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老公被霸总魂穿了穿书by醉与_白沐沐陆言小说醉与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19 ℃
我老公被霸总魂穿了穿书by醉与_白沐沐陆言小说醉与

白沐沐陆言小说

醉与 著

连载中免费

《我老公被霸总魂穿了》是由网络人气作者醉与精心所著的穿书文,女主角是白沐沐,男主角是陆言。我老公被霸总魂穿了小说主要讲述了:白沐沐穿成小说里男主傻哥哥陆言的新媳妇,原主作天作地,绿帽给老公带了一沓,最后事情败露,被打断了一条腿。为了保住腿,白沐沐决定先安分守己,观察一下情况。让她意外的是这老公特别可爱。虽然不太听话,却会卖萌哄她。在她正准备接受命运的时候,老公画风突变。之前那个拿糖哄她的老公突然成了霸总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老公被霸总魂穿了》是由网络人气作者醉与精心所著的穿书文,女主角是白沐沐,男主角是陆言。我老公被霸总魂穿了小说主要讲述了:白沐沐穿成小说里男主傻哥哥陆言的新媳妇,原主作天作地,绿帽给老公带了一沓,最后事情败露,被打断了一条腿。为了保住腿,白沐沐决定先安分守己,观察一下情况。让她意外的是这老公特别可爱。虽然不太听话,却会卖萌哄她。在她正准备接受命运的时候,老公画风突变。之前那个拿糖哄她的老公突然成了霸总风。

免费阅读

  白沐沐很确定陆言像她原来世界见过的某个人,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她现在生活在书里的世界,原来世界的人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白沐沐想起自己房间有吹风机,去取了过来,让陆言侧坐在床上,替他把头发吹干,又拿梳子帮他把头发梳好。

  白沐沐上一世是白家的大小姐,活着的前二十年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她生病去福利院做义工后,才开始慢慢学着照顾那里的孩子。

  渐渐的,什么事情都会了。

  没一会,她买的东西就送到了。

  除了跳跳糖,白沐沐还买了其他的糖果,零食。

  她猜,陆言应该没怎么吃过这些。

  果然,这些糖果一拿来,陆言高兴的不得了。

  白沐沐拆开一袋跳跳糖,撕了个口,示意陆言把糖倒进嘴里。

  陆言已经非常信任白沐沐了。

  她让他这么做,他毫不犹豫的把一整包跳跳糖全部倒进嘴巴里。

  闭着嘴巴等着。

  几秒后,陆言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又惊又喜!

  不敢张嘴,又想把自己现在的感受分享给白沐沐,干脆捂着嘴巴说:“恰闷在窝嘴巴里翘翘!翘翘!”

  叽里咕噜的,白沐沐靠想象明白他要说什么。

  “喜欢吗?”白沐沐问。

  以前在福利院里,所有的孩子都喜欢跳跳糖。

  “喜……啊!”陆言激动地开口,忘记嘴巴里的跳跳糖,刚张嘴说了一个字,又马上用手捂住了嘴巴。

  他不能说话,只是一个劲点头。

  白沐沐指着面前的零食说:“除了跳跳糖,其他都是送给你的。”

  只有跳跳糖,要作为特殊奖励。

  事情做的好的时候才能给。

  跳跳糖明明只是在嘴巴里跳,可陆言却跟这跳跳糖进神经了一样,整个人在客厅里上蹿下跳,开心得不得了。

  白沐沐被他吵的头疼,却没有制止。

  她猜,这二十几年,陆言应该过的都不太好,才会一点点跳跳糖就高兴成这样。

  跳跳糖吃完了,陆言又坐在那里看其他吃的,他拿了一卷果丹皮,把长长的果丹皮全部拉开成一个长条,一会缠在手指上,一会缠在胳膊上,玩够了才放进嘴巴里,咬着吃。

  等果丹皮吃完,陆言又要吃糖,白沐沐把厨房简单打扫了一下,端了杯水过来,对他说:“把这杯水喝了才能吃。”

  陆言乖乖点头。

  抱着水咕嘟咕嘟就喝完了。

  听话的像个小孩子。

  不对,他本来就是小孩子。

  等他喝完水,拿了根棒棒糖。

  白沐沐以为是他自己要吃,没想到陆言却把棒棒糖递到她面前。

  “需要我帮你打开吗?”白沐沐问。

  陆言摇头,指了指她,示意棒棒糖是要给她的。

  白沐沐把棒棒糖接过来,拆开糖纸放进嘴里,陆言才咧嘴笑了起来。

  他看着她吃糖,开口问:“小白,陈妈妈之前说,过几天要来个人做我老婆,是不是你呀?”

