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方景哲陶心然小说_爱你恰似荒唐一场方景哲陶心然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76 ℃
方景哲陶心然小说_爱你恰似荒唐一场方景哲陶心然

爱你恰似荒唐一场

方景哲陶心然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分别叫方景哲陶心然的小说《爱你恰似荒唐一场》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陶心然踩着亲姐姐的尸体换来的两年婚姻,却不过是方景哲无情筑成的牢,方景哲恨她入骨,她怎么都走不进他的心,婆婆也对她冷嘲热讽,骂她是不下蛋的母鸡,这个方家,终究是容不下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叫方景哲陶心然的小说《爱你恰似荒唐一场》是一篇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陶心然踩着亲姐姐的尸体换来的两年婚姻,却不过是方景哲无情筑成的牢,方景哲恨她入骨,她怎么都走不进他的心,婆婆也对她冷嘲热讽,骂她是不下蛋的母鸡,这个方家,终究是容不下她....

免费阅读

  墓园。

  陶心然下了出租车,走到姐姐的墓地,一眼就看矗立在墓碑前的挺拔身姿。

  她的眼眶不知怎么就湿了。

  黑白照片上的姐姐笑容甚美,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陶心然,看得陶心然一阵阵酸涩。

  “姐,我来看你了。”她弯腰,轻轻将手里的茉莉花放到姐姐的墓前。

  耳边传来方景哲轻蔑的嗤笑,“你还真敢来,不怕非然找你报仇?”

  陶心然抬头看他,见他一脸的嘲讽,便低下头清理墓碑。

  结束后,她垂着头扯着花叶,“景哲,今晚回来吃饭吧。”

  回应她的,依然是长久的沉默。

  陶心然叹气,抬头才发现他已经离开。

  哪怕在姐姐的墓前,他都不愿意多跟她待一秒。

  墓碑上的笑脸依旧,陶心然透着泪光仿佛看见姐姐就站在她面前,依旧像当初那般,轻抚着她的头,笑颜逐开,“我们家心然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傍晚,陶心然从书房拿了本书,坐在客厅专心致志地看着,防盗门“啪”的一声打开。

  她的心不由得一缩,手中的书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陶心然坐起来,丝缎般的长发倾泻而下,裹在单薄的肩上,眸光中含了满满的期待。

  方景哲一进门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见到他就露出温婉的笑脸,“回来啦?饿了吗,饭菜都做好了。”

  “吃过了。”他大步走进卧室,却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的脚步声。

  回头就见陶心然披了大衣,脸上带着欣喜,在他身畔很近的距离处,“要不要洗个澡,我去给你放水。”

  方景哲面色沉沉,反感至极,不由得暴喝一声,“出去!”

  陶心然怔怔后退一步,转而含笑柔柔开口,“睡衣在衣柜第三层,内 衣在第四格抽屉里,待会儿记得取。”

  “滚!”

  心脏那里似乎微微抽搐了下,陶心然低声,“好。”

  她关上门,转身进了客厅。

  方景哲嗅到房间里似有若无的枙子花香,烦躁的心情稍稍平缓。

  他嘲讽的轻哼一声,转身直接去了浴室。

  若不是母亲逼他回来,他为什么要见这个恶毒的女人?

  母亲也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只是因为陶心然是陶氏唯一合法的继承人。母亲要他维持和陶心然的婚姻,目的是彻底吞并陶氏。

  而他不是为了利益,是为了让陶心然明白,是她亲手毁了父亲多年来的心血。

  ——

  书房。

  陶心然看着手里的育婴书,笑容不自觉漾开笑脸,,“这个孩子好可爱,不知道我和景哲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呢?一定长得跟景哲一样好看。”

  突然想到什么,陶心然的表情越来越僵硬,方景哲没有碰过她,一次也没有,陶心然尝试过在他烂醉如泥的时候靠近,但是他总是能认出她并拒她于千里之外。

  他是不会和她生孩子的,陶心然心里比谁都清楚。

  可她不甘心,她和方景哲的关系不能就这样停滞不前,她必须要做些什么。

  冬天的夜冷得刺骨,陶心然不顾外面肆虐的寒风,披了件大衣便匆匆出门。

  当她看见老板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时,她又退缩了。

  想到无爱的婚姻,陶心然咬了咬下唇,鼓足勇气,“我需要催情药,请给我来一个药效最强的!”

  为了能和景哲有个孩子,她豁出去了!

  回到家,陶心然忐忑不安的冲了一杯牛奶,撒上药粉,硬着头皮去敲卧室门。

  方景哲不耐烦的打开门,“什么事?”

  只见,方景哲通身只围了条浴巾,上半身八块腹肌,发丝微湿,还在往下滴水。

  他应该刚洗完澡。

  陶心然回过神,慌忙递上牛奶,“喝完再睡吧,你能睡得更好一点。”

  单手用毛巾擦拭头发,他冷漠至极,“滚!”

  显然,他厌恶她的一切!

  换作平常,她肯定悻悻离开,可这次……她既然孤注一掷,就不能半路退缩。

  陶心然往前递杯子,几分倔强,“我特地热好了牛奶,今天又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喝了它好吗?”

  她恳求的目光闪着光,是那样的急切又无助,方景哲心头一阵烦躁。

  他宣泄般踹了门,“结婚纪念日?那你记不记得,也是你姐姐陶非然的忌日?”

  “陶心然,你害死了我最爱的女人,怎么有脸在我这里演苦情戏?”

  懒得再跟她纠缠,他夺过杯子,仰头喝完,然后扔掉杯子,眼角带笑,“满意了?”

  不等她回答,他红着眼怒骂:“现在,滚!”

  被关在门外的陶心然,静静站着。

  估摸着药效该发作了,她强压内心的凄凉,一件件的脱衣服。

  手指在颤抖,手冷得像冰块。

  外衣脱下,接着是毛衣,内 衣,然后就是长裤。

  她脱得很慢,眼神有些呆滞。

  身体不着寸缕的时候,她敲响了卧室的门。

  敲了一遍,方景哲不开。

  她最擅长固执,再敲。

  两遍,三遍……

  直到门“嚯”的打开。

  她看见方景哲带着情|欲的俊容,心中松了口气:他见到她永远是冷酷漠然的模样,从不会有类似动情的表情,必然是催/情/药起了作用。

  她捏紧手心,低声轻吟,“景哲。”

  “你怎么脱成这样?”方景哲不悦地瞪陶心然。

  意外的,一股熟悉的热流集中到小腹。

  顿时支起帐篷。

  该死,他居然对这个女人起了反应?!

  怎么可能?

  想到刚才她非要他睡前喝牛奶,他皱起眉头。

  不及深想,陶心然已经整个人贴了上来。

  他的大脑嗡的一声,身体被原始的驱使,他居然回抱了她!

  这种不受控制的热烈……

  该死!这个恶毒的女人竟敢给他下药!

  她最好是能承担得起这后果!

  没有任何,陶心然被浑身发烫的方景哲压在床上,猛的贯/穿了。

  她疼得揪紧了床单。

  随着越来越尖锐的疼痛,陶心然不禁流下泪来。

  像是漂浮在海上,她被巨浪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被腥咸海水冲刷伤口的疼痛淹没,她却无力反抗。

  她实在受不了,在他身下苦苦哀求,“景哲,我求你,轻一点好吗?”


标 签言情 爱你恰似荒唐一场 方景哲 陶心然 方景哲陶心然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