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盛莞莞凌霄小说_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11 ℃
盛莞莞凌霄小说_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盛莞莞凌霄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角是盛莞莞男主角是凌霄的霸总人气言情小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正在故事递网全文完结中,许多小伙伴都喜欢看这种先婚后爱霸总追妻的故事,因为真的剧情很带感呀!《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十六岁的盛莞莞并不懂,站在她面前这个如天使一般美好的少年,他并不是天使。这些字眼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插在凌霄的心头,痛的让人窒息。这个冷清淡漠的少年,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主角是盛莞莞男主角是凌霄的霸总人气言情小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正在故事递网全文完结中,许多小伙伴都喜欢看这种先婚后爱霸总追妻的故事,因为真的剧情很带感呀!《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全文精彩内容概述:十六岁的盛莞莞并不懂,站在她面前这个如天使一般美好的少年,他并不是天使。这些字眼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插在凌霄的心头,痛的让人窒息。这个冷清淡漠的少年,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更新最全最快的小说尽在故事递~

免费阅读

   “你好,我是凌霄,是海大……”

  好不容易才摆脱男孩们的纠缠,盛莞莞一心只想奔向玉兰树,根本没有心思应付凌霄。

  看着玉兰树下那个欲离开的少年,着急的盛莞莞不耐烦的打断了凌霄的话,“抱歉,你挡住我的去路了。”

  这个年纪的盛莞莞,是骄傲的。

  她甚至没有抬头看凌霄一眼,就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凌霄盯着自己伸出去的手看了几秒才收回。

  四周的人们都在嘲笑凌家小门小户口,笑他不自量力。

  而这个少年,对众人的嘲笑视若无睹,他回头朝盛莞莞离开的背影看了一眼,便神色淡淡的收回目光。

  无悲无怒,仿佛这若大的世界,没有什么能够影响他的情绪。

  正当他欲离去之时,人群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他就是凌霄?十八线女演员安兰的儿子?”

  “就是他,安兰真是作孽,嫁了人不好好过日子,还成天四处招惹男人,最后还被凌华清撞见,一怒之下捅死了野男人,把自己后半生都给搭了进去。”

  “我说凌华清怎么只捅了野男人,要是换了我,第一个先杀了安兰那个贱人。”

  十八线、野男人、贱 人,这些字眼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插在凌宵的心头,痛的让人窒息。

  这个冷清淡漠的少年,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只见他双拳握得死紧,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尽,眼底一片血腥,他僵硬的移动着,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这时一道轻浮的声音从角落传来,“《裙下之臣》你们看过吗?安兰那身材真是绝了,还有那声音叫得人骨头都酥了,真是天生的妖精……”

  中年男人轻浮的声音刚落,蓦然脖子一紧,喉咙被一双手紧紧攥住。

  “你说谁是妖精?”

  男孩阴冷的声音从中年男子头顶传来,“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男人抬眸便对上一双赤红的双眼。

  眼前的少年浑身带着杀戮,赤红的眼底好像弥漫着血气,就像从地狱爬上来索命的恶魔。

  面对这样的凌霄,男人恐惧的睁大了双眼,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由他掐着自己的喉咙,憋的一张脸发紫。

  “放手凌宵,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孙思岚没脸再呆在这里,恨不得拉着凌霄立即离开,可是凌霄力气特别大,她怎么也拉不开。

  她只能低声警告,“凌霄,你爸爸还在牢里,难道你也想进去吗?”

  过了许久,凌宵终于松开了男人。

  男人脚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强忍着喉咙的疼痛,大气不敢喘。

  刚刚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自己真会死在这男孩的手里。

  盛莞莞就站在不无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毫不怀疑,那个少年真会杀了那个男人,他的眼神太可怕了。

  凌霄离开的时候,从盛莞莞身旁走过,目光也从她身上瞥过,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当他的目光瞥过来时,盛莞莞感觉身体的血液都被冰冻住了一般,全身发凉,连呼吸都冰冷刺骨。

  凌宵走后,盛莞莞久久才从恐惧中缓过神来,心想:“那个男孩就是个恶魔!”

