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席慕深慕清泠小说_首席娇妻翻滚吧前夫淡浅淡狸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1 ℃
席慕深慕清泠小说_首席娇妻翻滚吧前夫淡浅淡狸

首席娇妻翻滚吧前夫

淡浅淡狸 著

连载中免费

《首席娇妻翻滚吧前夫》的主角是席慕深慕清泠,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淡浅淡狸编写,有人说清风凉夏生笔意,风流风华皆是他,实力推荐。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席慕深身价不菲,而慕清泠成为他的妻子,十分清楚这个男人并不爱她,可她也没想到,这场婚姻竟然荒唐到,席慕深会带着别的女人站在她面前,逼她离婚……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首席娇妻翻滚吧前夫》的主角是席慕深慕清泠,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淡浅淡狸编写,有人说清风凉夏生笔意,风流风华皆是他,实力推荐。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席慕深身价不菲,而慕清泠成为他的妻子,十分清楚这个男人并不爱她,可她也没想到,这场婚姻竟然荒唐到,席慕深会带着别的女人站在她面前,逼她离婚……

免费阅读

  我拿着那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如同烫手的山芋,满脸苦涩。

  虽然我没有想要贪求任何东西,可是,我的所作所为却向席慕深出卖了我。

  在他眼中,我拿了这一千万,只是一个开始。

  看着席慕深高大的背影渐渐消失之后,我才发现,泪眼有些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知道问题所在,可我没办法去改变,人和人之间,真的有鸿沟,无法跨越!

  拿了钱后,我直接来到了娘家,看着翘首期盼的妈妈,将一千万的支票递给她,不想多说什么,我扭头便走。

  “怎么不多拿一点?说一千万,他还真给一千万啊,我最近闲着没事,想要做一个小生意。”妈妈看到支票很开心,随后又不满道。

  我听了妈妈的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妈,席家不是银行,也不是我们的提款机!”

  一千万已经很过分了,而且透支的是我在席慕深心目中的形象。

  可妈妈她不会理解。

  “你是席家的人,我们拿一点钱怎么了?”妈妈挺胸,理直气壮道。

  我听了之后,突然无比悲哀,“妈,如果你嫌不够,就把这钱还给我,你自己去找席家吧,我不管了。”

  说完,我迈步就走,妈妈却抓住我的手,讪笑着道歉,说吃午饭再走,我没什么胃口,不想吃,直接拒绝。

  可妈妈还是不撒手,舔着脸说道,“钱嘛,一千万也够了,你不高兴就不拿了……不过,你能不能去找席慕深签一个服装进驻他们家商场的协议?这是两方面的好事,他会同意的。”

  我听得直跺脚。

  她想让大哥厂里生产的服装,入驻席氏集团旗下的各大商场!

  我很清楚,这些商场都是高档品牌进驻的,而且是高质高量,把关很严格,以我哥那种厂子生产的产品,根本进不去。

  我真是烦透了,妈妈就是这德行,总是不考虑别的,明明占别人便宜,还给自己脸上贴金!

  如果真是两方面的好事,还用的跟我说?

  “这件事,你让大哥自己和席氏集团的人谈,我没权力掺和席慕深的工作。”我皱眉说道。

  “席慕深是你老公,你和慕深说一下,不就完了,非要弄得这么麻烦?”妈妈不耐烦的说。

  我一字一顿道:“别说席家的生意我从来都不掺和,也掺和不上,恕我直言,大哥厂上的服装,根本就不达标,想要进驻席氏集团旗下的服装店,简直就是做梦。”

  “怎么做梦了?席氏集团的总裁是我的女婿,我让自家厂里的衣服进驻他们的商场怎么了?双赢的事,不行?”妈妈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

  我知道她胡搅蛮缠起来,根本说不通,敷衍的说自己回去找席慕深商量一下,妈妈才满意的松开我,让我离开。

  我走在马路上,也不想回席家,情绪低落到茫然无措,良久后,我打电话给林曼,让林曼出来陪我。

  林曼是我小学同学,我们两个关系比较亲密,很多事情,我都会告诉林曼。

  接到电话,她就过来接我,看到我的样子,估计她也猜得到我心里有事,但她没多问,说带我去放松一下。

  随后,她带我去天堂酒吧喝酒。

  喝到微醺,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倾述的yu望,将这几天的事情,告诉了林曼。

  林曼气的就想要去找席慕深算账。

  我拉住了林曼,对着林曼苦笑道:“林曼,他的心,不在我这里。”

  林曼感觉不可思议,“一直以来冷落你,现在和方彤还有了孩子,连离婚还要你提?他席慕深怎么能这样,有钱就了不起了?”

