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_裴铭薛庭藉小重台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9 ℃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_裴铭薛庭藉小重台

裴铭薛庭藉

小重台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你带来作者小重台的小说《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故事流水行云、浑然一体。这里提供男女主是裴铭薛庭藉的全文免费阅读,《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描述了:裴铭前世遭人算计惨死,重生一世,必定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至于那位九五之尊薛庭藉,她不准备招惹,但却架不住他从王座走下凡尘,对她步步紧逼…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你带来作者小重台的小说《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故事流水行云、浑然一体。这里提供男女主是裴铭薛庭藉的全文免费阅读,《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描述了:裴铭前世遭人算计惨死,重生一世,必定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至于那位九五之尊薛庭藉,她不准备招惹,但却架不住他从王座走下凡尘,对她步步紧逼…

免费阅读

  裴长远跨着极大的步子,亲自把裴铭扶起来,又看到受伤极重的封氏,面若寒冰,“这是怎么回事!”

  王氏想要解释,却被裴铭抢了先。她当即扑到了父亲怀里,哭的好不伤心。

  裴大小姐自幼袭承将门做派,坚毅刚强且从不掉眼泪,这次却一反常态,没有让裴长远觉得她骄矜,反而意识到出了大事。

  封氏忍着身上的伤下跪认错,“妾身失职,没保护好大小姐。”再一五一十把事情告诉了裴长远。

  王氏的脸变得比电光还要惨白,也顾不上大雨滂沱,迈下阶梯就要解释。

  可一转念,竟矢口否认。

  毕竟没有证据,裴铭就是告状也没用,再说王家曾对裴长远有恩,他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裴铭适时哽咽,模样委屈至极,“父亲,算了……”

  正在此时,银盘唯唯上前传话,“主君,六皇子殿下来了。”

  薛庭藉带着一大堆的礼物前来,为了给裴铭赔罪的。

  趁着人还没来,他偷偷预想着一会儿的说辞,不成想一扭头,竟是裴将军满脸杀气地走来。

  裴铭跟在他后头,眼眶红红的,一身湿透,饶是当着大将军的面,薛庭藉也没忍住上前关切,“怎么了这是。”

  他的举动让裴长远眉头一跳,朝他行了一礼,“不知六殿下前来是为何事?”

  裴铭主动解释了缘由,而银盘在一边插话了,“上次六殿下找了个太医为小姐诊脉,大夫人看到了,就说我们小姐gouyin殿下呢。”

  裴长远的脸色已经不能更难看了,咬着牙问薛庭藉可有此事,薛庭藉偷偷看了眼裴铭,裴铭无辜点点头,他这才痛斥王氏的阴险。

  “要不是我察觉,你家女儿怕是早就一命呜呼,她还推三阻四不敢让外人知道,是不是受了你那正室的威胁?”

  连六皇子都这么说了,裴长远额角的青筋几欲爆裂,深吸一口气,掀了袍子向薛庭藉跪下,“殿下对小女的救命之恩,末将铭记于心!”说完用力磕了三个头。

  薛庭藉虽是皇子,但作为镇守边关的二品大将,裴长远本不必向他行大礼的,由此也可见他对裴铭的疼爱。

  磕完头,他也不废话,直接转身去找王氏算账。薛庭藉盯着他额头上的渗血不敢吭声,直到裴长远走远才长吁一口气。

  “裴将军……果然勇武。”

  突然裴铭打了个喷嚏,才让他想起人姑娘家还湿透一身站在这呢,下意识解了自己的外衫就要给她披上,可惜银盘早备着了。

  裴铭拢着衣领告辞,被薛庭藉再三叮嘱换了衣服就过来,“我在这等着你,你可一定要来。”

  背过身去的裴铭,偷偷勾起了唇角。

  也不知是她有意捉弄还是怎的,薛庭藉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等来她,“殿下恕罪,刚才有些小事耽误了。”

  没等她多解释,薛庭藉首先命人把礼物奉上,“你脸色又不好了,我给你买了许多补品。”

  裴铭谢过,看出他还有话说,便安静等着。薛庭藉斟酌再三,说起昨日。

  “其实我不是个暴戾之人,只是看你被欺负了,又对太子向来有怨——”

  这话刚脱口,唇上突然覆上微凉,是裴铭捂住了他的嘴,“殿下怎的这话也敢说!”