  这段插曲来的快,去的也快。

  就好像一块石头投进湖面,根本没有人会真正在意。

  因为凌霄走后,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盛莞莞身上,她才是他们今天来的目的。

  只见那个精致骄傲的少女,在拒绝了所有男孩后,独独走向了那个站在玉兰树下的白衣少年。

  所有人都知道,这便是盛家大小姐做出的选择。

  盛莞莞大胆的走向男孩,这是她长这么大,最大胆的一次,也是她第一次公然违背父母的意愿。

  盛家大小姐居然选择了一个残废?

  慕斯看着在众人不可思议,又饱含鄙夷和嫉妒的目光中,一步步坚定的向自己走来的少女,双手一点点收紧。

  “为什么是我。”

  他问。

  “因为喜欢啊!”

  盛莞莞故作轻松,一双漂亮的双眼神采奕奕,。

  她是个漂亮的女孩,精致的像个洋娃娃,黑白分明的眸子那么干净清澈,真诚勇敢。

  慕斯不自在的别开双眼,平静的说,“你的爸妈是不会同意的,我是个残废。”

  身体的残缺,对少年而言是致命的疼痛。

  “那又怎样?”

  女孩坚定又固执,“慕斯,今晚除了你,我谁都不会选。”

  慕斯平静的双眼里,终于有了些动容。

  那又怎样?

  难道她没发现,当她走向他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吗?

  跟着他,她可能一辈子也摆脱不了这种目光。

  盛莞莞小心翼翼的说,“慕斯,我知道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出事后没多久,她在一次无意间,听见爸爸和叔叔们闲谈起他的事。

  原来夺走他一条腿的那场车祸,并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但是没有证据,无从查起。

  盛莞莞看着眼前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男孩,勇敢的朝他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你愿意吗?”

  眼前漂亮的小脸,是那么洁白美丽,那双乌黑的眸子如同宝石般璀璨夺目。

  她很好,可惜却不是他想要的那个女孩!

  但是有一点,她说的没错。

  现在的他,需要她的帮助。

  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为他带来很多便利……

  慕斯沉默的盯着眼前的小人儿片刻,然后抬起了手,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包裹在掌心。

  女孩的手,好小,好软!

  这一刻,盛莞莞欢喜的展露笑颜,很甜很干净,有些青涩,有些羞涩。

  就是这个笑容,后来让慕斯念了一辈子!

  “不过……”

  盛莞莞突然想到什么,笑容变得有些苦涩和落寞,但强颜欢笑着,“你和白雪是什么关系?有一次放学……我见你背了她。”

  慕斯的双眼黯淡下来,眼底掠过抹沉痛,“她是司机叔叔的女儿,那天她脚扭伤了。”

  白雪,那是他要用命来守护的女孩!

  他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场车祸,是白雪替慕斯挡去了致命的一击,他才得以活下来,而他的父母,则当场死亡。

  可现在,白雪被慕斯的叔叔慕成周囚禁了起来,成为了威胁他的筹码,他只能任其摆布。

  就如此刻!

  “那你喜欢她吗?”

  当然,白雪是他心爱的女孩,一辈子都是。

  然而此刻,慕斯只能选择心口不一,“我和白雪的哥哥白冰是好朋友,她对我而言,只是妹妹。”

  “真的吗?”

  盛莞莞的嘴角已经重新扬起来,显然她其实已经相信了慕斯的话,毕竟她才十六岁而已,哪懂得什么叫人心隔肚皮。

  “当然。”

  “慕斯,我相信你。”

  女孩毫无条件的信任,和那毫无城府的笑容,让慕斯心底突然有些不忍。

  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就被慕斯内心的仇恨给压了下去。

  还有太多等着他去完成的使命,所以该利用的就得利用,绝不能心软。

  十六岁的盛莞莞并不懂,站在她面前这个如天使一般美好的少年,他并不是天使。

  而那个如恶魔般的少年,也未必就是恶魔。

  她紧紧握住慕斯的手,心里暗暗发誓:往后余生,她会一直握紧他的手,以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庇佑他,护他一世安宁周全。

  可年少的她并不知,世事往往不如人愿!

