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霍胤楼顾满小说_霍先生过妻不候霍胤楼顾满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41 ℃
霍胤楼顾满小说_霍先生过妻不候霍胤楼顾满

霍先生过妻不候

霍胤楼顾满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叫霍胤楼顾满的小说《霍先生过妻不候》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把大火,将顾满对霍胤楼的爱烧的一干二净,她陪着他一步步从底层爬起来,从贫穷到富有,从被人唾弃到万人仰视,最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娶了别的女人,这场感情里,终究是付出的多的那方伤的比较重.....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霍胤楼顾满的小说《霍先生过妻不候》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把大火,将顾满对霍胤楼的爱烧的一干二净,她陪着他一步步从底层爬起来,从贫穷到富有,从被人唾弃到万人仰视,最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娶了别的女人,这场感情里,终究是付出的多的那方伤的比较重.....

免费阅读

  顾满就站在霍胤楼的身侧,邀请的,却是站在他身边的闵慎之。

  霍胤楼的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睛却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而后者,则是惊讶的挑了挑眉。

  一个半路杀出来,甚至比儿子还要年轻的后妈;

  一个纨绔不已原本应该是闵家唯一继承人的继子。

  在场的人谁都能一眼看出,两人之间的隔阂不小。

  但是顾满却邀请了闵慎之来当做她第一支舞的舞伴。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两人身上,包括台上的闵董。

  终于,闵慎之笑了笑,将顾满的手握住,“荣幸至极。”

  两人一起走到大厅中间。

  舞乐声响起,激情而又暧 昧的探戈。

  顾满的手搭在闵慎之的肩膀上,面带微笑,老气的旗袍下却是年轻曼妙的身姿,每一次跨出的舞步都踩在点上,恰到好处。

  那原本只算清秀的脸庞在聚光灯下却突然变得无比的绚烂,旗袍上金丝绣的蝴蝶更好像要飞出来一样。

  许一诺站在那里看着,手紧紧的扣住了酒杯。

  不仅仅是因为顾满此时的大放异彩,更因为她不用转头都可以感受到,霍胤楼落在顾满身上始终没有转开的眼神!

  闵慎之的手轻轻的搂着顾满的腰,说道,“看来母亲为了今天的宴会还费了一番心思吧?什么时候学的舞?”

  他勾着唇,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只是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里面,没有丝毫的笑意。

  顾满的声音平静,“我大学是舞蹈社的。”

  “哦,是吗?”闵慎之看了一眼周围的观众,“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猜一下,母亲这一支舞,是跳给谁看的?”

  “你想要猜就猜。”顾满朝他一笑,“因为,你不可能猜对。”

  舞乐接近尾声,顾满独自旋转了三个圈后,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完美收势。

  顾满与霍胤楼对视上,嘴角是完美的弧度。

  满场的鼓掌声。

  她收回眼神,和闵慎之一起鞠躬谢礼。

  “现在,我正式宣布,宴会开始!”

  闵董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或双双的结成舞伴,或端着酒杯走到一起聊天,场面无比的和谐,热闹。

  顾满结束之后,先走到了闵董身边。

  “累了吧?”闵董将身上的手帕给她,“脚可还撑得住?”

  “没事。”

  顾满摇摇头,但其实此时,脚踝处几乎已经疼得她站不住。

  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和笑容,依然完美无缺。

  谁能想到在五年前的时候,医生判定,她可能再也无法正常走路。

  但是,顾满还是站了起来,甚至现在,可以自如的跳着舞。

  他们都说这是一个奇迹。

  只有顾满自己知道,她经历了多少痛。

  “闵董,好久不见了!”

  很快的,又陆陆续续有其他的人过来跟闵董打招呼。

  顾满疼得难受,也不好在场,朝来人笑着点点头后,转身走到一边。

  她踩着高跟鞋,此时每走一步,就好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样,疼的她冷汗都出来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人突然往后退了一步,直直的,撞在了顾满的身上。

  猝不及防,她脚下一个踉跄,高跟鞋一崴,整个人直接往后面倒去!

  顾满只觉得脚上传来一阵剧痛,下意识的想要将什么东西抓住,所以当那一只手伸过来的时候,顾满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把攥紧!

  那人的另一只手,也稳稳当当的将她抱在怀中!

  等到他的体温传来,以及闻到他身上那熟悉的味道时,顾满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在那瞬间,就好像是被冻住了一样。

  “闵夫人,没事吧?”

  周围有询问声传来,顾满这才回过神。

  她立即想要将身后的人推开,但是脚上刚刚一用力,脸色就“唰”的一下变得苍白。

  她紧咬着嘴唇。

  “闵夫人好像崴到脚了?”他的声音传来,淡淡的,“我扶你去旁边休息吧。”

  顾满想要拒绝,但是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任何出格的举动他们怕是都会多想。

  霍胤楼这个疯子,自己生硬拒绝的话,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

  她忍了忍,到底还是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

  霍胤楼也当她是默许了,扶着她往前。

  “我来吧。”

  许一诺硬邦邦的声音在两人身后传来,说着已经上前来要扶住顾满。

  霍胤楼却是直接拒绝,“不用。”

  然后将人扶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很快松了手。

  许一诺看着眼底又阴翳了几分。

  “丫头,受伤了?”

