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师尊他以身饲狼顾溪之萧翊小说_师尊他以身饲狼璇玑夫人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80 ℃
师尊他以身饲狼顾溪之萧翊小说_师尊他以身饲狼璇玑夫人

师尊他以身饲狼

璇玑夫人 著

连载中免费

《师尊他以身饲狼》是由作家璇玑夫人所写的仙侠作品,主角是顾溪之和萧翊,小说讲的是沧浪阁主顾溪之在爆体而死后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迷雾里,而奇怪的是自己一向乖巧内敛徒弟萧翊竟放弃掌门位置选择修炼魔功,而自己能重活一世的背后又会牵扯出怎样的惊人秘密?他和徒弟萧翊之间的爱恨情仇又该何去何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师尊他以身饲狼》是由作家璇玑夫人所写的仙侠作品,主角是顾溪之和萧翊,小说讲的是沧浪阁主顾溪之在爆体而死后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迷雾里,而奇怪的是自己一向乖巧内敛徒弟萧翊竟放弃掌门位置选择修炼魔功,而自己能重活一世的背后又会牵扯出怎样的惊人秘密?他和徒弟萧翊之间的爱恨情仇又该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顾何一直在做一个重复的梦。

  梦里萧翊一身黑衣被血染透,右手扶剑半跪在他身前,满眼绝望的问他:“师尊,为什么?”

  “师尊,为什么不信我?”

  “师尊,你看看我... ...”

  而后一把长剑破空而出,穿透了眼前人的胸口。

  有血顺着剑尖滴到地上,蔓延成蜿蜒的红色细流。

  一滴又一滴,一片又一片... ...直到染红整个梦境。

  第一章

  “啊!萧翊!”

  顾何惊起,眼前还是熟悉的烟云台。

  霜色的帘帏重重叠叠,衬着这汉白玉为砌成的宫殿更显冷清。

  顾何掀了锦被,慢慢坐起。手肘撑在膝处,右手抚上额头,闭上了眼。

  而后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一夜噩梦后眉心的皱起。

  他清冷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烟云台里,带着一样的缠绵:

  “萧翊啊”

  这是顾何重生后的第二年,也就是景盛十三年。

  这一年的顾何刚好二百岁,作为六界第一门派——沧浪阁的掌门人,前路漫长,任重而道远。

  沧浪阁从建立到如今,已经经历六位掌门,个个是经天纬地的一代俊杰,也一步步把沧浪阁推上了六界第一大门派的位置上。

  后来顾何的师尊仙逝,顾何作为他唯一的亲传弟子,就被推到了掌门的位置上,一晃就是三十年。

  沧浪阁水涨船高,下界凡人趋之若鹜。

  景盛十四年春,沧浪阁发布公告,广招天下修士。

  景盛十四年夏,萧翊参与招贤大比脱颖而出,成为顾何的亲传弟子。

  明明合该是昨日隔山越,世事两茫茫,可一切却恍如昨日。

  上一世的景盛十四年,十五岁的萧翊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一骑绝尘,打动了烟云台上那位天下皆知最是冷清绝情的顾何仙尊顾溪之,成了他的亲传弟子。

  他把所有的温情都用在了自己唯一的弟子身上,教他习字,授他武艺。

  春夏秋冬,寒暑易节。

  年年复年年,岁岁又岁岁。

  把小小少年养成了最好的徒弟,进退知礼,谈笑从容,杀伐果断。

  最后,在萧翊的二十岁那年,他眼睁睁的看着一把长剑穿透萧翊的胸口。

  内心撕裂的痛扯碎了他的所有理智。

  向来冷静自持的顾溪之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再睁开眼的顾溪之睡在了烟云台的帘帏里面,他一向爱静,烟云台除了白日洒扫的弟子再没有其他人。

  他像生前无数次一样掀起锦被,踩着木屐,走到窗前。

  沧浪阁临水傍山,不归山山势峥嵘,梦溪环绕其中,景色自然算是美不胜收。

  而作为掌门人居住地的烟云台,当年也是结合风水,耗费大量的灵宝,在不归山最美的一处,建造了一方高高大大的院子,中有楼台在半山的云雾中若隐若现,故称之为烟云台。

  自窗前向外瞭望,不归山遁隐在茫茫夜色中,圆月皎皎,耳畔偶尔传来几声鸦啼莺哢,四周越发寂静。

  就像是... ...就像是思乡的游魂挂念故都徘徊而归的一场梦。

  那... ...他呢?萧翊呢?

