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格唐之未小说_心跳合租屋一支烟斗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161 ℃
苏格唐之未小说_心跳合租屋一支烟斗

心跳合租屋

一支烟斗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一支烟斗所写的灵异作品《心跳合租屋》主角是苏格和唐之未,小说讲的是大学毕业的苏格为摘掉富家子弟标签选择独自合租,可他隐约觉得签下合同的合租房有说不上来的不对劲,某天醒来后的苏格发现房间位置改变,而周围的诡异气息似乎在向苏格透露着一些信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一支烟斗所写的灵异作品《心跳合租屋》主角是苏格和唐之未,小说讲的是大学毕业的苏格为摘掉富家子弟标签选择独自合租,可他隐约觉得签下合同的合租房有说不上来的不对劲,某天醒来后的苏格发现房间位置改变,而周围的诡异气息似乎在向苏格透露着一些信息.......

免费阅读

       苏格被唐之未抱着,躲在角落里,他们目睹了无头女人从洞口爬了进来,像一只没头苍蝇似的在床上乱爬。

         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很简约并无任何花样,想来是个很喜欢素雅的女人。只可惜,她没了脑袋,脖颈处喷洒出来的血液然后了她的半身。

  只见她每爬动一下,都会因为躯体动作幅度太大,从脖颈处喷出血液,时不时还会蹦出一两个脏器。

  先是心脏……然后是脾肺,再来就是肠子,通通都挤了出来。

  “我的头……把我的头还给我……你把它藏在哪里了?”

  无头女人的话不再重复昨天,而是多了一句。

  无头女人得不到任何回音,便开始在床上疯狂的乱爬,原本纤细的手指已经血肉模糊,指尖处已经露出了骨头。尽管如此,她仍是在不停地寻找,不知是真的再找她的头,还是再找某个人。

  苏格和唐之未一动不动维持着一个姿势,并且心中期盼着这场噩梦能够早点结束。

  突然,无头女人的身体转动了方向,她的躯体朝着窗边的方向坐了下来。

  这一举动把苏格吓得倒吸一口凉气,难不成是被发现了?

  唐之未轻轻抚摸着苏格的后背。

  无头女人就这样坐着,大概维持了十多分钟后,她竟是朝着苏格和唐之未的方向伸出了手。

  血肉模糊的右手,露出的指骨,滴落血液……整个画面让人不寒而栗,以至于苏格以为下一秒他和唐之未就会被掐死在这里。

  然而,无头女人并没有什么动作了,她只是维持着跪坐的姿势,伸出的右手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时间似乎就定格在了此处,如果不是四肢百骸传来了酸痛感,苏格很可能以为自己变成了蜡像。而此时的唐之未仍旧一副淡定的模样,或许是因为苏格的自不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慢慢地把头探了过去。

  “把手伸出来……”

  唐之未的声音小之又小,并没有引起无头女人的注意。

  苏格一脸的茫然,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到了唐之未面前。

  唐之未嘴角噙着笑,伸出食指在苏格的掌心上写了一句话。

  “你不觉着她这个样子很熟悉吗?”

  苏格摇了摇头,稍作犹豫之后也模仿唐之未。

  苏格在他的掌心写道:“我没有印象。”

  唐之未看着苏格,又写下,“这个姿势,是不是……”唐之未的想法还没写完,床上的无头女人突然有了动作。

  唐之未立刻停止了写字,手指按在苏格的掌心上一动不动。

  苏格吓得急忙屏住呼吸,贴在唐之未胸前一动不动。

  无头女人动了,但并没有发现苏格和唐之未,她只是收回了手臂,然后身体微微倾斜,继而拍起了手掌。

  “小老鼠、吱吱叫。牛伯伯,最强壮……”

  无头女人和那晚一样,坐在床上,充满了童真似的唱起了儿歌,一遍唱完了,就再来一遍,似乎永远都不会觉着累,更加不会腻。

  苏格和唐之未松了口气,两个人放下手后,就靠着墙边坐着。

  唐之未一只手搂着苏格的肩膀,不时的能感觉到苏格轻微的抖动。唐之未慢慢转过头,借着黑漆漆的房间里唯有的一丝光亮打量着苏格。

  苏格不久就感受到了来自某人的注视,他慢慢转过头,微微皱眉的看着唐之未,顺便用口型问道:“怎么了?”

