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看陛下如娇妻by冷千言_沈玖萧陆川小说冷千言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85 ℃
我看陛下如娇妻by冷千言_沈玖萧陆川小说冷千言

沈玖萧陆川小说

冷千言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沈玖萧陆川的小说名是《我看陛下如娇妻》是由冷千言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甜文。主要讲述的是:沈玖穿进了一本书中,成了书中的炮灰男配沈家小少爷,是个女扮男装的大佬,沈玖穿过来后深知沈家结局凄惨,为了改变命运于是她打算去抱隐藏大腿,没想到阴差阳错碰上了男扮女装的萧陆川……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沈玖萧陆川的小说名是《我看陛下如娇妻》是由冷千言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书甜文。主要讲述的是:沈玖穿进了一本书中,成了书中的炮灰男配沈家小少爷,是个女扮男装的大佬,沈玖穿过来后深知沈家结局凄惨,为了改变命运于是她打算去抱隐藏大腿,没想到阴差阳错碰上了男扮女装的萧陆川……

免费阅读

  大武太历九年冬,寒风凛冽,天气比往年还要冷一些。

  凛冬大雪,本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偏偏这日皇城京都中还下起了雨。

  乌云遮日,冬光冷暗,加上这滴滴答答、冰冰凉凉、落在脸上仿佛刀子割肉似的冰雨,逐叫京城中的老百姓早早就关上了门窗,足不出户,围坐在家里的暖炉旁,或闲聊,或嗑嗑瓜子果品,倒也悠闲自得。

  大街上本该冷冷清清、安安静静,却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马蹄疾行,踩得水花四溅,街上又多交织了一丝令人厌烦的嘈杂。

  冰雨落入南巡将军府,冷风穿过弄堂,却丝毫影响不到屋里的人。

  “使劲儿,用劲儿!”稳婆趴在那分娩的夫人身旁,铿锵有力地喊着,叫着,像是喊着干活的号子,“再加把劲儿!”

  沈煜广在屋前踱来踱去,听着里面夫人的痛呼,时不时抬起头来紧张地朝着屋子里探,一颗心几乎快要被提在了嗓子眼。

  一阵冷风灌入他的脖子,沈煜广顿时打了个哆嗦,便听屋里传出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呜哇~”

  沈煜广大喜,急忙推门而入,便看着稳婆抱出了一个满身血污的小东西。

  看见沈煜广冲了进来,稳婆喜滋滋地道喜:“恭喜将军,是个千……”

  话还没说完,手中一空,那婴孩儿已被沈煜广抢了去。

  沈煜广将孩子裹进了自己的狐裘里,冲那稳婆狠狠瞪了一眼,稳婆顿时想起之前受到的叮嘱,慌忙改口:“恭喜将军,喜获麟儿!”

  “嗯,沈府的规矩你懂,出去别乱说话,否则你一家小命不保!”沈煜广端出数十年沙场驰骋磨练出的一身凛冽,满怀杀意地警告道。

  那稳婆顿时脸色一白,唯唯诺诺地低下了头。

  “老爷,宫里来人了。”这时候,王管家在门口低声禀报。

  “哼,就知道那女人不会死心!”沈煜广脸色一凛,抱着孩子就走出屋去,吓得稳婆跟在后面唤了声:“将军,孩子……”

  这孩子还没洗哪!而且,外头天寒地冻的,也不怕孩子染了风寒?

  稳婆欲言又止,却也没那个胆量上前阻拦,这时候,里屋传来了女主人娇弱无力的声音:“这事,你莫要再管,老爷自有分寸……”

  “哎,唉……”稳婆应了一声,转身回了屋子去,自是不敢多言。

  ……

  九年后。

  大武太历十八年冬,同样的月份,气候却暖得仿佛春天马上就要来了。

  冰雪消融,流水潺潺,一轮暖阳高悬碧空,日光懒洋洋地洒在京城,街头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从京城南正门一直通往皇宫的南正大街上,人头攒动,百姓们立于大街两旁,眼巴巴地看着、望着。

  几列英姿卓绝的骑兵缓步踏进城门,跟随在其后的,便是南巡军大将军沈煜广的车撵。

  厚重的紫檀木镶金车架,前后雕刻着八匹踏云骏马,上捧明珠车顶,下挂金棕曼纱,彰显着拥有者的身份贵重。

  当朝兵权大多掌握于三军——南巡军、北威军与西戍边军。

  沈家乃将门世家,自开国以来便掌着南巡军主帅大旗,故南巡军又被称作沈家军。

  军中不仅有虎狼之师,更有整个大武王朝的水师精锐,是大武王朝的一块顶梁骨。

  此次南下,捷报不断传入京城皇宫,南巡军不仅平定了南疆叛乱,更是痛击了西南方海域上的猖狂海寇。

  一时间大武王朝威名远扬,南方诸岛国不敢越境,无不以大武为尊。

  故,谁人能说沈煜广的身份不贵重?

