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_严景粤周婉瑜小说寒燕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6 ℃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_严景粤周婉瑜小说寒燕

严景粤周婉瑜小说

寒燕 著

连载中免费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男女主是严景粤周婉瑜,故事不读到最后永远猜不到剧情走向。想看作者寒燕的书,快来故事递网在线阅读吧!精彩节选:严景粤对于周氏集团的千金周婉瑜不屑一顾,并对媒体放话,这女人,哪怕倒贴我都看不上!没过多久,有媒体拍到,严景粤屁颠屁颠的跟在周婉瑜身后苦苦哀求,媳妇我错了,你看我一眼行不行?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男女主是严景粤周婉瑜,故事不读到最后永远猜不到剧情走向。想看作者寒燕的书,快来故事递网在线阅读吧!精彩节选:严景粤对于周氏集团的千金周婉瑜不屑一顾,并对媒体放话,这女人,哪怕倒贴我都看不上!没过多久,有媒体拍到,严景粤屁颠屁颠的跟在周婉瑜身后苦苦哀求,媳妇我错了,你看我一眼行不行?

免费阅读

  “你在哪儿?”对面道。

  严景粤漫不经心的回道:“医院。”

  男人话音刚落下,对面的声音就是一顿,这么听话的儿子,严令远已经许久没见到了,于是说话的时候,严令远的声音不自觉的柔和了些:“陪婉瑜去医院了吧,等你们产检完回来,回老宅一趟,我有事儿跟你说。”

  严景粤挑眉,视线落在周婉瑜身上,眸子里晦暗不明。

  被这目光盯着,周婉瑜感觉不适极了,她有些不自在的侧身,想避开刺目的眼神。

  嘴里也问道:“有事?”

  “严太太的面子可真不小,你产检都能让我爸牵肠挂肚的。”严景粤的声音更冷了:“等会儿结束了跟我回一趟老宅。”

  “是爸爸的电话?你去吗?”

  “你还想怎样,代替我吗?”

  对于严景粤的冷嘲热讽,周婉瑜自觉已经能心平气和的接受了,毕竟这可比在婚礼上当众打她脸来的和缓。

  她偏头,对守在一旁的保镖道:“打电话回别墅,就说我今晚跟少爷回老宅,还有让司机也回去吧。”

  保镖听完转身就走了。

  没过多久,诊室里的许晴就出来了,她的手里还握着医生给开的药单,见严景粤跟周婉瑜凑那么近,她气不打一处来:“景粤哥哥,高医生给我看完了,我们一起去药房取药吧。”

  “好。”

  闻言,许晴得意的笑了,而周婉瑜则是觉得心里涩涩的,严景粤跟她讲话的时候不是怪里怪气就是出声怒吼,而跟许晴讲话的时候虽然没太大变化,但是那里面的温柔是她从来都没体会过的。

  周婉瑜难受了,严景粤却是不满了:“还杵这儿干嘛?”里面的嫌弃和厌恶丝毫不隐藏。

  “许小姐,景粤要跟我回一趟老宅,这药就烦请你自己去取了。”

  许晴登时就呆住了,她偏过头看着严景粤,似乎是在确认周婉瑜这话的真实性:“景粤哥哥,你要把我扔下?你都答应我要陪我看医生的,再说了,你还没送我去公司呢!”

  严景粤当然是站在许晴这边,尤其是当许晴操着傲娇埋怨的小语气的时候,他瞥了一眼周婉瑜:“没听见啊,我要送许晴去公司,你自己先去!”

  “可我刚才已经让司机回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没说要跟你一起去。”严景粤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他接过许晴手上的药单,牵着她走了。

  许晴好笑的看了周婉瑜一眼,里面的炫耀满满当当。

  周婉瑜忍不住咬唇,明明他就知道,自己吩咐保镖的时候他明明就在现场,明明他没有阻拦,这难道不是默认了吗?