  皇室兄弟之间最是残酷,要是让别人知道哪个皇子抱怨太子,那可是杀身之祸。

  薛庭藉舍不得她拿开手,又想起母亲的话,裴家拥护储君,裴家女和他这个皇子注定没有缘分。

  不由得,紧紧攥住了她的手。

  “你是为了太子说的这句话,还是为了我。”

  裴铭眨眨眼,纵容了他这般轻薄的举动,“当然是为了殿下你。”

  薛庭藉很满意,吻了下她的掌心。裴铭却如游鱼一般抽回了手,红着脸扭头看了眼后院。

  父亲回来了,有些事可不能再那么明目张胆。

  她的小心翼翼无疑给了薛庭藉极大的鼓舞,按捺住狂喜,“那你不再怕我了吧。”

  裴铭却说:“殿下贵为皇子,难道臣女不该畏惧您吗?”

  薛庭藉大失所望,翻身堵在了她面前,和上次的动作一模一样,“我再也不吓唬你了,但你也不准怕我。”

  裴铭扇着长睫,歪着脑袋笑看他,末了只吐了一句:“我真要怕你,你拦得住吗?”

  说完推开薛庭藉,边走边嘱咐银盘把这些补品收了,今晚加餐。

  摸着她刚触碰过的胸口,薛庭藉觉得浑身都透热了。

  “来人,天底下还有什么好东西,都给本皇子找来!”

  下了两天一夜的大雨终于在傍晚停下了,檐下嘀嗒别有一番韵味,空气里是新开芳草的气息,一切都那么讨喜。

  如裴铭预料的那样,主君下了令,从今以后封氏位比平妻,掌管府中一切事务,王氏不得踏入金微苑和临碣苑半步,饮食起居皆不得插手。

  这是彻底架空了王氏,也给了封氏该有的地位。

  裴铭捧着姜汤心满意足,靠在父亲的怀里撒娇。

  曾经在裴长远的庇护下,她还是很幸福安稳的,可惜……他去了战场后就再也没回来,自此她失去倚仗,也让王氏有了胆子敢加害她。

  她不信父亲是战死,也怀疑过是薛庭藉,但后来还是觉得太子的可能最大。

  可战场之事她无力操控,更不知道当年下手的叛徒到底是谁,看来得亲自走一趟军营才行。当然,这件事眼下倒不急。

  一夜过后,裴铭的风寒更严重了,病歪歪的养了四五日,可算恢复了些精神。

  裴长远很忙,每日早出晚归,这一日却早早地回了家,面目凝重地问她:“铭娘,你想嫁给许奕吗?”

  裴铭的脑子轰一下炸开了,半天也没回话,裴长远也知道这事说得突然,不过许太傅的意思还是希望两个孩子尽快完婚。

  “有些事太傅和我说了,不怪你,六殿下虽然救了你的性命,但毕竟年少娇纵,做事不大有分寸,让你和许奕都很为难吧?”

  许奕的确懦弱,但许太傅可没那么好说话,薛庭藉那些举动如此惹眼,他定是忍不下去的,所以让两家尽快联姻,一来断了六皇子的念想,二来也是向太子表忠心。

  裴长远也觉得妥当,倒没武断地直接安排婚事,能回来问问女儿的意思,也是对女儿的用心。

  而裴铭的回答也很痛快。

  “好啊。”丝毫不带犹豫。

  她清楚得很,有薛庭藉在,这婚事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完成,也不枉她几次三番费尽心机于他。

  裴长远很是欣慰,趁着他在皇城,要把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那边的许太傅就更为心急了,不仅紧锣密鼓地筹备起聘礼,还在整个皇城大肆宣扬,生怕某位殿下不知道他家孙子要和裴家小姐完婚。

  便是再霸道,也不能抢别人家的媳妇吧!

