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秦暖顾君阳小说_你别生我气气香猪格格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90 ℃
秦暖顾君阳小说_你别生我气气香猪格格

你别生我气气

香猪格格 著

连载中免费

《你别生我气气》是香猪格格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车祸,影帝顾君阳的脸上留下了一条疤,肇事者秦暖被顾君阳的粉丝骂个半死,秦暖本人也没想到和顾君阳重逢会是这么个局面,更没想到的是,顾君阳这狗男人居然指着脸上的疤让她为他以后的人生负责....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你别生我气气》是香猪格格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车祸,影帝顾君阳的脸上留下了一条疤,肇事者秦暖被顾君阳的粉丝骂个半死,秦暖本人也没想到和顾君阳重逢会是这么个局面,更没想到的是,顾君阳这狗男人居然指着脸上的疤让她为他以后的人生负责....

免费阅读

  顾君阳知道秦暖不是这个意思。

  相反,如果他当真住在这里,秦暖可能立马掉头就走。

  所以在女人开口反驳之前,顾君阳一把抓着她的手腕,拽着她往单元楼里走:“别傻站着了,先上去吧。”

  秦暖想说什么,却被那男人捂住了嘴,最终只有一串“呜呜”声。

  ……

  顾君阳带她参观完屋子,接了个电话先离开了。

  留下李响帮着秦暖搬家、跟前房东解约。

  一直忙到晚上七点,秦暖才送走了李响,顺道签收了一个快递。

  快递是活物,一只小香猪。

  秦暖稀里糊涂的签了字,将笼子放在客厅阳台上。

  她自己盘腿坐在客厅地毯上,盯着那笼子的小东西看了半晌,忽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之前顾君阳离开时说晚些时候他会把宠物给秦暖快递过来。

  可刚才那快递员小哥哥明明说这香猪是从宠物店直发的!

  靠!

  顾君阳那狗男人!

  秦暖爬起身,愤愤的走到铁笼面前。小香猪吓了一跳,身子往后缩了缩,两只扇耳扑了扑,还哼哼了两声。

  小模样还挺清秀。

  秦暖蹲下 身,犹豫了一下,她把笼子打开了。

  “噜噜噜——”秦暖唤着猪,决定给它起个名字:“以后你就叫君君了,顾君阳的君!”

  换而言之,顾君阳等于小香猪。

  这么一想,秦暖心里舒爽多了。

  她起身去收拾屋子,那头小香猪在笼子里战战兢兢了一会儿,便小心翼翼的迈出了猪笼。

  四只小蹄子在客厅地板上来回溜,倒是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

  秦暖没管它,自顾自的收拾东西。

  她的行李全都搬过来了,其实也不算多。

  想着自己在这里只是临时借住,等找到了合适的租房立马就会搬走,秦暖便把大件的行李放在了储物室里。

  只把换洗的衣服和生活用品拿出来了。

  等她彻底收拾妥当,夜已经深了。

  那只撒了疯欢脱的猪,这会儿也乖乖的趴在地毯上睡了。

  秦暖按照宠物店送的养猪指南,给君君调了奶喝,这会儿食盆里空空的,再看君君的肚子,撑得圆滚滚。

  客厅里只开了暖色调的灯,秦暖在君君旁边盘腿坐下。

  小家伙还睁开眼瞄了她一眼,许是太困了,看一眼便又合上趴着没动。

  秦暖轻轻撸了把猪头,然后起身去把宠物店送的猪窝放在了客厅角落里。

  夏天夜里不冷,她便没管地板上的君君,去洗澡休息了。

  临睡前秦暖把自己的简历和设计图又投了两家风评不错的室内设计公司。

  ……

  翌日早上六点。

  秦暖被手机铃声吵醒。

  是个陌生本地号码,秦暖犹豫了一阵才接的。

  “秦暖,微信好友通过下。”磁性的男音一听就是顾君阳。

  秦暖握紧手机,随手就要挂断。

  顾君阳紧接着道:“加了微信开个视频,我要看看我闺女。”

  秦暖挂了电话。

  她翻身在床上趴了一会儿,等缓过劲儿来了,才慢吞吞下床。

  正想着顾君阳闺女是谁,走到客厅看见君君,秦暖顿悟了。

  随后她拿手机点开微信。

  果然看见了加好友的消息提示。

  顾君阳的微信名就是他姓名第一个字母缩写——GJY。

  头像是海绵宝宝的大笑脸。

  秦暖盯着手机好一阵,才通过了好友请求。

  成为好友的瞬间,顾君阳发起了视频电话。

  秦暖拒了。

  GJY:??我看看你有没有虐待我闺女!

