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顾泽林管梦晴by董七_只对你钟情董七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44 ℃
顾泽林管梦晴by董七_只对你钟情董七

只对你钟情

董七 著

连载中免费

男主角叫顾泽林女主角叫管梦晴的小说是《只对你钟情》作者董七倾心创作的校园甜宠文。只对你钟情小说通过男女主角顾泽林和管梦晴之间的有趣日常展开,讲述了高三学子管梦晴因为学业,烦心到酒吧喝酒闯事,被顾泽林救下,从此对他一见钟情。却在高考前夕,顾泽林消失了。三年后,两人再次相逢,顾泽林成为了管梦晴的代课老师,矢口否认他们的过去,这让管梦晴难以接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男主角叫顾泽林女主角叫管梦晴的小说是《只对你钟情》作者董七倾心创作的校园甜宠文。只对你钟情小说通过男女主角顾泽林和管梦晴之间的有趣日常展开,讲述了高三学子管梦晴因为学业,烦心到酒吧喝酒闯事,被顾泽林救下,从此对他一见钟情。却在高考前夕,顾泽林消失了。三年后,两人再次相逢,顾泽林成为了管梦晴的代课老师,矢口否认他们的过去,这让管梦晴难以接受。

免费阅读

  咖啡厅玻璃门被推开,门外吹进的风带动了门框挂着的风铃,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和如往常一样响起来店员整齐喊欢迎光临的声音,管梦晴把咖啡端到指定餐桌前,深呼吸口气。

  三年了,不找了。

  简短的六个字,是她这几年来始终没敢下定决心做的事。

  “这件事有什么好考虑的呢,算来算去对你都没有什么损失。”

  “我工作忙,没有多余的心思花在学校里。”

  “你听我给你分析分析好处嘛……”

  就在管梦晴心里给自己做思想教育时,身后路过一男一女,他们的交流声并不大,却清晰的落入管梦晴耳畔。

  这个声音……

  那人的声线与她心里思念多年的男人近乎一样,管梦晴平静已久的心湖恍如被重重砸下了一颗大石子,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她没有任何思考,可当她转身去寻找时,只能看见拐角处上楼的最后一抹背影,她像溺在水里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当即什么也没想,就迈开步子追上去,看一看到底是不是消失了好几年的他。

  可管梦晴刚迈开一步就听见身旁吵杂的声音,回头看去,管梦晴才知道刚才自己听见声音后出神把托盘中咖啡洒在了客人身上,客人见管梦晴一句话没说就想走,预想抓住她找经理,被冬溪赶过来救场子。

  两人好不容易得到原谅,动作利索地收拾残局返回料理区重新制作。

  “怎么回事,平时你都不会犯这种小错误的。”冬溪把杯子放进池子里冲洗,对心不在焉的管梦晴说。

  管梦晴再次往楼梯口瞟去,“声音很像他。”

  冬溪无奈的摇摇头,“我刚从楼上下来,楼上没有你说的那位大帅哥。”

  开学之际,大家的心都还停留在假期的快乐中没抽离出来,616宿舍的两位因没抢到理想课程而被自动分到各大学生都畏惧的催眠课程——《国际经济法》

  浑浑噩噩过去一周,大家都逐渐进入开学状态,管梦晴自那天起,每到咖啡厅兼职都会习惯的往门口或楼梯口瞥一眼,心中还存留着些许期望能再见到他,可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一周后,管梦晴得知上午是不重要的《国际经济法》后想一觉睡到中午,谁知大清早走廊就发出接二连三的尖叫声,无奈之下,她只好被早早就饿醒的冬溪拖起来去食堂吃早饭。

  时间还早,周围坐着的女生基本都手捧手机不停的露出……姨母笑,其中还有一人看了眼手表后就拉着朋友急急忙忙冲出了食堂,嘴里嚷嚷着去晚就占不到座位了的话。

  管梦晴一脸懵地扭头看了一圈,正回身问冬溪:“发生了什么?”

  冬溪嘴里吃着一口云吞,支支吾吾的回答,“你不知道吗,昨晚我们学校论坛的系统都要崩溃了,”说话间,冬溪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下,随后递给管梦晴,“听说法学院来了位代课老师。”

  管梦晴接过手机,先是回答了冬溪的话,“代课老师?法学院的代课老师关我们什么事?”

