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室友小说兔举栗_陈琦肖纪小说兔举栗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3 ℃
室友小说兔举栗_陈琦肖纪小说兔举栗

陈琦肖纪小说

兔举栗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带来作者兔举栗精心创作的都市治愈小说《室友》的主角是陈琦肖纪,是篇难得的双男主文。室友小说主要讲述了:陈琦打定主意要搬家,他再也忍受不了肖纪了。趁着肖纪还没下班,他慌忙打包好自己的行李,急匆匆地打开大门正要走,却发现肖纪正站在门口,两只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陈琦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故事递带来作者兔举栗精心创作的都市治愈小说《室友》的主角是陈琦肖纪,是篇难得的双男主文。室友小说主要讲述了:陈琦打定主意要搬家,他再也忍受不了肖纪了。趁着肖纪还没下班,他慌忙打包好自己的行李,急匆匆地打开大门正要走,却发现肖纪正站在门口,两只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陈琦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免费阅读

  陈琦咽了下口水,说,“是这样,我新找了一份工作,离这里有点远,所以我想再找个新的房子租,已经跟房东说好了,他会跟你联系。本来想昨天跟你说的,我给忘了,对不起啊。”

  肖纪又问,“新房子,找到了?”

  “没有……”陈琦下意识的说,随即反应过来,又急忙说,“我可以先住宾馆,没事的,哈哈。”

  肖纪咧了咧嘴,说,“这么急啊?”

  这表情做在他脸上,显得极为生硬,被背光这么一照,简直像是连环杀人案电影里的杀手。陈琦被这话惊出一身冷汗,好像什么心事被发现了一样,正要说话,被肖纪把手搭在肩上往里推,愣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先进去。”肖纪这么说着,一只手轻轻的关上了门。

  坐在客厅沙发上,陈琦紧张的两手冒汗,自己一个一米八几的、发育正常的大男人,会害怕肖纪这么个跟自己差不多高,好像还比自己瘦弱一点的上班族,说出去自己都不好意思。

  但是,是真的怕。就好像在一条小路上碰到一条没戴狗链的疯狗,普通人都会有的那种惧怕。特别是,这条疯狗已经盯上你,跃跃欲试地开始呲牙了。

  “那么,宾馆找好了?”肖纪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问。

  “没有。”陈琦干巴巴的说。

  肖纪就说,“都这么晚了,宾馆肯定不太好找,不如再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再做打算。”

  肖纪的语气太过不容置疑,陈琦几乎是被逼着答应了下来,他怕拒绝会让肖纪起疑心。

  晚饭是肖纪做的,他厨艺很好,要放在往常,陈琦不会愿意放弃这样的室友的。尽管饭菜味道很好,陈琦也没有吃很多,草草解决了晚饭,他去厨房洗碗。

  肖纪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难得开了玩笑,“琦哥,你看我们像不像同居,我做饭,你洗碗。”

  只是那语气,怎么也不像是开玩笑,倒透出一股子执拗来。

  陈琦勉强笑了笑,也没接话,一直低着头洗碗。 他能感觉到一道视线粘在他脸上。洗碗的速度快了起来,把最后一个碗放回碗柜,陈琦微低着头,对着那个堵在厨房门口的身影说了句借过,走向自己的房间。后背有微微的刺痛感,陈琦不敢回头去看,直到关上房门,他才舒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轻轻响起,随后隔壁房门一开一关,陈琦放松了一点,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他真后悔跟肖纪这种人做了室友。

  三年前,陈琦还是个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历尽艰难找了个跟自己专业不那么对口的工作,其中艰辛自不必说。然而,不是那么丰厚的工资根本负担不起 B 市的生活开销,终 于有一天,陈琦银行卡上的积蓄变成三位数的时候,他决定找个人合租自己的这套房子。

  说实话,陈琦不是那么愿意跟其他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第一,他担心安全问题;第二,他也不是很习惯与陌生人相处。大学时四个人住一个寝室,其中一个人睡觉时候呼噜震天响,陈琦必须戴耳塞才能入睡,又不好意思跟那人提意见,就这么忍耐着过了四年。正因为这个原因,陈琦对室友这种东西产生了阴影,毕业后他留在 B 市,宁愿自己一个人负担两室一厅,也不愿意找个人合租。

  但是现在,一切个人意愿都必须向现实妥协。

  在网上发了个合租的信息,陈琦等着有人联系他。

  第一个联系他的人就是肖纪。

  当陈琦打开门,看到这个白皙斯文的青年的时候,心里有些惊喜。

  他早已拟定好选择室友的标准,社会关系不能太复杂,这是一定的,还有就是性格一定要安静,睡觉……绝对不能打呼噜。

  肖纪各方面都符合他的标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拍即合,陈琦有些迫不及待的与肖纪签了合同,肖纪隔天就搬了进来。

