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陈瑾宁陈靖廷小说_权门悍妻陈瑾宁陈靖廷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317 ℃
陈瑾宁陈靖廷小说_权门悍妻陈瑾宁陈靖廷

权门悍妻

陈瑾宁陈靖廷 著

连载中免费

网络大神作者(陈瑾宁陈靖廷),文江学海、文如其人。他的小说《权门悍妻》主人公是陈瑾宁陈靖廷,主要讲述:前世的陈瑾宁,为了丈夫不惜放弃一切,最后却被厌弃,更甚于被丈夫亲手刺穿胸膛,重生一世,她淡漠又狠戾,却每一个举动都在陈靖廷的眼里如此令他着迷…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网络大神作者(陈瑾宁陈靖廷),文江学海、文如其人。他的小说《权门悍妻》主人公是陈瑾宁陈靖廷,主要讲述:前世的陈瑾宁,为了丈夫不惜放弃一切,最后却被厌弃,更甚于被丈夫亲手刺穿胸膛,重生一世,她淡漠又狠戾,却每一个举动都在陈靖廷的眼里如此令他着迷…

免费阅读

  她本该是受万千宠爱一身的,却最终成了无人在意的孤儿。

  “送我回青州吧!”陈瑾宁侧头看着他,脸色依旧苍白,“父亲见不到我,不会心烦意乱。我在青州,过得很好。”

  “别说傻话,父亲不会送你回青州。”陈国公心情十分矛盾,这个女儿确实被他仇视了十几年,可看着她那张脸,哪里还仇视得起来?没了那些脂粉遮蔽,她酷似生母。

  她晕倒之前说的那句话,就像剑一样刺向他的胸口。

  “庄子里头,我养了一窝鸡,一群山羊,十三头牛,还有五匹高大的骏马,有奶娘,有海棠,有花,有我种的菜,有一片片的麦子高粱,我会骑马,舞剑,喝酒……我爱青州的瑶亭庄子,我不舍得离开,可管家来了,他说父亲想念我,想我陪在身边,他老了……”

  陈瑾宁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是想做戏,可到最后发现说的都是心底的话,前生就是这样。

  她一直从没割舍过这份父女亲情,否则,前生就不会听信长孙氏和张妈妈说的去做,来讨得父亲欢心。

  尤其,尤其她还曾经做了母亲!

  她轻轻地叹息,眸光幽幽地看向帐顶的花纹,“我回来了,才知道原来管家撒谎!”

  她说得很讽刺,却又说不出的悲凉。

  陈国公心底是震撼的,但是,面上并未流露几分。

  他方才就在外头,听着她在噩梦里哭得撕心裂肺,他从不知道……

  他敛了敛眸子,说:“武靖将军已经入宫向御医为你讨要销服丹治疗你的伤势,至于海棠说张妈妈下毒之事,为父会调查!”

  陈瑾宁一动不动,甚至表情都没有,仿佛压根不在乎。

  她从父亲眼底看出了一丝怜惜,这是前生从没有过的。

  亲情,是要在她歇斯底里花光心计之后,才能获得那么一丁点儿,那么,她就不会稀罕了。

  她闭上眼睛,听到了几不可闻的叹息。

  “你能告诉父亲,是谁教你学武的吗?”陈国公问道。

  陈瑾宁没有搭理,她不能搭理,她要比任何人都生气愤怒,要让他觉得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只要他在衙门里说张妈妈下毒谋害主子,她便不被追究。

  杀张妈妈,是立威,也是泄愤,更是宣战,小打小闹,从来都不能震慑人,只会激发对方的斗志。

  要出手,就得狠!

  良久,听到他起身出去的声音。

  陈瑾宁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疲惫之意。

  她从来不是擅长勾心斗角的人,在庄子里的时候,她认为没什么事不能以打一架来解决的。

  她其实未必会败给长孙拔,可她还是不得不用苦肉计,但凡她在这个家中有任何的依靠,何至于此?

  本来只是想把长孙拔牵连在下毒之事里,却没想到他会和陈靖廷一同回来,牵连长孙拔颇费周章,所以,她干脆就用苦肉计离间两人。

  前生和今生之事,在心头交织翻涌,恨得目赤欲裂。

  血气涌上,她吐了一口鲜血,又沉沉地昏过去了。

  再度醒来,便感觉嘴里有甘甜的味道。

  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海棠那张担忧焦灼的脸。

  “小姐醒来了!”海棠惊喜地道。

  一道阴影笼罩在陈瑾宁的头上。

  她抬眸看,是一张略带峻冷的面容,陈靖廷。

  “感觉如何?”他问,声音没有什么感情起伏。

  “好多了!”陈瑾宁扯了一下嘴角,凝望着他冰冷的俊颜,“听说将军入宫为我讨要销服丹,谢谢。”

  销服丹是宫廷疗伤圣药,听闻还是当今母后皇太后亲自研制的。

  “你是义父的恩人,这是本将该做的。”陈靖廷淡淡地说着。

  “嗯!”陈瑾宁没说什么,只是让海棠扶她起来。

  陈靖廷拱手,眸子如深潭般瞧不出感情来,声音淡漠,“既然三小姐没事,本将就先告辞!”

