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管月顾安遥小说_皇后管月成九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4 ℃
管月顾安遥小说_皇后管月成九

皇后管月

成九 著

连载中免费

《皇后管月》是成九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管月无意救起了一个男人,本以为是顺手之劳,谁知最后竟因为这个男人而被灭满门,三年后,她从青 楼的一个丫头成为九王府的一个客卿,忍辱负重,只为揪出那幕后之人报仇雪恨.....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皇后管月》是成九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管月无意救起了一个男人,本以为是顺手之劳,谁知最后竟因为这个男人而被灭满门,三年后,她从青 楼的一个丫头成为九王府的一个客卿,忍辱负重,只为揪出那幕后之人报仇雪恨.....

免费阅读

  自醉春苑回去后,褚宇遥没有回宫,而是去了顾府。

  门童看见他立即去通传。

  顾家的长孙顾安捷迎了出来。

  他手拿玉笛,甚至恭敬的弯腰:“王爷。”

  褚宇遥没平礼,而是直接朝园内走去。

  顾安捷摇摇头,起身跟了进去。

  褚宇遥一身黑衣,顾安捷一身白衣。

  一黑一白对比鲜明。

  褚宇遥在一处亭子坐下。

  “表哥。”

  顾安捷一愣,赶紧应承了一声。

  “我知道这三年来你一直帮我找月儿的下落。”

  顾安捷如释重负,好像犯了大错终于求得原谅的感觉。

  “三年前,我没有帮你把人接回来,对你,对管月姑娘都有愧。”

  就因为这差事办砸了,这三年来褚宇遥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

  “表哥,可查到什么?。”

  顾安捷惭愧的说道,“当年我赶到时没有活口,所有痕迹被烧的一干二净,除了一块被火烧过的腰牌和杂乱的脚印。因此,直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

  褚宇遥叹口气,“那腰牌是纯金的,我给她留应急用,或许是她逃跑时落下了。”

  听到自己的家族标志被他当做散金一样送给别人应急,他无奈的皱了皱眉。

  “表哥,那你说月儿有没有可能到京师来呢。”

  顾安捷眼神一凛,“从甘州到这里路途甚远,更别说月姑娘所处的那个小山村。除非,她有什么际遇。”

  褚宇遥站起来,“近日,母妃一直派人跟着我。表哥你去查一下醉春苑的小月。”

  “你怀疑她就是月姑娘?”

  褚宇遥瞪他一眼,“需要你查证。”

  顾安捷倒吸一口气,有意思!“王爷放心。”

  夜幕降临,褚宇朗在书房里看书,一道黑影闪了进来。

  “查到了吗?”

  黑影摘下面罩,露出刀疤。

  “回王爷,她是三年前被有名的人贩子组织卖到醉春苑的。”

  褚宇朗放下书,没有说话。

  影子继续说道:“卑职去查了那个组织,他们只说那丫头是在当时京郊抓到的一个流民。”

  褚宇朗眼神幽深,“就是说线索到这就断了。”

  影子低下了头,“卑职查了京郊五镇,均没有人认识月姑娘。”

  这神秘感更是激发了褚宇朗的兴趣,他低眉垂眼思索了一会。

  “再查,查这三年各地哪里发生了大事,迫使百姓做了流民。”

  影子抱拳,“是。”

  案上的烛火噼里啪啦的炸了几下,褚宇朗挑了挑灯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这笑有种危险的味道。

  这一夜管月依旧无眠。

  如果说之前九王爷和十二王爷对她的注意表现在暗里,那么今天他们就正式摊牌了。

  现在她已经来不及去想到底自己哪里做错了。

  送走两位王爷后,她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只是一个无权无事,甚至是处于最底层的一个丫头。

  要想查出当年的惨案,她必须得找一个靠山。

  她在心里反复比较着这两个人。

  虽然情感上,她倾向于十二王爷。

  但是理智上却倾向于九王爷。

  相对来说,她和九王爷接触的还多些。

  而且九王爷对她一直很客气。

  可是,九王爷又凭什么收留她呢?

  这天管月陪着露浓上街采买胭脂水粉。

  街上热闹非凡,走在街上管月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她希望有一天,她能真正的无事一身轻走在这繁华的京师大街上。

  “让让。”

  身后传来官兵浑厚的嗓音,还有一阵急急的马蹄声。

  只见前面的百姓开始自动往路两边分流。

  随后几个官兵门,走到一块布告栏上,贴了几张告示。

  露浓拉着她走上前去。

  只见告示上写着:近日接到报案,匪寇做乱,已经有几家姑娘失踪。百姓们减少外出。朝廷已经排除九王爷率京防守卫去剿匪。

  管月心肝一颤,很害怕。

  最近真不太平,先是他们遇到劫匪,现在又有姑娘失踪。

  “姐姐,咱们快些回去吧。”

  露浓嘲笑她道,“你个胆小鬼,这大白天的怕什么。”

  管月不依,心里就是害怕。

  结果没怎么逛,就回去了。

  醉春苑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露浓问了柳妈妈有没有客人点她,柳妈妈一副讨好的嘴脸:“宝贝,你的大客人都是在晚些时候来的,你先休息会啊。”

  说完,又变了脸,看着管月没好气的说道:“小月,好好伺候露浓。”

  到了房间,露浓舒服躺在榻上:“这剿匪啊,顾家又得出钱了。”

  管月手里的杯盏差点滑落,“顾,顾家?哪个顾家。”

  露浓正理着头发,看见她大惊失色的样子嗤笑了一声:“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京师里只有一个顾家。对了,顾家和十二王爷还是表亲呢。”

