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宁溪郁时年小说_寂寞婚途夏七月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54 ℃
宁溪郁时年小说_寂寞婚途夏七月

寂寞婚途

夏七月 著

连载中免费

《寂寞婚途》是由作家夏七月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宁溪和郁时年,小说讲的是宁溪深爱着郁时年,可他却在婚礼当天将她推向地狱深渊,三年监狱生涯让宁溪的棱角磨平,三年后浴血归来的她发誓远离郁时年,可兜兜转转两人终究牵扯不清,看相爱相杀的宁溪郁时年历经种种后将迎来怎样的结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寂寞婚途》是由作家夏七月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宁溪和郁时年,小说讲的是宁溪深爱着郁时年,可他却在婚礼当天将她推向地狱深渊,三年监狱生涯让宁溪的棱角磨平,三年后浴血归来的她发誓远离郁时年,可兜兜转转两人终究牵扯不清,看相爱相杀的宁溪郁时年历经种种后将迎来怎样的结局.......

免费阅读

  再度醒来,是在监狱的医务室中。

  医生告诉她:“你怀孕了,三个月。”

  什……什么?

  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

  宁溪已经灰败的眼光,忽然就燃起了点点星光。

  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多么神奇。

  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

  足够在暗无天日的生活中,给她带来的希望。

  “那他……”

  “已经三个月了,有先兆流产的迹象。”

  医生说到这儿,叹了一声,监狱里怀孕的,多半都……况且,这女孩身子也太弱,刚才看着下半身都是血,真的是骇人。

  “你好好保重吧,能不能生下来……看命。”

  …………

  三年后。

  雨季到来,处处都是黏腻的一片湿热。

  身穿制服,腰间带着警棍的狱警拿出钥匙,打开了铁门,朝着身后的一位穿西装的男子弯腰。

  “您请进。”

  周正宇迈腿走进来,抬头扫了一眼这逼仄狭窄的黑暗甬道,只有头顶的灯泡在明晃晃的亮着。

  “周先生,其实我把人给您带出去就行了,何必您非要进来呢?“

  “前面带路吧。”

  来到了一间牢房前面,狱警要开门,被周正宇拦住了。

  周正宇从上面的窗看见了里面的情景。

  拥挤的牢房里面,汇聚了七八个女人。

  在西墙边,靠着一个蜷缩在一起的女人。

  女人的脸巴掌大小,却因为长时间不见阳光,肤色有些暗淡发黄,嘴唇苍白起皮,唯有一双大眼睛,占据了一张面孔的一半,眼光呆滞的落在墙上。

  这人就是宁溪。

  “2783!你给我过来!”

  坐在正中的一个女人粗声粗气的叫。

  宁溪没有动,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靠的近的一个人狠狠地在她的腿上踹了一脚,“叫你呢,聋子了?”

  宁溪被踹翻在地上。

  她扶着墙面,慢慢的爬起来,小腿在小幅度的抖着,头晕目眩。

  她走到女犯人前面,拿起一旁的毛巾,帮老大擦了双脚,端了洗脚盆转身就走。

  这女犯人在她的膝弯猛地踹了一脚。

  宁溪双腿一弯,猛地跪倒在地上,手中端着的水盆嘭的摔在地上,里面的脏水迸溅了她一身,她狼狈的摔倒在地上,额角磕在床脚,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是在一间光亮的房间,旁边立着一个输液架,里面的液体一滴一滴顺着透明的输液管,流进她手背凸起的青色血管内。

  “你醒了。”

  从光亮中,走出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你高烧四十一度八,再晚一会儿,你命都没了。”

  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小护士走过来,手脚麻利的帮她量了温度,“已经退烧了。”

  男人点了点头。

  小护士端着托盘离开,关上了门。

  “你是谁?这是哪里?”

  宁溪张了张嘴,嗓音沙哑难听,如果只听声音,还以为这是一个逐渐苍老的中年妇女。

  “我是周正宇,一名律师。这是医院,我是来帮你办出狱手续的,我已经递交了减刑材料,你可以从监狱里面出来了。”

  他本以为,她会欣喜。

  可是,此时,在她这种大眼睛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黑的就仿佛是两个黑洞一样,逡逡幽幽,看不到底。

  “你不高兴?”

  “条件?”

  周正宇楞了一下,旋即笑了。

  “宁小姐果然是冰雪聪明,只是,是有人托我,花了一百万,保你提前出狱,只有一个要求……回到郁时年身边。”

  好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宁溪笑了起来。

  被毁坏的声带,就好似是残破的砂纸一样,呼啦啦的在空气里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呼吸进入气嗓,她咳嗽了起来。

  她撑着床头,咳嗽的满脸通红,“枉费了你家先生一片好意。”

  “你被冤入狱,在狱中惨遭毒打凌·辱,都是他的授意,他就是想要你有去无回,死在牢狱之中,你以为你坐满了五年牢,就能平安出来么?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叫你出来,他就是想要叫你把牢底坐穿,一辈子在里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宁溪嘴唇颤抖着,遍布伤痕的手指紧紧地攥住了,手背上血管凸起,血液开始顺着输液管倒流。

  周正宇顿了顿,“他这样对你,你还只想要逆来顺受么?你本已经被最好的大学录取,但是全都被毁了,现在你出去,没有人愿意用一个有前科的杀人犯,带着污点,你一辈子都没办法洗干净,没办法抬起头来做人,难道……你不恨么?”

  “恨……又如何?”

