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宋梁溪钟玉宸小说章节_钟少宠妻请克制乌龟小姐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4 ℃
宋梁溪钟玉宸小说章节_钟少宠妻请克制乌龟小姐

钟少宠妻请克制

乌龟小姐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宋梁溪钟玉宸的小说《钟少宠妻请克制》清音幽韵、月章星句,《钟少宠妻请克制》正在故事递网火热连载,由作者乌龟小姐为您带来《钟少宠妻请克制》在线阅读:宋梁溪为了躲一个人,逃到了京城,嫁给了一个瞎子,人人都说她傻气,但她自己知道,钟玉宸这个人,对于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意义。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宋梁溪钟玉宸的小说《钟少宠妻请克制》清音幽韵、月章星句,《钟少宠妻请克制》正在故事递网火热连载,由作者乌龟小姐为您带来《钟少宠妻请克制》在线阅读:宋梁溪为了躲一个人,逃到了京城,嫁给了一个瞎子,人人都说她傻气,但她自己知道,钟玉宸这个人,对于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意义。

免费阅读

  她清灵的眼珠子骨碌一转,兀地往地上一坐,“哎哟,脚疼,哎……扭到脚了!”

  佣人着急忙慌地出来,扶着她进屋上楼,还寻出红花油来,给她擦拭。

  宋梁溪瞧着这佣人面善,而且搓揉她脚腕的动作轻柔,小九九盘算了盘算,“阿姨,我问一下,钟家和宋家有什么过节吗?”

  其实,宋梁溪也想过,她姓宋,钟玉宸姓钟。加起来不就是“送终”,对不吉利。

  “过节?”佣人细想摇头,“听说前些年啊,两家关系还挺好的,毕竟主家也是从听雨市搬过来的么。”

  也就是说,两家还曾是老乡咯?

  “少奶奶,我可听说,您小时候和少爷关系很好的。”

  “哈?跟他?”宋梁溪嘴角抽了抽,翻了白眼,“得了吧,高攀不起!”

  就那臭脾气,动不动就生气,整天摆着一张扑克脸,谁乐意跟他做朋友。

  佣人还说什么两家和睦之类的话,宋梁溪俯xiashen压低了声音,“阿姨,我问个问题,钟玉宸他最讨厌什么?”

  “少奶奶这么快就想了解少爷了?”

  “是啊。”宋梁溪皮笑肉不笑,他了解一下怎么搞得钟玉宸烦不甚烦,然后一封离婚协议书啊!

  “笃笃笃。”

  正跟佣人取经到一半,房门敲响,钟玉宸站在卧室门口,冷着脸道,“跟我到书房。”

  让我去我就去啊,又不是小狗!

  宋梁溪心里这么想,但身体却跟着钟玉宸走,他没有戴眼镜,在这个家轻车熟路,步伐从容地到了书房,精准地找到书桌的座椅落座。

  “这是你的入学通知,从大三开始念,明天可以去报道。”

  他葱白的指尖压着一份通知单推到宋梁溪面前,白色的底,淡紫色的钢印,印着“京东大学”四个字。

  “哦。”

  宋梁溪耳边回想起佣人跟她说过的话,缓缓抽走了录取通知书,另一只手顺了他一份文件,左右手在背后交换,再看,凝着眉,“这是什么啊?哪是什么录取通知?”

  “啪。”

  她把文件放在桌上,钟玉宸蹙眉,探出手去,摸着纸张轻薄不如刚才那样厚实,但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字,他一个也看不清。

  不可能的,入学通知书他就放在右手的第一格抽屉里,他记得很清楚。

  他拉开了抽屉摸索,宋梁溪趁他不注意,迅速将文件和录取通知书调换。

  “莲姨,莲姨。”

  抽屉里除了相册没有别的东西,他向着门口喊着,很快佣人小跑入室,“少爷,怎么了?”

  “你们打扫的时候是不是动了我的东西?”

  他面色黑沉地问道,宋梁溪憋着笑。

  “什……什么东西啊?”莲姨一头雾水。

  “她的入学通知。”钟玉宸只能看清宋梁溪大致的轮廓,她脸上细微的表情模糊得很。

  莲姨注意到宋梁溪忍俊不禁的模样,再看桌上赫然摆放的通知书,心下一沉,拿起通知单,走向了书架,“少爷,是我大意,放岔了,应该在这里的。”

  宋梁溪笑意凝固,这阿姨,搞事情啊!

  “我有没有说过,我的东西,碰了必须放回原位?”钟玉宸蹙眉,他眼神不好,所有的东西都有归纳,一旦动了,再找就很麻烦。

  “说过的,少爷,下次不会了。”莲姨温和地忙放下通知单在他面前,颇有点卑躬屈膝。

  看着这一幕,宋梁溪隐隐愧疚,她恶作剧,反而让佣人背了锅。

  “拿着,明天去报道。”

  钟玉宸心烦意乱地丢给她,自己先走了。

  宋梁溪捏着几经周转的通知单,目送着他气匆匆的背影,莲姨在她身边叹气,什么也没说,可那眼神里的失望格外清晰。

  钟玉宸。

  这三个字输入了搜索引擎,很快成千上万的词条蹦出来。

  “钟二少建立失明人慈善基金,亲自参加剪彩仪式……”

  “钟玉宸车祸中幸存,谈感想……”

  “钟玉宸收购月兔集团……”

  一览而过,宋梁溪点开的是钟玉宸的百科,28岁,六泰地产执行CEO,天蝎座,十二岁事理受损落下终身残疾。

  十二岁……

  那时候她也就3,4岁的样子吧?