  秦暖轻笑一声,拿手机给顾君阳拍了一段君君的视频。

  她小心翼翼的扒开了君君的腿,让它四脚朝天的躺着。

  拍好视频给顾君阳发过去后,秦暖回了句语音:“顾君阳,你闺女是个带把的你知道吗?”

  两分钟后,GJY:……我要退货!

  秦暖笑出猪叫。

  她就记得快递员送来的小香猪只头公猪吧。

  顾君阳那傻缺,连公母都没弄明白,也敢诓她说这猪他养了几个月了,是他的心肝宝贝……

  君君哼哼唧唧的挣扎,秦暖便松开了它去洗漱。

  等她洗漱完回来,那头小香猪已经饿得直嘶鸣了,在客厅里狂奔乱窜,实在饿狠了。

  秦暖给它调了奶,自己也煮了包泡面吃。

  等她再拿起手机时,微信有十几条未读消息。

  全是顾君阳发的。

  多数是表情包,只最后他说了句正经的,说他要上飞机了。

  昨天李响说过,顾君阳是今天的飞机飞巴黎。

  听说是有个时尚杂志封面拍摄任务,要在巴黎呆三五天。

  所以秦暖盘算着在这三五天里,她把住处落实,再找份工作。

  ……

  下午两点多,秦暖出门了。

  半小时前她接到了一家公司的电话,让她去面试。

  出门时,秦暖给君君装了一大盆凉水。

  桐城的夏季高温多雨,前两天暴雨,今天烈日炎炎。

  她怕君君在家里渴着。

  ……

  秦暖面试的那家公司叫向日葵,是个装修设计公司。

  距离顾君阳西郊这套房二十分钟车程。

  公司在桐城市中心区域,紧靠步行街,属于黄金地段。

  向日葵的招牌就挂在一家KFC顶上,秦暖按照指示上了三楼。

  出电梯往左,就是向日葵公司。

  前台妹子正在照镜子,看见秦暖,赶紧把小镜子收了起来,微笑着站起身:“欢迎光临向日葵,请问有什么需要么?”

  妹子的声音很甜,秦暖觉得妹子有点眼熟。

  她忍不住多看了妹子几眼。

  妹子也盯着她瞧。

  忽然,前台妹子指着她,神情逐渐讶异:“秦暖?是不是?!”

  秦暖:“……”

  她还没想起来妹子是谁呢,尴尬。

  好在妹子快言快语,从工作台绕了出来,热情的抓住秦暖的手:“我啊,苏宝宝啊!”

  苏宝宝……

  秦暖想起来了,“宝宝!”

  就那个跟她穿一条开裆裤的苏宝宝!还真是!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十年没见,你比以前更漂亮了!”苏宝宝是真开心。

  念书那会儿,她们是最要好的朋友。

  可惜高考后秦暖就出国了,一走就是十年,断了联系。

  十年了,秦暖没想到友情也能失而复得,还是如此措不及防。

  苏宝宝的性子一如往昔,大大咧咧不记仇,仗义又可爱。

  一听秦暖是来面试的,她乐得不行:“太好了!等你面试过了,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

  秦暖笑而不语,由她领着,去了会议室。

  也不知道是不是苏宝宝为秦暖说了好话,她的面试很成功。

  领导当即就跟她谈好了薪酬,签了合同。

  ……

  秦暖本来应该明天正式开始上班。

  不过她和苏宝宝约好了一起吃晚饭,所以干脆在公司里等她,顺便熟悉一下公司环境。

  临近下班点时,苏宝宝去洗手间补妆,秦暖帮她看着前台。

  恰巧一个男人从电梯口过来,手里拿着文件,一边走一边翻看。

  临近前台时,男人把资料往桌上一放:“苏宝宝,这个帮我复印……”

  男人的话音在他看见秦暖时顿住了。

  一瞬讶异后,男人勾唇:“秦暖?”

