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林骁林素小说_都市之战神归来我来巡山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87 ℃
林骁林素小说_都市之战神归来我来巡山

都市之战神归来

我来巡山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是战神的小说歪嘴战神小说

主角是林骁林素的小说名是《都市之战神归来》是由我来巡山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爽文。主要讲述的是:林骁本是一代战神,令敌人闻风丧胆,他守住了国却没守住家,后来他重回都市誓为家人报仇,从此在江湖上掀起了腥风血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林骁林素的小说名是《都市之战神归来》是由我来巡山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爽文。主要讲述的是:林骁本是一代战神,令敌人闻风丧胆,他守住了国却没守住家,后来他重回都市誓为家人报仇,从此在江湖上掀起了腥风血雨……

免费阅读

  “兄弟,你这不厚道吧?我让你坐这儿,那是给你面子,只是这里是我的地盘,是不是该我说了才算?”高逸脸色阴沉道。

  “据我所知,这东苑,直到林家夫妇离开人世,也还是他们的产业。”

  “林素作为他们的女儿,继承这份家业顺理成章,怎么就成了你的地盘?”

  “林某不明,还请告知。”

  此时的林骁,终于是敢抬头,正面直视林素。

  只是那平静的眼神之中,充满着旁人不易察觉的愧疚,与柔和……

  “我从林素那买过来了,世道太乱,她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的,守不住这份家业,我欣赏她,所以我来替她守。”

  高逸一脸坦然。

  “是买,还是抢?”林骁目不转睛,面无表情。

  这话一出,高逸神色剧变,随即腾地站起身来,一脸警惕,“你是谁?!”

  林骁置若罔闻,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而后继续抬头,望向戏台上的林素。

  他在听曲,很认真地听。

  曲毕,就是杀人之时。

  当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场的氛围愈发诡异了。

  甚至,众人都感觉自己呼吸困难。

  这人的气场,太强大了。

  “我想起来了,他是林素父亲收养的那个野孩子,很早就去当兵了!”地中海突然叫道。

  前面他就觉得眼熟,只是第一时间想起的是那张海报,便不再多想。

  刚才目睹林骁和林素那默契的交流,他便再次起疑。

  虽然十年过去,无论容貌还是气质,林骁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人再怎么变,有些东西永远是改变不了的。

  地中海的儿子和林骁是高中同学,他偶然见过林骁几次,因此认出来了。

  “原来是个臭当兵的,还以为有多大能耐呢。”

  “这是在军中混不下去退役回来了吧,仗着一腔孤勇,来替养父母报仇?”

  “哈哈哈。”

  场中顿时响起一片不屑的哄笑声。

  “刚回淮云就来找我的茬,年轻人,你还是太嫩了啊。”

  确定了林骁的真实身份之后,高逸再无顾忌,一脸轻蔑,口吻也开始以长辈自居。

  “别说我没有杀你父母,就是有,那又如何?”

  “一大家子都是唱戏的,与其卑贱活着,不如早死早超生,说不定运气好,下辈子还能投胎个好人家不是?”

  现场那么多人,他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杀了人,有些东西大家心照不宣就够了。

  恰在此时,曲毕。

  林骁抓起面前的白色手套,慢条斯理戴上。

  “还装逼呢?”

  “我要是你,就躲在军中不回来了,还能苟活几年!”

  “哈哈哈!”

  场中再次响起哄笑声。

  哄笑声还未落下,一个黑压压的人影突然出现在戏台上,大手蒙住了林素的双眸。

  这刹那,哄笑声戛然而止。

  高逸直挺挺倒了下去,胸膛一个拳头大的血窟窿,死状惨烈。

  林骁摘下那只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手套,随意地丢弃在一边,然后走上舞台,牵过林素的手,大跨步向着门口走去。

  “剩下的阿猫阿狗,你看着料理。”

  话音落下,林骁已经牵着林素的手,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尽头。

  而地中海吓得双腿一哆嗦,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也不知是今夜邪门,还是因为白天下过雨。

  与林骁并肩走在道上的林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缩了缩那单薄的身子。

  悠悠扬扬,柳絮纷飞。

  走进风里,落人红尘。

  林骁脱下黑色风衣,给林素披上。

  林素差点哭了出来。

  这几年来,她一直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

  可此刻,她却感觉到了温暖,那是来自家人的关怀,唯一的家人。

  “你刚才做了什么?”林素紧了紧风衣,终于是开口道。

  “杀人。”林骁道。

  “臭脾气还是没改,高逸此人,表面豪气,实则睚眦必报,你杀了他的人,他不会放过你的。”林素略带一丝责备。

  她知道林骁回来,以林骁的秉性,必然会为他们讨回公道。

  但,敌人强大,越是深仇大恨,越是要谨小慎微,这样贸然行事实在是太冲动了。

  “他不会有机会找我麻烦。”

  “为什么?”

