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黎美景顾廷期小说_恰逢佳期遇美景黎美景顾廷期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54 ℃
黎美景顾廷期小说_恰逢佳期遇美景黎美景顾廷期

恰逢佳期遇美景

黎美景顾廷期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廷期和黎美景的小说《恰逢佳期遇美景》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黎美景是个哑巴,在嫁给顾廷期以后受尽委屈,却有苦不能言,她知道自己配不上顾廷期,也知道自己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个代孕工具而已,可当她徘徊在生死边缘,清楚的听到男人说:“不惜一切保住孩子!”的时候,她承认她终究是在这段感情里动了真心....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廷期和黎美景的小说《恰逢佳期遇美景》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黎美景是个哑巴,在嫁给顾廷期以后受尽委屈,却有苦不能言,她知道自己配不上顾廷期,也知道自己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个代/孕工具而已,可当她徘徊在生死边缘,清楚的听到男人说:“不惜一切保住孩子!”的时候,她承认她终究是在这段感情里动了真心....

免费阅读

  黎美景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在医生确保她腹中的胎儿暂时没有危险之后,顾母才允许她出院。

  也许是因为她怀了身孕的缘故,顾母对她的态度有了微妙的转变。

  出院这天,就连一向对她冷冷淡淡的顾廷期,出差完回来,也风尘仆仆地过来医院接她。

  “我听医生说,是因为那天晚上……对不起。”顾廷期出差一回来就从顾母口中得知黎美景怀孕住院的消息,想到个中缘由,心情很是复杂。

  黎美景无声地摇了摇头,眼底却透着一股淡淡的疏离。

  她躺在病床上,柔软的浅棕色发丝散落开来,披在肩上,窗外的阳光投射进来打在她脸上,安静而温柔得像一个洋娃娃。

  不知道为什么,顾廷期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突然想有抚摸她的发顶的冲动。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然而,手伸到一半,却在看见黎美景闪躲的动作时,凝住了。

  顾廷期一愣,随即状似无所谓地笑了笑,“回去吧。”

  黎美景懦懦地跟在顾廷期身后,离开了医院。

  现在正是严冬季节,室内外温差极大,北风一刮,黎美景便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满脸通红。

  走在前面的顾廷期突然顿住脚步,将长外套脱了下来,直接罩在黎美景的身上,“外面风大。”

  黎美景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有些不可思议,自从结婚后,她从来没有得到过顾廷期这样的关心。

  也许,全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吧,她这样想。

  元旦前夕,是黎美景母亲的生日,顾廷期陪着黎美景一同回了黎家。

  黑色的宾利停在黎家的大门前,一直在二楼窗口翘首以盼的黎美辰连忙踩着拖鞋小跑出客厅,“妈,我今天漂亮吗?”

  黎母一眼便识破了女儿的小心思,宠溺道:“好看死了!哪个男人见了不喜欢哟?”

  不一会儿,门铃响起,顾廷期和黎美景一同走进了客厅,黎母连忙出来招呼。

  黎美辰今天故意穿了一身低胸的性感短裙,身上随意披了件皮草,与穿着一身厚重的棉大衣,裹得像个粽子般的黎美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黎美辰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与嘲讽,却在看见顾廷期始终牵着黎美景的手时,脸色一变。

  “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冷呢,姐姐,你才年纪轻轻怎么穿得像个大妈呢?”黎美辰放下茶杯,脸上扬起甜美的笑容,坐到顾廷期的对面沙发上。

  黎美景闻言,双眼微垂,并没有什么反应。

  见状,黎美辰不由轻笑,不愧是个哑巴,连反驳的资格都没有。

  这时,一旁的顾廷期却淡淡开口:“她身子弱,有了身孕自然要多加防护。”

  他的神情清冷,眼神却没有落在黎美辰的身上半分,而是不时注意着黎美景的动作,一时间,黎美辰觉得自己像个被冷落的小丑。

  她暗自咬牙,看向黎美景的眼神里充满了嫉妒和厌恶。

  “开饭了!”黎母在饭厅喊了一声,招呼着吃饭。

  饭桌上的人,似乎各自心怀鬼胎。

  黎母察觉到女儿的异常情绪,推了推黎美辰的手肘,只见黎美辰冷冷地瞪了黎美景一眼。

  黎母为了掩饰尴尬,主动找话题:“美景,现在你怀孕了,上次去医院,医生怎么说的呢?”