  “你认识我?你是?”秦暖干笑,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又遇上了熟人。

  仔细盯着男人那张俊逸的脸瞧了一阵,秦暖实在记不起自己何时见过他。

  幸亏苏宝宝回来了。

  “白学长回来了,实地勘察完了?”

  苏宝宝浅笑,接过了男人手里的资料,还不忘提醒秦暖:“暖暖,你还记得高中的时候学生会那个副会长吗?”

  “白之衍,白学长。”

  秦暖恍然:“白学长,好久不见!”

  眼前的白之衍和她记忆中的白之衍实在对不上,也不怪她没认出来。

  记忆中的白之衍戴着黑边眼镜,板寸头,斯斯文文不怎么起眼的一个人。

  可眼前的白之衍,须眉凤目,刀削的脸……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

  这颜值去做艺人都绰绰有余,却混了设计圈。

  相比秦暖的讶异,白之衍显得很淡定。

  他只勾着唇浅笑,生疏礼貌,给人的感觉比以前要淡漠一些。

  苏宝宝简单的说了一下秦暖的情况,然后问白之衍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男人拒绝了,“我还有工作,改天请你们吃饭。”

  秦暖同他寒暄了两句,便和苏宝宝踩着下班的点先走了。

  ……

  苏宝宝带秦暖去了市中心味道最好的一家火锅店。

  约莫是赶上了饭点,火锅店满座了,门口还排了长龙大队。

  轮到秦暖她们时,天已经黑了。

  “暖暖,你一个人回国的?”苏宝宝一边翻着菜单,一边跟秦暖闲聊。

  虽然分离了十年,可她们俩之间还和以前一样有说不完的话题。

  和苏宝宝相处,秦暖也没有那种经年重逢后的疏离感。

  “对,我一个人回的。”

  “我妈半年前得了病,去世了。”

  秦暖说这话时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她不想苏宝宝为她担心。

  苏宝宝正拿笔在菜单上勾勾画画,听到秦暖的话,她动作一顿。

  随后抬头,脸上的笑收敛了些:“对不起啊,我……”

  “没关系。”

  苏宝宝抿唇,赶紧转移话题:“那你现在住你爸家吗?”

  苏家和秦暖家,以前在一条巷子里。

  两家关系还不错,苏宝宝知道秦暖父母离异的事。

  她想着秦暖在国内貌似也只有她爸一个亲人,该是住在她爸家里的。

  没想秦暖却是摇头:“没有。”

  她话落,唇角努力弯着,“我没他联系方式。太久没联系了,不好打扰他。”

  苏宝宝咬了咬唇,有些愧疚:“对不起啊暖暖。”

  “没事,这有什么。”

  “那你爸再婚的事情,你是不是也不知道?”苏宝宝咬着筷子,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来气了:“秦叔娶了白氏集团那个女副总,结婚后他直接住进白家了,再没回过胡桃里了。”

  胡桃里是秦暖以前住的那条巷子,巷子里好些街坊邻居都是看着她和苏宝宝长大的。

  那条巷子在桐城北边的老城区,现在那一带的住户大都搬走了。

  苏宝宝一家子没搬,因为没钱买新房。

  所以吃完火锅,秦暖跟她一起回的家。

  主要秦暖是听苏宝宝说她家那两层小楼房空置着,她心里有了盘算。

  既然她亲生父亲秦海已经入赘豪门了,那房子他肯定不需要了。

  虽说是老城区,离公司要远一些,但每天和苏宝宝一起上下班,秦暖还是乐意的。

  ……

  “你真要搬到这里来住啊?”

