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电视剧小说_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顾南洲周见清陈靖可严智超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50 ℃
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电视剧小说_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顾南洲周见清陈靖可严智超

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顾南洲周见清

陈靖可严智超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甜宠爱情剧《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 男主角是顾南洲女主角是周见清,分别由陈靖可和严智超担任主演。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全文主要讲述了:落难公主周见清与反差萌CEO顾南洲,具有差异化且充满趣味性的人物标签充满期待。男女主角互看不爽,且因为一次意外达成“契约婚姻”的约定。这对假夫妻开始了同居生活,在磨合与患难之中,二人从欢喜冤家,变成朋友,最后成为恋人。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顾南洲周见清小说大结局,顾南洲周见清最后大结局,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电视剧原著,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有小说吗,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小说改编于什么,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小说好看吗,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小说剧情介绍,都市甜宠爱情剧《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 男主角是顾南洲女主角是周见清,分别由陈靖可和严智超担任主演。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全文主要讲述了:落难公主周见清与反差萌CEO顾南洲,具有差异化且充满趣味性的人物标签充满期待。男女主角互看不爽,且因为一次意外达成“契约婚姻”的约定。这对假夫妻开始了同居生活,在磨合与患难之中,二人从欢喜冤家,变成朋友,最后成为恋人。

免费阅读

  周见清,虽家道中落,却乐观面对生活。她坚持着自己漫画梦想,也拼命兼职偿还债务,在梦想和现实中找到平衡。在期待命中注定的恋人降临的过程中,遇到和自己个性截然不同的顾南洲,本就互看不爽,又不得不开始“同居”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二人逐渐从剑拔弩张的欢喜冤家,变成惺惺相惜的朋友知己甚至恋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剧情讲述了顾南洲和破产千金周见清,两人因为一份一份以结婚为前提的遗嘱,达成契约婚姻的约定。为了瞒住外界,这对假夫妻不得不展开同居生活,随着不断了解彼此,两颗不完美的灵魂,却慢慢被对方治愈。

  一面是反差萌CEO,一面是落难公主,从主人公的设定来看,具有差异化且充满趣味性的人物标签让观众充满期待。个性截然不同、生活经历也天差地别的男女主角互看不爽,且不得不因为一次意外达成“契约婚姻”的约定。

  这对假夫妻开始了“同居”生活,在磨合与患难之中,二人逐渐从剑拔弩张的欢喜冤家,变成惺惺相惜的朋友知己甚至恋人,咸甜兼备的剧情内容着实令人期待。

  晚宴设在城郊京山半腰上的高级会所,由H市几位名流主办,逢季而来,一年四次。

  如今正是初春,京山风景秀美,新意盎然,满目嫩绿,在此设宴与众举杯同饮,倒是雅致。

  但这些俱是表面上的光景。

  真正意义上,自是商场巨子们结识合作的好机会。

  这日下午,13:00整。

  陈遇安匆匆将车开进独栋别墅,随意的把车扔下,他蹙眉往前,拾阶而上。

  宅子里几乎没有佣人。

  这是顾长挚的生活习惯,住所大部分事项皆是钟点工按时过来打理。

  指纹解锁,陈遇安走进别墅,在客厅喊了声“顾长挚”。

  偌大的空间内登时盘旋起回音,一声比一声浅,然后彻底消逝……

  渺无回应。

  陈遇安烦躁的爬上旋转楼梯,卧室、书房、健身室,最后终于在换衣间内找着了人。

  略气喘的敞开西装外套,他靠在壁上怒视镜子前的那个男人。

  呵,他倒是好兴致!

  闷声盯着他,陈遇安见他正左右侧身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转头又好整以暇的去寻搭配的领带。

  也是气得头顶都快冒烟。

  平复良久,懒得质问他分明听到动静却不回应的恶劣行径,陈遇安飞快切入正题,“真去?”

