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景洲何曦小说_岁月漫长与你同行沈庭梧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59 ℃
顾景洲何曦小说_岁月漫长与你同行沈庭梧

岁月漫长与你同行

沈庭梧 著

完本免费

《岁月漫长与你同行》是沈庭梧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顾景洲此人不近女色,对谁都爱答不理,直到某日有人看到他半夜和一个小姑娘在天台谈心,众人:“...万年的铁树终于开花了?”顾景洲拍拍衣服表示,想多了,我只是去看看人小姑娘今天有没有哭而已....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岁月漫长与你同行》是沈庭梧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顾景洲此人不近女色,对谁都爱答不理,直到某日有人看到他半夜和一个小姑娘在天台谈心,众人:“...万年的铁树终于开花了?”顾景洲拍拍衣服表示,想多了,我只是去看看人小姑娘今天有没有哭而已....

免费阅读

  她动作很快,顾景洲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不由得失笑:“不怕我又是在跟你开玩笑?”

  何曦用筷子把碗里的辣椒拌匀,一脸笃定道:“你没必要和我开这种玩笑。况且……”

  她看着顾景洲,很认真说:“我也不是完全不能吃辣。”

  “嗯?”

  “上学时候跟班上同学吃过辣条,啃过生椒,还尝过麻辣香锅。”

  “……”

  “当时年轻,什么都想尝试。”

  顾景洲笑,“你现在也很年轻。”

  何曦低头吃面,做的还可以,虽没有国内拉面馆的地道,但味道已经很不错了,除了……有点辣。

  小半碗下去,何曦吃出了满头汗,面馆没有空调,只头顶的壁扇偶尔吹几阵并不凉快的风。

  何曦放下筷子,抽了纸巾擦汗,抬头却见对面的人压根没怎么吃,面还是刚才的面,汤倒是喝了不少。

  “你吃饭喜欢先喝汤?”

  那晚在机场,好像也看到他光喝汤了。

  顾景洲抽了张纸巾擦嘴,“肠胃炎,医生让吃清淡些。而且出来的时候喝了点粥,还挺饱。”

  何曦想起他还在病中,忙问:“好些了吗?今天还要去医院吊水吗?”

  犹豫片刻,又问:“……我跟你出来,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顾景洲看她紧张的样子,轻笑:“没这么严重,只是拉几天肚子而已,吃过药,也打过点滴,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没必要再跑医院。”

  指了指她碗里,“吃好了吗?吃好了带你逛逛。”

  何曦最后喝了口汤,喉咙火辣辣的,但胃里很舒服,“吃好了。走吧。”

  顾景洲去结账,何曦抢着要付,被他阻止,“你初来乍到,要用到钱的地方还多。”

  “陪我出来已经很麻烦你了……”请他吃顿饭是应该的。

  顾景洲又是笑,“顺带而已。”

  见她纠结,又说:“等你发工资再请回我也一样。”

  何曦一愣,忙说:“那一言为定。”

  顾景洲没有放在心上,他带何曦去了中央市场的外围,临去前,他煞有介事叮嘱,“那里人多,一会儿记得跟紧我。”

  何曦:“好。”

  边走边打量周围,道路两旁杂乱无章地放着各式摩托、三轮,清洁工许是偷了懒,垃圾桶还满当当的,风吹过,发出阵阵恶臭。

  何曦加快了脚步,顾景洲边走边给她介绍,说这边没有出租车,连大巴也少,出行主要靠她现在看到的三轮车,他们把它叫做“嘟嘟车”。

  地址的说法也和国内不一样,这里主要以路程计算,比如他们宿舍到金边,报地址的时候,是说某某公路几公里,而不是国内的什么街道几号。

  开嘟嘟车的基本都是本地人,皮肤黢黑,穿清一色人字拖,见着行人就会招手,说着一口何曦听不懂的柬语。

  飞车党车速快到令人咋舌,何曦看到他们,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电视上的那种飞车抢劫桥段,下意识把包背到前面,连精神都紧绷起来。

  顾景洲带她穿过一条马路,又拐了两道弯,才来到中央市场所谓的外围。

  跟他说的一样,有很多小摊,卖蔬菜,水果,小吃……集菜市场、水果店、大排档、杂货店于一身,熙熙攘攘,挤满了人。

  摊与摊之间几乎没有间隙,走进去就跟挤公交车一样,你推搡着我,我推搡着你,一旦哪个摊位围的人多,整条街基本瘫痪。

  顾景洲可能知道她对这种地方还不适应,没有在走道逗留,找了个最靠边的水果摊,买了袋龙宫果,就带她进了中央市场大楼里。

  里面和外面有着天壤之别,里面装修的金碧辉煌,看不到一根梁柱,全靠材料间的独特结构支撑。

  玻璃展柜里摆着各式各样的金石玉器,手表珠链,工艺佛像,珠光宝气,琳琅满目,但光顾的客人却很少。

  “有什么想买吗?”顾景洲问她。

  何曦捏紧包包摇头,这里东西一看就价格不菲,她一个穷丫头可买不起。

  “那带你去买日用品。”

