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锦柏炎小说by求之不得_掌上春求之不得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60 ℃
苏锦柏炎小说by求之不得_掌上春求之不得

掌上春

求之不得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苏锦柏炎的小说名是《掌上春》是由求之不得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锦嫁给柳致远后每天操劳,还要被自己的丈夫厌恶,后来丈夫高中探花,回来后竟要与她和离然后迎娶白月光,苏锦无比憋屈,幸得平阳侯柏炎庇护,最后获得了一生荣宠……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苏锦柏炎的小说名是《掌上春》是由求之不得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锦嫁给柳致远后每天操劳,还要被自己的丈夫厌恶,后来丈夫高中探花,回来后竟要与她和离然后迎娶白月光,苏锦无比憋屈,幸得平阳侯柏炎庇护,最后获得了一生荣宠……

免费阅读

  三月的远洲,从春寒料峭到草长莺飞似是只用一场春雨的功夫。只是这场春雨淅淅沥沥的,连绵下了好几日,也不见日头有放晴的迹象。

  城西柳府内,老太太柳王氏又嚷着自己的痛风病犯了,疼得干脆连地都下不了,一面捂着膝盖,一面有气无力得打发着丫鬟快去春晓苑叫人来!

  丫鬟连忙去春晓苑请苏锦来。

  苏锦是柳家长媳。

  老太太柳王氏的大儿子,柳致远的夫人。

  春晓苑同老太太的长宁苑离得最近,老太太打发的丫鬟还未到,老太太自己的哀嚎声便先传到了春晓苑里。

  白巧刚随苏锦送完宋老太太出府,一回苑中,便听到了这此起彼伏的哀嚎声。

  白巧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老太太这不专程嚎给小姐听的吗?

  去清和寺是老太太早前约好的,约的还是老太太的娘家,王家这头的亲戚。老太太是说要趁春日吉庆去清和寺上香,一来给家中老小都求个平安,二是给入京科考的长子柳致远求个捷报福音,若是能荣登三榜,这回柳家便光宗耀祖了。眼下倒好,接连几日的雨,老太太自己先犯起了懒,先前又摸了一上午牌九,左右眼下是自己不想去了,便想起小姐来了。

  想让夫人去替老太太应付她自己的娘家人。

  白巧心中叹了叹。

  先前在苑中摸牌九的时候,老太太那二郎腿可分明跷得趾高气昂的,若是真痛风,哪里还能春风得意得将隔壁宋老太太的私房钱赢了那么老些去?

  可赢了便赢了,嘴里还管不住说风凉话,当时宋老太太那脸色就挂不住了,都恨不得当即两家老死不相往来算了。还是夫人去送宋太太的时候,顺手塞了一串羌亚寻来的翡翠镯子,一看便知贵重。

  宋老太太这才眉眼开了开,脸色也稍微舒缓了些。

  又不是一回两回见柳王氏摸牌九时那张臭脸,要不看在苏锦这柳家媳妇的颜面上,宋老太太还真不想待见那柳王氏。

  宋老太太同柳家本是邻居。

  就住柳家隔壁。

  也是柳王氏为数不多的几个牌搭子。

  宋老太太对柳家很是知根知底。

  照说宋老太太也不当如此,但对柳家实在太熟悉,说话便也直:“苏锦啊,柳家是哪里修来的福分,才得你这么好一个儿媳!这柳家说是书香门第,可柳家这些年的行事旁人都看在眼里,哪里还有什么书香门第的底蕴?这都没落多少代了,如今是越发的……”

  白巧隔得远,但分明也是听得清的。

  白巧眼中微微滞了滞,低下头去。

  苏锦唇畔微微勾勒,莞尔道,“宋老太太疼我……”

  宋老太太果真顿了顿。

  苏锦这么一说,她也反应过来先前是在气头上。眼下还在柳家,苏锦又是柳家的儿媳,她先前的那翻话本就不当对苏锦讲,接下来的话也不好讲,宋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将剩下的话悉数隐回了喉间。

  苏锦这头既没有拂了她的颜面,也替她周全了心思。

  宋老太太哪里会看不懂。

  这偌大一个柳家,也就苏锦知书达理,行事让人挑不出错来。

  宋老太太心中叹了叹。

  柳家是打了灯笼,才找了苏锦这么好个媳妇儿!

  以柳王氏的性子,柳老太爷又是个甩手掌柜,若不是有苏锦在,柳家还指不定得罪了多少人。

  宋老太太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苏锦。

  只是多年的邻居,宋老太太是知晓柳家这个柳致远的,心思压根儿就不在苏锦身上!

  只可惜了苏锦这么好个姑娘!

  宋老太太咽了口浊气,不说也罢了。

  苏锦撑伞将宋老太太送至柳府门口。

  天还下着蒙蒙细雨,府外的街道有些趟水,宋老太太嘱咐她一声勿送了,苏锦笑笑,也不推脱。

  这也便是邻里,亲疏远近都在一句话的功夫里。

  宋老太太一个举动便可暖心。

  但人心亦是人心换来的。

  白巧心中不由叹了叹,这柳……姑爷的心怎么就换不来呢?