  这消息很快传进了六王府,那传话的侍从打着哆嗦禀告,薛庭藉一面听着,一面把手里的书撕了个粉碎。

  他当然不会去抢别人媳妇了,因为有他薛庭藉在,许家就别想把裴铭迎进门!

  “这会儿他们已经到哪一步了?”

  侍从滚了滚喉头,“问、问了名,该准备纳吉了,许太傅已经在物色城里最好的卜师。”

  纳吉,乃是卜算男女双方命格是否合适,虽只是个形式,但要从中作梗也是容易。

  “去,找出全城所有的卜师,本皇子有句话要带给他们……”

  目光落在桌上笔盏内,一支通透玉簪被插在最显眼的地方,将玉簪抽出把玩,薛庭藉笑得不怀好意。

  “许奕哪里配得上你,你还是乖乖做我的皇子妃吧!”

  第二日,许太傅就把城里最有名的张大师给请来了,递上许奕和裴铭的生辰贴,就等着大师口出吉言,大事既成了。

  许奕没好意思露脸,只躲在内厅等消息,一想到马上就能和铭娘名正言顺,心中终于痛快了。

  好险,没被六殿下捷足先登。

  张大师的眼底有些泛青,像是一夜没睡好的样子,接过生辰贴的时候竟有些哆嗦,掌心里全是津津汗渍。

  六皇子的威胁他不敢忤逆,但眼前二位大人同样是他开罪不起的,若是被发现他说了假话,那他这脑袋……今天就能留在太傅府里了。

  正纠结着,身旁的小道童自请为师傅摆好了卦盘,无疑在警告他别露了怯。

  这道童……是薛庭藉的手下。

  额角的汗珠滑落,张大师心一横,为了家里妻儿只能牺牲他自己了!

  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是白害怕了,因为——

  “回禀太傅大人、将军大人,许家公子与裴家小姐的命格,不合。”

  满心期待的许奕听到这话,脸上笑容骤僵,不止是他,许太傅和裴长远也瞠目结舌,“这、这……你说什么?!”

  张大人起身告罪,可这卦象绝无造假,二位贵人的命格确实不合。

  “裴小姐命格不凡,日后贵不可言,而许公子则……压制不住裴小姐,并且还会是……总之就是不宜结亲!大人恕罪!”

  说完便筛糠般跪伏在地,任凭许太傅怎么追问,都不肯再多说半个字。

  这是万万没想到的结果,许奕接受不了,跑出来追问到底什么意思。

  “我会是什么?与裴小姐会怎样?说啊!”

  张大师不敢开口,被裴长远生生拎起才支支吾吾说道:“许……许公子会是裴小姐的灾,也会因裴小姐而……而晚景不盛……”

  这可是彻彻底底的冤家,若是强硬成亲,只怕两家都难免受累。

  许奕的期望,落空了。

  裴长远沉默不语,许太傅却认定是薛庭藉从中搞的鬼,“来人,去把全城的卜师找来,不,还有其他地方的,但凡能找来的卜师全都找来!”

  他就不信了,薛庭藉能买通一两个,难道还能买通全天下么。

  可没想到,所有的结论都和张大师说得一样,不仅如此,因为这声势浩大的动静,反而让两人命格不合的事情被大肆宣扬,传得满城皆知。

  许太傅被气得连朝堂都不上了,整个太傅府连大气也不敢出。裴家也没好到哪去,半是欢喜半是愁。

  欢喜的是他们家出了个命格不凡的女儿,愁的是这个命格让裴铭嫁不出去了。

  什么叫贵不可言?很可能就是皇后娘娘啊,难不成谁娶了裴铭,谁就能当皇帝吗?

  谁敢冒着谋朝篡位的名头向她求亲?

  有人敢。就是薛庭藉。

标 签古言 将门嫡女朕以天下换你 裴铭薛庭藉 小重台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