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夏思佳贺凛小说_非分之想薛蝉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45 ℃
夏思佳贺凛小说_非分之想薛蝉

非分之想

薛蝉 著

连载中免费

《非分之想》是薛蝉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贺凛第一次见到夏思佳,这女人穿着旗袍,将曼妙的身姿展现的淋漓尽致,眼波勾人,仿佛在说:“来呀,喜欢我吧~”贺凛嗤之以鼻:这女人果然是个妖精来的。可后来,贺凛开始琢磨如何让夏思佳眼里只能看得到他,只喜欢他....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非分之想》是薛蝉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贺凛第一次见到夏思佳,这女人穿着旗袍,将曼妙的身姿展现的淋漓尽致,眼波勾人,仿佛在说:“来呀,喜欢我吧~”贺凛嗤之以鼻:这女人果然是个妖精来的。可后来,贺凛开始琢磨如何让夏思佳眼里只能看得到他,只喜欢他....

免费阅读

  双凤原本是一个经济凋敝的小乡镇,自打影视城落成,曾经绿油油的麦田被水泥楼房所代替,镇中心的商业街开满了大大小小的纪念品商店、本地土菜馆和各种类型的酒店。

  而所有的酒店里,名号最响亮的就要数星光大酒店了。

  五星级,在这个小镇上,独一家。

  无数大老板和大明星来双凤的时候都会下榻在这里,据说最贵的房间一晚上三万多。

  夏思佳隔着车窗往外看过去,硕大的五字招牌闪着金光。

  方总笑眯眯地给她开了车门:“夏小姐,愣什么呢?用不用我抱你下来?”

  夏思佳回他一个清淡地假笑。

  “谢谢,我有腿,自己可以走。”

  ***

  奢华清雅的大包厢,二人落了座。服务员端着各式菜品鱼贯而入。

  夏思佳低头欣赏盘盘碟碟。

  方总转了转手腕上的百达翡丽,开口道:“夏小姐,交个朋友而已,不用每次都对我避之不及吧?我又不是洪水猛兽。”

  夏思佳又一声假笑:“您可真爱开玩笑。”

  方总又道:“自从看过你的戏之后,方某人就对你十分倾慕,今天到片场找你,也是一时冲动,情难自已,还希望你能多原谅。”

  夏思佳自动屏蔽后面的话:“哦?您看过我的戏?”

  “对。”

  夏思佳好奇:“是我演警察的那部还是演大学生的那部啊?”

  方总见美人终于愿意搭理自己,笑得灿烂:“……当然两部都看了……不错,你演的真的很不错!”

  夏思佳眨着无辜的大眼:“可这两部还没播呢。”

  方总:“……”

  ***

  夏思佳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时刻。

  她是真的喜欢演员这个职业,也是真的烦透了随之而来的各种应酬和社交。

  眼前这位方总,知名商人,家赀万贯,热衷投资影视行业,以睡遍各路大小女明星为人生目标,在这个圈子里十分有“知名度”。

  自从一次酒会上遇到,对方就对夏思佳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她躲了好多次,结果今天被对方在片场直接截胡。

  夏思佳恨不得此刻掀了桌子就走人,又或许临走前还可以将咖啡直接泼在对方脸上,但一切只能是心里想想。她分量太轻,没有跟这位方总较劲儿的资本,没有对这些糟心事随心所欲说“不”的资格。

  她得罪不起这些有钱有势的人。

  就算可以,她也不能给公司里的那个人惹事。

  ——啊啊啊!真是够操蛋的!

  ***

  好在夏思佳很是聪明,之前多方打听之后,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她前几天托人给方总的太太发了一封匿名邮件,谎称方总在外面的情 人怀上了私生子,这几日他就会来星光大酒店与情 人会面。

  方太太只生育一个女儿,虽然素日里不管方总在外面如何风流,但是牵扯到私生子的事儿,那是绝对要坐不住的。

  夏思佳在赌,赌方太太对以后将会牵扯到的遗产问题一定不会无动于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总看夏思佳的的眼神越来越肆无忌惮,他面上带着势在必得的微笑,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一会一起去房间讨论夏思佳以后在演艺圈的规划。

  夏思佳自然百般推脱,她找了一个又一个蹩脚的理由,有些自己说完都觉得尴尬。

  方总捏着方巾擦拭着嘴角,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脸上挂着轻松的笑。

  仿佛夏思佳越挣扎,他越是欣赏。

  ——妈的!

  夏思佳心里将方总狠狠问候了一百遍。

  没想到会这么煎熬。

  就在夏思佳已经打算放弃挣扎之时,包厢外传来激烈的拍门声。

  “方德昌,你给老娘滚出来!”