  她哪里知道,人的一辈子到底有多长?

  它长到可以见证一个家族的兴衰,长到可以看清人心黑白!

  后来盛莞莞无数次的回想起今天,都会不自觉地想,如果当年她选择的是恶魔,而不是天使,那该有多好!

  可惜一念之差,一个选择,爱恨交错……

  时光茬苒,转眼便是六年后。

  今天是盛家大喜之日。

  已将近临盆的盛夫人红着眼为爱女梳头,医院说她肚子里这胎也是个小公主,不过他们一家人依然很高兴。

  盛夫人忍住眼泪,对盛莞莞说,“我的宝贝女儿终于要出嫁了,以后男主外女主内,好好跟阿斯过日子,多生几个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活成一段佳话。”

  盛莞莞浅扬着红唇,紧握着盛夫人的手,“妈,我会很幸福的,我相信阿斯。”

  长大后的盛家大小姐,出落的亭亭玉立,是海城出了名的美人,被誉为海城第一名媛。

  身为第一名媛的她,身高168cm,骨架纤细,曲线玲珑,长着一张精致且耐看的鹅蛋脸。

  但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她那一身白脂玉般的皮肤,白嫩透亮,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吹弹可破。

  见过的人,无一不感叹她的天生丽质。

  盛夫人不舍的搂住盛莞莞,哽咽着道,“他要是敢对你不好,我跟你爸绝不会放过他。”

  盛灿沙哑着声音说,“好了,女儿大喜的日子,别说这种扫兴的话。”

  盛莞莞拉住父母的手,一张明媚娇艳的容颜,被浓浓的幸福包裹,“爸,妈,你们放心吧,阿斯说过,这辈子都会对我好,我相信他绝不会负我。”

  22岁的盛莞莞,对慕斯从没有过怀疑。

  慕斯是个完美的男人,也是个完美的男友,他的一切都让人无可挑剔,她相信他也会是个完美的丈夫。

  可盛灿看着她幸福的笑颜,眼底却露出了抹担忧之色。

  三个月前,被慕斯逼的走投无路的慕成周,将白雪带到了盛灿面前,让盛灿帮他逃离海城。

  那时盛灿才知道有白雪这样一个存在。

  说起来,这白雪的美并不足以令人惊艳,跟盛莞莞的美貌更是无法相比。

  但是,白雪身上有一种气质,那是一种让男人会不自觉对她产生保护欲的气质。

  羸弱清纯,我见犹怜。

  盛灿见了白雪后,怕盛莞莞和慕斯的感情发生变故,便将白雪藏了起来,并开始催促盛莞莞和慕斯结婚。

  盛灿本想等婚礼后再跟慕斯坦白这事,谁料白雪在昨晚失踪了,不知道现在人在哪里!

  如果被慕斯发现了可怎么办才好?

  慕斯一直以为白雪已经死了的!

  盛灿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害怕的事即将要发生,可是找不到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现在,盛灿只能祈祷今天的婚礼能圆满进行,不要出现意外。

  只要安然渡过今天,他就跟慕斯坦白一切。

  可盛灿不知道的是,他所担心的事已经发生了。

  慕家

  此刻慕斯的房间里躺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很瘦,苍白的皮肤伤痕累累,一边的脸也肿着。

  这个女人就是白雪。

  “查出来了吗,到底是谁干的?”