  生前的最后一幕回荡在脑海里,顾何内心抽痛,却又越发好奇。

  这一切太过诡异。

  顾何内心一动,细细的环视了一圈房内:

  以往每次入眠,萧翊一定会斟上一盏清茶放在书案前,没有;

  他好夜里读书,萧翊十八岁生辰那年为自己买的一盏梅花灯,没有;

  而萧翊入门那年自己送给他象征掌门弟子身份的玉符还好端端的挂在他衣架的月白长袍上。

  这一切... ...一切就像景盛十四年以前,萧翊还没出现的时候 ... ...

  顾何快步走到书案前,前世的时候,他是掌门却不管俗务,沧浪阁一应事物都交给他的师兄夏其越打理,夏师兄每月初一十五便会把门中事务整理成册送到烟云台来,他极少过目,次日便会被送往藏经阁,如果今日的没有送走,那就应该在书案上。

  顾何用微微颤抖的手翻开书页,果然,景盛十二年,三月!

  萧翊他还活着!

  一切,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从顾何确认自己重生到如今,已经整整一年了。

  白天,他依旧是那孤傲冷峻,灵力品貌冠绝九州的顾溪之。

  而每一天的晚上,都是顾何内心深处煎熬又甜蜜的存在。

  他要去一遍遍的温习萧翊的死状:银白冷峭的剑尖刺破皮肉,眉目秾艳的少年头也不回的膝行向前,一遍一遍的唤他“师尊”。

  他也会在梦里一遍遍的描摹萧翊的眉眼,他的眉毛长长的往上飞扬,带着少年人的意气风发;他的眼睛总是专注而认真的望着自己;他的鼻梁高挺,隐隐有冷峻破空而来;他的嘴唇很薄... ....

  这个时候他总会一遍遍的、贪婪的、一丝丝去细细的品,带着某种隐晦的、不为人知的、并且要永远藏在心底的一丝情愫。

  有的时候顾何会陷入迷茫,会不会是他上辈子孤单太久,便在心底臆想出了一个契合自己心意的形象陪着自己,在这苍茫的烟云台上,年年岁岁,自欺欺人。

  时间总是飞的太快,不归山上的树木绿了枯,枯了又绿。

  招贤发布的公文已经传遍九州的每一寸土地,明天的不归山长生殿前,他终于能再次跨越两年的梦境,前世今生的时光,用眼睛去拥抱那个少年。

  不归山,长生殿。

  夏其越穿着鸦青色长老长袍,广袖轻挥,向顾何行礼道:“掌门”

  顾何上前一步扶起夏其越:“师兄,你我不必多礼”

  “礼不可废”,又道:“掌门,今年发布公告招纳学生一百人,但报名人数远达五千人,一旦全部进入,太虚幻境的容纳量达到上限,还希望掌门能帮忙加固太虚幻境。”

  “好”顾何一贯不爱多言,在长生殿的主位上往外看,乌央乌央的人群,高矮胖瘦,参差不齐,他看不到自己想看的人,只断断续续听到大师兄的声音:“... ... 沧浪阁大比... ...太虚幻境 ... ...一百人... ...掌门亲传弟子... ...”

  无外乎还是三年一期的招贤大比的内容规则。

  “掌门... ...掌门师弟?”

  顾何回了神:“嗯?”

  “掌门师弟,可以开始了”夏其越已经祭出沧浪阁的镇阁之宝——断生之木。

  顾何点头,捻了个法诀,断生之木飘到半空中,隐隐发出荧光——太虚幻境开了。

  “诸位,太虚幻境一切为假,但也一切为真。一花一木、一楼一阁为假,各位在里面受到的伤害为假,但痛觉为真。等到各位在太虚幻境死亡,便能自动脱离幻境,回到这里,同时也就意味着被淘汰。等到淘汰至一百人时,太虚幻境的大门自动开启,留存的诸位便能成为我沧浪阁的入门弟子。”夏其越一挥手,断生之木幻化成一座大门:“诸位,请!”

