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若熙乔玄硕小说_恰似爱如潮白若熙乔玄硕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80 ℃
白若熙乔玄硕小说_恰似爱如潮白若熙乔玄硕

恰似爱如潮

白若熙乔玄硕 著

连载中免费

《恰似爱如潮》是由作家小杞芙芙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白若熙和乔玄硕,小说讲的是被妹妹坑害的白若熙在绝望之际被乔玄硕救走,恃宠而骄的白若熙误以为乔玄硕内心深爱着自己,可殊不知没过多久的乔玄硕完全变了个人,那白若熙会如何应对乔玄硕的百般刁难?兜兜转转的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又该以何种方式落下帷幕.......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恰似爱如潮》是由作家小杞芙芙所写的都市言情作品,主角是白若熙和乔玄硕,小说讲的是被妹妹坑害的白若熙在绝望之际被乔玄硕救走,恃宠而骄的白若熙误以为乔玄硕内心深爱着自己,可殊不知没过多久的乔玄硕完全变了个人,那白若熙会如何应对乔玄硕的百般刁难?兜兜转转的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又该以何种方式落下帷幕.......

免费阅读

  白珊珊刚举起手,白若熙反应迅速的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紧接着又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到她的脸颊上。

  “啪。”

  “嘶”所有人倒抽一口气,看着都觉得火辣辣的疼,全惊呆了。

  白珊珊根本打不过白若熙,痛得她眼睛通红,怒火中烧,恨不得吃了白若熙似的嘴脸。

  白若熙眯着眸,一字一句怒斥:“你给我记住了,第一,我妈妈不是小三,她是在人家离婚多年后才认识我后爸的。第二,我妈妈不是杀人凶手,她是被陷害的。第三,乔玄硕以前不会这样对我,他……”

  说着,白若熙欲言又止,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她何必要跟不相干的人解释这些呢?

  白珊珊深知自己瘦弱无力,根本打不过健康活力的白若熙,她甩手后退,很是不甘心地走到沙发坐下来,嘴里呢喃诅咒着,眼神恶毒地射向白若熙。

  白若熙愣住原地,心太累让她茫然若失。

  曾经,她的三哥也很疼爱她。

  不知何时开始,他们的关系急速降温,甚至到了冰点。

  为了不打扰别人休息,白若熙没有再拍门叫喊,一个人站在窗户边看海。

  夜更深了。

  所以人都睡了。

  她萧条孤寂的背影站在皎洁朦胧的夜色下,看满天繁星,看漆黑海洋,听风听浪听心里那落寞的声音。

  她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带着她嫁入乔家。

  从她有记忆开始,她就特别喜欢后爸的第三个儿子,那个性格孤僻,难以靠近的三哥。

  他越讨厌她,她就越想接近。

  乔玄硕因为父母离异患有孤独症,排挤所有人的靠近,可唯独她曾经走入他的内心世界,那时候的她像个打不死的小强,化身牛皮糖天天粘着他。

  每次见面,都不害臊地要抱抱。

  吃他吃过的食物,用他用过的东西,穿他穿过的衣服,做他做过的事情,早已芳心暗许。

  每天晚上偷偷溜进他的房间,钻入他的被窝,抱着他睡觉,经常被醒来的三哥发现,但她还是不依不挠,把厚脸皮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并没有排挤她的靠近,虽然还是那么的高冷,但至少她比其别人要特殊了。

  她小时候闹着把姓氏改为乔,这样跟三哥更加亲密。

  她还闹过长大后要做三哥的新娘子,被母亲狠狠地揍了一顿,之后再也不敢提。

  那是一段特别美好的童年回忆,她以为三哥是喜欢她的,即便不是爱也没有关系。

  可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那个男人如此讨厌她。

  他十年的军旅生涯,她也回到白家跟父亲居住,两人能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

  他不再是曾经的三哥,她也不再是那个无所忌惮又厚脸皮的白若熙了。

  天亮后,船也靠岸。

  警察早已经接到通知,警车列队在岸上等着,男男女女总共十几人,一下船就被扣上手铐,推入警车。

  而白若熙则是一个人独自被押走。

  去了一趟医院,被强制做了全身检查,然后押回警察局录口供,跟她现象中不一样的是她并没有被关押,警察录完口供就放她回家了。

  -

  白家!

  一套位于高档小区的商品房。

  白若熙现在居住的家,属于小康家庭,父亲和后妈开食品厂,生活还算过得去。

  白若熙刚踏进家门,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打招呼,直接恭迎她的是火辣辣的一巴掌。

  “啪”的一声。

  清脆响亮的声音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脸颊被打得生疼生疼,白若熙整个人都愣住了,错愕地捂住疼痛的脸颊。

  甩她一巴掌的女人正是白珊珊的母亲刘月,也是她的后妈。

  刘月单手叉腰,臃肿的身材配上俗气的珠宝首饰,气势凌人的姿态,怒问:“你把我女儿带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警察通知我们说她被关押了?”