  “我杀的就是他。”

  “……”

  空气骤然凝固。

  下一刻,林素脱下那林骁刚给他披上的风衣,用力地一把扔还给林骁,声嘶力竭咆哮道:

  “你疯了?!”

  “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我不想你才回来就追随爸爸妈妈他们的后尘,要早知道你这么莽撞,你就应该继续待在部队,你就不该回来!”

  杀了高逸的手下,还有缓冲的时间。

  杀了高逸,那就真是一点余地都没有了。

  高家,三大顶尖豪族之一,在淮云市有堪称只手遮天之能。

  高家震怒之下,他们姐弟如何抵挡?

  望着那边失声痛哭边狼狈跑远的背影,来不及解释的林骁,沉默了。

  早在前线无法脱身之时,他便知道林素日子不好过。

  但此刻,他才真正体会到林素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的惶恐和无助。

  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她不能再失去他了。

  他,是她唯一的亲人。

  “老大,料理干净了,该杀的杀,该教训的教训,不过今夜下马威的目的怕是达不到了。”

  办完事的张清风突然出现。

  若让人听见他这话,恐怕会当场惊呆。

  杀了高家大公子,还仅仅只是一个下马威?

  “为何?”

  “我前脚刚离开,后脚高家一位话事人就出现,责令封口,应该是顾及高家声誉。”

  在自己的地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高家大公子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当场斩杀,传出去实在有损高家威严。

  “那就,给周、高、许三家,发阎王帖。”

  “这……”

  欲言又止的张清风,在扫见林骁那幽冷瘆人的眸光时,终于是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叹。

  周家,高家,许家,你们何德何能?

  要知道,有资格让我家老大下发阎王帖的,目前为止,不是境外诸域首领,也是执掌一方的诸侯级大佬。

  而收到阎王帖的人,无一不是在限期之内,去与阎王推杯换盏。

  想到这里,张清风的嘴角又是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

  死之前,能够有幸见到阎王帖,你们三家,也算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

  淮云市,开州区,小分水街道。

  这不是林骁出生的地方,但却是养育他成人的地方。

  十年过去,这里一点都没变。

  零星散落的农家小院,毫无章序的陈旧电线,以及目光所及的那片梨山。

  当然,还有那归属澜沧江分支的清澈河流。

  小时候,活泼开朗的林素,时常会过来这边玩耍捕鱼。

  而性格孤僻的林骁,就独自坐在竹排上,给林素充当保护神的角色。

  河里游泳的小男孩见林素生得好看,通常会假借对话的工夫,趁机把林素拖下水,把林素弄得又气又恼。

  为此,林骁不止一次和人打得鼻青脸肿。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身旁的林素,适时地轻轻哼起了小时候,她常挂在嘴边叽叽喳喳的歌谣。

  生活或许有悲痛,但过去的美好,并未消散。

  它扎根在记忆中。

  此时记忆被勾起,林骁不由开怀大笑。

  一路走走停停,那熟悉的小矮房,也随之出现在眼前。

  院落里隐约传来喜庆的喧闹声,像是有不少人在里边推杯换盏。

  “有喜事?”林骁疑惑。

  老林家上一代人,加上养父,有兄弟姐妹四个。

  养父是家里的老大,老二和老四带着家人搬城里住去了。

  老三和养父没分家,婚后两家人一直住在一块儿,感情很好。

  林骁小的时候,三叔待他也如同自己的孩子。

  林素不作答,黑着脸抢先跑进院中。

  “哎呀,素素回来啦。”

  见着林素,正在院子里忙活的乡野妇人便是快步上前,热情地握住林素的手,一副生怕林素跑了的样子。

  “三婶,里边怎么回事?”

  林素质问,心中已经猜了个大概,否则也不会板着张臭脸。

  “素素,你听婶婶说啊,这包家人真是不错,家境好,出手大方。这不,他们过来提亲,你该高兴才是,进去了可不能给人家甩脸色。”

  三婶苦口婆心。

  距离当年的事,已有五年。

  五年来,林素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三叔一家嘴上不说,却是看在眼里。

  长此以往,肯定不是个事。

  走了的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着。

  这不,自打当年那事发生后,林骁的一个高中同学,就三天两头登门,缠着林素。

  前阵子听说他家现在发达了,在城里与人合伙开着一家大公司,三婶就自作主张敲定了这门亲事。

  美其名曰为林素好。

  实则,居心叵测。

  这五年来,林素都是靠他们照看,林素要是嫁到富人家,那他们家也能跟着沾光。

  什么?林素不管他们?

  行啊,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就行,也不看看这五年来是谁在照看你?

