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杯晚小说鄢知雀闻西珩_天生娇惯杯晚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40 ℃
杯晚小说鄢知雀闻西珩_天生娇惯杯晚

天生娇惯

杯晚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带来作者杯晚精心所著的豪门联姻小说《天生娇惯》女主角叫鄢知雀男主角叫闻西珩,是篇追妻火葬场题材小说。天生娇惯小说主要讲述了:鄢知雀和闻西珩结婚六年了,闻西珩本以为他们会白首偕老,可是有一天鄢知雀不干了,吵着要和他离婚。闻西珩以为鄢知雀受到教训,迟早会回到自己身边。结果只看到自己的前妻越来越受欢迎,这让霸总闻西珩坐不住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故事递带来作者杯晚精心所著的豪门联姻小说《天生娇惯》女主角叫鄢知雀男主角叫闻西珩,是篇追妻火葬场题材小说。天生娇惯小说主要讲述了:鄢知雀和闻西珩结婚六年了,闻西珩本以为他们会白首偕老,可是有一天鄢知雀不干了,吵着要和他离婚。闻西珩以为鄢知雀受到教训,迟早会回到自己身边。结果只看到自己的前妻越来越受欢迎,这让霸总闻西珩坐不住了。

免费阅读

  唐慕瑶今年二十六岁,比鄢知雀小十个月,是鄢知雀丈夫闻西珩的表妹,南城唐家的大小姐。

  女孩间的友谊总是开始得莫名其妙,鄢知雀与这位小姑子的感情始于私下对她那位不近人情的铁面阎王好老公的吐槽。

  闻西珩手腕铁血,学生时代就是抓风纪的魔鬼人物,坐到万森首席执行官位置上掌舵整个集团后,行事作风更是雷厉风行。

  所以,尽管他的样貌、身材、气质都是上乘之选,但若不是家里安排,鄢知雀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嫁给他。

  ——毕竟她肤白貌美,圈里圈外的男人还不是任她挑?

  甚至,如果没有这段商业联姻,鄢知雀都不打算结婚。

  唐慕瑶笑了笑,继续说:“你啊就只能躺在我哥腿上,被要求用一百种千娇百媚的声音。”

  鄢知雀瞬间回想起那些她被那个清冷矜贵的狗男人各种欺负的画面,但她当然不会承认:“怎么可能!只能他被我使唤的份,我才不可能被他……酱酱酿酿!”

  “嗯?你们不酱酱酿酿,那鱼宝是怎么来的?”

  鄢知雀挺了挺脊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不看小说吗?不知道在晋江文里,都是无性繁殖?”

  唐慕瑶恍然大悟:“也是,我哥那么严肃一人,你们的X生活肯定不和谐。难怪你听我说小奶狗,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

  鄢知雀脑海中顿时充斥回忆里那些她被弄得下不了床的场景。

  嗯……

  确实不和谐。

  闻西珩那狗男人在床上的时候跟他平日里处于工作状态时基本无差,强势得要命。

  但她怎么可能跟唐慕瑶细聊这种事?

  床上被狗男人欺负这种事也太丢人了吧,她还要不要面子了?

  于是,鄢知雀就用平平淡淡的口吻说:“毕竟我跟你哥表面夫妻,肯定跟你和你的小奶狗不一样。”

  唐慕瑶的表情立马又垮了下来,继续吐槽她那个在酒吧工作的渣狗前男友。

  口吐芬芳,越说越气。

  鄢知雀给她倒了杯花茶。

  唐慕瑶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搁下茶杯后大拍桌子:“气死我来了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狗男女?!雀雀,你今天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他!”