  ***

  夏思佳从星光大酒店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她揉了揉火辣辣地右脸,没想到方太太年纪这么大,身手还如此矫健,一进包厢也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先甩了自己一个巴掌。

  夏思佳盯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气得磨牙。

  ——老子腰围一尺七好吗?哪里像怀孕八个月的样子啊?

  狗血的是,方总得知方太太赶过来的原因之后,下意识地怒吼道:“我警告你啊!不准对我儿子下毒手!”

  那一刻,就连夏思佳都惊呆了——方总,真的在外面有私生子?

  歪打正着!夏思佳简直想要为自己鼓掌!

  她一个人站在星光大酒店门口的石狮子下面,回想起方总和方太太扭打在一起的画面就有些乐不可支。

  正得意着,突然察觉到有道目光在远处一直注视着自己。

  笑意一敛,夏思佳第一反应——有狗仔!

  她抬眸望去。

  昏黄的路灯下,斜对面的绿化小花坛边,坐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男人,正盯着自己。

  夏思佳眨眨眼,暮色中看清对方的脸。

  “小帅哥?你怎么在这?”

  ***

  夏思佳走过去,她还是那身戏里的扮相,高开叉的旗袍被晚风微微撩动,一双雪白的长腿若隐若现。

  “喂,问你话呢?你在这干嘛呢?”

  夏思佳见对方没反应,索性弯下腰,凑在对方面前招了招手。贺凛的目光瞬间就正对着夏思佳饱满的胸部。

  他好像被虫子咬到一样,一下子往后弹开了身体。

  “……抱歉,你说什么?”

  “我说,你坐这儿干嘛呢?”

  “散步散到这里。”

  “哦。”

  夏思佳也没在意,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脑子里还是大刘下午的那番话,贺凛轻声问道:“你呢?你怎么在这?”

  夏思佳不欲向新人展示娱乐圈的黑暗面,言简意赅:“私事。”

  “嗯。”少年又沉默了。

  夏思佳注意到贺凛手里的咖啡,随口问道:“你也喜欢喝这个牌子?”

  “不喜欢。”

  “那你买它?”夏思佳觉得好笑。

  贺凛将咖啡递给她:“给你喝。”

  夏思佳眯了眯眼睛,像一只狡黠的狐狸。

  ——这个小武替难不成是在追自己?所以散步也是借口,其实是在这边等自己?还给自己提前买好了咖啡?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着贺凛的俊脸。

  ——长得是真的帅,人也老实,不过平时撩一撩,逗个乐子就好,姐弟恋什么的,很头疼呢!

  夏思佳矫情起来:“干嘛给我喝?”

  贺凛:“我不喜欢喝。”

  夏思佳:“……”

  ***

  夏思佳自嘲一笑,接过咖啡:“那我下次请你吃热狗吧?这附近有家店,一个香港明星开的,味道还不错!”

  她说着,轻轻松松便拧开了瓶盖。

  贺凛这才发觉自己干了件蠢事,他一把将夏思佳手里的咖啡夺了过来,稳稳投掷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夏思佳还没反应过来:“干嘛啊?”

  贺凛耳朵又隐隐有点红:“我再给你买一瓶新的!”

  说完,往不远处的便利店走去。

  没两分钟,他又从便利店里空手回来了。

  夏思佳全程莫名其妙:“又怎么了?”

  “店里没有那个牌子的,其他牌子的咖啡也可以吗?”

  他没有给女孩子买饮料的经验,站在货架前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索性直白地问一问算了。

  夏思佳无所谓:“不用,饮料不解渴,普通矿泉水就挺好的!”

  她翻开手包:“给你钱。”

  贺凛蹙眉看了她几秒,转身向便利店走去。

  夏思佳捏着手里的钱包,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就反应过来对方刚刚扔掉咖啡的原因。

  她轻笑一声,将钱包又放回了手包里。

  ——小武替蛮可爱的嘛。

  ***

  夏思佳自从进了这一行,遇到的借着工作的名义,想要占她便宜的男人就她自己都数不清了。可小武替连他自己喝过的饮料都不好意思让她喝,也是够单纯的了。

  尤其是对方刚才问“其他牌子的咖啡可不可以”的时候,面上自作镇定,眼睛里却闪着少年的纯真和不知所措。

  夏思佳见过不少漂亮的男孩子。

  他们打扮精致,穿着考究,懂得自如地运用着自己的美貌和可爱,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撒娇的时候,会小姐姐长小姐姐短的喊,眼神深情,带着迷人的微笑,嘴角上扬的弧度,精准地像计算过一样。

  他们深知自己的魅力点,哪一半的脸更上相,哪种表情更能让对方产生错觉和爱意。

  不可否认那些男孩子确实也很可爱,但是油滑有余,不够真诚。

  小武替跟那些男孩子比起来,可以说是淳朴地难能可贵了。

  ***

  夏思佳接过来贺凛重新买来的、已经贴心拧开盖子的矿泉水,痛快地喝上一大口。

  “你一会干嘛去?还要继续散步吗?”