  其实,要不是三叔坐镇,早在五年前,林素就已经被三婶排挤出这个家了。

  井口旁边,一个鬓角花白的中年男人,坐在自制小木板凳上,抱着大水烟筒,闷声大口大口吸着。

  他知道自己这个妻子存有私心,但客观说,如果新的姻缘能够帮助林素走出过往阴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若非是来提亲的那小子行为浮夸,他也不会是现在这种,既不反对也不赞成的态度。

  忽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他吸烟的动作一滞,抬头,愣愣地看了过去。

  “这烟不行,改天我给您带几条好烟过来。”

  三叔的脚边,随意摆放着一包五块钱的红梅。

  说话间,林骁已经来到三叔身后,轻轻给他捏起肩来。

  以前三叔干农活回来,就会叫林骁给他捏肩,如现在这般。

  “臭小子,手劲大了不少。”

  确定了来人的身份,三叔鼻子一酸,嘴上骂骂咧咧,神情却是充满享受。

  “这几年,您辛苦了。”林骁道。

  “我辛苦什么?外面都说素素是靠我们照看,但她在外面受人欺负,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倒是你,担子重了。”

  “好了,先去看看你爸妈。”

  三叔放下大水烟筒,带着林骁来到左手边一间小屋。

  推开门,摆在高处的两个骨灰盒,赫然映入眼帘,触目惊心。

  “大哥和大嫂生前老念叨,等他们走了,要你给送终,所以我做主,等你回来,再给他们下葬,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五年。”

  三叔从供桌上拿起六炷香,点燃,递给林骁。

  噗通!

  林骁跪了下去,额头着地。

  他的双肩,在微微颤抖着。

  “骨灰盒?家里怎么能摆这东西?亲家,这得赶紧搬出去啊,孩子都要结婚了,不吉利。”

  说话的是个装扮华丽的中年妇女,言语之间满是尖酸刻薄。

  当然她这身装扮,骗骗普通人还可以,但凡见过些世面的人,都知道这女人华贵在外表,骨子里的那种暴发户气质,难以掩盖。

  而随着她这话音落下,小屋外边瞬间挤满了人。

  “好好好,改明儿我就把它们搬出去,孩子的婚事要紧。”

  毫无原则的三婶附和道。

  “搬什么搬?那是我大哥夫妻俩的骨灰,这房子一半是他们的!”

  三叔转身,先是狠狠瞪了三婶一眼,随后对那中年女人沉声道:“孩子的婚事我不阻拦,但这件事,没得商量。”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们家小军,三十岁不到就已经是公司总经理,受人尊崇!”

  “以他的条件,在外面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他肯娶你侄女,那是你们家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现在我就提这么个屁大点的要求,你就给我甩脸色,这门亲还结不结了?啊?你告诉我,还结不结?”

  见对方咄咄逼人,大有一言不合就甩脸走人的架势。

  担心婚事黄了的三婶,赶忙舔着脸劝慰,“您消消气,消消气,我家老头就这牛脾气,这事好商量,等回头我和他好好说说,肯定让您满意。”

  “我听说人都死好几年了吧,那死了就死了,还把骨灰放在家里,你们究竟是心理bt,还是存心膈应人?不行,现在就扔出去,不然我很难相信你们的诚意!”

  “这……”

  三婶为难了,扔出去肯定不能够,倒不是她怕林骁,而是三叔那关她就过不了。

  其实把养父母的骨灰放屋里,这几年她心里也挺膈应。

  “改天,我们好好看个日子,改天就把它们挪走,您看行吗?”三婶赔着笑脸。

  双方你来我往,一个言辞寡毒,一个阿谀谄媚,俨然把跪在地上的林骁,当成透明。

  围观的人中有着双方的亲友,十几号人,却无一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只当看一场,荒诞的笑话。

  将世态炎凉四个字,彰显得淋漓尽致。

  就在三叔克制不住,即将发火的时候,一直跪着的林骁,终于是站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皆是不约而同投了过去。

  单单只是一个背影,就让他们感觉,需要瞻仰。

  嚣张跋扈,霸气凛然,气焰直冲天际。

  就连一直喋喋不休的中年女人,也是不由熄了声音。

  六炷香,一一插进香炉之中,动作沉稳而缓慢。

  做完这些,林骁转过身来。

  这刹那,在场不少人震惊了。

  小分水的邻里乡亲认得林骁,只是想不到十年过去,这孩子已经蜕变成这番模样。

  容貌倒是没多大变化,还是如年少时那般帅气,只是成熟刚毅了些。

  但,那气场,用翻天覆地来形容都不为过。

  丰神俊朗,汪洋自恣。

  王者之势,已然大成。

  “当年大哥就说过,这孩子生来不凡,一旦鱼入大海,势必龙出升天!”

  “当时我还觉得大哥吹牛,如今看来,所言非虚啊!”

  方才三叔光顾着高兴,没注意到这些,此刻面对面仔细打量林骁,这才心有所感,满腔欣慰。

  而欣慰之余,又是心头酸楚。

  十年来,这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标 签都市 都市之战神归来 林骁 林素 我来巡山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