  只怕皇上遇见,都得礼让三分!

  车撵的曼纱被轻轻掀起,百姓们纷纷好奇地朝着那窗口露出的缝隙望去,想要一睹将军风采。

  谁料,那曼纱下,却露出了一张瓜子小脸,长得清秀俊俏。

  一双滴溜溜圆、乌黑乌黑的大眼睛,还带着几分顽皮与好奇,似是刚刚出生的雏鸟,恰恰睁开眼睛,要将这陌生的世界一览无遗。

  只是短短一刹那,帘子又被旁人狠狠地拽上,车里似乎传来了低沉的训斥。

  “爹啊!”沈玖揉着自己的小腰板,苦着一张小脸哀叹,“我坐得腰酸背痛,您就放我下去骑马不行吗?”

  “若是让人看见我的卫军中还有稚子,沈家军脸面何存?”沈煜广绷紧了脸部神经,冷声道。

  说罢,他看了一眼身旁委屈巴巴的小家伙,严父的面具终是裂开了几分。

  “过来,爹给你揉揉!”他一把抓过了沈玖,用布满茧子、如同虎爪般的双手,力道轻柔地在那小小细腰上揉捏起来。

  沈玖顿时觉得,能让堂堂当朝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沈老爷给自己揉腰捶背的,这一次穿越也算是值了!

  是的,沈玖是个穿越分子。

  穿越之前,她是一家外贸公司的总经理,每天忙到头晕脑涨,遇上个重大项目,更是废寝忘食,苦苦大战了一个月。

  结果,项目刚做完,她就被送进了医院,脑淤血,抢救无效而英才早逝。

  以为自己死得透透的,没想到一睁眼,她便穿越来了这大武王朝,而且还成了权势滔天的沈家长房嫡三男,在沈家排行老九,下面人都得恭恭敬敬地唤一声“沈九少”。

  初来乍到时,听到这个消息,沈玖开心得意了好长时间。

  这次她投胎怕是欧皇附体,竟然抽到了SSR!

  刚出厂就给配置上了这么高端的人设,身份高贵,家里有钱又有权,而且她排行小,家里两房嫡庶哥哥加起来有八个,什么事都轮不到她这个最小的,大可一辈子舒舒服服当一条咸鱼,再也不用苦逼地996了。

  更令她高兴的是,这次她竟然成了个大老爷们儿,总算是摆脱那个纠缠了她二十几年的可怕亲戚!

  试过的姐妹都知道,那亲戚来时,山崩地裂,天昏地暗!

  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等她能看清自己的身体后,她才发现——自己压根儿就没多那二两肉!

  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看花了眼,抬着两条藕节子腿盯着看了许久,始终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

  这也太特么打击人了!

  她都感觉到,那位亲戚已经在不远处朝着她和蔼地摇着手,露出了容嬷嬷的标志笑容。

  更没料到的是,她那眼瞎非要指女为男的老爹进屋一瞧,被她这动作给逗乐了,指着她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我沈家的子嗣,这么小就有这番能耐!爹的小乖乖,等你三岁了,爹带你去骑大马!”

  三岁?骑大马??

  好吧,虽然感觉年龄似乎不太适合,但沈玖还是蛮期待的。

  可谁知道,她这不靠谱的老爹所谓的骑大马,既不是让她骑在他背上玩耍,也不是找匹小马来带她溜达,而是……

  他竟然真的把才三岁的沈玖,从娘亲的怀中拉走,骑着大马,一道带去了边疆南巡!

  沈玖三岁,与父亲、大哥、二哥一道从了军,如今南方暂时没什么要紧,沈煜广才班师回朝,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年。

  六年的戎马生涯,她时而在大本营里,听着老爹满口喷粪地骂着底下那群怂兮兮的叔叔伯伯;时而陪着大哥乘船远航,一路追着那些海寇、南蛮的屁股追打;时而伴着二哥识字读书,或者在后备营里熟悉些军械、画画地图。

  虽然年纪尚幼,但如今她早已把南方海域几个岛国的地形摸得滚瓜烂熟,小身板儿也被锻炼得结结实实,时不时还能秀出一块小小的肱二头肌。

  真不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她能不能把那老天欠她的二两肉给补回来。

  毕竟在原书里,她这个角色也是个堂堂正正的纨绔男配啊!