  看着银行卡里多出来的钱,陈琦心里总算安稳了,不由得庆幸自己减轻了房租压力,又找到了还算理想的室友。

  肖纪确实是理想的室友,不吵不闹,吃完晚饭后与陈琦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天,八点钟准时进自己的房间。而且自从他搬进来,整个屋子都变得干净了许多,最令陈琦惊喜的是肖纪会做饭,手艺居然还不赖。 第一次吃肖纪做的饭时,陈琦差点感动的落下泪来,天知道自己多久没吃过自家厨房里做出来的菜了……

  然而,陈琦渐渐地发觉肖纪这个人,不太对劲。作为室友,他从未进过肖纪的房间——

  这本来也无可厚非,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不知根不知底,但是,陈琦却对肖纪的房间产生了好奇,因为肖纪进了房间之后就再也不会出来,连上厕所都没有,就那么一直到第二天 早上。而且,他在房间里,实在太安静了,简直是寂静。

  这套房子的隔音并不好,晚上睡觉的时候,陈琦连邻居打哈欠都能听到,隔音效果可想而知。然而即使是这样,隔壁还是安静到陈琦有些时候能产生隔壁其实没有人的错觉。

  陈琦有时候就会想,肖纪到底在隔壁干什么?隔壁房间没有接网线,他还特意询问了肖纪需不需要网线,肖纪回答说不需要。现在居然还有不上网的年轻人,陈琦当时就有些叹为观止了。那么,就连网都上不了。那还能一个人在房间里干什么呢,陈琦实在想不出来。

  那就只有睡觉了,陈琦想,或者他其实在房间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每天晚上就拿着那东西爱不释手?

  陈琦的思绪渐渐飘扬开来。

  也许是爱人的头颅,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操作过程,直到现在依旧新鲜如同刚刚砍下。他亲吻它,每天拥抱着它入睡。

  又或许是几对眼珠,泡在装着福尔马林的小玻璃罐里,被一字排开在正对着床的小柜子上。他胆子太小了,必须有人注视着,才能安然睡去。

  也可能……

  陈琦猛地摇摇头,自嘲般的笑了笑。有这么着吓唬自己的吗?一定是最近悬疑电影看得太多!

  这么着琢磨了几天,又看着肖纪的日常行为举止实在是正常,怎么看也没有精神病的倾向,陈琦也就慢慢的不再在意这件事了。

  本来嘛,不过萍水相逢,又何必太过关注别人的生活呢。

  说是这么说,又过了几个月,陈琦跟肖纪还是渐渐熟悉了起来,陈琦比肖纪大一两岁,肖纪就叫他琦哥,两个人有点朋友的意思了。有一次,陈琦一直的女孩子被别人追走了,他心里太不是个滋味,又不好意思跟朋友同事说,这么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看到桌 上热腾腾的饭菜和肖纪神色平静的脸,不知怎么的,突然要拉着肖纪喝一场酒,以前陈琦从没见过肖纪喝酒,这天也很给面子的陪他喝了几杯。

  酒酣之时,陈琦把手搭在肖纪肩上,几乎是半靠在他身上,把他从没成功过的情史说了一遍。

  要说陈琦这个人,长相不差,身材高挑匀称,五官端正,单眼皮,但笑起来眼睛是那种很可人的弯月牙儿,很勾人。学生时代也是那种去个冷饮店有时候会被胆大的女孩子搭讪要电话,然后被同去的男同学眼红调笑求请客的类型。

  但是当时陈琦也是自视甚高,仗着自己有那么两分颜色,情窦又还没有开,享受着周围女生的青睐讨好,却愣是一个女朋友都没交,整天跟一帮男同学厮混,打打篮球,逃逃课,学生时代就这么过去了。

  到最后毕业之际,再蓦然回首,陈琦才发现,当初跟自己一起厮混的兄弟哥们,个个都已脱团,对象有的竟然是当初主动对自己示好,后来自己无动于衷,遂没有结果的女孩子。看着他们一对对甜蜜的模样,陈琦这才发现,学生时代结束了,然而自己却有了一个遗憾,没有于青春正好的时刻,品尝热恋的蜜果,说白了,大学生涯结束了,仍是处男一个。

  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泪眼朦胧之际,陈琦暗暗下了个决定,一定不能再端着架子了,遇到看得顺眼的女孩子,一定要主动出击,一举拿下。

  谁知现实却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美好。当时象牙塔里的女孩子,不会考虑的那么多,与你 看对眼了,就认定是你,管他什么家世金钱,只要能与你在一起,就已经很开心。然而出了社会,需要考虑的因素变得多了起来。男女交往的目的,大多数是为了结婚,生子,过日子。许多现实因素硬生生闯入其中,多数感情再不可能像之前那般纯粹。有车否?有房否?都没有?呵呵。

  很遗憾,陈琦就是属于那种会被女孩子呵呵一脸的人。他家庭条件一般,父母都是三线城市的工薪阶级,拼死拼活为家中独子攒得一套房,却是再无能力言及其他。自己毕业于一所二流大学,工作三年薪水涨不了三千,拿什么去追女孩子?