  苏宝宝陪着秦暖站在她家荒废了快十年的老房子门口。

  胡桃里这条巷子很深,从头到尾有两百多户人家住。

  秦暖家房子其实户型很好,复式楼层,带个小院子,小楼房被院墙围着,隐没在黑夜里,只能借着巷子里昏黄的路灯勉强看清轮廓。

  秦暖点头:“住,我明天下班就去找秦海。”

  “你说的那个白家地址有么?我明天下班后去看看。”

  自打她爸妈离婚后,秦暖就没再见过她的亲生父亲秦海。

  这十年来,她知道一直都是她妈在工作挣钱养她。

  至于她所谓的亲生父亲……

  电话都没打过,更别说是钱了。

  可能在他心里,早就已经没了秦暖这个女儿了。

  苏宝宝应下了,说回去帮她查一查。

  ……

  房子虽然荒废了许久,但腐朽的院门还挂着把铁锁。

  这大晚上的,院儿里的草比人高,秦暖怕有蛇,就没和苏宝宝进院子去。

  原本苏宝宝是要留她过夜的,正好叙叙旧。

  秦暖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

  可她忽然想起君君来。

  “我得回去,不然家里那只猪会饿死。”

  秦暖在苏宝宝闺房里坐了会儿,看时间不早了,便准备走了。

  苏宝宝也跟着起身,送她下楼:“什么猪啊?你养猪了?”

  “不是,我帮别人照看的。”

  她没敢提顾君阳。

  毕竟他们都是同一所高中毕业的,苏宝宝要是知道她现在借住的是顾君阳的房子,肯定会以为他们有JQ。

  况且现在的顾君阳已经不是以前的顾君阳了。

  人家可是当红影帝。

  或许就算她告诉苏宝宝,说她借住在顾君阳的房子里,估摸着苏宝宝也不会相信的。

  “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到了给我打电话报平安啊。”

  苏宝宝将秦暖送到了胡桃里巷口的公交站,正好来了一辆能直达西郊的末班车。

  秦暖跟她打了招呼,便上车走了。

  ……

  公交到站,秦暖下了车。

  西郊这一带环境雅致,地广人稀,夜里虽然有路灯,却还是少了人气,有些冷清。

  好在秦暖是无鬼神论者,凭借一身正气,不慌不忙的过天桥,从小区西门进。

  西门非小区正门,这会儿保安亭没人。

  秦暖刷卡进去的,因为不是很熟悉小区内的路线和环境,她只能一幢楼一幢楼挨着数。

  顾君阳的房子在12幢二单元。

  秦暖看见10幢时,脸上渐渐漫开笑意。

  从单元门路过时候,10幢一单元楼里正好出来一男一女。

  说说笑笑,过分亲昵,太过惹眼了。

  秦暖原本只想默默的偷瞄一眼,可她看清那男人的脸时,蓦地站住了脚。

  刚好,她就站在单元门出来的那个路口中间。

  迎面过来的一双男女自然而然的看向她。

  脚步徐徐停下,偎在男人怀里的女人和秦暖年纪相仿,而搂着她的男人怎么也年过半百了。

  许是秦暖的目光太过直接,年轻女人脸色不太好,从男人怀里退了出来。

  冲直勾勾盯着他们的秦暖嚷:“看什么看啊?秀恩爱没见过?”

  秦暖回神。

  她的视线本是落在男人身上的。

  这会儿慢悠悠转向那女人,秦暖眯眸,绯色的唇轻启:“冒昧问一句,你是白静吗?”

  听到“白静”这个名字,那一男一女皆是脸色大变。

  刚才还气势汹汹底气十足的年轻女人顿时巴巴的望向男人:“海哥……”

  她喊的海哥,正是秦海。

  他这会儿正盯着秦暖一阵猛瞧,不太敢确定的开口:“是……暖暖吗?”

  秦暖讽笑:“是我啊,爸爸,原来你还认得我啊。”

  十年没见了,她已经不是那个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了。

  岁月丰腴了她的容貌,脱了稚气,添了几分成熟的媚。

  但那双灼灼杏目,却还藏着几分纯。

  第一眼秦海是真的没认出她来。

  后来听声音,再仔细打量,他越发觉得像他那十年没见的女儿。

  秦暖这声“爸爸”是喊给那年轻女人听的。

  话落她唇角还勾着笑,微偏头,眯眼盯着那年轻女人瞧,“我还以为你就是白静阿姨呢。”

  白静是秦海现任妻子,白氏集团副总裁。

  听苏宝宝说,那是位阿姨级别的大佬,商圈女强人,比秦海还长两岁。

  秦暖就觉着眼前这年轻女人不可能是白静,所以故意膈应她和秦海。

  秦海确实被膈应得不行。

  老脸沉沉,手也从女人肩上下来了,规矩了许多:“暖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现在住这小区里?”