  对了,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名叫《真假千金传》的三流小说虚构出来的。

  早在沈玖三岁被带去南疆的路上,这本小说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还逼着她读完全本。

  说这本小说是三流小说,还算是抬举了原书。

  事实上,这根本是个朝代混乱、构架空虚、粗制滥造的小白文。

  文中各种政治制度、兵制混搭,官职、后宫称谓乱入也就算了,反正是个架空文,但是作者既没写出惊心动魄的朝堂权谋,也没写出动人心扉的悱恻爱情,也不知应当算官场文还是算言情文。

  总之,此文不扑,天理难容!

  不过因为关系到自身,沈玖还是耐着性子把它读完了,读完后,沈玖真想把那个叫冷什么的作者狠狠踩在地上摩擦!

  她这个角色,十多年后,便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不学无术就算了,竟然还好.色!

  因为和假千金女二有所牵扯,又垂涎真千金女主的美色,最后被男主设计丢了性命不说,还因他牵扯连累了整个沈家,导致沈父一时冲动站错了队伍,在新帝登基后,很快便被连根拔起,彻底铲除。

  看着南疆那军威浩荡的南巡军,看着军中无数忠心热血的好儿郎,沈玖的内心波澜起伏……

  真是神他妈的逻辑!

  新帝脑子是不是烧坏了?

  这么庞大的军体世家,守卫国土的南天门,先设计他被迫站错队,然后再说铲除就铲除?

  宋太|祖都得和颜悦色喝个酒,康熙帝都忍气吭声糟了那么多年的心!你个新上任的小皇帝,谁给的勇气?!

  更何况,没了他们沈家,南巡军就成了一盘散沙,还如何抵御南域各大岛国和海盗?

  当然,这些后续的事情显然是作者不用去考虑的,把该收拾的反派都收拾了,该清理的情敌都清理了,男主女主快快乐乐幸福美好地生活下去就行了。

  至于大武乱不乱,百姓活不活,关他们何事?

  不过身为书中的反派,哦,不,或许连反派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一个炮灰,沈玖可不打算按照作者的设定乖乖走上一条断头路。

  她手里明明拿着一把好牌,而且熟读了原剧情,又怎会任由男主构陷自己和沈家?

  谁都不能阻止她当一条富贵咸鱼的野心!

  至于原书中的“沈九少”怎么会忽然少了那二两肉,成了个不带把的——也不知是书中另有隐情,还是因为她的到来而产生了偏差,总之,沈玖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从她那个憨憨老爹的口中套出了超出原书剧情的“真相”。

  这事情,追根溯源,还得怪钦天监!

  十六年前,当时距离沈九投胎还有七八年,沈家一共才三个嫡子,沈老太爷也还在世。钦天监给测得一卦,说沈家这第三代嫡系之中,必出一位皇后!

  这可引起了宫中各位娘娘的警惕!

  此时皇上长子早夭,皇后和当时还是个嫔的阮贵妃各有一子。而且,皇上正值壮年,后面嫔妃也未尝不会有生子的可能。

  在这个朝代混乱的背景下,作者根本就没考虑在皇位继承上,用上老祖宗的“嫡长子继承制”,非得让数字军团来个几龙夺嫡。

  钦天监的这一卦,几乎是在告诉诸位娘娘,娶了沈家嫡女,便能让自己的儿子登上宝座!

  更何况,若是能把沈家拉入自己的阵营,哪怕没这么一道天卦,那位子也未尝不可一争。

  一时间,沈家门庭若市,都是替宫中的娘娘们来打探消息的。

  可一打听才知道,这沈老爷子几个儿子还未成家就死在了战场上,最后就剩下两个年长的。

  沈家二代两房下,也才三个嫡子,哪里来的嫡女?

  娘娘们的心思稍微安定了些,但却并未就此放弃,几双眼睛盯着沈家的后院,就盼着两屋正房肚子争点气,给生个女儿出来。

  这可惹怒了沈老太爷!

  沈家世代忠良,在龙椅交接的事情上向来保持中立,怎能踏足东宫之争的漩涡?

  更何况,当今圣上年轻力壮,哪需要立什么东宫啊,这是忤逆!这是欺君!

  于是沈老太爷偷偷把两个儿子叫到跟前,秘密给他们立下了一道规矩——沈家这一代嫡系,不得留女!

  不小心生了女儿咋办?

  沈老太爷一眯眼睛,抹了抹脖子,显出了冷血战将的残忍。

  且不论这样做是不是太没人性太过冷血,可你总不能每次都传出新生女暴毙吧?那谁不知道你是故意的?

  沈老太爷冷哼了一声,竖起了两根手指,给两个儿子指明了两条路。

  要么,别跟你正房生,多多宠幸一下妾室,生下了庶女也没有人惦记。

  要么……

  沈老太爷露出了一抹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神秘笑容,带着几分不太正经,偷偷告诉俩儿子:“咱家沈家祖传秘方,保管生男!”