  买日用品的地方在另一侧,人依旧很多,但相比于刚刚的杂货市场,已经少很多了,至少不会像挤公交车一样摩肩擦踵。

  不知是形势所逼,还是这里人本来生活节奏就快,她见每个走在市场上的人都行色匆匆,买东西十分干净利落,开口问下价钱,随意瞄一眼产品,就直接付款,要么直接走人,多余一句闲谈也没有。

  像顾景洲这样,偶尔回头询问她意见的,在这里已经算是另类了。

  何曦对这儿一无所知,为了节省时间,大多时候都选择相信顾景洲。

  顾景洲也仿佛知道何曦对他选的东西不会有太多意见,挑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不到二十分钟,何曦清单上的东西基本采买完毕。

  他指着上头的洗发水,沐浴露一栏,说:“这些可以去超市买。”

  何曦不懂行情,自然没有意见。

  任务完成,顾景洲脚步慢下来,开始跟何曦解释。

  “这里市场很乱,什么人都有,扒手抢劫犯层出不穷,如果可以,最好不要在人多的地方逗留。”

  “你看他们行色匆匆,其实并不是因为时间紧,而是不想在这里久待。”

  说着又指了指何曦的包:“以后出门最好不要带这种包,很容易被扒手盯上。”

  何曦见他神情严肃,半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轻轻点头。

  顾景洲又说:“还有手机,现金等,最好不要抓在手上,很容易被人觊觎。”

  何曦再次点头,心情却因为他这几句话,沉重了许多。

  原来昨天她的感觉没有错,这里的确像国内的七八十年代,基础设施落后,治安也不是很好。

  “我记下了。”她故作轻松说。

  顾景洲笑了笑,把袋里的东西分了个类,重的,液体的放在一个袋子;

  轻的,比如纸巾,床帘等放在另一个袋子。

  重的自己拎着,轻的递给了何曦:“在这里你虽然能够遇到一些帮助你的人,但更多的要靠自己。”

  因为谁也不知道,哪天那个愿意帮助你的人,突然就回国了。

  如果过于依赖他人,在这里的日子就会很难过。

  何曦听出他的弦外之音,眨了眨眼,“您是在告诉我,要想在这里待下去,必须学会独立?

  顾景洲不可置否,“当然,你如果不想在这久待那就另当别论。”

  何曦抿了抿唇,她现在对很多东西都是一脸懵,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能在这儿待多久。

  顾景洲指着前面一家便利店,道:“从里面穿过去就是我们最常去的中国超市,在那里,你可能会遇到一些熟人。”

  何曦初来乍到,认识的人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熟人这话显然是对以后的她说的。

  超市位于中央市场附近的一座商业大厦底层,顾景洲告诉她,这个商场叫苏利亚,是柬地有史以来的第一家商场,里面商品齐全,能满足大多人生活需要。

  何曦抬头一看,上面印有不少诸如“BBQ”、“PIZZA”的广告牌,顾景洲带她走进去。

  里面开了中央空调,温度颇低,跟太阳暴晒的外面比起来,简直冰火两重天。

  何曦扫视一周,人不算多,基本是白人和黄种人,周围有卖披萨,饮料,快餐等的档位,旁边设了用餐区,有不少人坐在那里用餐。

  “待会我们买完东西可以在这边坐一下。”他虚手往用餐区一指。

  公司的车下午两点半才来接,现在还不到十点,中间要等很长一段时间,这里确实不失为一个休息的好场所。

  何曦点头,“你们经常会来这里吃东西?”

  顾景洲摇头,看她不解,解释道:“这里环境虽好,但价格偏高,喝点饮料还行,要是正餐,可能会有点肉疼。”

  超市的入口设在上二楼的楼梯旁,门口有一块很大的“Lucky Super Markey

  ”招牌,牌子第二行左边是一段柬文,右边则写着“Wel”。

  顾景洲带她去收银台旁边寄存包包,一边跟她解释:“这是柬地这边比较大的连锁超市,里面吃的东西比较全,但如果要买用的,可能要去永旺。”

  “永旺?”

  “嗯,一家日.本超市,离这儿有些距离。”

  东西存好,导购给了他们一张寄存凭证,顾景洲递给何曦,“待会在超市买了东西,也可以先寄存在这儿。”

  何曦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耐心解释:“我的意思是,你待会如果要去别的地方,可以不用提着这些东西。”

  何曦有些呆:“不会丢吗?”

