说曹操抢在刘备之前进了江陵,把刘备往南赶,又接受了刘表的水军,大军已经占领了荆州,急匆匆的拎着衣服一溜小跑冲进孙策的大帐,然后撞见自家大哥正在又专业又亲热的帮自家另一个哥哥揉眼睛按太阳穴,案上摊着一张地图表明至少他们是在谈公事。

  “这一战……在所难免啊。”周瑜很假装不经意的悄悄的不露痕迹的把孙策的手推开坐正了跟孙权讲话,孙策又假装顺手的不露痕迹的挑着眉毛横了孙权一眼。

  “仲谋,你有什么看法?曹操收编刘表的军队,有八十万哦,八十万哦。”

  孙权很无奈的摊手:“我?你们心里都打定主意了,还问我干什么。”

  孙策玩心大起,很严肃的指了指地图:“我们刚才清点过江东的兵马,杭不啷当加起来七万多点,要不大哥带着你投降曹操算了,以后就不用读书了,怎么样?”

  孙权大吃一惊看向周瑜,后者也很认真很深思熟虑的点点头表示很赞成。

  “不可能!”孙权急了,“我江东土地,都是父亲和大哥一点一点打回来的,现在好不容易略有小成,怎么能说让出去就让?打,他要敢打我们就跟他对打,绝没有投降的道理!”说的着急了,最后配合声势的重重一拍桌子,孙策赶紧往后挪了挪。

  周瑜一口茶喷出来,“伯符别玩了……小心仲谋咬你。”

  孙策不知该帮周瑜捶背,还是帮弟弟顺顺气,孙权发觉有诈,顿时一脸愤怒切换成了一脸委屈。

  “不过打仗并非一时意气用事,不是说一声;‘打’就能打的赢的,要不你看看,你有什么把握能跟曹操打?”

  孙权把地图扯扯平,沿着曹操的进军路线一路往下划过来,“他哪里有八十万?去年他平定了冀州和青州,今年又刚刚征过乌桓,据我所知关西还没有平定吧?马超韩遂他们还在打吧?七万加六万加五万,他自己顶多十八万的人,再加刘表的人,撑死了算十万好了,明明是二十八,说什么八十二,大哥你也少骗我,我们水军就有六万,再加上驻扎在江夏的三万,各地零散的又有三万吧?这也不是完全不能打嘛。现在江夏在我们手里,后军变前锋,七月江上东南风大盛,怎么看都是对我们有利!”

  孙策跟周瑜听着孙权侃侃而谈,脸上的笑容更加多起来,孙权从那天差点被揍开始就认认真真的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拖着陆逊和吕蒙翻来覆去的讨论曹操的用兵,曹操南下之后三个人没事做就聚在一起讨论,今天被孙策一激,一五一十的把研究成果全都说了出来。

  “不错不错。”周瑜想了想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此刻心情,只好很词穷的一边点头一边说不错,等孙权说完之后简单的把大致的规划也跟他说了,其间孙策一直在笑的很恶心。

  “仲谋啊,我觉得你说的真是太好了,要不我看为兄立刻封你为水师都督,前去单挑了曹公如何?”

  孙权刚才还慷慨激昂的小脸一下子呆滞了,煞白了。“我……我……我……”一边又向周瑜眼神求助。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你也装模作样配合一下么,真是。”孙策无奈摊手,“这位子你要我还不给呢,是给公瑾留的,记住我们刚才说的话绝不可对外人说,你知道这其中利害的。”

  孙权点了点头,“那子明兄和伯言弟也不行吗?”

  于是孙策很不耐烦的挥手赶人:“外人,什么叫外人懂不?外人包括哪些懂不?都兄啊弟了的难道还要我给你盖个吴侯的印戳才证明内人外人?得寸进尺了还!”

  孙权出门的时候,撞见一个生人,急着回去找他的三英兄弟商讨国家大事什么的也没留意就上了马车回吴侯府了。

  刘备派来的使者很委婉很客气的表达了当世英雄刘玄德欲与孙吴共抗曹公的意思,孙策一直拿眼斜着周瑜,后者则一直默不作声的看着自己的手,眼神之游离表明他根本没在听。

  “跟你家军师说,打听侯府在哪应该不难,送客。”

  使者摸不透这两人面无表情到底是给答复还是不给答复,又听荆州民间传说孙郎心情好的时候爱砍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也爱砍人,于是唯唯诺诺糊里糊涂的跟着去驿馆吃饭了。

  “又玩这一套啊……”

  周瑜的啊字拖出一声长长的尾音,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腾的感觉。

  “你要是不想见,不见就是了,我们将多粮足,又据长江之险,最重要的是……”孙策笑的连太阳都要羞愧的藏到云层里,把脸伸到周瑜脸前,“你有没有觉得我很可靠?你看,我又英俊又威武……”

  “你哪里威武!”

  “不威武就是很英俊咯?”

  太史慈夹着江东双璧传第二十七部路过,毫无压力。

  “你打算怎么应付?”孙策把竹简在手上敲得啪啪作响,“直接干掉?好像有点麻烦,现在是非常时期。”

  “静观其变吧。”周瑜沉思,曹操大兵压境,刘备兵马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现在的确是无暇顾及。“把他们滞留在这里也不错,如果他们弃荆入益,我们和曹操胶着就很有可能遂了他们心意,一定会来趁火打劫。”

  “切。”孙策对着西北方向遥遥翻个白眼,“敢过来,试试好了。”

  “我看他还真是敢过来。”周瑜冷笑一下,脑中浮现出某个影子。“我就赌,三日之内,有人登门拜访吴侯殿下。空手套白狼的本事,有些人可是高端的很。”

  “那么在此之前,”孙策收好东西,“时候不早,我们是否可以先回府吃饭?昨晚公瑾那首长河吟,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消,不知……”

  “就知道你睡着了!老子奏的是《阳春》!”

  长河水东流,以奔腾之势席卷入海,江北,铁骑森罗,江南,兵船千艘。大河之上,埋骨之地。


标 签古言 三分星野 三分星野广播剧 三分星野广播剧小说 孙策孙权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