  她哪里想得到,这男人就是个混蛋!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而保镖这时候也回来了,也听见了少夫人和少爷的争吵,他道:“少夫人,要不,我还是让刘叔回来吧。”

  周婉瑜没有听从保镖的建议,她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你也回去吧,我自己可以。”

  保镖没动弹,而是等到周婉瑜扶着肚子走在前面才道:“少夫人,我先送你上车,等你走了,我再回去。”

  周婉瑜没有拒绝,她担心会碰到娱记,索性自己准备的齐全,她掏出早就备好的口罩,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还真就没娱记认出来,她在保镖的护送下上了出租车。

  很快,车子就停在老宅门口。

  她进门的时候,严景粤还没回来:“爸,妈。”严令远和安媛就坐在客厅。

  严令远见只有周婉瑜一个人回来,他的脸色登时就不好看了。

  但是儿媳妇毕竟怀了孕,他强忍着没发火:“景粤不是陪你一起去了吗?人呢?”

  “景粤临时有事。”

  周婉瑜扶着腰坐下,嘴角微微翘起:“景粤毕竟是宝宝的亲爸爸,哪能不疼他,他是真有事儿,我就让他先去了。”

  周婉瑜本来是想让严令远熄火,可严令远的脸色不仅没变,反而还更吓人了些。

  “突然有事?他能有什么事,啥事儿能比妻儿还大,还敢让孕妇自己打车回来!”

  周婉瑜愣住了。

  估计是她下车的时候,被楼底的佣人看见了,就报告给严令远了。

  周婉瑜正愣着,就看见严令远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她顺着严令远的目光看过去,门口站着的不是她的正牌老公是谁?

  因为是背对着光,所以严景粤的脸孔她看不真切,但是莫名的,她就是能感觉到,严景粤的心情不好。

  严景粤走进来,直接坐到了没人的沙发上,他微微后仰,看着很慵懒。

  “有事儿找我?”严令远本来就怒意难平,见到严景粤这懒散的样子,就更生气了。

  “砰——”地一声巨响,周婉瑜也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儿?你做事不动脑子吗?整天挂在新闻上,你觉得好看?”

  严景粤顺着严令远手掌的方向看过去,被拍在桌子上就是一份儿报纸。

  周婉瑜也看到了那张报纸,她眉心突突的跳,这张竟然跟早上的那张不是一张。

  上面的一张图片占据了半张版面,上面的主人公是赫然是严景粤和许晴。

  周婉瑜看见了,严景粤自然也看的清清楚楚,坐在沙发上的安媛见势不妙,赶紧起来拉了严令远一把:“有事儿好好说,别发火啊!”

  严令远一把挥开安媛,脸色难看的可怕,他低声吼道:“你这个逆子,我早晚一天让你气死!”

  “昨天在婚礼上消失,今天又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严景粤!我们严家的百年名声都让你毁了,3天,我就给你3天的时间,这种事情,我不想再看见!”

  严令远说这话的口气很不好,但是严景粤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说够了?”严景粤从沙发上起来,伸手掸了掸西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他声音低沉道:“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你给我站住!”严令远爆吼:“你不是一直都想找到许卿吗?3天,如果事态还在恶化,我敢保证,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她!”

  严令远的话让周婉瑜愣了下,她抬起头观察严景粤的表情,可男人的表情很自然,好像严令远说的他根本就不在乎一样。

  感觉到周婉瑜的视线,严景粤就好像是一只愤怒的豹子,瞳孔里猛然迸发出强烈的情感。

  但是这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只持续了几秒钟,严景粤就移开了视线。

  “我自己会处理。”扔下这么一句话,严景粤就粗鲁的拽住周婉瑜的胳膊,周婉瑜被迫拖出去,胳膊吃痛,可她并没有拒绝的机会,男人的力气太大,他的腿又很长,周婉瑜根本跟不上,突然,周婉瑜只感觉脚腕的位置一阵剧痛,但是男人根本就没理会她。

  等到两人出了别墅,严景粤就一把甩开了周婉瑜的胳膊,眼神中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周婉瑜很痛,但是她不敢在这个时候跟严景粤呛声。

  嘴巴闭得紧紧的,周婉瑜低头揉着生疼的手腕,可严景粤并不放过她:“严太太耍得一手好把戏,打出租车过来,还跟我爸告状?很厉害嘛!”