  唐之未嘴角噙着笑,摇了摇头。

  无头女人的儿歌时间也是会结束的,就在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后,空灵的声音终于从房间里消失了。只不过,她接下来的一个动作让苏格和唐之未都为之惊讶了一回。

  女人没有头,但能看出,她上半身微微弯曲,做出了低头的样子。然后,她竟是伸出手,轻轻地抚在了小腹上。

  “怀孕?”

  苏格和唐之未同时看向对方,彼此的想法也就心照不宣了。

  儿歌唱完,想必无头女人也应该离开了吧,毕竟昨晚就是按照这个顺序走下去的。

  就在苏格和唐之未都以为无头女人就要离开的时候,她竟然慢慢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几秒钟后,她突然纵身一跃,砰地一声跳到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操作足够让人胆颤心惊了。

  原来,苏格制造的意外,也是有蝴蝶效应的,一个改变,通通改变。

  无头女人跳下了床,这一巨大的动作,最终导致的就是她脖颈处的缺口涌出大量的血液,喷洒的到处都是。

  苏格和唐之未也未能幸免,身上脸上都沾了不少。

  这血不是温热的,更是夹杂着一丝丝的凉意,并且散发着一股子浓浓的臭味。

  血液的臭味在房间里弥漫散开,苏格险些干哕出来。

  无头女人在地上慢慢的走着,不是漫无目的的走着,而是围绕着唐之未的床,走啊走……走啊走……

  她每走一步,地上都会留下猩红的脚印;她每走一步,血液都会想外喷洒;她每走一步,那些露在外面的肠子都会被拖动,血淋淋,粘嗒嗒……

  画面充满了冲击感。

  她到底要干嘛?

  苏格心存疑惑,微微转过头冲唐之未眨了眨眼睛。

  唐之未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无头女人的举动充满了谜团,她只是围绕着床体在转圈,一圈、两圈、三圈……她似乎是想要永无休止的走下去。

  第三十圈。

  无头女人足足围着床体走了半个多小时,这个过程中,苏格和唐之未的感受都不怎么好,身体的僵硬感和酸涩感越来越明显,可他们不敢动,唯有忍耐。

  突然,无头女人停下了脚步,她在苏格和唐之未的注视之下,慢慢地倒退了两三步,随后竟是速度极快地趴到了地上。

  无头女人知道了他们昨晚藏在床下?

  她正对着唐之未的床趴着,伸出血肉模糊露出指骨的手,撩起了搭在床边的床单,紧接着,半个身躯都钻了进去。

  这一幕让苏格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昨晚这个女人发现了他和唐之未藏在床底,是不是也会这么做?

  苏格不禁脑补了一下被无头女人发现的场景,一个血窟窿出现在眼前,还不时的往外喷血和各种脏器,肠子肚子通通想外翻涌……

  苏格想到这里,胃部开始翻江倒海。

  无头女人维持这样的姿势很久,直到天就要蒙蒙亮时,她才从床底下爬出来,然后抖动着身躯从墙洞中爬走了。

  这一刻,苏格和唐之未都放松了下来,随即开始了伸胳膊伸腿。

  “可以说话了吗?”

  苏格小声询问着。

  唐之未也很疲倦,“可以了。”

  “唐哥,我突然觉着,她吓不死人,但肯定会耗死人的。”苏格切身体会到了这个女鬼的独特之处,那就是非常能用时间来折磨人,她能维持一个动作,又或者一件事许久许久,这在很大程度上折磨了苏格和唐之未内心世界。

  苏格的话充满了抱怨,可听在唐之未的耳中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唐之未眯着眼睛注视着苏格,“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格一愣,“我……我说她吓不死我们,但肯定会耗死我们啊。”

  唐之未沉默了,细品了苏格的话之后说:“苏格,你之前跟我说过,你第一天搬进来的夜里,听到了什么声音?”

  苏格想了想,“是钟表走针的声音,滴答滴答的。”

  唐之未急忙站了起来,“跟我来。”唐之未弯腰抓住苏格的手,强行将人拉了起来。

  “唉唉唉,唐哥,你轻点,我这腿还麻着呢。”

  “需要我抱你吗?”唐之未回过头问道。

  苏格见唐之未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就知道他不是再开玩笑,而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也顾不上腿麻了,摇了摇头说,“能走。”

  就这样,苏格一瘸一拐的和唐之未出了他的房间。

  此时,已经是清晨四点半了,走廊里静悄悄的,唐之未和苏格到了苏格的房间里。

  唐之未进门就看到了矮书柜上坐落一款钟表,钟表不是塑料的,而是一种特殊木质的材料,手指摸上去冰冰凉。这款钟表不是过去的旧物,而是最近几年才出产的。

  另外,就是这口钟得造型十分另类。

  “唐哥,那天晚上我听到声音后检查过这钟,声音不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啊。”