  见识到外面乱糟糟的环境,何曦难免多留几个心眼。

  “一般情况下不会。”

  瞧她还有顾虑,微微一笑,“当然,你如果不嫌重的话,也可以拿在手里。”

  顾景洲给她简单介绍完超市分区,站到个卖咖啡的货架前,“这里的标价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美元,一种是柬币。一美元一般等于四千二柬币。”

  这是在教她看商品的价格,何曦认真听着,他解释完,随手从货架上拿了包烟,“你先逛着,我出去抽根烟。”

  正如他所说,超市吃的居多,何曦不是馋嘴的人,加上被价格劝退,没一会儿就逛完了,拿了洗发水、沐浴露、牙膏等洗护用品去柜台结账,再一起放进隔壁的寄存区。

  在超市站了一会儿,实在无聊,去外头找他。

  顾景洲没有烟瘾,只在心烦的时候偶尔抽两口,上一次碰烟,已经记不清是几年前,只记得是因为戴志豪,他勾.搭了别人家的老婆,被人打的半死不活,送进了医院。

  他去医院照顾时,跟戴志豪谈起婚姻和家庭,离开时忍不住抽了几根。

  而今天,则是个例外……

  何曦……跟当年刚来这里的他太像了。

  差不多的年纪,差不多的境遇,甚至连她偶尔困惑不安的眼神,都跟他当年一模一样。

  他啪地一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浓厚的尼.古.丁味熏得他喉咙发涩,他抬头望着头顶有些阴暗的天空,想着自己在国外这近十年的生活,真不能用颓废和糟糕来形容。

  每天两点一线,除了工作的地方,就是寝室,不到逼不得已,连外出采购都少。

  除了每月定时打到国内某张银行卡上的数字,他几乎没有回过国。

  很多人都笑他是工作狂,为了赚钱,连国内的家都不要了。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家……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家。

  一连抽下两根,喉咙被熏有点麻木,但心里却舒服不少,掐灭烟头,正准备回去找何曦,一回头,那丫头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她一手攥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瓶饮料,格纹衬衫穿在她身上,显得她皮肤很白,与第一次见她一样,扎着清爽的马尾,脚尖点着底下的板砖,不知等了他多久。

  看到他转身,笑着朝他走了过来,“要喝点吗?”

  一瓶冰可乐,连点碗番茄面都要看半天价格的人,居然买了瓶跟面差不多价格的可乐给他。

  有一瞬间,顾景洲不知该说什么好,不过很快,他接过饮料,拧开瓶盖,象征性喝了一口。

  “很好喝,谢谢。”

  何曦低头笑,他喜欢就好。

  快到大厦门口的时候,何曦听见背后好像有人喊他,回头,三个拎着东西的人正朝他们这边小跑过来。

  两女一男,在顾景洲面前站定,其中一个身材高挑,化着淡妆,穿着旗袍的女人笑着拍了下顾景洲的肩膀:“真的是你啊,我以为我看错了。”

  这是顾景洲的同乡,名叫姚娟,是他们圈子出了名的女强人,平时除了领上班工资,还能接到各种各样的外单,手头十分富裕,过的也比一般人精致。

  譬如现在出来购物,别人买的都是平价日用品,而她手里拎的全是价格不菲的化妆品,护肤品。

  别人素面朝天,她妆容化的一丝不苟。

  不过顾景洲对她没什么感觉,神情淡淡的,“嗯,出来买点东西。”

  “不是一般都让戴志豪给你带吗?怎么今儿有闲情出来逛了?”

  “他今天加班。”

  视线落到他们手上,“你们这是买完准备回去了?”

  姚娟说:“哪能啊,我们准备去一趟永旺。……咦,这位是……”

  她注意到了顾景洲旁边的何曦,顾景洲简单介绍:“张庆添的妻妹何曦,昨天刚来。”

  姚娟眼神有些意味不明,“他妻妹怎么让你带着啊?”

  顾景洲看她一眼,旁边另一个女的拽了拽她手臂,暗示她别问太多,顾景洲向来不太喜欢别人过问他的私事,尤其是在女人上。

  姚娟显然也意识到顾景洲有点不高兴,转而想去捏何曦的脸:“我看她还没成年吧?怎么来这里?”

  何曦觉得她太过妖媚,有些招架不住,下意识往旁边一躲,姚娟扑了个空,伸手就要勾何曦的脖.子,顾景洲挡在了她面前。

  “你这么护着她做什么?我还能吃了她不成?”

  顾景洲没说话,姚娟朝何曦抛了个媚眼,“妹妹,去日.本超市不?那边好东西可比这边多。”


标 签言情 岁月漫长与你同行 顾景洲 何曦 沈庭梧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