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俞莺小说_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南岛樱桃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1 ℃
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俞莺小说_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南岛樱桃

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

南岛樱桃 著

连载中免费

由网络大神南岛樱桃所写的娱乐圈甜宠文《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主角叫俞莺,小说讲的是自称不谈恋爱会死的网文作家俞莺谈过七段恋爱,可她谈过最长恋爱不过一年还是以失败告终,不信邪的俞莺屡败屡战,本以为找不到真爱的俞莺却在遇到才华颜值俱佳的歌手后彻底改变其生活,看恋爱成瘾的俞莺会在和歌手的恋爱中如何找寻创作灵感.....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由网络大神南岛樱桃所写的娱乐圈甜宠文《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主角叫俞莺,小说讲的是自称不谈恋爱会死的网文作家俞莺谈过七段恋爱,可她谈过最长恋爱不过一年还是以失败告终,不信邪的俞莺屡败屡战,本以为找不到真爱的俞莺却在遇到才华颜值俱佳的歌手后彻底改变其生活,看恋爱成瘾的俞莺会在和歌手的恋爱中如何找寻创作灵感.....

免费阅读

  俞莺巧轻轻咳嗽了一声,班主立刻陪着笑,道了别,领着一行人匆匆离开了。待他们走远,俞莺巧开了口,对肖让道:“公子,请上车吧。”

  肖让无法,只好上了车。众人出发,回头走了一段路,绕上了官道。俞莺巧坐在车厢外,跟赶车的镖师商量路线,就听车厢内的叹息一声接着一声,分外哀怨。俞莺巧无奈,只好招呼了一声,挑帘进去。只见肖让半躺在案几后,一手摇着扇子,一手捧着书卷。蹙着眉头,满面愁容。见俞莺巧进来,他也不说话。俞莺巧只得问道:“公子有事吩咐?”

  肖让又叹一声,道:“这官道既无树木遮荫,尘土又大,车厢里闷得慌……非走这条路不可么?”

  俞莺巧点了点头,冷淡道:“公子担待。”说完就要出车厢。

  肖让忙起身,急急唤住她:“等等!”

  俞莺巧回头,“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肖让一脸纠结,道:“我还有件事……”

  俞莺巧正身坐下,道:“公子请说。”

  “每年琴集,都要备首新曲。曲子我已谱好,只是尚有瑕疵。本想路上再修改。可如今换了道,只怕时间不够。我想现在练练,可惜……”

  肖让说着,抬起了右手。昨日的鞭伤他只上了药,并未包扎,伤痕历历在目,让俞莺巧又愧疚起来。他并未让她看过伤势,她也不知严重与否,但疼痛不便是肯定的。若是因此耽误了琴集,让她如何是好。

  俞莺巧收了漠然,诚恳道:“不知奴家能为公子做些什么?”

  肖让挪了挪身子,指了指自己右边的空位,笑道:“你过来,替我的右手。”

  俞莺巧有些迟疑,“奴家不会弹琴。”

  “无妨。只是试试曲调罢了。”肖让招招手,“快过来。”

  俞莺巧只好过去。车厢不大,两人并排坐着,便有些拥挤,免不了碰触。甘甜沉香自他身上幽幽传来,让俞莺巧莫名地局促起来。肖让似乎全不在意,他靠近俞莺巧一些,伸手抚上琴弦,道:“想来你也不懂音律,我也不多说,你只记住这七根弦,从上至下……嗯,暂时就叫作一二三四五六七好了。我说数字,你就拨弦,可明白?”

  俞莺巧点点头。

  “好。”肖让说着,将手中的书卷放下,左手轻轻抚上了琴弦。俞莺巧这才看清,这书卷上头尽写着些不认识的字,想必是琴谱。肖让也看着琴谱,略想了想,后翻了一页,左手拇指按下弦,对俞莺巧道,“五。”

  俞莺巧忙拨了第五弦。让她汗颜的是,那一声响亮而生硬,不动听也罢,甚至略有些刺耳。她慌怯地收了手,带着羞窘对肖让道:“我……奴家实在不在行,公子还是请别人帮忙吧。”

  “这种时候,你让我请谁好?”肖让笑道,“再说了,我这把‘珠雨’也不是谁都能碰的。”

  俞莺巧一听这话,浅笑道:“公子风雅,想来是要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才配共弹一曲。公子且忍耐半日,待到镇上,奴家替你请一位琴师。奴家粗人一个,别委屈了好琴。”

  “呵,倒是你懂我。”肖让笑道,“不过,也说不上委屈。你方才只是下手重了,且缓缓力道,轻拨就是。再试试。”

  俞莺巧听得这话,也不好再推辞,她犹豫着伸出手,尽量放轻力道,轻轻拨了一下。这一声,虽不再刺耳响亮,但却过于轻促,太显匆忙。她自嘲地笑笑,道:“真对不住,看来奴家的确不是这块料。”

  肖让看着她的手,道:“我明白了,你的手势太硬。来,你抬起手来,拈个兰花指我看看。”

  俞莺巧依旧犹疑,不仅是不愿,更觉得有几分丢人。

  肖让见她不动,叹口气,抬起左手来,拈出兰花之态,道:“这样。”

  他的手指修长干净、骨节分明,看他做出兰花指来,倒也不觉得女气。只因是他,这个动作便如此自然而然,如此顺理成章,倒是挺好看的。

  俞莺巧不禁低了头,轻轻笑了起来。

  肖让不解,道:“笑什么?还不照做?”