  在白沐沐看来,陆言就是个小孩子,先问他:“你知道老婆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陆言开心的点头,“就是可以天天陪我玩!以后我就不用一个人玩了。”

  白沐沐重活一次,她有许多事情想做,不想单纯只当陆言的玩伴。

  更何况,按照小说的发展,陆氏马上就要走下坡路了。她想了想,说:“是我,我可能不能天天陪你玩,不过……”

  她话说到一半,陆言就露出难过的表情。

  她马上把话继续说完:“不过等我工作了,如果你不捣蛋,我可以尽量去哪都带着你。”

  此时,白沐沐的想法和她死前一样:为什么偏偏是我。

  她的名字不算少见,全世界叫这个名字的人多得是,选中她,也许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比如,是因为她的经历,她了解陆言的痛苦,能感同身受,不会对他坐视不管。

  陆言并不清楚白沐沐说的工作是干什么,但他听得懂后半段。

  她说,如果他不捣蛋,就会带他出去玩!

  “好啊好啊!我不捣蛋!”陆言拼命的点头。

  白沐沐看了眼时间,这会已经11点了,看来陈姨不会回来了。

  她想到厨房的狼藉,以及陆言房间的情况,预约了个1点钟的家政服务,之后叫了外卖。

  在陆言吃完午饭后,安排他去她的房间睡觉。

  等家政来了,让家政把厨房和陆言的房间都打扫了。

  白沐沐坐在客厅,又翻了翻新闻。

  家政干完活,白沐沐去检查了一下。

  家政不但把陆言的房间打扫出来,还把他的脏衣服都洗了,凉在晒台上。

  等家政走了,白沐沐看了眼表,陆言已经睡了两个小时了。

  她以为陆言是睡的沉,想开门去看看,一开门,就看见陆言突然翻身躺平。

  懂了。

  他没睡。

  白沐沐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站在床边。

  她背着窗户,将一部分阳光遮住。

  陆言平着趟在床上,胳膊直直的贴在身体两侧,连手都贴着裤缝。

  眼睛闭着,睫毛很长,微微有些颤抖。

  白沐沐就这么站着看着陆言,陆言一会抿抿嘴,一会晃晃脑袋。

  最后,终于憋不住了,睁开眼睛,向她道歉:“对不起,我,我睡不着。”

  “没事。”白沐沐坐在床边,“睡不着就不睡,你想不想出去玩?我带你去小区逛逛。”

  白沐沐刚才用地图看过,陆言别墅所在的小区在北城的郊区,主打宜居舒适养老,小区容积率低,绿化做得很好。

  她刚来这里什么都不熟悉,还不太敢带陆言去太远的地方。

  “好啊好啊!”一听白沐沐要带他出门,陆言激动地都要跳起来了!

  现在是八月,天气热得要命。

  白沐沐带着陆言在小区里逛了一会,就要被热晕了。

  可陆言明显很长很长时间没出过门了,看他这么高兴,她强忍着身上没擦防晒霜的崩溃,决定再坚持坚持。

  陆言像小孩子一样,花啊草啊,连别人家门口小花园里种的植物,他都感兴趣。

  正好赶上一个老奶奶在院子里摆弄小菜园,送给陆言几个小番茄。

  陆言如获至宝,抱着不撒手。

  两个人在小区里来来回回逛了将进两小时才回家。

  屋里有中央空调,白沐沐又热又累,正想在沙发上葛优躺,却被陆言拉了起来。

  陆言:“小白小白,你是不是很热?”

  白沐沐点头。

  陆言拿了个杯子,拉着她一楼的洗手间里,打开水龙头开始往杯子里接水。

  白沐沐以为他要喝,正想劝,陆言直接将接满水的杯子举到白沐沐头顶,手一歪——

  一杯水从白沐沐头上浇下来。

  白沐沐蒙了。

  可是下一秒,陆言又接了一杯水,也浇到了自己头上。

  然后,乐呵呵地说:“陈妈妈说了,这样是降暑的最好方法,是不是不热了?”

  白沐沐原地站了三秒,才问他:“陈姨一直这么做吗?”

  陆言认真点头:“是呀!她让我热了就这么做。”

  他似乎,一点也没觉得这种做法有什么不对。

  白沐沐从旁边拿了个毛巾,先把自己身上的水擦了,又给陆言擦,一边擦一边说:“这么做是不对的,热我们可以吃冰淇淋,可以吹空调,千万不要凉水浇头,时间长了会头疼的。”

  陆言马上乐呵呵点头:“知道啦!”