  白若熙很是心累,咬了咬下唇。

  她这辈子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忍,然而这一巴掌她不想再忍了,冷冷的怒怼:“那你问警察去啊。”

  “你把珊珊带出去,害得她被警察捉走,你好意思安然无恙回来?你还真有脸,你到底对珊珊做了什么?”

  白若熙苦涩冷笑,反问:“为什么不敢去问警察?还是你已经知道了她所犯的罪?”

  刘月没有回答,瞪着白若熙咬牙切齿,目光凶狠。

  坐在客厅的中年老男人一声不吭,他就是白若熙那无能软弱的父亲。

  而另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却含沙射影的开口:“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让珊珊别什么人都认着亲,现在什么人模狗样的都有,人心叵测。”

  人模狗样?

  白若熙只是从心底发出一声冷笑,很是苦涩。

  说话的正是她奶奶,听母亲说当年离婚也是因为有一个强势的家婆,受不了那个罪才带着她离开的。

  白若熙冷冷道:“那请你们转告白珊珊,以后不用叫我姐姐,更加不用跟我拉亲近,她这份亲情,我白若熙无福消受。”

  刘月被气得脸色瞬间暗沉,紧握拳头想发作的冲动。

  白若熙刚迈步要走,老妇人狠狠地一掌拍在茶几上,一声巨响,白若熙的脚步戛然而止。

  老妇人怒斥道:“给脸不要脸了是吧,还给长辈摆起脸色,你造反了你?珊珊这么乖的一个好孩子怎么会吸毒卖呢?一定是你从中作梗。”

  白若熙心累得快要透不过气,她不想解释,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

  这时,她父亲白柳华终于说话了,但也只是对老妇人唯唯诺诺:“妈,或许真是珊珊做错了,成天想做明星想疯了……”

  刘月立刻呵斥:“你放屁,我女儿还能做错什么事?”

  白柳华缩了,又是一阵沉默。

  老妇人听到儿媳骂自己儿子也很不爽,但还是很给面子地清清嗓子提醒她的态度,“咳咳……”

  刘月收敛了自己嚣张的气焰,瞪着白若熙缓缓道:“我现在见到她就觉得心烦,都25岁了也不嫁人,也不滚回她妈妈那边家庭住,一直在这里祸害我们,简直就是扫把星,现在害得我们珊珊都被关起来了。”

  说着,刘月便矫情得哭了起来:“珊珊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这样害她坐几个月牢,该多苦啊!”

  白柳华心疼得立刻走过去,抱住刘月,安慰道:“别哭了,我会想办法把珊珊救出来的。”

  老夫人也心急安慰:“儿媳你放心,珊珊会没事的,那些心肠歹毒的人一定会有报应。”

  白若熙嘴角露出苦涩的冷笑,再笨的人也听明白其中意思。

  她一言不发的上了楼,回到房间立刻收拾行李离开白家。

  没有挽留,没有不舍,无论在那个家庭,她都是最受排挤嫌弃的人。

  一个小时的车程,白若熙拖着她的行李箱在一处风景如画的半山腰下了车。

  乔家别墅。

  清城最奢华的别墅,没有之一,如同最现代化的两座城堡般屹立在山清水秀的半山腰上,奢靡的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两栋别墅相隔两百米的距离,分别是乔家老大的南苑,和老二的北苑。

  而前一阵二婶死于非命的现场就在北苑,她回来这里住单纯是为了帮二婶找到真凶,为母亲洗脱冤屈。

  白若熙走到大铁门前按了一下铃,一个祥和的中年人毕恭毕敬地微笑着开门:“若熙小姐早上好。”

  “林叔早上好!”

  林叔立刻接过她的行李箱,唯唯诺诺跟在后面,“若熙小姐要回来住吗?”

  “嗯。”白若熙微笑着应答一句,颇有感触地扫视了四周,花园依旧美如仙境,奢靡而不失高雅,道路两旁种满了芳香浓郁的茉莉花。

  突然一脸熟悉的军野车映入眼帘,白若熙一怔,停了下来,“林叔,那车是谁的?”

  林叔开心道:“是三少的,他回来了。”

  “回来?什么意思?”白若熙紧张地指尖在微微颤抖,呼吸突然变得慌乱。

  “若熙小姐你还不知道吗?三少下个月要结婚了。”

  “结婚?”白若熙猛的回头看着林叔,心脏像瞬间震碎似的,难受得无法说话,眼眶突然湿润,喉咙涩涩的,脑袋一片空白。

  林叔并没有发觉白若熙的不对劲,还笑意盈盈道:“我是看着三位少爷长大的,大少都结婚有孩子了,二少也有未婚妻多年,三少一直为国为民操心劳累,我多害怕他会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忘了……”

  白若熙茫然若失的语气缓缓打断了林叔的话:“他跟谁结婚?”

  “尹家大小姐尹蕊,就是若熙小姐的好朋友啊,她没有通知你吗?”