  小时候的事情她没有印象,就是两个月前的事情记起来都很费劲……

  坐在偌大的卧房里,床头,窗户都贴了个红双喜,偏偏她感觉不到丝毫结婚的喜悦,就像关进了一个牢笼。

  晚饭,她没有下楼去吃,是莲姨送上来的,坑了莲姨一把,她也没好意思搭话。

  这一天平静过去,第二天早早醒来,司机送她去了京都大学。

  京城高校,百年历史,校门的横额听说是当年乾隆皇帝钦此,龙飞凤舞雕刻着:莫道儒冠误,诗书不负人。

  历史悠久,四处透着古风雅致的味道。

  办理了入学登记,到分配了教室,辅导员领着她到新闻系的教室里,座无虚席,她只能和同学挤了挤在角落里。

  “你们有没有拍到?”

  “没有啊,我是亲眼看到他的车从院子里出来的,在酒吧外跟丢了。”

  “不是吧,那怎么办?”

  身边的两个女孩嘀嘀咕咕,脑袋紧挨在一起,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

  宋梁溪好奇心作祟,叼着奶茶的吸管看过去,课本书页里夹着的分明是一个男人的照片,男人西装笔挺,棱角明晰的俊朗面容,只是平面图,也能感觉到干练的气息。

  “噗……”

  宋梁溪差点喷同桌一脸,还好及时捂住了嘴。

  这不是钟玉宸吗!

  “你……”身边的女生身形微胖,鼻翼两侧有雀斑,看她的眼神有一丢丢嫌弃。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宋梁溪抽出纸巾擦手擦嘴,仍是笑着,“你们……是在调查他?”

  该不会还有粉丝群,小迷妹,旁边这两位是超话管理员?

  “你新来的吧?”胖妹打量着她,“这是试炼题,教授让我们十号之前递交一份关于商业人士的采访报道,最具有话题性,神秘性的就属钟二少,拿到他的资料,成绩soeasy!”

  宋梁溪张着小嘴微微吃惊,忽然感觉自己捡了块宝!

  老头子不是断了她口粮吗?她总不能呆在钟家受气吧?赚钱的话,她工读大概吃不消,京城房价贵得可怕。

  “我知道一些,做笔交易?”

  宋梁溪两指做出数钱的小动作,如意算盘打得清脆响。

  “你?”

  胖妹身边干瘦的女生嗤之以鼻,根本不信,“你怎么会知道?钟二少两点一线,外出的机会基本没有,想要做专访,难如登天!”

  宋梁溪完全可以想象,不管是钟家还是六泰集团,门禁森严,一只没有通行证的苍蝇都很难钻进去。

  “你们想要什么?”宋梁溪“咕噜噜”喝着奶茶,懒得解释和钟玉宸的关系。

  “你真能搞到?”胖妹怀疑。

  宋梁溪郑重地点了点头,胖妹和干瘦女生相视一眼,决定死马当活马医,“一张照片一百,我们打算做个PPT,一条消息同等价。”

  “这么贵?”宋梁溪错愕,京城人民都这么豪的吗?

  “上次的新闻采访我们得了第二名,这次怎么着也得拿下第一!”干瘦女生干劲十足,新闻系有两百多号人,想要夺冠哪有那么容易。

  如果做得好的话,说不定还会存档,为以后考研做奠基。

  “成交!”宋梁溪乐呵,一堂课没怎么听,都在跟两同学取经,微胖的小姑娘是夏沐,干瘦的女生是刘苏。

  同是大三新闻系,你一句我一句也就混熟了。

  下午三点,掐着她没课的点,钟家的司机已经在校门口等候,开车的是钟玉宸的助理方致修。

  “方大哥,你不去公司,怎么来接我了?”宋梁溪坐在后座,手托着下巴,看着街边的景物,今天教授讲了什么她脑子里一锅糨糊。

  “带着你去接BOSS,听说今天夫人和先生不在,要在外面用餐。”

  方致修从后视镜里看瞄了宋梁溪两眼,从一个躲“追杀”的小丫头到成为“少奶奶”,前后两天时间,人生百转,猜不到结局呐。

  “好啊。”宋梁溪欣然同意,一起吃饭,顺便聊两句,拍几张照片什么的。

  此刻钟玉宸在她眼里不是个人,那是活生生的金山啊!