  俞莺巧笑着,照着他的样子,微微屈起手指。肖让一看,重重叹了口气,“你这是平时剑诀掐太久了吧,好生硬。”他说着,毫不避嫌地握上她的手,摆弄起她的手指来。

  俞莺巧微微怔忡。他的手,温暖柔软,相比之下,自己的手如此粗糙,手心还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好粗的手……”果不其然,肖让如此说道。

  俞莺巧闻言,只是笑了笑。她本就不是娇弱女儿,只怕再如何也及不上他的要求。这么一想,若是留下那清音姑娘就好了……

  肖让继续道:“不愧是江湖闻名的女侠,也难怪有那么一身好功夫。看来让你陪我抚琴,倒是我委屈了你。”

  俞莺巧心中微微欣喜,笑道:“公子别这么说。公子受伤,是奴家之过,如今帮不上忙,奴家实在过意不去。”

  “你也别称奴家了。仔细想想,也不衬你。‘在下’也好,‘我’也罢,照你习惯的来吧。至于你这双手……”肖让放下她的手来,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瓷小盒。盒上描金图案,正是一枝蜡梅,“这盒膏药你拿去,每日先以温水泡手,再抹上它,半月之后,保管双手白皙柔嫩。”

  俞莺巧有些好笑,正要推辞,却听肖让又道:“我知道你惯走江湖,不重这些。我猜你身边的人也没把你当姑娘家看。但你终究是个姑娘,若连自己都不珍惜自己,岂不可怜?”

  俞莺巧望着他,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

  肖让又笑道:“别板着脸了,我这一趟也不是什么要紧的镖,别太上心了。就当是陪我看一场惬意风景,可好?”

  俞莺巧笑了,却道:“可惜我改了道,这一路只怕也没什么风景,公子别介怀才好。”

  这句话,让肖让的脸色变了变,他叹一声,苦恼道:“是呢……又热又闷,灰尘又大,等再走一段入了城,人又多,真是……唉……”

  俞莺巧愈发觉得好笑,正要劝几句,却听马蹄疾响,从车后紧紧赶上来。昨日的经历,让她顿生满心警惕。她笑意一敛,出了车厢,就见十几骑人马包抄上来,挡在了前路,将车队截停。俞莺巧本还有些担心紧张,但一看来者,立刻化了满心无奈。

  这些人,正是羊角寨的匪徒,为首的,自然还是符云昌。不等俞莺巧开口,符云昌便出了声,大为不满地喊道:“好端端的,为什么又改了道!”

  俞莺巧下了车,站定,道:“符寨主,镖车改道,自然有因。我似乎也不必知会你。况且昨日你已答应不再纠缠,为何又出尔反尔?”

  “这……”符云昌紧皱着眉头,语气里略有急躁,“我……我又不是来劫镖的!我正好也走这条路!看你们也在路上,赶上来打个招呼不行么?”

  这话显然是借口,但俞莺巧也不多计较,只是报了拳道:“是我误会了寨主了。多谢寨主挂心,既已打过招呼,便继续上路吧。”

  “既然顺路,一起走好了。”符云昌急切道。

  “寨主要去羊角山,与我们并不顺路。”俞莺巧道。

  “我说顺就顺!就不准我不回羊角山,出来逛逛风景么?”符云昌道。

  俞莺巧见他死缠烂打,却又没有十足理由拒绝,正烦恼时,肖让挑帘走了出来。一见符云昌,他立刻又皱了眉头,微微侧开头,沉重地叹道:“也不知道换件衣裳……”

  “哎,你这娘娘腔说什么呢!”符云昌一看见肖让就有气,语气更凶狠了一些。

  “要跟着是无妨,只是你们这样的打扮太煞风景,教我如何忍得下去?”肖让道。

  “关你什么事啊!又没硬让你看!”符云昌策马上前几步,大有要动手的架势。俞莺巧一见,立刻取了兵器,护在了肖让身前。这番举动,让符云昌弱了气势,一时噎住了声音。

  肖让见状,笑道:“这趟镖是我托的,若不关我的事,又关谁的事呢?其实要跟着也无妨,路上闷得慌,大家做个伴也好。只不过,我有点小小要求,还望诸位答应为好。”

  符云昌听他这么说,稍微缓和了口气,道:“什么要求,你说说看。”

  “你们所有人,立刻沐浴更衣,修面理发。”肖让道。

  “什么?”符云昌又是震惊,又是气恼,他身后的手下更是起了一阵骚动。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就走远些吧。你们这副尊容,看上一会儿也罢,看久了我真怕自己会瞎。唉,好走不送!”肖让说罢,转身就要回车厢。

  “慢着!多大点事!我照做!”符云昌道。

  肖让生了欣喜,“那敢情好。衣饰就由我来选吧,你们这般的粗人,若由你们去,只怕也穿不出什么好看的。”

  “你……”符云昌咬牙切齿,却见俞莺巧轻轻笑了笑。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用了十分的男儿气概,道,“听你的!”


标 签都市 分手后前任全都凉了 南岛樱桃 俞莺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