  黎美景是哑巴,不能说话,黎母这话,自然是在等顾廷期的回答。

  “平时多注重身体就好,胎儿没有什么异常。”顾廷期简单回答道,给黎美景夹了一大块虾肉。

  黎美景的筷子顿住,其实,她对虾过敏……

  这时,黎美辰突然说道:“姐姐,我给你盛碗汤吧。”

  黎母在一旁点头,对顾廷期笑道:“美辰真是懂事。”

  黎美辰从厨房里盛了一碗热腾腾的肉汤,款步走向黎美景,却在离黎美景只有几步时,脚下突然猛地一滑——

  她手中那碗汤,整碗撒在了黎美景的手腕上,却没有沾到自己身上分毫。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黎美辰连忙道歉,看见黎美景的手迅速红肿了起来,心下闪过一丝得意。

  滚烫的汤汁淋在手上,黎美景感觉这双手都不是自己的了,她不停地颤抖着,双眼通红,控制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了极其嘶哑的呻 吟声。

  黎美辰听了,又是好笑又是嫌恶,真是晦气极了!

  黎母连忙打断:“好了,我这就去拿药膏过来。”她有些难堪地看了眼黎美景,仿佛不想承认,这是她的女儿。

  然而,顾廷期却早已拿了冰块过来,三两步走到黎美景身旁,给她细心地敷上。

  黎美景一愣,有些愕然地看着顾廷期,只见他低头,神情专注而认真,沁凉的冷意敷在手上,她的疼痛瞬间缓解了不少。

  顾廷期俯着身子,离黎美景很近,唇边呼出的轻薄气息打在她脸上,黎美景的脸通红,眼神有些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

  这一顿饭因为这个小插曲而变得氛围有些尴尬,饭后黎美景有些坐立难安,总觉得今天是黎母的生日,她这样扰了黎母的兴致,总归不好。

  于是,她便起身准备去厨房帮忙,一开始顾廷期并不同意,皱着眉让她坐下,最后却实在敌不过黎美景的固执。

  黎美景来到厨房,远远便看见黎美辰和黎母两人身影亲密地在厨房里,心底不由有些羡慕,她一直也很想很想,和黎美辰一样,做妈妈的贴心小棉袄……

  只是她又笨又蠢,连话也说不出口,从小便只能一个人待着。

  走到厨房门前,黎美景的脚步却突然顿住,因为她听到了黎母口中谈及她的名字。

  “你何必在意这么多,反正迟早真正做顾家的媳妇的人是你,不是美景。”黎母语气宠溺地劝解着黎美辰

  黎美辰嘟了嘟嘴,不满地道:“看见她就烦!你没看见她刚才那样么,多丢人……”

  “你就再忍忍,反正用不了一年了,等她把孩子生下来,你就替代她的位置,都等了这么久了,这一年还等不急么?”

  闻言,黎美景的身子僵住,寒意渐渐从脚底升起。

  她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着衣角,此刻内心的痛比刚才手被烫伤时更痛。

  同样都是女儿,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区别?