  秦海娶了白静,算入赘,早就搬进白家老宅了。

  他之所以出现在长岛国际,无非就是因为他给他身边那女人置了套房在这小区里。

  “这小区的房价可不低,你买房还是租的房?”秦海这是想打听秦暖现在的财力。

  秦暖又不傻,哪能听不出。

  她本就打算明天下了班去白家老宅找秦海要老房子呢,这不正好遇上了,她干脆直接把这事给了了。

  “秦先生,能借一步说话吗?”秦暖看了眼旁边的女人,敛了笑,一脸正色。

  秦海默了默,脸色些许难看。

  不过他也不太在乎秦暖如何称呼。

  “你想说什么?”秦海安抚了一下 身边的小女人,便跟秦暖去了对面花坛后说话。

  秦暖开门见山:“我听说你再婚了,现在是豪门贵族是吧。”

  秦海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秦暖是要让他带她进豪门,忙道:“暖暖,爸爸是入赘,在白家的处境很艰难的。”

  “艰难吗?”秦暖挑眉,意有所指的往花坛那边的女人看了去,嘴角勾着清冷的笑:“我看出来了,你的确处境艰!难!”

  秦海老脸挂不住了,“你这是想拿这事儿威胁我?”

  “秦暖,你已经27岁了吧,早就成年了,我没有义务养你的。”

  男人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真是差点让秦暖笑出眼泪来。

  看着秦海急出了汗,秦暖才抱着手臂悠然道:“你别紧张。”

  “我没想当你的拖油瓶。”

  “我就想问问,胡桃里的那套老房子,房产证在你手里攥着吧?”

  听她不是要跟他进白家的门,秦海蓦地松了口气。

  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眼皮掀了掀:“是我拿着呢。”

  当初他和秦暖母亲离婚的时候,只分到了那老房子,还是因为秦暖她妈要出国,不屑要。

  现在老城区那边已经没什么人住了,听说过几年可能要拆迁。

  秦海进白家时就把房产证什么的带上了,想着以后要是真的拆迁,还能拿些赔偿金。

  “那房子,我要。”秦暖很直接,语调清清冷冷,神情坚定。

  秦海愣住。

  被她的话和气势惊到了。

  好半晌,秦海才蹙着眉道:“你要房子?”

  “舍不得?”秦暖又勾唇笑了,笑未达眼底:“要不然你也给我在外头买套房?”

  她话里有话。

  秦海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桐城的房价可不便宜,他给小情 人买房已经用尽积蓄了,哪里有钱给秦暖买。

  思来想去,秦海还是觉得直接把那套老房子给她比较划算。

  虽说以后可能会拆迁,但说不准要多少年。

  那房子老了,十年没住人了,他也不稀罕。

  “瞧你这话说的,我是你爸爸,对你有什么舍不得的。”秦海慈蔼笑。

  秦暖觉得他笑得很虚伪,嘴角撇了撇,不想废话了:“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上午九点,小区西门见。”

  “你带上房产证,我们去办过户手续。”

  秦暖把该说的说完,便两手揣兜,要走:“哦还有,我今年28了,不是27。”

  她的语调没什么起伏,话落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只留下傻愣着的秦海,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还要过户啊?咱们父女何必弄那些麻烦事。暖暖……”

  秦暖没应,消失在转角处。

  ……

  回到顾君阳借给她住的房子,客厅里灯亮着。

  秦暖以为是她白天开的忘记关了,也没在意。

  她尿急,把包扔在沙发上后便往洗手间去。

  还没摸着门把呢,洗手间的门蓦地从里面拉开了。

  白色的雾气窜了出来,一股湿润的暖意扑在秦暖脸上。

  她闭了闭眼。

  睁开时,眼前竖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标 签言情 你别生我气气 秦暖 顾君阳 香猪格格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