  慕斯温润俊逸的脸此刻被一层浓浓的阴霾所包裹,冰冷、凌厉、似暴风雨欲来的前夕。

  今日的慕斯,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男孩。

  今年24岁的他,用了六年时间成功坐上了总裁之位,将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夺了回来,成为海城最年轻有为的老总。

  看着白雪身上那些新旧交错的伤痕,慕斯又怜又怒,到底是谁,竟敢如此伤她,找死。

  手下低低垂着头,丝毫不敢看慕斯的脸,“白秘书正在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白秘书,白冰。

  白冰是慕斯的得力助手,也是白雪的亲生哥哥。

  既然白冰着手在查,慕斯便没再多问。

  慕斯小心翼翼的握住白雪的手,生怕弄疼了她,他的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小脸上,除了心疼,还有失而复得的庆幸。

  慕盛周说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活着,而且现在就躺在他的面前……

  “雪儿!”

  慕斯温柔的唤了一声。

  这种温柔,是盛莞莞九年来从没有感受过的。

  当年那场车祸,他痛失双亲,也失去了半条腿,是白雪陪他度过了那段最黑暗绝望的日子。

  他想过死,是白雪将他拉了回来,在他黑暗凄凉的世界点燃了一根蜡,让他重新看见光芒和温暖。

  可惜好景不长,半年后白雪就被慕成周囚禁起来,成为威胁慕斯和白冰的筹码。

  从那以后,慕斯就再也没有见过白雪。

  这些年除了慕成周偶尔发过来的照片,慕斯对白雪的事一无所知,不知道她在哪,过得又是什么样的日子。

  再后来,慕成周察觉慕斯和白冰悄然崛起,脱离了他的掌控,暗地里抢了他很多生意。

  盛怒之下的慕成周,发了张白雪胸口中刀,倒在血泊中的照片给慕斯,告诉他白雪已经死了。

  慕斯和白冰痛不欲生,展开激烈反击,终将慕成周逼上了绝路。

  慕成入狱时,还亲口向慕斯承认,白雪被他给杀了。

  慕斯心死如灰,答应了盛灿的逼婚。

  他已经对不起白雪,不能再辜负盛莞莞。

  可是此刻,慕斯早已经将盛莞莞抛之脑后,怜惜的将白雪的手包裹在掌心,“雪儿,这辈子我不会再离开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没有谁能够替代,包括陪伴他六年的盛莞莞。

  白雪睡的很沉,像个恬静的睡美人。

  站在书房的男人,好几次欲言又止。

  今天是慕少和盛小姐大喜的日子,可慕少好像完全忘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更衣。

  又过了好半晌后,战战兢兢的手下,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慕少,时间快到了,该更衣出门接新娘子了。”

  慕斯好像没有听见一般,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手下识相的闭上了嘴,他是没有勇气再开口了。

  许久后,慕斯终于站了起来,“更衣。”

  一个小时后,婚车出现在盛家别墅外的路口,几十辆豪车一字而开,甚是气派。

  而盛家的亲朋好友也都到齐了,整个盛家一片欢声笑语,格外的喜庆热闹。

  “来了,婚车队来了。”

  亲友们愉悦的笑声从楼下传来。

  盛妆打扮的盛莞莞顾不得规矩,疾步走到阳台,看见主婚车缓缓停在大门外。

  盛夫人严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莞莞快进来坐好,那样不吉利。”

  “我就看一眼。”

  盛莞莞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调皮的对盛母眨了下眼。

  盛母道,“不行!”

  看着母亲大人严肃的脸,盛莞莞收起脸上的笑容,依依不舍的走了回来。

  “你呀!”

  盛夫人在盛莞莞额头敲了下,“在这老实呆着,我跟你爸爸先下去。”

  说着盛夫人看向盛莞莞几个姐妹团,不放心的交代,“一会儿慕斯上来你们得把门锁好,不能任由她性子来,吉时没到绝不准给他开门,听到没有?”