  唐之未没应声,而是打开了钟表外壳。

  钟表外壳的造型一个城堡,开打后像是开启了城堡的大门,而里面分为三层,上层是一个鸟窝,里面有一只彩色羽毛的假鸟;中层和下层都是抽屉的造型。唐之未拉开中层的匣子,里面赫然放着一把给钟表上弦的钥匙,唐之未将钥匙握在手里,紧接着又去拉开了第三层抽屉。

  “是什么啊?”苏格一直在旁边看着。

  第三层的抽屉里放着一个小盒子,唐之未在看到这个盒子是眼睛一亮,面带微笑的说:“好像被我猜对了呢。”

  “啊?”苏格突然觉着自己智商被碾压了。

  唐之未拿出那个盒子,在苏格眼前晃了晃说:“这是装戒指的盒子。”

  “还真是啊。”苏格拿过戒指的盒子,打开后惊讶道:“唐哥,是空的啊。”

  唐之未嘶了一声,“不应该啊。”

  唐之未的猜测是,如果找到了这枚戒指说不定就能解开这个关卡了,但是戒指并不在戒指盒里,那么会在哪里呢?

  “唐哥……”

  “嗯?”

  苏格说:“之前我都没想过打开这个钟来看,现在你打开这个,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戒指是通关的钥匙?”

  唐之未想了想说:“我以为是,但戒指不在这里,我就不敢肯定了。”唐之未转过身拍了拍苏格肩膀,“别急,让我把整件事重新捋一捋,总能找出头绪的。”

  唐之未一个人来到苏格的床前坐下,陷入了沉思。

  苏格没有去打扰唐之未,而是一个人在钟表前研究了起来。

  苏格把整个钟表检查了一遍,中层和下层的抽屉拉出来后就没了下文,倒是上层这个鸟所在的位置,引起了苏格的注意。

  彩色羽毛的鸟很大,虽然是假鸟,但体态上仍旧给人一种胖乎乎的感觉,羽翼非常丰满。苏格用手指在鸟的头上摸了摸,就在他收回手指的时候,鸟窝的某个地方竟是泛着淡淡的光。

  “唐哥……”

  苏格为自己的发现感到高兴。

  唐之未回过神,“怎么了?”

  苏格冲他招手,“唐哥,我发现这个鸟的窝里好像有东西啊。”

  “有东西?”

  唐之未急忙走了过去,顺着苏格指的地方看去,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鸟窝里。

  “不错。”唐之未笑着在苏格头上弹了一下。

  苏格高兴归高兴,但他总被人这么弹脑崩也太没形象了,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事后他要和唐之未谈谈。

  唐之未想着把肥鸟从鸟窝里拉出来,但是这鸟非常坚固的坐在鸟窝上,纹丝不动。

  “这鸟是不是到了某个时间会出来叫两声?”唐之未问苏格。

  苏格摇头,“没有啊,我住进来这么久,都没见它从窝里出来叫过。”

  “没上弦吗?”

  唐之未摊开掌心,上面是他在中层找到的钥匙。

  “试试吗?”

  唐之未点点头,“可能是你一直都没上弦,所以没出来叫吧。”说着,唐之未就打算把钥匙插到钥匙孔里给钟表上弦。

  “死定了死定了……”

  因为唐之未和苏格进房间时没关门,还留着一条缝隙,走廊里出现了什么人还是能够看清的。

  苏格和唐之未闻声透过门缝看去,竟然看到了梁连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

  梁连身着西装,神色慌乱的往外走,等他到了苏格房间门口时,也透过门缝看到了他们。

  “哎苏格,你起来这么早啊。”

  苏格汗毛竖起,结巴道:“梁……梁连,你……你怎么又活了啊?”

  梁连推开门走了进来,“你这话说的,难道我还死了不成?”梁连嬉笑着,顺便伸手去探苏格的额头,“这也没发烧啊,怎么就说上胡话了呢。”说着,梁连看向一旁的唐之未,“哟,这是兄弟是谁啊?”

  苏格按捺住惊恐的情绪,“什么兄弟,这是我隔壁住的大哥。”

  “哦,也是邻居啊,你好你好,我叫梁连……”梁连伸手去和唐之未握手,他似乎并没有发现两个房间的墙体上还开着一个洞呢。

  “梁连,你这么早起来干嘛去啊?”苏格发问。

 

标 签灵异 心跳合租屋 一支烟斗 苏格唐之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