  “不然?”挑了挑眉,顾长挚择了条暗色领带,动作优雅的系上,慢条斯理道,“这套可是昨儿刚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纯手工西装,怎么样?目前独一份,我穿着它去赴宴,啧啧,他们真是有眼福……”

  陈遇安:“……”

  顿了一秒,他扶额,“我没心情听你自恋耍贫,我只问你,行程都打点好了没有?”

  “嗯。”轻哼了声,顾长挚正了正领带,嘴角微勾,一瞬不动看着眼镜子里的自己,渐渐地,眼神开始变得幽深起来。

  良久,侧眸望向身后一脸深沉的陈遇安,他轻笑着歪头,“不想去看看那死老头藏着掖着的宝贝乖孙?”

  陈遇安配合的动了动唇,却笑不出来。

  他见顾长挚没什么反应,定睛看他一眼,道,“既是藏着掖着,不一定会公开,你犯得着偏要今晚过去?”

  “这不无聊么?”顾长挚抬手睨了眼腕表,抬眸,“太阳快落山了,你和我一起去?”

  自是要跟着去的。

  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总还有个照应。

  “我打电话叫张叔过来开车。”

  “不用。”陈遇安摇头,“我开,有事和你谈。”

  下楼。

  两人分别坐上驾驶和副驾驶之位。

  “谈什么?”顾长挚施施然的提问。

  陈遇安双手搭在方向盘,将车开出别墅。

  他脸上神色严肃,缄默了会儿,才道,“长挚,上次听你说电梯事故之后,我回去又咨询了身在美国的易教授,要不咱们还是再试试吧!”

  语毕。

  气氛沉寂。

  陈遇安瞥了眼身侧,车窗摇下,顾长挚正偏头望着窗外,瞧不清他神情。

  他抿唇,复而追问,“你说呢?”

  偏偏他不说。

  陈遇安将车转道,在心内叹气,正试图再规劝一番,却闻一声轻嗤落在耳畔。

  “你觉得我不正常?”

  “不。”

  “那就继续保持这样!”

  陈遇安被他笃定的语气噎了个正着,不知该如何继续。

  正常么?

  表面是正常的……

  可他内心真正的诉求是什么?自己知道么?

  显然话题不适宜再计较下去。

  陈遇安认真的开车,气氛陷入了沉默。

  直至开进京山,亦无人开腔打破……

  黄昏将至,太阳西沉,绚烂晚霞爬满半边天。

  因着身在半山腰,搭配初春的新绿,别有一番沁人滋味。

  泊好车。

  陈遇安扫了眼天色,估摸再有两小时便彻底暗下来。

  两人上楼,进会所,去预先订好的房间。

  首先把他房间照明设施全检查了一遍。

  陈遇安才稍稍安心。

  他瞥了眼站在窗侧的顾长挚,转身离开,关门之际妥协的低声道,“别擅自行动,进场时记得叫我。”

  “砰”,门关上。

  顾长挚瞭望远处,此处视线极佳,山外朦朦胧胧,半空时而有几只晚归春燕飞过。

  余光后撇,落在大门方向,他轻微弯了弯唇……

  窗外。

  黑暗终究一点点吞噬掉光明,最后的一线白光消失之时,宣告着夜晚已正式莅临。

  会所外。

  香车来往不断,光鲜男女面带笑容鱼贯而入。

  麦穗儿和Ludwig先生们也在晚宴开场前抵达目的地。

  她从车上下来,与Ludwig先生会和,几人凭邀请函一同进入。

  已经好几年没踏入这种场合。

  麦穗儿有些不习惯,她半长的头发挽起,不留一缕,露出纤细光洁的脖颈。

  礼节性的将手臂搭在Ludwig先生臂上,众人随着人群没入大厅。

  左右四顾,皆是俊男靓女。

  大家娴熟的分成各个小团体,执着酒杯谈笑风生。

  麦穗儿知顾长挚那厮不会到来。

  但邀请了Ludwig先生众人,想必已早有安排,不会让干巴巴晾着他们,多无趣啊!