  一个,坐等嫁给心爱的男人圆满一生。

  一个,沦为生育工具,利用完便被抛弃……

  从黎家回去的路上,黎美景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就连车子到家了也没有意识到。

  顾廷期皱眉,下车后想要拿起她的手来看看伤还严不严重,却被她下意识地躲开了。

  他的手对黎美景来说,仿佛是个烫手山芋般的存在,黎美景躲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却已经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顾廷期的脸色一变,眼神定在黎美景身上片刻,随即轻笑了一声,眉目间满是清冷,一声不吭地进去了。

  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身影,黎美景抿了抿唇,她并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只是一想到在厨房黎母和黎美辰的对话……

  黎美景自怀孕后,顾母便几次三番让她辞掉聋哑学校教书的工作,以防万一孩子有个意外,可黎美景却执着得很,每天仍坚持上班。

  这天早晨,黎美景换好衣服后准备出门,却被顾母又一次拦住。

  “都说了你现在有了身孕就别去倒腾了,那些小孩又不是没了你地球不能转!”顾母皱眉,语气里有些不耐烦。

  黎美景摇了摇头,跟顾母眼神对峙了几秒,自顾自换上鞋子出门了。

  她想,顾母是根本不会理解那些孩子对她来说有什么意义,也不会理解,她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正因为那些孩子和她一样不能说话,她才能深深体会,他们的内心世界有多无助和需要关爱。

  中午上课时,黎美景正在用手语教着孩子们词汇,突然听见隔壁班一阵躁动,一个脸上脏兮兮的小男孩飞快地跑了出来。

  黎美景动作一顿,皱眉看着小男孩的背影,眼神里满是担忧。

  那是她资助的一个聋哑孩子,名叫晓生,从小便被双亲抛弃,晓生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用躲闪而畏惧的眼神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那么小的孩子,却那样小心而隐忍,她像在晓生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对不起,大家稍等一下。”黎美景担心晓生的情况,朝着课堂上的学生们比了个手语,匆匆跑了出去。

  她费了好一会的功夫,才在园子里的大石头背后发现了蹲坐着偷偷哭泣的晓生。

  黎美景连忙上前,抚了抚晓生的柔软的发顶,晓生见是她,泪更是叭叭地不断往下流。

  “怎么了?”她用眼神询问着。

  好一会儿,晓生才抬起头,眨巴着圆圆的大眼睛,比手势:“他们嘲笑我没有爸爸妈妈。”

  黎美景的眼神里满是无奈,只好不停地安慰他,并且答应,下课之后带他去吃好吃的。

  晓生生得圆头圆脑,一听到有好吃的,鼻涕马上就止住了,模样甚是可爱。

  黎美景下课后打算带晓生去吃西餐厅,小孩没有吃过西点和蛋糕,想必觉得新奇。

  然而,就当她拉着晓生的小手走进餐厅时,才不由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多么错误而可笑。

  装修精致而华丽的西餐厅里,窗边最显眼的位置坐着一对同样惹眼的男女。

  男人的背影挺拔,侧脸精致而棱角分明,只是一个侧面,就能让人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着的不可侵犯的气息。

  而坐在男人对面的女人笑颜如花,甜美得仿佛像一幅画,郎才女貌,好不登对,却偏偏是她的丈夫和亲妹妹。

  黎美景愣在原地,第一反应竟是逃离,她牵着晓生的小手,二话不说地换了个地点吃饭,却已经没有了吃饭的兴致。

  也许他们甚至等不及她怀孕的这几个月,早就想要她这个碍眼的存在消失了吧……

  这时,位置正对着餐厅门口的黎美辰注意到了门口那个落荒而逃的熟悉身影。

  她一边绞着咖啡,一边露出了微笑。

  顾廷期皱了皱眉,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玻璃桌上轻敲,泄露出他此时的不耐。

  “你说找我什么事?”顾廷期淡淡道,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今天上午黎美辰突然打电话给他说有重要的事情约他出来谈,顾廷期一开始并不想理会,但顾及她是黎美景的妹妹,便没有拒绝。

  却不料,黎美辰约他来到这里干坐了十几分钟,眉眼间不断地向他暗示些什么,却半分没有提及那所谓重要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黎美辰精心描绘过的精致眉眼和游刃有余的姿态,顾廷期竟觉得有一丝反感。

  同是一对姐妹,怎么就相差这么大。

  怎么看,还是像只小兔子般温顺沉默却有些笨拙的黎美景顺眼。

  意识到有些不对劲,顾廷期揉了揉太阳穴,好端端的,他怎么又想到黎美景了?