  闵董也听见了动静,在看见顾满那满脸苍白的样子后,立即看向旁边的人,“快点,去请医生。”

  话说着,他将顾满的手握住,“是不是很疼?”

  “不会,我没事。”顾满抬起头来,勉强的笑了一下。

  尽管笑容勉强,但是她眼睛里面的安慰和信任,没有办法掩饰。

  霍胤楼看着,脸色逐渐变得阴鸷。

  “看来,顾满和闵董的感情,倒是好得很!”许一诺看了眼他的脸色,忍不住出声,话里面是一片的讽刺。

  两人的年龄差距这样大,的确谁都不会真的将他们当成一对儿。

  不管两人看上去多么的和谐,看着都像是父女。

  闵董却是没理会,只是抬起头来看向霍胤楼,直接道:“胤楼,顾满的脚受伤了,我没有办法走开,可以请你帮忙带她上去休息吗?”

  顾满的脸色顿时变了,自己挣扎着就要起来,“不用,我自己可以!”

  她不想再和那个男人独处!

  可她脚受伤,猛地站起只是让身形一晃,险些跌倒在地。

  霍胤楼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几步上前一把将她扶住。

  “要是疼的话就不要勉强了,而且,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嫂子!”

  霍胤楼的这一声嫂子,叫的格外清脆,暗含着咬牙切齿。

  还没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伸手,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顾满的脸色都变了,眼睛也下意识的看向宴会厅内的众人。

  许一诺的脸色都气青了,周围的人也都往他们这边看,眼底尽是意味深长。

  闵董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摆摆手:“管家,你带胤楼上去吧!”

  “是。”

  管家立即走在了前面,“霍总,这边请!”

  顾满见无法阻止,只能任由他抱着自己往前。

  男人一步步跨上台阶,离宴会厅越来越远,顾满终于还是开了口,“霍胤楼,你就不怕许一诺生气,毁了跟你的婚约吗?她可是许家的大小姐!”

  “呵。”男人低促地笑了一声,“不劳闵夫人操心。一诺知道我和闵董是什么关系,我不过是受兄长所托,好好照顾我的嫂子而已。”

  他低头看着顾满,嘴角上扬,眼睛里却是一片暗沉,“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顾满闭眼不再说话。

  她不愿意再跟他争论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心里只盼着他尽快将自己送到房间,不用再看到他这张脸。

  但是,霍胤楼就好像知道了她的心思,偏偏要和她作对,刻意放慢脚步,和前面的管家拉了一大段的距离。

  “你瘦了。”

  就在顾满要发作时,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男人突然的话,让顾满脸上的表情不由变了变,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闵夫人。”他低笑着喊了她一声,眼中似乎带了几分难辨的神色,“虽然现在你是我嫂子,但你欠过我一条命,怀过我的孩子,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顾满身体不由一凛,指甲狠狠掐入手心,留下深红的印子。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他是怎么将自己关在了别墅中,更不会忘记他和许一诺在一起之后,将她和孩子逼上了死路!

  她活下来了,但是她的孩子……却死了!

  是被他逼死的!

  霍胤楼终于抱着她进入房间。

  顾满自己抓着椅子坐下后,看向管家,“带霍总下去吧!我要一个人休息!”

  她的样子,很冷,话音落下后,也不再看那个男人,仿佛再多一眼都不愿意。

  霍胤楼看了看她,倒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跟着管家出去。

  门关上的那瞬间,顾满挺直了的身板在那瞬间终于垮了下去,眼眶中的氤氲更是迅速的蔓延上来。

  她一把擦掉。

  她不哭,也不能哭!

  她的眼泪在那段时间,早就已经流干了!

  ——

  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将近一点的时间。

  霍胤楼喝了不少酒,上车后就直接躺在了那里,眼睛闭着,脸色陀红。

  许一诺看了看他,身体往他那边靠近了些许,“说真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顾满居然会成为闵夫人,你说,闵董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她到底用的什么手段,可以让他跟她结婚?”

  许一诺的声音很轻,但是话里面的轻蔑,霍胤楼还是听得清楚。

  他也没有回答,只坐在那里没动。

  那时,齐简也已经发动了车子。

  许一诺看了闵宅一眼,“不过,闵董可还有一个儿子呢,想来以后她在闵家的日子肯定也不会……”

  “许一诺。”

  霍胤楼的声音突然传来,平静,冷漠的。

  许一诺的身体微微一凛,看向他。

  霍胤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眼睛睁开,盯着她看,“那个时候,我看见了。”

  突然的话,让许一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

  但是很快的,她说道,“什么……意思?”

  “那个时候,是你推的旁边的人,想要将她撞倒是吗?”霍胤楼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你就这么见不得她好?”

  “我……”

  “你们之前,不是朋友吗?”

  霍胤楼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许一诺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但是很快的,她说道,“之前是这样,但是胤楼,你忘了……思裳是怎么死的吗?”

  轻轻的一句话,让霍胤楼脸上的表情骤然消失。


标 签言情 霍先生过妻不候 霍胤楼 顾满 霍胤楼顾满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