  早已经是烂命一条。

  承受过非人的对待,她的内心早已没了一点水花。

  “恨,”周正宇握住她的手,把她紧紧攥着的拳头打开,不算平整的手指甲在手掌心里印下了弯弯月牙的血痕。“就去报仇。”

  宁溪手指微动。

  “把他欠你的,他害你的,他伤你的,全都还回去。”

  宁溪静静地盯着天花板。

  目光空虚而空洞,嘴唇紧紧地咬着。

  周正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来,放在宁溪的床头。

  照片上,是一个笑的漂亮和灿的女童,扎着两个羊角辫,沐浴在阳光中。

  宁溪偏头看过去,眼波瞬间距离的颤抖了起来。

  “你、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周正宇没有回答,站起来,“如果你不同意的话,外面就有两个值守的狱警,你打过点滴后,就叫他们把你带回去,至于这个女孩……”

  他转身走向门口,拉开了门。

  “我答应你。”

  宁溪咬着唇,破裂的唇浸出鲜血来。

  已经出来了,她就不会回去。

  监狱里不见天日的非人生活,她再也不想去忍受。

  再也不。

  周正宇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他走回来,“你放心,我已经找了世界顶级的整形师,会将你的皮肤和疤痕进行修复,和三年前你入狱之前毫无差别,然后给你安排一个身份,你……”

  “不,”宁溪说,“我就要这样回去。”

  周正宇一惊,“可是,你这样,怎么能叫郁时年……”

  她现在身子残破,面色蜡黄,头发蓬糙,身上散发着一股阴潮腐臭的味道,别说郁时年那样见过各色美女的豪门阔少,恐怕就连外面的流浪汉都嫌弃她这副身子。

  宁溪闭上了眼睛。

  “这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答应我……别动那个孩子。”

  …………

  夜宫。

  C市最大的夜总会里,纸醉金迷。

  最大的一间VIP包厢内,几个穿着富贵气的公子哥,推杯换盏,身边都依偎着一两个穿着暴露窈窕的女人。

  “今儿我们哥几个好不容易来的齐,玩儿个关灯游戏怎么样?”

  一阔少推开坐在座机腿上的女人,拿了一杯红酒,朝着沙发上另外几个打牌的男人提议道。

  靠在他身上的女人娇滴滴的问:“关灯游戏是什么呀?”

  “就是把灯给关了,期间不能出声,摸到谁就上谁。”

  “哎呀,”女人一听,好似是受到了惊吓,“那要是两个男人呢?”

  霍敬笑了起来,捏了一把女人的脸蛋,“自己找的人,含着泪也要上完,不过……谁上谁就不一定了。”

  众人都传来一声声讥讽的窃笑。

  说实话,就是圈子里心照不宣的糜烂游戏。

  “那就定了,玩儿一会儿吧。”

  “行啊。”

  “就该来点刺激的,玩牌没意思死了。”

  一个年轻少年直接把牌一丢,猫腰就想走,被一人给拦住。

  “汪少,你就算想赖,也得把刚才输的银子给掏了吧。”

  “别是玩儿不起。”

  汪奕泽脸憋的有点红,“时年哥说了帮我还,他帮我兜底。”

  “郁少,你帮小汪兜底?”

  歪歪的倚在沙发中的男人,欠了欠身,将指间的雪茄随手碾灭在烟灰缸里,抬头朝着这些人看了过来。

  只这么一瞬,就能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压力。

  他从裤袋里拿出来一个皮夹,随手丢给身边依偎着的女人,“去数给奕泽。”

  “是。”

  汪奕泽凑过来,挠着头笑,“谢谢时年哥。”

  牌场散了,郁时年站起身来,把身上的西装扣系上,按了一下眉心,“回去了。”

  “郁少,你这就走了?”

  “不玩儿一会儿?”

  “叫什么叫,郁少才刚新婚,玩儿这种游戏,还不叫郁少奶奶把我们都给撕了?”

  “女人嘛,还不都是玩玩,有多厉害?”

  “母凭子贵听过没?她带的是郁家的孙子。”

  “真是郁少的种?我可听说都快三岁了。”

  “郁家那种大家族,不是自己的种会接回来?就连三年前死了的……”

  “嘘!”

  “你想找死?”

  一人急忙捂住了这人的嘴,再抬头看,郁时年已经离开了包厢。

  …………

  此时,另一边。

  宁溪拎着一个大麻袋,跟在老管家身后,进了郁家大宅。

  “少奶奶脾气不好,你做事勤快警醒着点儿。”

  “哦,好。”

  林管家看着这面黄肌瘦的女孩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心里叹了一口气。

  前些天,少奶奶的车在路上超速,一下撞了人,偏偏就是撞上了这个进城来打工的农村姑娘。

  这不,现在左臂上还打着石膏。

  宁溪跟着林管家走进玄关,就好似是走入了华美的宫殿之中。

  高挂的水晶吊灯,奢华入微的装饰,风格高雅的墙纸壁画……

  她穿着露趾的布鞋,打了补丁的裤子,站在这样华美的环境之中,就仿佛是一个异类的入侵者一样,格格不入。

  就在这时,从客厅里传来了一声痛呼哀嚎。

  “少奶奶,我知错了!”

  “知错了?”女人穿着一条优雅的长裙,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正在吹着自己手指甲上新做的漂亮美甲。

  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佣跪倒在地上,“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穿低胸装,还涂香水,你是生怕少爷注意不到你么?不过,就你这种姿色,还想爬上少爷的床?”女人俯身,在女佣的脸上拍了两巴掌,“不过也不怪你,女人,长夜漫漫,总是寂寞的。”


标 签言情 寂寞婚途 夏七月 宁溪郁时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