  白巧心底澄澈,却从不在苏锦跟前说起。苏家虽非璎珞世家,却也有苏家的教养与准则,白巧自幼便跟着苏锦,知晓小姐不喜在人后嚼人舌根,便在小姐面前也鲜有提起过。

  亦不想让小姐为难。

  白巧亦看得清楚,装作糊涂。

  ……

  等苏锦目送宋老太太回了府中,白巧才跟了苏锦一道转身折回。

  雨仍淅淅沥沥下着,烟雨蒙蒙。

  苏锦手中撑着一把油纸伞,青丝微绾,修长的羽睫倾覆,看不出太多情绪,侧颜便在烟垂淡淡里剪影出一道清理绰约的轮廓来。明眸青睐,带了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妩媚,却又分毫不显轻浮。

  这样的妙人儿,怎么就不得姑爷喜欢呢?

  白巧心中不值。

  小姐嫁到柳家,还是柳老太爷亲自上门求得亲。

  柳家虽是书香门第,却也诚然如宋老太太口中说的,没落多少代了。

  都说读书人清高,是不假。但苏家也是大户人家,老爷在军中官职不高,但太老爷也是在军中立过战功的,军中尚有几分薄面。

  当初柳家同苏家结亲,还是柳家高攀。

  小姐嫁到柳家三年,孝顺公婆,照顾弟弟妹妹,勤勤恳恳,操持偌大一个柳家,一句旁的话都没有,整个远洲城都看在眼里,但柳……姑爷却连小姐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

  说是要为科考闭门苦读,长年都借住在京中的亲戚家中。

  为数不多的几次与小姐的照面,也都冷眼相待,眼中就连她这个丫鬟都看的出,对小姐有说不出的憎恶。

  但他柳家能憎恶小姐什么?

  这门亲事是柳老太爷亲自登门求来的,柳老太爷求了老夫人和老爷多时,最后还是柳老太爷拿苏家祖上曾承了柳家的人情说事,再加上柳致远确实在远洲年轻一辈中小有才气,老爷想着小姐今后,这才应允的。

  柳老太爷还拍胸脯保证过,小姐若是嫁到柳家,他与老太太柳王氏都定然拿小姐当亲闺女照看。但等小姐进了门,柳致远却一脸厌恶鄙夷,仿佛是小姐使尽了手段才嫁到了柳家一般。

  这柳家也真就如宋老太太说的,没落了几代的书香门第,骨子里却瞧不起旁人。

  瞧不起旁人,还需用旁人。

  柳致远是有些才气,但近年来朝中日益腐败,科考场中多多少少有些不成文的规矩,朝中有人举荐春闱才更有机会。但柳家都没落多久了,哪里在朝中能攀得上什么人情?更勿说这使银子的事。钱和权一个都不占,柳致远便是再有才气也熬不出头。

  苏家却不同。

  苏家早前在朝中算是有些人情,柳老爷子便是看中了苏家在朝中这人情,才借着两家祖上的那点关系同苏家结了亲,这才让苏家在柳致远身上用上了人情。

  春闱三年一试。

  如今,柳致远是入京参加春闱去了。

  承的还是苏家的关系。

  其实春闱十余日前就已结束,只是放榜的消息还未传出。

  柳老太爷日日在家中盼着,坐立不安。

  老太太柳王氏却安理得在家中摸着牌九。

  柳老太爷看着心烦,老太太却眼珠子一转,一口一个自我嫁到你们柳家二三十年,光听你说要高中都听说了十余年,耳朵都听出茧来了,如今又在念叨儿子高中,就你这乌鸦嘴,许是将儿子的功名给念没了……

  柳老太爷是读书人,争执不过老太太柳王氏,气急之处,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日日出府求个清静。

  柳老太爷攒了一辈子的窝囊气,就盼着柳致远能高中,替自己吐气扬眉。

  老太太柳王氏也是看柳老太爷攒了一辈子窝囊气。

  老太太也希望柳致远高中。

  但高中与否,其实老太太倒又真不介意。

  只要儿子不像柳老太爷这般魔怔了便是。

  所以老太太还是天天照旧摸她的牌九,但性子又是个赢得起输不起的,赢了还絮絮叨叨得意忘形,连翻得罪了自己的牌搭子,最终又找到苏锦哭诉,说这书香门第的老太太实在不好做,旁人天生看你就带了几分嫉妒。

  她也就这么点爱好了……

  老太太柳王氏的行径,白巧初到柳家时还叹为观止过。

  再往后,便也司空见惯了。

  柳老太爷自诩读书人,颜面薄了几分。老太太留下的这些个烂摊子,平日里在远洲城里作得那些个妖,还得小姐这个儿媳妇去替老太太柳王氏收着……

  譬如当下,这才刚送走被得罪的宋老太太,才回了苑中,便又听到老太太的哀嚎声。

  这老太太也不嫌累的。

  白巧心中有些窝火。

  老太太这回打发的是新来的捶腿的小丫鬟,连话都说不怎么清楚,就只说老太太腿疼得都快昏过去了。

  白巧淡淡垂了垂眼眸。

  苏锦耐心问道:“可请了大夫?”

  小丫鬟愣了愣,木讷摇了摇头。

  白巧心知肚明,老太太这戏码已不是第一回,也只能打发不知情的捶腿小丫鬟来。

  白巧朝一侧的婆子道:“去请大夫来。”

  婆子赶紧应声。

  春晓苑到长宁苑不远,苏锦没有收伞。

  刚进入苑中,粗使的婆子扯着嗓子唤了声,“夫人来了……”

  老太太柳王氏赶紧将口中的吃着的爽口果子给吐了,恹恹躺回小榻上,既闹心又没什么力气得呻.吟道:“哎哟,我这痛风啊,钻骨头得疼啊……”

  白巧福了福身,心中默数着,赶巧,今年第一百八十回钻骨头疼了。


标 签古言 掌上春 苏锦 柏炎 求之不得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