  一路入宫,他反复想起进门之后看到的一切,长孙拔出掌之前,她其实虚晃了一招,诱长孙拔出狠招,她是故意被长孙拔打中的,不管出于什么心思,她擅长心计。

  他一贯不喜这种内宅争斗,更不喜这种爱争斗的女子。

  看着陈武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帘子外,陈瑾宁沉沉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扬起眸子问海棠,“外面怎么样?”

  海棠为她的后背塞了一个软枕,道:“小姐您晕倒之后,国公爷很生气,调查下毒之事,也请了大夫来验查饭菜,证实下了断肠草汁,张妈妈的尸体被丢了出去,夫人也被斥责了一顿,小姐,我们赢了。”

  陈瑾宁脸上浮起一抹冷笑,“赢?没那么快!”

  海棠微微一怔,“夫人以后也不敢刁难您了,而且,国公爷下令从府外找几个人来梨花院伺候,张妈妈也死了,我们再不必受张妈妈的气了。”

  “张妈妈算什么?她不过是长孙氏的爪牙,像张妈妈这种货色,长孙氏身边多了去了。”

  海棠刚轻松的脸又紧张了起来,“那怎么办?”

  陈瑾宁眸子里笼了了一层冰冷,“不要紧,我们慢慢来,一个个地来。”

  长孙氏在府中,可还有一个靠山啊。

  那就是老夫人,她的祖母。

  长孙氏可以从姨娘抬为夫人,除了长孙氏的娘家忽然崛起之外,这位老夫人也是功不可没。

  老夫人如今在南国,在她的小儿子处暂住,不过,很快就会回来了,还把她的二叔二婶给带了回来。

  前生,她们回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那才是她前生真正悲剧的开始啊。

  一个乡下回来的野丫头,不懂得内宅斗争,不懂得人心险恶,只一心欣喜,自己终于有家人了,愚蠢得连母亲的嫁妆,都双手奉上。

  海棠轻轻叹息了一声,“其实小姐您长得比表小姐好看,国公府家世又比将军府好,也不知道江宁侯府为什么喜欢表小姐,不喜欢您。”

  瑾宁淡冷一笑,当然,她陈瑾宁只是个乡下回来的野丫头,连自己的父亲都不待见,且国公府看着是侯爵府邸,可也不过是父亲早年立下军功论功行赏的,那一年,光是侯爵就封了十几人,非世袭,食邑也就那么丁点儿,加上如今父亲在朝中也不得力,在督查衙门更是得罪了不少人,几乎没有人脉可依仗,跟炙手可热的长孙将军如何能比?

  她前生的那位婆婆,眼睛是长在额头上的,怎么看得起她这个所谓国公府三小姐?

  养伤数日,瑾宁总算是过了几天安宁的日子。

  听海棠说,长孙氏被责骂了一顿,府中也整顿了一下,梨花院原先的洒扫丫头被驱赶出去,管家再从人伢子手里买了三个侍女,带到了梨花院。

  管家先虚礼了一下,冷淡地道:“三小姐,这三人都是从府外买回来,不曾教过规矩,便劳三小姐辛苦一点,教教她们府中规矩吧。”

  管家这话,无非就是告知瑾宁,这三人不是夫人派来的。

  瑾宁看着这三人,其中两个丫头确实是生面孔,只是,那穿着粗布衣裳背着青色包袱的少女,她前生却是见过。

  她叫石榴,是管家兄长的女儿,前生在她出嫁之后入府的。

  瑾宁不动声色,打量着三人,问道:“都叫什么名字啊?”

  “奴婢叫梨花。”

  “奴婢叫石榴。”

  “奴婢叫青莹。”

  三人上前福身行礼,“见过三小姐!”

  瑾宁看着她们的脸,然后指着石榴,“你!”

  管家眸色一闪,以为瑾宁不要留她,便道:“三小姐,石榴是国公爷亲自看过的。”

  瑾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既然是父亲看过的,那以后就进屋伺候吧。”

  管家眼底露出得意之色,却装作回头叮嘱石榴,“既然三小姐看得起你,你就好好伺候三小姐,伺候得好了,国公爷和夫人都有赏。”

  石榴垂首道:“是!”