  起初,沈煜广和沈煜安兄弟俩还不太相信这个祖传秘方,也不敢轻举妄动和正房夫人尝试,于是各自在妾室身上试了试。

  没想到,沈老太爷的秘方竟然是真的!

  沈家自嫡三子下来,从沈四到沈八,一连生出了五个庶子,完全没见着一个闺女!

  于是沈煜广一拍大腿,这秘方行啊!这憨憨兴高采烈地就去找自己的正妻王氏,过回正常的夫妻生活,翻云覆雨,好不快活。

  所以说,人哪,不能太嘚瑟,祖传秘方也有失误的时候……

  看见那血污淋漓的小九“儿”时,沈煜广的心是又惊又喜又恐又悲,活活揣了一只不知死活乱蹦跶的兔子。

  生女不易,怎能舍得真害了她性命?

  然而,也舍不得将她投入那权谋争斗之中。

  沈煜广只能要挟了稳婆,瞒着所有人,保下这个秘密。

  适逢此时宫中又来人探问,沈煜广情绪错乱之中,竟想出了一条险招,当着皇后娘娘派来的人面儿,撒谎不脸红,硬是把自己的手指藏于小娃娃双腿之间,没想到竟然真的把那宫人给蒙混过去了。

  此事让沈家老爹足足在沈玖面前吹嘘了好几年,说自己那一天怎么英明神武,怎么冷静沉着,怎么演技过人……

  沈玖想了想,心里了然。

  据说自己诞生那日正是大雪节令,天光黯淡,还夹着雨雪。

  昏暗的光线,加上自己身上又满是血污,那宫里来的人一眼望过来看走了眼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宫里的那位也不是省油的灯,大概是想到了这重可能性,陆陆续续又派了不少人或明或暗,旁敲侧击地打听。

  沈家老爹也当真是个有勇有谋之辈,小心谨慎,滴水不漏,陆续挡住了宫里来人的数次试探,最终,带着年仅三岁的沈玖拍拍屁股跑去了南疆,天高皇帝远,海阔任鸟飞!

  好在沈玖本身也有些随性豪迈,大大咧咧,雷厉风行,是以哪怕在军中长大,竟然也没人发现她是个姑娘家,包括她那两个愣头青一样的哥哥。

  知道这件事的唯有她、她爹、她娘、当年的稳婆,以及家中的那位老祖宗。

  再说回这回朝之事。

  南巡军在外打了六年的仗,如今南方已平,再不回交虎符,放归各路州兵,哪怕圣上再圣明,再信任沈家,都该坐立不安了。

  身为忠臣之表率,沈煜广自然是率领大军立即返程,只是留下了两个儿子和五六万人的队伍继续轮番驻守南疆国门,却带回了沈玖。

  京城对于沈玖来说十分陌生,毕竟她走时才三岁,也从未在街上逛过。

  她只依稀记得,沈府的门口有两只长相奇葩的石狮子,沈府东侧是左御史王大人的府上……

  马车转过热闹的大街,在人群簇拥下,拐去了一条被京都卫卫兵严密把守的小巷。

  这条小巷里住着的皆为达官贵人,路旁也不再有平头百姓围观,顿时耳根清净了不少。

  沈玖又一次拉开了马车纱帘,向着外面瞧了去。

  这一次,她的父亲没有拦着,任由女儿好好去看,去看看这个本该是她最为熟悉的环境。

  马车在青石路面上缓缓行驶,留下一串儿马蹄声。

  沈玖朝着前面望去,一下便看见了那对扎眼的石狮子——长得确实威风凛凛,但是石狮的表情却让人一言难尽。

  一只翻着白眼踩着球,似乎在说:“滚一边去。”

  另一只眼神迷离,一掌扬起,仿佛在说:“我困了,你且退下!”

  于是沈玖一眼就认出了自家府邸,但是将军府的东侧,却不再是她记忆中的王御史府,而被换成了“青王府”。

  青王府?青王??

  沈玖莫名觉得眼皮在跳,这名字好像有些眼熟……

  小说的情节在她脑海中过了一遍,她顿时从车上跳了起来:“青王!?哎呀~!”

  脑袋撞着车顶,看得沈煜广哭笑不得,伸手将她按下来,揉了揉竖着一个发髻的小脑袋:“你喊那么大声作甚!青王千岁是你能乱喊的?”

  “可是……”沈玖撇了撇小嘴,心道:

  那青王,便是日后登上龙椅,再把咱们沈家连根拔起的真龙天子啊!


标 签穿越 我看陛下如娇妻 沈玖 萧陆川 冷千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