  她记得法学院的学生没有这么多,女生就更少之又少了。

  “国际经济法的老师请产假了,所以请了他过来,听说还是给学校义务代课呢,因为他先前就是我们学校毕业的。”

  管梦晴低头看了眼手机,论坛标题的一行大号加粗字体便映入眼帘。

  【法学院新入代课老师,颜值爆表炸裂!!周一上午十点整A2大课室开课!!!】

  正好听见冬溪提起《国际经济法》课程时候没忍住打了个哈欠,“那她们为什么这么激动?”

  管梦晴自动忽略了‘颜值爆表’四个字,在法学院有个传说风靡全校,除了小部分的女老师,剩下的男老师基本都是中年男人,不是秃顶就是地中海,这也是为什么法学院的课程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冬溪拿回手机,“因为代课老师超级无敌帅啊,有人看见他在办公室备课偷偷拍了照片上传论坛了,白衬衫超级谷欠的!我跟你说……哎管梦晴你干什么?”

  管梦晴在冬溪说话时就已经迅速把餐盘收拾好,“上课去,走。”

  “上课?!”

  冬溪不解。早上是谁说不去上课让人帮点名的来着。

  管梦晴拉着冬溪放了餐盘直奔法学院大楼,“有这样养眼的课程为什么不早说,这几天太憔悴了,我需要小鲜肉来补补元气。”

  冬溪嘟囔,“我以为你不感兴趣呢,前几天还死气沉沉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养眼的人还是必须要看的呀,这样有利于身心健康你说对不对。”

  两人抵达指定课室才知道当代女性花痴起来简直无人能敌。

  A大每一间课室面积都极大,加之法学院的考试难度通常被A大学生们当做没课的备用选择,以往法学选修课屈指可数的人头却在今日突破了近几年来的记录。

  上百个座位就在五分钟、甚至半小时前就已经被占满,人员大多为外系女生,管梦晴和冬溪到的时候座位已经所剩不多了。

  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人头让管梦晴不禁一颤,冬溪觉得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先反应过来踮着脚张望,寻到一处漏网之鱼的座位后迅速拉着管梦晴直直朝那去。

  课室里没人的位置只剩第一排,管梦晴还在心里好奇为什么她们喜欢看帅哥而不愿意坐前面来好好欣赏,直到管梦晴落座才发现,这个位置不是一般的……显眼。

  虽然是第一排最佳观赏位置,但是她此时坐的位置不光是第一排,还居中……

  就在管梦晴寻思着要不要换位置之际,身旁坐下一位抱着书本的女生,女生坐下后看了眼冬溪和管梦晴,面带笑容地问:“你们也是选修这节课的学生吧?”

  管梦晴怔愣了下,“你怎么知道?”

  女生翻开书本,“专程为了代课老师来的不会坐在第一排的。”顿了顿,补充道,“或许是怕老师点名,听说这位代课老师严厉的很,如果不是没位置,我也不会坐第一排。”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时间也才过去半小时,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管梦晴坐着无聊困意很快就席卷而来,可当她入睡没一会儿,周遭忽的传来吵杂的声音,有的低语甚至有的喊了出来,把正在睡梦中的管梦晴惊醒,她抬头想往后看是什么动静,就听见后座的某一女生说了句:“快准备好,老师来了!”

  正在和后座同学了解代课老师事情的冬溪也瞬间集中注意力,把管梦晴摇醒附耳:“快别睡了擦擦你的眼屎,好好欣赏传说中的盛世美颜。”

  管梦晴:“……”

  今日的太阳不毒不辣,温和的撒了一地,铺在走廊瓷砖上的阳光宛如一片金黄的麦田,被从远处不疾不徐走来的黑影闯入,阳光被切割为另一幅画作。

  影子随着脚步声逐渐接近课室,课室里的低语也在慢慢消失,直至走廊的脚步声停在门口,四周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来。

  管梦晴最后一点儿睡意被这道稀疏的声音驱赶,她揉揉怔忪的睡眼,不经意的抬眸就撞见从门外徐徐进来的男人。

  男人着白色毛衣,袖子被随意拉起露出好看的手腕,挺拔的身影从外推门而入,带进了一股冷空气,犹如他本人,那张如鬼斧神工雕塑的俊颜没有一丝表情,银框眼镜下的眸子漆黑如墨,深邃幽沉,他走上讲台扫视了一圈课室后,才把手中的教材放下。

  原本睡眼朦胧的管梦晴看见男人后浑身倏地僵硬的不动,视线随着男人的移动而移动,最终落定在他神情清冷的脸上,这个人的脸、身材,与她心底深处的那道身影完全相重叠。

  顾泽林放下教材就准备讲课,不知哪个位置的人突然喊了一句:“老师先做个自我介绍呀,我们都不认识您。”

  顾泽林抿唇默了下,才拿起粉笔在黑板上行云流水的写出三个大字。

  顾泽林。

  他将粉笔放下的同时,轻启朱唇,嗓音低沉醇冽,“顾泽林,本学期国际经济法代课老师。”

  又一女生大胆发言,语气里甚至含着明显的调侃:“我们不着急上课,顾老师请问你是哪里人,今年多大啦?单身否?”