  这门婚事,她打心底儿就不同意,归根究底因为没有经济实权,被任意支配。孤身一人在京城,她得学会独立,然后离开钟家,最多以后在户口本上多一项“离异”标签。

  接到钟玉宸已经下午五点,他上了车都没看宋梁溪一眼,两人相顾无话,用餐地点在一处小区楼下的日料店。

  暮色四沉,日料店门口挂着红灯笼,书写日语的布幡随风而动,店里的人不是很多,显得清冷。

  方致修在前,钟玉宸就跟他身后,等钟玉宸落座后,方致修才离开。

  宋梁溪注意到,钟玉宸还是没戴着眼镜,旁人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不会发现他是个“瞎子”。

  “你好,两副碗筷。”

  他淡淡开口,宋梁溪诧异,她还以为钟玉宸不会管她,她今天就是当陪衬来的。

  等着醋和芥末的小碟子送来,他抬起头问宋梁溪,“你要什么?”

  宋梁溪摇了摇头,想到他可能看不见,于是开了口,“什么都不要,不太饿。”

  说完,她一双手捧着下巴,仔细地瞧着对面的钟玉宸,困扰了她两天的疑惑不自觉问出,“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啊?”

  钟玉宸夹着北极贝的动作稍稍一顿,“父母的意思。”

  父母?

  看她跟看仇人一样,他的话完全没有可信度啊!

  不过宋梁溪没有点破,而是继续问道,“那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娶我?没有喜欢的姑娘吗?”

  钟玉宸眉心拧了拧,似乎被戳到敏感的心坎。

  他看着对面的宋梁溪,眸光深幽,饶是他知道宋梁溪模样娇俏,但是外貌在他这里没太大的意义。

  他喜欢的人,一定不会是这样恶趣横生,任性妄为的女孩。

  宋梁溪专注地等着他回答,哪怕说句“有喜欢的人”,那他们这桩婚姻,就可以达成完美破裂的共识。

  她等着,等着……

  “BOSS。”

  就在这时方致修突然杀进来,握着手机有些激动,“目击证人找到了,找到了!”

  钟玉宸先是一怔,随之放下了筷子,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笑起来真帅!

  宋梁溪还没来得及多瞧瞧,他已经挽起西装外套,大步流星跟着方致修出了店门。

  “诶,你不吃了?”

  宋梁溪冲他背影喊道,桌子上的菜色基本没动过。

  他头也不回,对宋梁溪的话恍若未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两年前救他的那人有下落了,茫茫人海他寻寻觅觅整整两年,终于有了下落。

  方致修在他的催促下,车当飞碟开,一路风驰电掣赶到了南郊的小卖部外。

  黑漆漆的夜空下,一条两侧种满白杨树的大道,一间小卖部就杵在路旁,孤零零的,门口亮着一盏白炽灯。

  车刚挺稳,钟玉宸便推开车门下去,如警卫室大小的房子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有饮品,面包速食,日用锅碗瓢盆。

  “你好。”

  钟玉宸眯着眼,看到坐在柜台里,正听戏曲的人,雌雄莫辩。

  “老先生,我向您打听一下,两年前在这里出过一场车祸,您有看清当时救人的小女孩吗?”方致修站在钟玉宸身旁,态度恭敬。

  “你们之前来问过了吧?”老头儿坐着摇椅前后晃,指了指棒棒糖罐子,“底下压着张画儿,摸估着就是那模子。”

  这两年这摊子就没开门,老板身体不好,苦苦等了两年,终于是有消息了!

  钟玉宸急切地去找,掀开的却是个口香糖架子。

  “二少,这呢。”

  方致修精准地抽出画纸,纸张虽是作业本,但画功是真的好,凤眼的女孩儿笑起来眉眼弯弯,蓄着齐肩的发,右侧鬓角装饰着玉兰花的小发卡。

  “按照这画像给我找!必须找出来!”

  钟玉宸看不大清,他没有随身带上眼镜,两年前他打算收购这片地做别墅区,车在这里被打卡撞翻,有那么个女孩子,不顾自身的安危施救。

  他十二岁那年就落下眼角膜受伤的毛病,那时候他努力想看清女孩的脸,但是却徒劳无功。

  救护车到来时,她留下护身符,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少,应该不用找了,这……”方致修攥着画纸,尴尬地欲言又止,“这,或许是,若安小姐……”

  “若安?”

  钟玉宸微微诧异,若安之前是六泰地产的御用明星,后来因为对钟玉宸告白,解除了合约,现在还在娱乐圈里不温不火。

  “怎么可能?”他低声自语,萧若安是车祸之后才跟六泰签署合约的,合约维持了一年不到,已经小半年没碰过面了。

  “老先生,您没记错?”方致修拿着画纸给店家瞧,说不定是看电视看到萧若安,记错了呢?

  “就是她,放心吧!”

  老板给出这么一句,两人都沉默了,方致修给了老板酬劳,钟玉宸已经站在车前,举目看去,黑黢黢的夜,仿佛一张黑布蒙住了他的眼。

  “走吧!”

  他上车,心事重重。

  “二少,去找若安小姐吗?”方致修试探地问,毕竟当初和萧若安解除合约,是因为钟玉宸不想她抱有别的心思。

  “改天吧。”

  钟玉宸揉着太阳穴,兜兜转转,他蹉跎了两年到底为了什么?

标 签总裁 钟少宠妻请克制 宋梁溪钟玉宸 乌龟小姐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