  黎美辰手上的动作一顿,她见顾廷期的神色淡淡,和她说话的语气和陌生人竟没有什么差别,心里不由生出一股不甘。

  她撩了撩耳后散落的碎发,故意暗暗拉低了胸前的领口,露出一片雪白而丰满的风光。

  “是这样的,姐夫,人家想问问你,我姐姐的手好些了没有?”黎美辰一边说着,一边款款地走到顾廷期身旁的沙发坐下。

  她裸露在裙子下的大腿暗暗蹭了蹭顾廷期的西装裤,故意俯低了身子与顾廷期说话,胸前薄薄的衣料仿佛不堪重负,红色的樱桃若隐若现。

  顾廷期随意地睨了黎美辰一眼,便看见她眉眼如丝地望向他,仿佛下一秒,整个人就要完全贴上来。

  他的眉头轻不可觉地蹙起,眼底闪过一丝冷淡与嘲讽。

  片刻,顾廷期扬了扬左侧的长眉,略带嘲讽地道:“你怎么不亲自问她?”

  话音落地,他直接站了起来,临走前丢下一句:“送上门来的,我看不上。”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仿佛带着无尽的嘲讽与不屑。

  眼看着顾廷期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黎美辰狠狠地咬了咬牙,他凭什么这样对她!

  他居然讽刺她,而且对她的示好完全不为所动,和对那个哑巴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这时,路过的一个中年男人朝着黎美辰透来暧 昧而猥 亵的目光,黎美辰一惊,连忙裹上外套,遮住里面裸露得大尺度的风光,狼狈地离开了餐厅。

  黎美景这天很晚才回到家,一打开门,便撞见了坐在沙发上敲着笔记本电脑的顾廷期。

  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无框眼镜,头发湿湿地搭在额前,浑身上下散发着刚刚沐浴完的清新。

  黎美景愣了愣,换好鞋默默地准备上楼,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不冷不淡的声线。

  “去哪了?”顾廷期手上的动作顿住,将笔记本电脑一合,淡淡问道。

  黎美景站在楼梯口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低头直接上楼了。

  顾廷期顿时被气得冷笑一声,这个女人自从怀孕以后性格真是古怪了不少。

  他并不知道,黎美景怀着这个孩子度过一天又一天,心里面承受着什么样的心理压力。

  转眼间,六个月过去了。

  黎美景的肚子肉眼可见地大了起来,现在已经到了行动不便的时候,她时常挺着个大肚子,走起路来都小心翼翼。

  顾廷期有时候会想,也许她肚子里面的会是对双胞胎,生下来儿女双全,也挺好。

  浅浅逝去的时光在黎美景的眉眼里刻下了温柔的痕迹,她比原来更丰盈而饱满。

  两人同处一室时,顾廷期时常会觉得下腹燥动不已,他不由意识到,自黎美景怀孕之后,他已空旷了许久……

  然而,黎美景却对很久之前的那一天晚上耿耿于怀,在床事上,他似乎从来不会对她有怜惜和温柔,似乎只当她是个泄欲工具。

  这天下午,黎美景在家门口突然感到腹痛不已,整个人直接脱力地晕坐在了门口,顾母看见这一幕,慌忙将她送去了医院。

  医生检查过后,表示黎美景身子原本虚弱,现在有早产的现象,为了保证胎儿的安全,必须留院观察待产。

  顾廷期接到顾母的电话之后,二话不说风尘仆仆地赶来医院,得知黎美景的情况,他陷入了沉默。

  临近生产关头,黎美景却有早产的现象,如何都不是个好兆头。

  可是在这关键时刻,顾廷期必须马上要出国一趟交涉公司的事情,完全脱不开身。

  “这边你也别担心,你就算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安心出国吧。”顾母生怕儿子为难,劝解道。