  当晚,白沐沐躺在床上不敢睡

  她怕今天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明天醒来时,她依然会趟在那个病房里,连抬手都要拼尽全力。

  还好。

  第二天一早,白沐沐醒来时,她依然在书里。

  今天要去见陆言的母亲。

  白沐沐化了淡妆,口红特地选了明亮的西柚色,衣服也选了一条没有攻击性的浅色拼接长裙。

  她走到主卧门口,敲了两下门,问:“小言儿,起床了吗?”

  里面静悄悄。

  难道是还没起床?

  白沐沐等一下要跟陈姨去见陆言的继母。

  以她的经验,陆言这种情况如果起床发现她不在,可能会惊慌不安。

  在门口做了一下心理斗争后,决定进去叫陆言起床。

  白沐沐推门而入。

  她进去看见陆言一个人站在屋里,居然自己把衣服穿好了。

  男人上半身穿着上袖衬衫,下半身是浅色休闲西裤,中间系着一根深色皮带。

  白沐沐赶紧走过去检查了一下陆言的衬衫,扣子没有一个错位,全部都对了!忍不住夸奖道:“做的不错,扣子全部系对了!”

  说着,抬手想去拍拍陆言的脑袋,以示鼓励。

  这次,陆言对她的动作没有反应,也没有条件反射的去躲。

  她刚抬头,男人此时也正低头看着她,微微蹙眉,目光里也带着几分疑惑。

  四目相对。

  只是一瞬,白沐沐马上就意识到一件事:这货不是小言儿!

  果然,下一秒就听见陆言开口,“白沐。”

  白沐沐惊了!

  白沐这个名字,是她在原来世界,父母对外介绍她时用的。

  白沐沐盯着面前的陆言,男人的神态,气质与昨日完全不同,沉稳淡漠,又有几分陌生。

  男人这个样子,白沐沐突然想到一个人!

  怪不得她之前就觉得陆言长得有些眼熟,他确实像级了她在原来世界知道的一个人,而那个人碰巧也叫……

  陆炎。

  “陆炎?”白沐沐试探性问了一句。

  陆言往后退了一步,和她拉开距离,一边整理这衬衫的袖口,一边说:“双火炎。”

  三个字,已经应证了白沐沐的猜测。

  说起来,白沐沐和陆炎的关系还挺尴尬的。

  陆炎所在的陆家在京城也是豪门,陆炎是陆家长子,从小经商头脑卓越,求学毕业后接手陆家,几年的时间把陆家做大做强。

  而白沐从小就是京城名动四方的小美女。

  从小美到大。

  白家和陆家并不算熟悉,也不知道怎么得,白沐沐父母就跟陆家说好,想让两个孩子相个亲。

  在长辈的张罗下,白沐确实和陆炎有过一次不堪回首,尴尬到爆炸的相亲经历。

  大概是本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两个人一顿饭的时间除了自我介绍外,一句话都没说。

  用餐结束,陆炎才说了一句:“我觉得白小姐不适合我。”

  白沐沐当时压抑着想手撕陆炎的心情,优雅一笑,“我也觉得陆总太老了。”

  见面第二天,白沐沐摔了一跤,没几天就确诊脊髓小脑变性症。

  本来,白沐沐以为自己会先走,没想到她生病第五年,陆炎出差,因为私人飞机出事,直接机毁人亡,英年早逝。

  白沐沐想了想,她来之前,陆言并没有见过她,就算陆炎继承了陆言的记忆,也不会不知道她这个人换了芯。

  她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笑着问他:“什么意思?”

  陆炎看着白沐沐,平淡开口:“人在说谎时下意识的微笑多为假笑,会导致左右脸肌肉不对称。”

  白沐沐把假笑收了。

  陆炎继续道:“而且这本书里的白沐沐性格自私,贪婪,后期她会红杏出墙,和你昨天表现出的性格完全相反。”

  白沐沐分辨出,陆炎说的这些,不过是他靠自己往日的经验得出的结论。

  说白了,就是瞎猜的!

  原来世界,陆炎这货就是商界杀伐决断的大魔头。

  远观亵玩都不行的那种。

  在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

  电光火石之间,白沐沐脑袋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不慌不忙,继续挂起假笑说:“小言儿今天怎么怪怪的?”

  说完,还不忘抬手胡撸了一下男人脑袋顶的头发。

  给他来了个摸头杀。

  一系列动作做完,白沐沐想起一句老话——太岁头上动土。

  还挺刺激。


标 签穿越 我老公被霸总魂穿了 醉与 白沐沐陆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