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诡镜姜之鱼小说_诡镜席乐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1 ℃
诡镜姜之鱼小说_诡镜席乐

诡镜

席乐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姜之鱼所写的灵异纯爱文《诡镜》主角是席乐,小说讲的是席乐一直过着安稳自在的生活,可某天他发现家里的镜子貌似不对劲,不仅镜中的家具摆放位置有所变化,连自己的表情也让他费解,而镜中的另一个人的眼神也从窥探转化为贪婪,当席乐正准备一探究竟时却被拽进神秘的镜子里......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姜之鱼所写的灵异纯爱文《诡镜》主角是席乐,小说讲的是席乐一直过着安稳自在的生活,可某天他发现家里的镜子貌似不对劲,不仅镜中的家具摆放位置有所变化,连自己的表情也让他费解,而镜中的另一个人的眼神也从窥探转化为贪婪,当席乐正准备一探究竟时却被拽进神秘的镜子里......

免费阅读

  席乐顶着众人火辣炽热的视线,安静地吃着东西,时不时饮上几口清酒。

  慢慢地,他的脸变得越来越红,像粉透的玫瑰般,娇艳惹人注目。

  帛景山看着身旁少年红透的脸蛋,眉头皱了下,阻止了他继续倒酒的动作。

  席乐迷迷糊糊地看着那只覆在他酒杯上的手,手指修长有力地按住了他的酒杯,席乐顺着那只手往上看,看到了帛景山。

  席乐打了个酒嗝,微张着嘴,眼神迷糊地看着帛景山,他痴笑,指着他道:“你怎么变成两个了?”

  席乐的身子酥软,那根指着帛景山的手指晃啊晃。

  周围那些臣主见此,眉头紧皱,有些冲动的直接站起了身,作势要把不知好歹的席乐给扔出去。

  帛景山摆了摆手,眼神平淡地回望族人。

  “这……”

  族人欲言又止,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国家的巫让那少年靠在他肩膀上。

  系统看着这酒鬼:等下会有好戏。

  席乐过了一会,蹙着眉,疑惑他脑袋里怎么会有声音?是哪个傻子在嘀咕?

  系统:……

  系统咬牙切齿,冷笑一声。

  瞬间,席乐身子剧烈颤动起来,因为他脑袋中响起了至少九十分贝的声音,响了几秒,这才消停。

  席乐气喘吁吁地靠在帛景山的肩膀上,经过刚才的那一吓,他彻底被吓醒了,还差点吓尿了!

  他抹过脸上轻薄的汗液,咬牙切齿:你吓到我了,赔钱!

  系统:不!

  帛景山看着刚才身子突然剧烈颤抖的席乐,疑惑地伸出手,摸了摸少年的额头。

  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这时,位于主位的君主放下手中的酒杯,沉声道:“时候到了,可以了。”

  瞬间,人群里轰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一等刚还本分地坐在宴席上的男男女女迅速跑开,纷纷涌向之前席乐看见的那个不远处的山谷。

  席乐瞬间傻眼了,目瞪口呆。

  席乐刚入席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翼国人大多都是同他一样的单身狗,这不,接下来他看到的就是那群奔向山谷的族人,边跑边坦然地脱掉了衣服。

  衣服……

  席乐看着那些人的裸.体,眼睛瞪得更大了,他们这是要干嘛?

  这时,他脑袋回想起来时帛景山同他讲的那句话——时候到了。

  眨眼间,离开了三分之二的人,刚还满满坐着人的空间,一下子变得空荡起来。

  席乐盯着那边的山谷,盯着那些脱掉衣服的人的背影,心想:这里太开放了吧。

  席乐:他们这是怎么了?

  系统死板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席乐继续眼神灼灼地盯着那边,他看到了一对一对的男女互相抱在一起,倒在一起,亲吻着,然后……

  然后席乐就看不见了。

  因为帛景山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他身后,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呼出的热气铺洒在他敏.感的颈侧。两人的身子靠得很近,从远处看就像是席乐被帛景山从身后搂进了怀中。

  席乐耐不住好奇心及强烈的求知欲,他摇着头,不满道:“我要看。”

  帛景山牢牢捂住少年的眼睛,他瞥了一眼山谷处污秽不可言说的场面,道:“你还小。”