  鄢知雀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眼尾上挑,万般风情尽显。

  她是很招人的长相,中学时期常年占据校花榜首席之位,美貌浑然天成,有的时候一个不经意间的垂眸看上去都像是在勾搭人。

  “放心,你爸爸我当年可是渣男粉碎机。”

  “就是这家酒吧?挺热闹啊。”

  “嗯嗯,三个月前刚开的,开业那会儿我邀请过你一块儿来玩玩,你没来。”

  “哦,我有印象。”

  不止唐慕瑶,圈子里的几家大小姐也曾邀请鄢知雀来玩。

  但她自从生了孩子以后就很少进酒吧了,各类会所、俱乐部倒是常去。

  这家酒吧据说提供多种服务,其中便有男色服务这一项。

  但唐慕瑶那渣比小奶狗倒不是位出来营业的少爷,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酒保。

  也就是侍应生。

  鄢知雀戴上墨镜,望了眼车窗外灿烂的大太阳,“下午两点半就开门的酒吧,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酒吧。”

  那可真是太好了,她天生就喜欢不正经的。

  唐慕瑶叮嘱:“进去后别光顾着玩,你是来帮我搞死渣男的,记住了没?看上哪个小奶狗,也先别伸张啊,等我们这事儿了了你再过来享受服务。左右跟瑶瑶没有关系的!”

  不然万一东窗事发,唐慕瑶觉得自己会被闻西珩拧断脖子QAQ。

  鄢知雀皱眉:“嗯?我是这种人么?”

  唐慕瑶大大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见一个男爱豆就爱一个男爱豆吗?鱼宝见一个漂亮姐姐喜欢一个漂亮姐姐的秉性不就是遗传了你?”

  鄢知雀摘下墨镜,冷酷无情地开口:“行,那你自己解决,我不去了。”

  唐慕瑶抱住她的手臂:“卡机嘛,爸爸!爸爸,我可是你最宠爱的儿砸啊!”

  鄢知雀想了想,要求道:“那你说一声,鄢知雀是闻西珩的爸爸。你说了我就进去。”

  “你这要求真别致。”

  唐慕瑶用一种“你这小东西可真别致”的霸道总裁式口吻说。

  “说不说?”鄢知雀扬起下巴,对司机说:“秦叔,开车。”

  唐慕瑶:“等等等等等!”

  唐慕瑶:“鄢知雀是闻西珩的爸爸,闻西珩和唐慕瑶永远的爸爸!”

  鄢知雀拎着限量版Birkin走进酒吧,一袭米色刺绣长裙衬得她美艳不可方物。脊背挺拔优美,一字型锁骨凸出且迷人。

  裙子是收腰设计,将她的腰际包裹得纤细窈窕,堪称盈盈一握。

  酒保领着她往卡座走,“小姐第一次来吧?小姐怎么称呼?”

  “傅。”鄢知雀信口胡诌了个姓氏。“第一次来。”

  鄢知雀听唐慕瑶讲过,入夜前这边的侍应生都是一对一责任制服务。

  也就是说,如果上次你来,是这个侍应生招待的你,如果你今天来他没有调休的话,依旧得是他来负责招待。

  当然,客人有权更换招待人。

  酒保的笑容更殷勤了些:“付小姐这边请。”

  如此美貌的客人,不仅身材好,气质也很好,一看就知道这必定是哪家富豪名门家里的千金。

  到了卡座,酒保介绍酒单与服务。

  鄢知雀一连点了十几瓶洋酒,然后问:“我听说你们这里可以自己选定由谁来招待是吧?”

  酒保闻言,笑道:“是的,大小姐。”

  这位客人既然问了这问题,就说明她八成是来体验他们酒吧的男公关服务的。既然如此,称呼的方式上自然大有讲究。

  鄢知雀勾唇,“把你们这儿的人都叫出来,我挑一挑。”

  她取出信用卡,“我先刷个二十万。”

  酒保拿来POS机,委婉地问道:“大小姐需要酒保还是少爷?”

  鄢知雀深知不能将目的暴露得太明确,便摆出一副兴致阑珊的神色:“都行,长好看点的。”

  “您稍等。”

  须臾,十数个穿着西装马甲的男人鱼贯而入。

  鄢知雀捻着高脚杯的细长脚,乌黑漂亮的眼眸抬起,饶有兴致审视面前站成一排的男人。

  目光几番逡巡后,她点了点左边第二个领口戴着黑色领结的男人:“就你了。”

  其余人渐次退出去,被点名的酒保走上前微微躬下。

  “大小姐需要我为您倒酒吗?”他的嗓音温润清透,配合着这张人畜无害的脸,的确非常小奶狗了。

  五官与脸型平缓柔和,但又不会显得过于女气,柔美而不失英气。

  鄢知雀抬高眉毛睨他,轻轻笑:“会喝酒么?”