  正想着,便听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Ludwig先生,欢迎你们。”说的德语。

  麦穗儿率先回眸,瞬间撞入一双有些惊讶的眼睛里。

  只怔了一秒,陈遇安反应过来的莞尔道,“麦小姐,很高兴又见面。”

  与Ludwig先生礼貌握手后,他笑着朝她伸出右手。

  麦穗儿眉跳了三跳,迟疑的与他轻握,旋即松开。

  心头不由有些紧张。

  但是——

  很快舒展下来,她觉得自己实在过于忌惮防备!

  遇上也没什么,她不过嫌晦气才不愿撞见顾长挚那厮,何必弄得像有多惧怕他似的……

  再者。

  传闻不假,人矜贵清高着呢!

  这宴会虽档次高,可更高的多着去了,也没听说他肯赏脸出席。

  如此便是了。

  麦穗儿不易察觉的点头。

  心下不屑,今儿若再能遇上,只能验证一句话,冤家路窄。

  她晃了会神,对面陈遇安却在极快的打量她。

  眸中不由有些亮色,不得不承认,她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差别很大,甚至令他险些没能认出。

  一本正经,规规矩矩,刻板疏离,每个动作和弯唇的弧度都像是提前设定好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这是上次陈遇安对她的印象,无趣!

  可因顾长挚的几次出言挑衅,她这样的无趣反倒有趣了起来。

  见她下意识打探周遭,浑身仿佛松了口气的模样。

  陈遇安挑眉,“麦小姐莫非在寻人?”大概是被顾长挚感染,他居然也荒唐的顺口就道,“寻长挚么?”

  麦穗儿:“……”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她瞪着陈遇安,俨然受到了惊吓。

  讪讪触鼻尖,陈遇安摇头轻笑出声,旋即举目四望,突的视线一顿。

  他伸手指着东南方远处,弯唇告诉她,“喏,长挚在那儿。”

  麦穗儿脖子一僵,半晌,才“嘎吱”一下,如同老化生锈的机器,不可置信的随他方向看去。

  原来古话果然不假,冤家路特别窄!

  不轻易出门参加晚宴的顾某人第二次赏脸就被她荣幸的见证了……

  真荣幸啊!

  一眼。

  一眼就在人群里攫住他的容颜。

  唯一的相通之处可能就在这儿了!甭管四周多少路人,锁定的就只有你!

  而且——

  顾长挚一身深绿色西装,简直独树一帜,哪儿是要当绿叶的节奏,这是满场红花绿叶一片啊……

  呼吸逐渐不顺,麦穗儿定在原地,迈不动脚。

  后脑勺砸在电梯壁的鼓包还没完全消褪……

  恨得她牙齿都在打颤。

  或许仇人间偶尔也会有心有灵犀。

  众人包围圈中的顾长挚似有所感的抬眸,他看到了Ludwig先生众人,以及陈遇安。嗬,陈遇安旁边居然还杵了个女人。

  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心内咂摸了下,陡然觉得不对劲,又复而望去……

  那个女人?

  夸张的撇嘴,又勾唇。

  顾长挚正了正领带,忍不住轻笑出声,都追到这儿来了?真是好本事!

  不理周边的吹捧,径直拂开挡路的苍蝇,顾长挚噙着促狭的笑意朝他们走去。

  距离越近越发佩服那个女人。

  唔,今儿光这身打扮就不错!

  跟个小公主似的,看来走的是甜美风。

  可惜!

  摇头,顾长挚真替她可惜。

  他最是讨厌娇滴滴小公主了……

  淡然的踱步而来。

  顾长挚斜睨了麦穗儿一眼,与Ludwig先生众人打招呼。

  几人闲聊,翻译自是要跟上进度。

  麦穗儿绷着脸过去翻译,全程视线微垂地面。

  与德国佬们你来我往,顾长挚分神去看站在一侧的女人。

  忽的饶有兴致开口道:“……你下次走什么画风?妖娆?能走得起来么?”


标 签都市 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 陈靖可严智超 顾南洲周见清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