  面对慕斯,盛莞莞向来没有定力。

  盛莞莞娇俏的笑道,“您放心吧,这一次我一定听母亲大人您的。”

  这么多年她都等过来了,不在乎多等这半个小时。

  听着外面喜庆的鞭炮声,盛莞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幸福的扬起嘴角,“慕斯,我终于要嫁给你了。”

  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

  盛家门外,慕斯迈着修长的腿从主婚车内走了下来。

  他身穿白色西装,五官俊朗,一身清贵,颀长的身影立于车前,完美的让人们忘了他身上的残缺。

  在一众赞扬和欢笑声中,慕斯带着迎亲队大步往盛家而去,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是白冰打来的,看来调查的事已经有了结果。

  慕斯将电话接起,“白冰。”

  接着白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声线比平日里多了丝阴沉,“伤害雪儿的幕后凶手找到了。”

  “是谁?”

  慕斯的正前方,盛灿夫妇含笑朝他踏来。

  盛灿夫妇看着前方长身鹤立,温润如玉的男子,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白冰道,“是盛灿,雪儿一直被盛灿囚禁在盛家老宅,慕成周也是他送走的。”

  白冰的话,让慕斯的瞳孔紧紧一缩,双眼的温度被冰雪寒霜所覆盖,往日的温润全消失不见。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你确定?”

  白冰笃定的回答,“我确定。”

  慕斯的手垂了下去,看着朝自己迎来的盛家夫妇,嘴角勾勒出抹嘲弄:既然如此,那他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也不必再有愧疚了!

  本来还想亲自向盛莞莞解释,但现在他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她早就知道白雪的事,却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跟他结婚。

  莞莞啊,我真是太小瞧你了!

  楼上的盛莞莞,此刻正和姐妹们在合影,每个镜头都带着浓浓的幸福与甜蜜。

  凌珂将一个盒子递给盛莞莞,“莞莞,这是我们姐妹几个精心为你准备的出嫁礼,刚刚伯母在我一直憋着没给你,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什么呀,神神秘秘。”

  盛莞莞将盒子接过来,在几个好姐妹期待的目光下打开了盒子,“这是……什么鬼?”

  只见里面放着几张CD,还有一套薄如蝉翼的睡衣。

  凌珂贱贱的笑道,“这是我们为你新婚夜准备的战衣,保证慕斯看了喷鼻血。”

  盛莞莞捏起那一点点黑色的蕾丝布料,十分怀疑的说,“这玩意儿能穿吗?直接脱光不是更好?”

  穿上也要扒掉,直接扑倒不是更简单省事?

  凌珂白了盛莞莞一眼,“你懂什么,男人就喜欢这样若隐若现的,这叫乐趣。”

  南荨浅笑道,“总之你听我们的错不了,只要你穿上这身,保证慕斯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把你撕了。”

  “真的?”

  盛莞莞看着手中薄薄的布料,俏脸染了层薄薄的红晕。

  今晚,她将会成为慕斯真正的女人。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沸腾之声。

  “我去看看。”

  凌珂说了声,朝阳台外走去。

  很快,她便脸色沉重的走了进来,“莞莞,慕斯走了。”

  刹那间,盛莞莞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去,哪怕妆容也遮不住她苍白的脸色……

  “婚礼取消。”

  慕斯扔下的这四个字,就像一个炸弹在盛家炸开,打得众人措手不及,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新郎逃婚了!

  众人才反应过来,盛灿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大门,拦在已经发动的主婚车前,“慕斯,你这是在干什么?”

  主婚车是辆敞篷超跑,车内的一切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慕斯冷漠的看着盛灿,决绝地说,“婚礼取消,之前的承诺全部作废。”

  “你说什么?”

  盛灿的脸色瞬间煞白。

  慕斯浅浅勾起嘴角,那个笑容却饱含讽刺,“这个结果,早在你囚禁白雪之时就该料想到了,不是吗?”


标 签总裁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 盛莞莞 盛莞莞凌霄 盛莞莞凌霄小说全文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