  管月顿时冷汗淋漓:眼前又出现熊熊火光,她躲在倒塌的废墟下,看见一个红衣女子大声喊道:“快找一个有顾家金腰牌的女孩。”

  随后,管月便把那块腰牌扔进一个火堆。

  从露浓房里回到后院,慕晚在劈柴火,脸上全是汗。

  那小身板,管月不忍心,“慕晚,歇一会。”

  慕晚喘着粗气放下斧头,“小月姐,九王爷好几天没来了。”

  管月只讷讷的说道:“王爷马上要去剿匪,没空来。”

  说起匪寇,她又补充道:“最近匪寇做乱,有好几家姑娘丢了。你别再偷偷跑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慕晚挑挑眼皮,“也许匪寇只是找人,没有伤人。”

  管月瞅她一眼,“匪寇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你别天真了。”

  慕晚嘟囔着嘴没再说话了。

  玉春宫里,褚宇遥正盯着几套盔甲挑呢。

  “你们说我穿哪套好看啊。”

  几个小宫女嘻嘻笑道,“王爷,这几套盔甲都是陛下差人送来的,都个顶个的好,王爷穿那个都好看的。”

  褚宇遥看来看去,最终停在了一个白色盔甲面前。

  他抚摸着那铠甲,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忽听外面通传道:“贵妃娘娘到。”

  玉贵妃款款走了进来,一头金银珠钗甚是华贵,可那张无比美丽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一摆手,殿内的人都出去了。

  “为何要去剿匪。”声音冷冷的。

  “母妃是因为这个不开心的,不过母妃放心,儿臣只是不是为了抢功劳,想锻炼自己。”

  玉贵妃看着眼前的儿子,还是一副天真的样子。

  “可老九不这么认为。”

  褚宇遥叹了口气,“母妃,您放心九哥不会这么想的。即使这么想,剿匪之后我就清白了,我不会要一丁点功劳的。”

  玉贵妃本来是要劝他放弃去剿匪,这下看来说不通了,起身便走。

  褚宇遥知道她干嘛,便喊住了她:“母妃,您莫要找父皇,这次剿匪我无论如何都要去,您找父皇都没用。”

  玉贵妃停了下来,怒视他一眼便走了。

  管月正在厨房里给姑娘们准备早饭,就听见一阵嘭嘭的砸门声。

  心里奇怪,这么早会是谁呢?而且还是后门。

  她正犹豫要不要去开门,只听外面喊道:“小月姑娘在吗?我们是九王爷府上的。”

  管月一听,赶紧跑去开门。

  确实是褚宇朗府上的家丁“两位哥哥有事吗?”

  家丁也很客气,“小月姑娘,主子今晚就出征去剿匪了,想让你做几盒点心带着,请问方便吗?”

  机会来了!

  她立即恭敬的说道:“方便方便,我做好了就给送到府上吧。”

  “有劳小月姑娘了。”

  “客气。”

  傍晚,小月正准备出去,看见慕晚脸色有异。

  “你不舒服吗?”

  慕晚过来一把抱住她,“小月姐,你真好。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管月手里拎着食盒,心里盘算着待会怎么和九王爷说,没察觉到他的异常只拍拍她:“你好好的就行。”

  百姓知道今日剿匪大军要出发,街上的活动明显减少。

  管月到了九王爷府,里面正有条不紊的忙着,见到她立即迎了进去。

  大厅里,褚宇朗一身铠甲立于中央。

  管月一时晃了眼,平时不敢注视他,今天这么看,她切切体会到英气逼人。

  见她来,褚宇朗笑了:“小月。”

  管月回了回神,“王爷,点心已经交给您的人了。”

  褚宇朗颔首,“进来坐。”

  管月走了进去,却站着。

  “王爷,此去剿匪要小心啊。”

  褚宇朗笑了,“嗯。”

  管月这几天了解了这个王爷,十岁一个人领着先锋营打漠北,十三岁一个人领军出征南越。这次剿匪对他自是轻而易举。

  “王爷,等您出征回来小月有些话想对您说。”

  褚宇朗挑挑剑眉,“为何不现在说。”

  管月定定的看了看褚宇朗,“出征在即,小月不敢造次。”

  褚宇朗来了兴趣,“离出发还有一段时间,说来听听。”

  “王爷为何突然对小月的身世感兴趣。”

  褚宇朗看着面前这个瘦小的姑娘,“显然你是个有故事的姑娘。”

  管月低了低头,“小月的故事不算什么,只是家乡遭了流匪,父母乡亲惨死。”

  “那你的意思是不让本王再查下去。”

  管月突然跪了下来,“小月知道王爷是好人,恳请王爷救小月出醉春苑。”

  褚宇朗看着跪在脚下的姑娘,微微蹙眉。

  管月一咬牙,使出苦肉计,她撸起袖子,纤细的胳膊上露出一道道鞭打的痕迹,随后又将脖子上的纽扣解开,露出里面的伤痕。

  非礼勿视,褚宇朗立即别开头去,“小月,快别。”

  管月哑了嗓音道:“求王爷垂怜。”

  褚宇朗叹了口气,“好,本王出征回来,你就到这里来。”语气里有一丝的怜惜。

  管月回到醉春苑却发现屋子被翻动过,盒子里只有她的钱,慕晚的那份却找不到。

  管月问了几个杂工,才知道在自己出门去王府后不久,慕晚也出去了。出醉春苑正好遇到军队出城。

  管月以为慕晚只是出去玩,便出门去寻。

  天已经上了黑影,百姓们都站在路两边目送王爷出征。

  管月绕道后面走进一个巷子,突然被人用手帕捂住的嘴鼻。

  她挣扎而来两下便失去了意识。


标 签古言 皇后管月 管月 顾安遥 成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