  这且不说,陈琦虽然长相加分,但,学生时代被主动女生们惯坏了,根本没有追求女孩子的觉悟,见到心仪的女生,根本想不到大献殷勤,嘘寒问暖,久而久之,那女生就算对他有好感,也慢慢被磨没了,转投他人怀抱。 因此,走入社会的陈琦,这三年来,竟然没有交过一个正式的女朋友。

  酒酣之际,陈琦一口气将这些年的辛酸悔恨道尽,说到最后,几乎是绝望了,就说: “你说我这个人,长相身材算差吗?就是一见到女孩子就不怎么敢说话,越喜欢的我嘴越笨,这样怎么找得到女朋友?现在人家都说男女比例失调,大老爷们儿有一半要找不到老婆,那干脆搞基得了,说不定我就有这潜质呢。”

  陈琦当时说是说,心里还是清楚自己的性取向是非常正常的,这么说也只是自嘲罢了,以后看到喜欢的女孩子照样春心荡漾。

  然而他却接下去傻笑着说:“我看肖纪你就不错,啥都会,咱俩搭个伙,一块儿过日子算了。来,让哥……”

  陈琦调笑着歪向肖纪,作势亲他的脸。也没有真亲,就是做个样子,悲中作乐。一般男人扇开他的脸,嫌弃几句安慰几句大家一起笑笑心情也就舒畅了,多好。但是他却迷迷糊糊的感觉,肖纪没说话,但却伸出手把自己往他怀里搂了搂,然后温热的气息笼向他,一个柔软的东西在他额头轻轻触了一下。

  那分明是个轻轻的吻。

  当时他的酒就醒了大半,身上出了一身冷汗,为了避免尴尬,表面上还不得不装作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嘴里嘟囔着喝多了要回去歇着,就往自己房间走去。肖纪还想搀着他,被他挥挥手拒绝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陈琦往床上一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想肖纪这是个什么意思呢?不会是不正常吧?亲我?他喜欢男人?

  在酒精的作用下,陈琦有些反胃,心道自己居然被个男人占了便宜,虽说自己没吃多大亏,内心总是有些反感的。

  以后还是跟肖纪保持距离吧。这么想着,陈琦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然而他发现,在这之后的肖纪,已经由不得他单方面保持距离了,对他的态度由温和一下子变成亲密,不管是言语还是肢体动作,简直像是在对待自己心仪的女性一般,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亲昵。

  被个大男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吃饭的时候还往他碗里夹菜,陈琦实在是太别扭,但又不好意思说破,表面上还得装作一副大大咧咧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样子,他着实纠结了一段日子。

  眼看着肖纪越来越过分,有些言语和举动简直能归为的范畴,陈琦终于受不了了。

  但是好歹他们签了几年的合租合同,就这么说破谁脸上也不好看,还得想个迂回一点的办法。

  于是,之后的一天晚上他下班回来,暗运一口气,然后一脸欣喜的对着温柔看向他的肖纪说,“我恋爱了。”

  “什么?”肖纪脸上的温柔神色还没来得及褪去,又换上了茫然,看起来有点可怜。

  陈琦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变,又说,“我们公司的一个女孩子,人挺好的,前几天不是公司联谊嘛,我们认识了,处了处感觉不错,就定下来了。有机会带给你见见啊。”

  肖纪听了这话,沉默了半响,又迟疑着说,“那天晚上,你……”

  陈琦听了暗叫不好,不能让他把话挑明了,就急忙接话说,“哪天晚上?哦,你说喝醉的那天吗?我都忘了我说了什么了,再说醉话也算不得什么的。”

  这话因为实在不能问心无愧的说,陈琦就渐渐的把头低下去了,等他说完再看向肖纪的时候,就发现肖纪面无表情,只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心里一惊,本能的把头又低下去,好像肖纪可以通过目光接触洞察他的想法一样,却又觉得不能表现的太过心虚,遂又把头抬起来,若无其事的说了句,“今天好累,懒得吃饭了,我睡一觉去。”就回了房。

  回了自己房间,陈琦把门一关,这才感觉身上出了冷汗,背后凉津津的。


标 签都市 室友 兔举栗 陈琦肖纪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