  我现在很累,我从来都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只是我一直坚信,只要我等待就会有收获,却不想……”我喝了一口酒,醉眼朦胧道。

  以前林曼就和我说过,不要傻傻的一颗心都扑到席慕深的身上,可是,心放出来,就收不回来了。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乖乖的,在别墅等着席慕深,当一个贤妻良母,席慕深一定会看到我的好,会回头看我一眼。

  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席慕深路过了很多风景,但是唯有这一道风景,哪怕他曾经停留,却不会看一眼。

  “你真的要离婚?”林曼撑着脑袋,目光悲悯的看着我说道。

  “能不离吗?”我反问道,林曼不说话了。

  一直喝到半夜,我和林曼就在酒吧旁边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睡觉。

  第二天,酒醒之后,我就和林曼说我想要找工作,看能不能去她公司。

  林曼是在时光集团上班,这家公司我通过林曼,也有过一些了解,跟我以前所学专业以及自己的兴趣比较对口,是专业做设计的。

  “以你的能力,肯定没问题。”林曼点头道,“不过需要人事部那边面试,你回头,把你工作室做的那些设计图一并放简历里。”

  “好。”我点点头,心下有了期盼。

  我大学毕业就和席慕深结婚了,结婚后,我就没有工作过,毕竟我作为席慕深的妻子,在外面工作,影响不好,这是我婆婆说的。

  她说我既然嫁到了席家,就要遵守席家的规矩,我也很天真,就答应了。

  所幸,虽然待在席家常年不出门,但为了排遣寂寞和无聊,也免得自己所学全部忘了,我偷偷的在网上做了个设计类的工作室。

  做这个工作室很简单,去专业的网站找客户,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做设计稿,然后投标,顾客看中了就会购买。

  不过我接单不多,钱赚得也不多,因为家务活繁重,又还有些必要的应酬,担心被婆婆发现,我总是在深夜才做事。

  好在席慕深不常回家,晚上留给我的自由时间还算充足。

  现在,我要是和席慕深离婚,就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所以,我必须要做好准备,挣钱养活自己,以及还掉欠席慕深的债。

  ……

  “什么?设计图客户不满意?难道你不知道,集团要争夺巴黎那边商场的上架权?”

  “不管用什么方法,让设计部的人拿出一份让顾客满意的设计图,否则,全部滚蛋。”

  中午,我回到席家,就听到席慕深在书房里打电话向下属们发火。

  我看着他满脸阴郁的样子,让人心疼。

  踌躇片刻,我还是走进去,小声道:“慕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席慕深瞥了了我一眼,神色不耐道:“生意上的事情,你懂什么?出去。”

  说完,他便端起桌上的红酒,开始大口大口的喝,随后,又把酒杯往桌子上用力放下,风一般的出了门。

  我心中难过,这几年来,他虽然对我冷漠和疏离,但至少还会保持体面,照顾一下我的感受。

  可现在,他已经不用在我面前保持这种体面了。

  只剩下厌烦。

  我去浴室洗澡,躺在浴缸里,席慕深焦虑的模样,在脑海里萦绕不去,席慕深一直给我的形象就是无所不能,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思来想去,我最终还是拿手机翻出了一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这是席慕深秘书的电话,这个秘书,是我大学的学长,平时也很照顾我。

  他将事情的原委都告诉我,说这次是有一个海外项目,用一批服装设计的图,跟另外一家公司争夺巴黎一个大商场的上架权。

  这对席氏集团来说,非常的重要,可设计部给出的设计稿,却被对方否决了两次,这让席慕深很恼火。

  我对这些商业上的事,所知不多,不过总感觉席慕深在这事的处理上,跟往日的他不同,也许,是要跟我离婚,加上方彤流产,影响了他……

  我想了想之后,才说道:“学长,我想了解一下这个项目,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可别让席总发现,这涉及到商业机密。”学长碍于情面,还是答应了下来。