  白若熙把目光移到那辆车上,抿唇挤着僵硬微笑,幽幽地开口:“没有。”不争气的泪珠悄然而来,豆大一样的滑落在她的脸颊上。

  阳光暖和,洋洋洒洒洒落在白若熙身上,她心底却无比的寒冷。

  最终还是像个傻瓜一样,傻傻的喜欢了二十年,为了他守身如玉,为了他拒绝无数个好男人,为了他即将成为别人口中嫁不出去的大龄剩女。

  “若熙小姐……”林叔错愕地声音传来,“若熙小姐,你怎么哭了?”

  白若熙反应过来,立刻抹掉泪水,强颜欢笑:“我没有哭,刚刚一阵风把沙子吹到眼睛里了。”

  她很是心虚,边揉着眼睛边迈开大步走进乔家。

  进入金碧辉煌的客厅,奢靡的装横更显高贵气派,这个家她很熟悉,同时也变得陌生了。

  “若熙小姐好!”开门的佣人很是礼貌地称呼。

  佣人的声音打扰到客厅里的两个男人,同时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白若熙对着佣人回应微笑,进门换鞋,抬眸瞬间对上了一双清冷而锋利的黑眸,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

  乔玄硕双手搭在沙发上,慵懒而邪魅的姿态,配上白衬衫和灰色军裤,那种的威严中透着邪恶的感觉,让白若熙紧张得浑身不自在。

  “若熙,你回来住吗?”

  白若熙被一道浑厚的声音拉回神,连忙挤着微笑看向另一个男人,很是礼貌地微微点头:“爸,我回来住一段时间。”

  说话的她的男人是她后爸乔一川,平时的乔一川俊朗沉稳,因为她母亲的事情,几天不见就变得沧桑憔悴,皱纹变多了。

  乔一川开心道:“你三哥回来了,你们好多年没见了吧?”

  白若熙挤着尴尬而苦涩的笑容,很是礼貌地微微点头,客气道:“好久不见了,三哥。”

  乔玄硕并没有回应白若熙的问候,清冷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似笑非笑,让人难以捉摸。

  林叔拎着行李箱上楼,白若熙避开的乔玄硕的目光,微笑着对乔一川说:“爸,我先到房间整理一下。”

  “整理的事情留给佣人,你过来这边跟爸爸坐聊聊天。”

  白若熙纠结了片刻,还是走过去,她靠近乔一川的位置坐下,她屁股刚碰沙发,乔玄硕立刻站起来,淡淡的口吻道:“晚饭不用预留我的,我有事出去一趟。”

  白若熙身体微微一僵,情绪一下子掉入谷底,低着头连看他离开的勇气也没有。

  “玄硕,你妹妹刚回来,不聚聚吗?”乔一川喊道。

  乔玄硕头也不回,迈开大步离开。

  “这家伙,从小到大都这么傲,性格要强还高冷,真的是没办法了,哎……”乔一川自怜自哀叹息。

  白若熙搅弄着自己的指尖,轻咬着下唇,低头沉浸在自己痛苦的思绪里。

  乔玄硕走到别墅通道外,蓦地,停下脚步,看着远方的天际,沉默了三秒,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心里默念:“1,2,3,4,5……”一直念道15才听到后面传来急促的声音:“三哥,三哥你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

  乔玄硕放下手腕,嘴角噙笑,迷离高深的目光看着远方,双手插袋等待后面的白若熙追上来。

  白若熙气喘吁吁地跑到乔玄硕面前,边喘边说:“三哥,既然你回来了,能不能救救我妈,你看到爸爸现在有多痛苦吗?如果妈妈真杀人了,我不会让你徇私枉法的,但妈妈是被冤枉的,你……你……如果连这个忙都不帮,怎么对得起你身上的那套军装?”

  乔玄硕清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也让白若熙感觉很不安。

  他就这样静静看着她的眼,她便无所畏惧对视男人冷冰冰的深邃。

  白若熙眼眶是湿润的,水雾朦胧,清澈见底的眸子水汪汪,任谁看了都心生怜悯。

  可这个男人眼底看不到一丝波澜。

  好片刻,乔玄硕才开口,低沉的嗓音很是冰冷:“什么条件你都肯答应?”

  “对,只要你肯救我妈妈,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即便让我代替妈妈坐牢也无所谓。”白若熙斩钉截铁道。

  “不用你坐牢,但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了。”乔玄硕抛下冷冰冰的话,迈开步伐往军车走去。

  白若熙顿时喜出望外,像个开心的孩子一样追在乔玄硕后面,“三哥,三哥你是答应帮我救妈妈了吗?”

  “你是不是答应我了?”

  “条件是什么?”

  白若熙一路跟着他走到车门边上,乔玄硕拉开副驾驶的门,没有温度的命令:“进去。”

  “哦。”白若熙不需要再问了,很显然他已经答应,只是不知道他条件是什么,希望不要太残暴不仁就好。

  坐上副驾驶,乔玄硕甩上车门。

  转了弯,乔玄硕坐到驾驶位置上,目光看着前方的路,低沉的声音命令:“安全带系上。”

  白若熙过于紧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连忙拉起安全带系上:“我们去哪里?。”


标 签言情 恰似爱如潮 小杞芙芙 白若熙乔玄硕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