  长生殿外。

  “听说了吗,沧浪阁的阁主将在今年的入门弟子中挑选出一名亲传弟子,将来可是能继承沧浪阁的”

  “要是我能选上就好了”

  “别说亲传弟子,能在留在这入门弟子里面就不错了”

  “三年前我就来过,可没你门想的这么简单”

  “好事谁不想试试,你看,这种刚刚束发的小子都来了”

  “啧啧啧,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伙人七嘴八舌,看向了往殿前走的黑衣少年身上。

  少年眉长而挑,斜斜的要飞到鬓前;目如朗星,鼻梁高挺,唇薄而红。右手握剑而行,心无旁骛走到长生殿前。

  顾何似有感应,望向殿门口。

  “是他,萧翊... ...”

  两人对望,一眼万年。

  门外的少年朝他笑了笑,然后飞身进入太虚幻境。

  其余人见状,也都不甘落后,一个接一个走了进去。

  太虚幻境是初代沧浪阁主借用断生之木的灵力塑造出的法阵,将整个九州的地形地势模拟其中,每次开启都会随机选定一个地方,里面只有草木、低阶妖兽以及部分灵智已开的中阶妖兽。旨在考验试炼者的智慧、恒心与勇气。

  修仙之路漫漫,这一路走来能坚持到底的寥寥无几,只有一定的天赋远远不够,还要有能坚持下去的勇气。

  顾何还记得前世第一次见到萧翊,是在太初阁的入门仪式上。

  夏师兄指着第一排的萧翊说:“掌门,这个孩子倒是有几分灵气。”

  然后顾何远远的一瞥,点了点头。

  萧翊便成了他顾溪之的徒弟,从此不归山的烟云台上就多了一位少年的身影,常伴他左右。

  收起万千思绪,顾何走到断生之木前,细细的打量着太虚幻境里的萧翊,他久别重逢的小徒弟算来今年才刚满十五岁,身量却已经接近成人。一头墨色长发高高束起,显得脖颈尤为修长。只是太瘦了,肩膀显得更为单薄。

  上一世他没见过萧翊如何在太虚幻境中厮杀留存到最后,这一世,他不想再错过一切与萧翊有关的瞬间了。

  太虚幻境持续了五个时辰,大门打开,断生之木再次发出耀眼的光芒。

  顾何转过身,对上夏其越探究的眼神,夏其越语带迟疑的问:“掌门?”

  顾何摆了摆手,掌门袍服的雪色衣袖在空中划过弧度,最后安稳落在男子腰侧,有清冷慵懒的声音从紧紧闭着的薄唇中吐出:“无事,师兄。”

  不怪夏其越好奇,顾何十三岁那年被上任掌门清冥真人带回沧浪阁,已经将近二百年了。在自己心目中,这个年幼的师弟总是清清冷冷的,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上,似乎是从小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直到年纪轻轻踏入大乘期继承了清冥真人的衣钵,做了这沧浪阁的掌门后,就一个人移居烟云台。

  就像是九天上的神仙,一袭白衣,飘飘渺渺的,连一丝人气儿也没有了。

  他不动怒、不生喜,无欲无求,彷佛这世间的一切都进不了他的眼里。

  而就在刚刚,他却那么专注的看着太虚幻境里的一切,甚至有那么几个瞬间,这位年少的掌门师弟眼里,流露出一种名为温情的情绪。

  但顾何的心底并不像表面那么风平浪静。

  他的眼睛在太虚幻境里的萧翊身上,心底的疑虑却伴随着相逢的喜悦纷至沓来。

  萧翊一向稳重,作为沧浪阁掌门的亲传弟子,未来沧浪阁的掌门人,为什么非要急功近利,去修习魔道邪功?

  为何自己一生清心寡欲循规蹈矩,练的是沧浪阁正统心法清心诀却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自己的师尊清冥真人也是大乘后期,一只脚踏入渡劫期却骤然仙逝,这中间是否有联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为什么自己一睁眼又回到了景盛十四年,可以重活一世?

  上一世的自己辟居烟云台不理世事,究竟错过了什么?

  而萧翊他... ...究竟是哪一个萧翊?


标 签仙侠 师尊他以身饲狼 璇玑夫人 顾溪之萧翊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