  “嗯,我明白的。”我知道他会同意,但没有告诉他我的打算。

  拿到项目的设计需求后,我就关上了房门,开始忙碌起来。

  终于,我在第三天的早晨,将设计图完工,幸好家里没什么人,婆婆也出去拜年走访,一直没回来,不然我没这么多时间。

  两天两夜没有睡觉,脑袋昏沉沉,可我很亢奋,我希望能在这件事上帮上忙,这样的话,我能欠席慕深少一点,心里会好受些。

  我给学长打了电话,将设计稿交给了他。

  当他看过设计稿之后,很快给我打回了电话,一个劲的问我设计稿是谁设计的。

  我听他的语气似乎挺高兴,就没有隐瞒,说是我独立完成。

  学长恩了一声,说是有一定水平,可以试试看。

  我叮嘱他,如果设计稿能行,千万别告诉席慕深是我做的,免得多生事端。

  学长也有顾虑,便先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后,我累得不行,就合衣躺下了。

  下午三点钟,我迷迷糊糊的就接到学长的电话,说席慕深和顾客那边对我的设计图非常满意,这次巴黎的上架权,已经十拿九稳,席慕深还特意问是谁设计的,要给丰厚的奖金。

  我紧张的问道:“那你告诉他了吗?”

  他回答道:“你不是不让我说吗?放心吧,我没说,只说是下面的设计部门做的,到时候奖励我直接拿来给你。”

  听了学长的话,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奖励我倒不在乎,不过既然是有奖励,那说明席慕深的心情肯定好了。

  和学长聊了一下之后,我感觉心里不再那么压抑。

  正在这时,房门外嘭嘭嘭的敲门。

  我连忙爬起来去开门,知道婆婆回来了,幸好我早有远见,连衣服也没脱,不然真来不及。

  “你在房里做什么呢?”婆婆一看我,立即阴沉着脸。

  “没做什么。”我唯唯诺诺的说。

  “赶紧去煲汤。方彤在医院说想喝鸡汤!”婆婆说,“我正好买了土鸡,你去杀了,给方彤送过去。”

  我刚有的一些喜悦心情,被婆婆的话冲得烟消云散。

  让正妻给第三者煲鸡汤,要怎么样的心理,才做得出这样的事?

  见我迟疑,婆婆说:“虽然彤彤说这次小产是个意外,但是,跟你也有一定关系,你别以为能高高挂起。”

  我忍着眼泪,默默的去煲汤,做好后,又用食盒装好去医院,一路上,我心口像压着一块石头,堵得慌。

  大概也只有我,能做出这种屈辱的事情了吧。

  来到方彤的病房门外,门关着,里面隐约传出女人的交谈声。

  鬼使神差的,我没有敲门,而是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

  因为我明显听到,方彤竟然在笑!

  “方彤,你说你怎么下得去手?这个可是席家的骨肉,你就这个样子弄没了,不觉得可惜吗?”一个女声说。

  “可惜什么?孩子随时都还可以再有。”方彤轻松笑着说。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不直接说是慕清泠推的你呢?那不是最直接了吗?”先前的女声说。

  “这事不能深究的,会引起慕清泠的怀疑,就当是个意外好了,席慕深会因为没照顾好我的愧疚,慕清泠对我的抵触也不会太大,你是不知道,当时我不怪她,她还一脸感激,恨不得把席太太的位子拱手相让了。”方彤得意的说。

  我听了之后,遍体生寒。

  “方彤,真是有你的,果然是影后,演技超赞,你都可以演一场宫斗剧了,那个慕清泠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先前女声说。

  “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能力的女人,也敢和我斗?”方彤恬不知耻的说。

  我捏住拳头,脸色苍白的离开了方彤的病房。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听到这么一个真相。

  席慕深爱着的女人,竟然会这么的可怕,这个女人,果然是演员,太会演戏了。

  我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在走廊里找了个地方坐下,理清思绪。

  不知多久以后,方彤的病房里出来一个女人,扭着水蛇腰走了,看着那整容脸,估摸着是方彤的闺蜜吧。

  我很想将鸡汤扔掉,因为我不想将鸡汤给方彤这样狠毒的女人喝。

  本以为,方彤虽然做了第三者,却还是没有把小产的事怪在我头上,至少说明还有一定的良知,哪知道,原来我跟席慕深,都被她玩弄了。

  但想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把鸡汤给方彤送进去。

  刚听到的这些话,我没来得及录音,也没办法作为证据,就算告诉席慕深,他也不可能相信的,只会怪我挑拨离间。

  可既然方彤露出了狐狸尾巴,我相信,我总能撕破她的真面目!

  “慕清泠,你在这做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身前仿佛多了一堵墙。

标 签总裁 首席娇妻翻滚吧前夫 席慕深慕清泠 淡浅淡狸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