  顾廷期皱眉,良久之后点点头,说:“我进去看看她。”

  当看见黎美景脸色苍白,神情虚弱地躺在病床上,顾廷期的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在病床前坐了好一会儿,黎美景才醒过来,看见他在还有些惊讶。

  “还会不舒服吗?”顾廷期问,声音有些低沉。

  黎美景摇了摇头。

  片刻,又听见顾廷期开口:“我今天要飞国外,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和她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没有淡漠和讽刺,没有不耐和冷清,反而带着一丝关心和眷恋。

  黎美景并没有多想,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她波澜不惊地点点头,仿佛这对她来说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顾廷期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顿住。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复杂,她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算了,你向来懂事。”片刻,他站了起来,微微俯下 身,想在黎美景的额间印下一个吻。

  这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柔举动,也是他第一次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的举动。

  然而,黎美景却下意识地躲开了,她的眼神里有一丝惶恐与不安,仿佛害怕顾廷期会对她做什么一般。

  顾廷期的脸色一变,动作僵住。

  她不是第一次这样躲他了,她就这么害怕,厌恶他的触碰?

  想到这里,顾廷期的心里升起一阵不痛快,他的眼神一冷,看了她一眼,随即一句话也没说,离开了病房。

  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仿佛带着他浓浓的不满。

  黎母得知黎美景住院观察的消息,连忙带着黎美辰过来医院照顾黎美景。

  “这段时间可得好生照顾着!万一孩子流了,可就麻烦了。”黎母来时,不停嘱咐着满脸不情不愿的黎美辰。

  黎美景看见特地赶过来医院照顾她的黎母和黎美辰,竟一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黎母殷勤地对黎美景道:“美景啊,这段时间妈和妹妹就好好在医院照顾你,你身子弱,得多加注意啊!”

  她的眼神慈祥而温和,黎美景在这样的眼神下,竟似乎体会到了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母爱。

  也许,这是真实的吗?

  她终于也不是一个被家里人嫌弃,被亲生母亲嫌恶的女儿了吗……

  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黎美景都无法不动容,她重重地点了点头,鼻头有些发酸。

  事实上,现实却总是给予黎美景重重一击,她自以为是的从天而降的母爱和亲情,不过只是假象般的幻影。

  夜里,睡梦中她突然有些尿意,便不由自主渐渐转醒,却听见在病房里守床的黎母和黎美辰在说着悄悄话。

  “妈,这得照顾她到什么时候啊?笨得像头猪一样,生活都不能自理,我看见就烦!”黎美辰的语气里满是嫌恶。

  黎母连忙“嘘”了一声,示意她小声点。

  “快了快了,你可千万别急这一时半会的。”黎母的语气有些神秘,“妈一直没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黎美辰的眼睛亮了亮,竖起耳朵听。

  “她根本不是我亲生的,我还没生你的时候你,你爸就跟外面的女人搞上了,结果生出了这么个哑巴丢给黎家!”黎母一边说着,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

  闻言,黎美辰的语气震惊而幸灾乐祸,“我就说,我怎么会跟这种人做姐妹!”

  “所以你可别急,我都打算好了,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就把她卖到乡下做媳妇,看到时候顾廷期还怎么找得到她,我忍了十几年了,恨不得她快点消失!”

  黎母断断续续地小声说着,语气里仿佛压抑着难忍的兴奋。

  黎美景听见这番对话,浑身都顿时冷透了,病房里暖气充足,她却仿佛置身寒窖。

  原来,原来……

  那些伪装的一切都是假的。

  得知这一切的她,心早就死得彻彻底底了。


标 签言情 恰逢佳期遇美景 黎美景 顾廷期 黎美景顾廷期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