  周婉瑜沉默了一会儿,她道:“景粤,你误会我了。”

  “我是想跟你一起过来的,可是你不是拒绝我了吗?所以我才——”

  “怎么,伶牙俐齿的,难道这还是我的错吗?”

  严景粤眼神冷鸷,他紧紧盯着周婉瑜,周婉瑜后退了几步:“不是,我是想说——”

  “嗤——”严景粤嗤笑了一声:“你的司机呢?保镖呢?我记得刚才在医院的时候,他们都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吧!现在又自己一个人过来,说你不是成心的谁信啊!”

  周婉瑜没有反驳,严景粤本来就对她有看法,这个时候她再怎么解释,他也不会听的。

  可周婉瑜的沉默落在严景粤眼中,就是无话可说。

  严景粤一声冷哼,继续道:“严太太架子好大,在外面摆足了架子,到家就装可怜,博同情!你不要跟我说,你是看他们工作太累了,想给他们放个假吧!”

  “景粤,我为什么会带着保镖,你不知道为什么吗?婚礼你没出现,还默许许晴来闹事,让我颜面尽失,让我们周家和你们严家没脸,我自己一个人去医院,不就是坐实了我们没感情吗?”

  周婉瑜挺了挺,手掌按在肚皮上,她道:“景粤,我已经有了7个多月的身孕了,我身边没人的话,万一出了事,你让我怎么跟爸妈交代?”

  说到这儿,严景粤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一把掐住了周婉瑜的下巴,逼迫她仰起头:“怎么,跟闺蜜抢男朋友,很得意嘛,你一点儿小问题都解决不了,我要你还有什么用?嗯?”

  严景粤的唇角勾着嘲讽的笑,而周婉瑜下巴上的痛感也越来越强,他在周婉瑜的身上扫视了一遍,眼中的玩味也越来越重。

  被那种的眼神盯着,周婉瑜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蓦地松开钳制周婉瑜的那只手,周婉瑜没察觉到,差点儿倒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而脚腕的位置又是“咯嘣”一声,剧痛感窜进大脑,周婉瑜吃痛的闷喊一声。

  周婉瑜以为严景粤话说完了就会放过她,但是严景粤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瞪大了眼睛。

  男人脱下了西装,两只手轮换着在衣裳上擦了又擦,好像上面有着什么病菌。

  周婉瑜瞳孔猛地外扩,忽然就听见严景粤道:“严太太,我跟我爸说的你也听见了,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好好收拾,要是砸了,嗯?”

  下一秒,严景粤当着周婉瑜的面就把西装扔在地上,转身就出去了,连个回头的动作都没有。

  桐城位于北方,初秋时候空气就已经刮的人脸疼了,而严景粤此刻只穿着一间白衬衫,迎着风飘摇着,那一步步走的稳健,一如他这个人。

  本应该是亮眼的画面,可周婉瑜却没有欣赏的心情,她肚子已经很大了,弯腰捡衣服对她的身体来说是个很困难的事。

  严景粤对她吝啬至极,不管是之前的逃婚,还是跟许晴的绯闻,亦或者是今天丢在地上的西装,都让她很难堪。

  艰难的捡起西服,周婉瑜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打开手机拨通了上官婧的电话:“婧婧,你能不能来严家老宅接我?”

  “严家?老别墅区那儿?”

  “对。”

  “好,等我一会儿。”

  电话挂断还没有半个小时,上官婧就出现在周婉瑜的面前,她的五官很精致,妆容也很漂亮,身上的服装也很简单,大衣配牛仔裤,车子停下之后,上官婧给周婉瑜拉开车门。

  上官婧把着方向盘,看向了周婉瑜手里的西装:“这是什么?不会是严景粤的吧,他又欺负你?”

  周婉瑜也不隐瞒,跟上官婧讲了事情的始末,上官婧是记者,对记者这个行当也很熟悉,找她过来,也是希望她能给自己出出主意,毕竟是严景粤交代的,她要是没办好,后果她都不敢想。

  “还是严家的继承人呢,人品这么恶劣,除了欺负你,就是欺负你!”

  听完周婉瑜的话,上官婧气的脸色发青,过了一会儿,她对周婉瑜道:“赵曦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帮你。”

标 签总裁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 严景粤周婉瑜 寒燕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