  他腼腆地笑了下,“会一点点。”

  鄢知雀注意到他攥紧了手指,看起来紧张中带着几分羞涩。

  段位果然不低,明明跟唐慕瑶一样是半个不折不扣的酒鬼,问起来却回答得滴水不漏。

  鄢知雀暗叹,唐慕瑶这跟头栽得不冤,两人段位相差太远了。

  “那坐下陪我喝两杯?”鄢知雀白皙纤长的手指搭上Rémy Martin焦糖色的酒瓶。

  她乌黑柔顺的长卷发落在削瘦肩膀上,雪肤花貌,漂亮得耀眼极了。

  小奶狗坐了下来,偷瞄了她一眼,紧接着脸上就带上浅浅的红晕。

  鄢知雀勾唇笑:“开酒罢,今天陪我把桌上的喝完。”

  小奶狗开了酒,先给鄢知雀倒了小半杯,垂着眼眸不敢去看她:“我尽量。”

  他进入这家酒吧工作前,曾在其他城市的好几个娱乐场所提供男公关服务。

  因此,对于这些富家大小姐的喜好,可以说是摸得门清——

  喜欢纯的,而且是要那种既纯又能玩得开的。

  通俗点讲,就是没怎么被玩过,但却又什么都能被玩。

  眼前这位光容貌这点就秒杀他现实中见过的所有女性,所以他就更要好好表现,抓紧这个机会了。

  “闻总,只要地皮拿得下来,我们华越有信心辅助万森打造休闲娱乐一体化新坐标。”说话的人是华越集团副总,也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他不是南城人,华越也不是南城的公司,是以急于搭上本地龙头企业以谋求业务扩展性发展。

  至于其中涉及的资源互换,就不是他一个副总能决定得了的了。

  闻西珩淡淡道:“这个项目我们内部尚处于评审阶段,如有后续安排,我会让我的助理告知萧总。”

  萧总笑得更加殷切,忙道:“多谢闻总,十分感谢十分感谢。”

  闻西珩起身告辞,萧总送他下来。

  助理走近,压低声音报告:“总裁,保镖新上报了夫人的行踪上来,夫人现在也在这家酒吧。”

  酒过三巡,鄢知雀搁下海波杯。

  眼前的男人已经断断续续喝了将近两瓶,但她手上依旧是他最开始给她倒的那一杯。

  他抬起眼眸,眸中泛着盈盈动人的水光,隐有醉态:“大小姐,我……我喝不下了。”

  鄢知雀挑起唇角,微微往前倾身,伸手捏住他的下颌。

  他愣了一下,旋即温顺地垂下眸子。

  不言语。

  鄢知雀抬高他的下巴,懒洋洋地命令:“看着我。”

  尾音带着几卷酒后自然而生的媚意。

  他战战兢兢地抬起眼,小兔子一般的眼神,莫名有些委屈。

  鄢知雀轻轻一笑,问他:“有女朋友了么?”

  他幅度很小地摇了摇头,怯怯地盯着她。

  鄢知雀笑着拍了拍他的脸颊:“这样吧,你把桌上的酒喝完,我带你走。”

  说完,她身子往后仰,舒坦地靠着沙发背。

  一抬头,随意往东侧扫了一眼。

  鄢知雀脸上刚刚调戏完小奶狗的浪荡公子哥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微微睁大眼眶,如遭雷劈。

  闻西珩站在口子上,一脸淡漠,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带着些许压迫感,清冷矜贵有如神祇。脸部线条流畅蜿蜒,勾勒出深邃完美的轮廓。

  他的目光很平静,显然不是刚过来不久。

  跟在闻西珩身后的萧总何等精明,一眼就看出这是豪门中非常常见的桥段:捉奸。

  他怕闻西珩一个脾气上来迁怒于他,那这好不容易有点苗头的合作可就得泡汤了!

  想到这里,萧总赶紧狂打一肚子撇清关系的腹稿。

  这时,闻西珩先开口了。

  他侧过头吩咐助理:“既然夫人喜欢这间酒吧,那就买下来。”

  “是,总裁。”

标 签言情 天生娇惯 杯晚 鄢知雀闻西珩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