  管家满意地点头,也不对瑾宁行礼,直接就扬长而去。

  瑾宁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这三人,“我这里只有一个规矩,便是只听我的话,我叫你们做什么,你们便做什么,我不叫你们做的,你们也别多事。”

  “是!”三人应道。

  “出去吧,回头海棠会跟你们说说你们日后负责的事情!”瑾宁挥手道。

  三人福身告退。

  海棠把门关上,开心地道:“小姐,国公爷是对您上心了。”

  瑾宁看着海棠那张兴奋的小脸,笑了笑,“若真上心,长孙氏就不会只被责骂几句。”

  他现在是有触动,但是,还远远谈不上骨肉亲情。

  他对自己的怨是刻骨铭心的,前生便知,母亲难产死后,她不过三个月余,便送到了庄子里,由孙大娘抚养,庄子是母亲留下来的产业,这些年,他不管不问,直到朝廷有人弹劾她不顾亲女,才在她十三岁那年接了回来的。

  “对了,”瑾宁抬头问海棠,“这几天你出去打听一下,看看南监的指挥使苏公公在不在京中。”

  “苏公公?”海棠吓了一跳,“小姐您问苏公公做什么?”

  南监指挥使苏意,擎天摄政王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成立南监,直接听命于擎天摄政王和龙太后,但是,这位苏公公却是个残暴至极的人,听闻最爱剥人皮,进了南监的,便没几个能出来。

  至于南监的副指挥使陈靖廷,外头也盛传说他深得苏意公公的真传,也是专爱剥人皮,因此虽到了说亲的年纪,又是朝中炙手可热的新贵武将,却无大家小姐愿意嫁。

  南监如今基本是陈靖廷在主理,苏公公常年不在京中,便是在,也很少去南监了。

  “你去打听便是。”瑾宁道。

  “是!”海棠应道。

  过了几日,瑾宁的伤势好了许多,院子里的三个丫头倒也实在,很听海棠的话,便是石榴,也表现得十分恭顺。

  仿佛经过了张妈妈的事情之后,瑾宁真的在府中站稳了阵脚。

  五月初四那天,京中出了一件大事。

  平安公主的儿子晖临世子失踪,怀疑被人掳走。

  平安公主叫千羽,是当今皇帝的御妹,民间的妹妹,封为平安公主,下嫁督查衙门总领李大人为妻十六年,五年前才生下这么一个金疙瘩,晖临世子这一失踪,李大人和平安公主夫妇只顾着寻找儿子,督查衙门一切事务交由陈国公主理。

  陈国公是忙得脚跟不沾地,连续两三天都没回府。

  瑾宁想起前生同年的五月初八,在狼山下发现了晖临世子的尸体,全身被砍了三十八刀,血肉模糊,平安公主看到晖临世子的尸体,当场就疯掉了。

  想起自己刚出生便被李良晟杀死的孩子,瑾宁的心也是一阵揪痛。

  平安公主和李大人这些年致力打击贪官,为百姓和朝廷做了不少实事,平安公主之所有迟迟不孕,就是曾被贪官伏杀,受了重伤,调理了许久身子才怀上晖临世子的。

  掳走晖临世子的是狼山的山贼,是长孙拔带人去剿灭的,严讯之下,才知道山贼曾受已死贪官彰显天的儿子重金收买,掳走晖临世子来报复李大人。

  长孙拔因此也立下了大功,再上一层楼。

  瑾宁努力回想这个案子,五月初八早上发现尸体的,仵作说晖临世子死了不到三个时辰,也就是说,人是五月初七才杀害的。

  人是狼山的山贼抓走的,但是关押在哪里,瑾宁便不知道了。

  会关押在狼山吗?狼山山势险峻,易守难攻,这也是狼山山贼为祸多年朝廷无法剿灭的原因,也是长孙拔剿灭山贼得皇恩浩荡封赏爵位的原因,因为,对狼山的地形不熟悉,要把山贼连窝端掉,还真需要智勇双全。

  狼山地形她是熟悉的,前生山贼被剿灭一年之后,她的那位好婆婆说要在山中建立一座小庙宇,用于供奉菩萨,护佑江宁侯府,特派了她去勘察地形。

  其实,就是支开她,不许她留在府中,因为那时候长孙嫣儿怀了第二胎,怕她会害长孙嫣儿的胎,因此故意支使她出去。

  “小姐,”海棠走进来,看了看兀自发呆的瑾宁,“奴婢出去打听过了,苏意公公这些日子都没在京中,说是上个月便去了淮北。”

  “嗯,我知道了。”瑾宁点头。

  “小姐,您打听苏意公公做什么?”海棠不禁又问道。

  瑾宁笑笑,“没什么,只是陈将军曾为我入宫讨要销服丹,我便想知道一下南监的事情。”

  海棠呃了一声,虽然想不到这和苏意公公有什么关系,可小姐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对了,小姐,听府中的人说,晖临世子失踪的事情,皇上悬赏了五千两黄金呢,皇榜都贴出来了。”海棠瞪大眼睛,“五千两黄金啊,这辈子都花不完。”

标 签言情 权门悍妻 陈瑾宁陈靖廷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