  席乐泪流满面:嘤嘤嘤,他不小了。

  系统:真好看。

  席乐:哭唧唧。

  他还没看过真实的动作片现场呢。

  帛景山的手捂得紧紧的,席乐扯都扯不下来,最后他还是啥都没看见,他只能隐约听见从山谷随风传来的男女的低吟及低吼声,这些声音勾得席乐心痒难耐,酒意再次涌了上来,感觉脸上有点热。

  这时,席乐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图片——石头上刻着一帮男女在一块平地上赤.裸着进行着某些不可言说的神圣仪式。

  席乐被手捂得什么都看不见,他只能愤愤地拿起酒杯喝酒。

  系统:真好看。

  席乐咬牙切齿:小心长针眼。

  系统:我没有眼。

  席乐:那你怎么看的?

  系统:反正就能看到。

  席乐猛地饮下一口酒。

  慢慢地,席乐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身子软在了身后帛景山的怀中,时不时呓语两句。

  帛景山低下头看着脸蛋红扑扑,嘴唇被酒浸的通红的席乐,眼眸闪了下。

  坐于上位的君主看见两人举止间的亲密,幽幽道:“巫,他是谁?”

  帛景山抬起头,平静地回望君主:“席乐。”

  君主转了转酒杯:“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帛景山手臂紧了紧。

  少年的身份十分特殊,不能随意泄露,仅他一人知道就够了。

  帛景山想了会,轻笑道:“君主,他是雾国人。”

  君主:“雾族?”

  帛景山:“是……“

  君主听着帛景山的话,也不知最后信没信。

  这时,从不远处山谷中走出一个样貌艳丽,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

  女人赤着身子,走到了帛景山前面,她妩媚地笑了下,对帛景山说:“巫,来吧。”

  像是诱惑人般伸出了手,轻轻地拂过帛景山的肩背。

  席乐隐约听到了个女人的声音,他朦胧着眼,慢慢地挣开了一条缝……

  帛景山见此,连忙捂住少年的眼睛,对女人轻声道:“你知道我不喜这些。”

  女人笑了下,漫不经心地抚摸着自己的身子,道:“可这是世间最美好的事呀。”

  帛景山笑了下:“你走吧。”

  女人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巫怀里的席乐,顿了下,之后轻笑一声走去君主那,拉着他离开。

  而那些正在山谷里进行着原始运动的族人见到女人没能成功拉到巫后,深深叹息:还是同以前一样,巫这都二八了,至今还是童子身……

  帛景山淡淡地看向山谷那边的人,喝了几口酒后,站起身,扶着已经醉醺醺的席乐离开。

  见少年一直站的东倒西歪后,他停了下,屈膝伸手绕过席乐的腿弯,把他抱了起来,少年很轻。

  而那些在山谷里的人见此,动作都停了下,眼神不可思议。

  ……

  翌日,席乐头痛欲裂地坐起了身,脑袋晕晕的,感觉十分不好,这就是宿醉的痛苦。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他睡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不知道他昨晚是怎么回来的?:

  席乐:谁弄我回来的?

  系统:帛景山。

  席乐眨眨眼:哦——

  这时,席乐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怪熏人的,他皱了下眉。

  下一刻,门口被人敲了下,然后有一人率先走了进来。

  席乐看过去,走在最前边的是聂风,身后跟着送菜的奴仆。

  再看见那些奴仆离开后,席乐叫住聂风:“聂管家。”

  聂风收回跨出房门的脚,转头看向席乐。

  席乐从床上下来,走到聂风身前,绕着他转了一圈。

  聂风眼神冷冷地看着席乐,不懂这少年在干嘛。

  席乐:“你给我送一桶水来呗,我身上怪熏人的。”

  聂风扭头就走:……

  席乐:他的眼神好奇怪。

  系统:那是看智障的眼神。

  席乐:……我只是让他感受一下。

  席乐美滋滋地洗了个澡,吃了顿饭。

  此时,他倒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盯着窗户。

  他感觉房间都是一股酒味,他受不了了,翻身下床,离开了房间。

  走在石径小路上,席乐悠哉地看周围的环境。

  这时,从不远处走来了几个身着蓝裳的奴仆,席乐感觉似曾相识。

  他眯着眼,打量着那些人。

  奴仆们看见聂管家特意交代要好好照看的客人后,忙低下头,匆匆从席乐身边走过。


标 签灵异 诡镜 姜之鱼 席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