  最后一个问题问出来课室里的人员明显躁动起来,与此同时管梦晴细微的发现顾泽林脸上的微表情,不着痕迹蹙起的眉头和绷直一线的唇都在张扬着他不悦。

  果不其然。

  顾泽林并没有理会女生的提问,双手撑在讲台上,脸部依旧毫无表情,声线低沉,却比方才自我介绍时要沉下一个度,“既然你们对我这么感兴趣,那么我来和你们讲讲上我课的基本要求。我负责讲课,听不听是你们的事,但如果考试不过关,扣分我不留情,课前点名随机制,如果哪位不幸被我发现,”

  顿了顿,顾泽林唇角划出一道稍纵即逝的浅弧,扔出四个字:“后果自负。”

  语毕,课室里寂静极了,本想继续发问的几人也没再说过一句话,就连冬溪也忍不住嘀咕,“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像天使,其实内心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说话间,一旁的冬溪回想起刚才顾泽林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你说他那个笑是什么意思,怎么笑的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呢,太恐怖了吧这新来的老师,管梦晴以后我们……喂,管梦晴你在想什么呢?”

  冬溪察觉到管梦晴的不对劲,伸手在她空洞的眼前晃了好一会儿,对方才缓过神来。

  冬溪随着她的视线望去,才知道管梦晴刚才眼睛也不眨的是在看着讲台上讲课的顾泽林。

  她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正想好好询问一番,却在还没开口之时被管梦晴一句话堵住。

  “打住你脑子里那些奇怪的想法,”管梦晴弹了下冬溪的头,警告她。

  “那你怎么了,从顾老师进门开始你就这副僵硬的坐着,跟颗松树似的。”

  “有吗?”管梦晴才意识到自己过分笔直的坐姿,下一秒恢复原样,趴在桌上故作打哈欠,“我困了,给我打下掩护,睡会。”

  冬溪正想提醒她这位新老师不好惹,管梦晴就已经转过头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

  见冬溪没再说什么,管梦晴才敢偷偷睁开眼,将脸埋在臂弯下,再次把目光落定在顾泽林身上,他拿着课本认真的模样,像极了三年前的他。

  三年了,就在她终于下定决心不找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不知是不是管梦晴的眼神太过炽热,引的顾泽林往她这边看来,吓得管梦晴慌忙收回目光重新把脸埋在臂弯下。

  就算她知道顾泽林的课不允许睡觉,也还是那样做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困了还是故意和他对着干。

  耳边充斥着顾泽林低哑迷人的声线,被管梦晴藏了多年的些许记忆犹如未关闸的洪水一涌而出。

  冬溪早就察觉到管梦晴的种种不对劲,奈何对方整节课都好像不打算说什么,把脸藏在臂弯下也不晓得睡着了没有,只是在下课铃打响的瞬间,身旁的管梦晴噌的弹起来,拉着冬溪健步如飞的离开座位,就好像课室里有什么她非常害怕的东西似的。

  冬溪还没来得及喊住脚步急促的管梦晴,在众人不断的低语声中,忽然响起一道清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他的声色有力的回荡在偌大课室,最后落入管梦晴耳畔。

  “一排5座,过来。”

  一排5座?

  管梦晴以为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边走边又忍不住在心里数自己方才的位置,她不就是5吗?

  “叫你呢。”冬溪提醒她。

  管梦晴讷讷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高挑的身影伫立在讲台上,单手插兜,另一手自然搭在讲台边缘,此时他正低头不知在看什么,如果不是管梦晴看过去的同时顾泽林也抬起头,管梦晴都怀疑刚刚的声音是不是他发出的,他总是这样,常常往那一站就算不说话也自生出强大的气场令人胆怯。

  四目相对约莫两秒,管梦晴先躲开了他灼热的目光,动作僵硬地站在那不知该怎么办。

  她发誓,高考前的模拟考试考砸了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见管梦晴没有任何反应,周围看热闹的同学都停下了脚步在一旁碎语,顾泽林等的没有耐心了,皱着眉再次开口,声如冰铁:“过来,听不懂?”


标 签校园 只对你钟情 董七 顾泽林管梦晴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