  “回家。”

  “你住哪呀?”

  “跟大刘住一起。”

  “那个群头大刘?你跟他是朋友吗?”

  “算是吧。”

  夏思佳点点头,她将矿泉水瓶盖子拧紧,跺了跺脚下的高跟鞋,站起身:“那成吧,你回家吧,我也要回家了,谢谢你的水啊,小帅哥,再见!”

  贺凛这才抬起脸,认真得看了看夏思佳。

  “再见……”

  他便愣住了,随即眉头皱得紧紧地。

  夏思佳右边脸颊通红一片,贺凛是练武的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被人重重打了一巴掌。

  “他……你被打了?”

  夏思佳被贺凛眼里的怒火吓一跳,她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觉得有点丢人,含糊道:“没什么,明天就好了。”

  ——没什么?

  贺凛死死地盯着她,想到大刘的那些感慨,嗓子里像是卡着东西一样难受:“你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吗?”

  夏思佳以为他在说挨打的事儿,不以为然道:“没办法呀,你不知道前两天我被苏蓉打得那几个巴掌,力道也不比这个轻多少!当演员就是这样啊,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去改变,就只能忍着呗,要不然就没戏拍、没钱赚……”

  贺凛盯着夏思佳的红唇沉默,半晌,转身直接离开。

  夏思佳话没说完,见贺凛一言不发离开的身影,她一下愣在了原地。

  难怪马强想揍小武替呢。

  夏思佳在影视城附近常年租了一套小公寓,目前王朵朵同她一起住。

  房租由公司承担,剧组也有一定的补助,这让王朵朵觉得十分开心,毕竟不要她花一分钱。

  她刚进这行的时候忘记从哪里听说影视基地这边的演员住所,逼仄又脏乱,还要跟好几个邻居不分男女的共用一个公共厕所,吓得差点就要写辞职报告。

  来到这边,她才知道这在并不是谣言,只不过,那是大部分低收入的群演才会选择的住处。

  王朵朵无比庆幸公司让自己跟了夏思佳。

  虽然夏思佳目前没什么名气,但是就凭着那张脸,往日里她一直坚信,夏思佳大红起来不过就是迟早的事儿。

  她王朵朵住上大别墅,也是迟早的事儿。

  ***

  时间过了晚上八点,王朵朵潦草地吃了一碗泡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平日里她和夏思佳一起追的电视剧已经开始播了。

  可今天只剩她一个人在家。

  一想到今晚夏思佳可能会遭遇的事情,王朵朵就觉得难受,电视剧也看不进去了。

  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辩不休:

  ——夏思佳要红了!要红了!要红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可这代价,值得吗?

  ——切,什么值得不值得?那个方总虽然风流,但是人有钱,也大方,要是能换来好的资源,也不算纯亏嘛!

  ——可终归是靠出卖身体换来的名和利,怎么都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难以接受个屁啊!这个圈子里,这样上位的人还少吗?

  ……

  “啊——!”

  王朵朵觉得脑子要炸了,她猛地摇摇头,将两个声音从脑海里赶出去。

  盯着泡面盒子,她深深叹了口气。

  ——想住大别墅,实在是不容易。

  ***

  说起这个方德昌方总,名声实在是渣。

  曾经有一位新人女演员,当着全剧组的面怒骂他是个不要脸的人渣,王朵朵和夏思佳当时在边上还挺佩服那个女演员,结果没两天,那个女孩就连夜打包行李退出剧组,从此销声匿迹。

  王朵朵庆幸自己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助理,方总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看上自己,可夏思佳长这么扎眼就倒霉了,躲了那个方总好几次,终于还是没有躲得过去。

  下午苏蓉还因为这事儿到自己跟前嘲讽了几句风凉话,王朵朵谨记夏思佳的教诲,没有跟苏蓉起什么正面冲突。

  其实她也不敢。

  王朵朵看着电视剧里哭得死去活来的男女主角,微微心酸。

  ——演员这个职业,也很危险啊!

  正感叹,有人敲门,“咚。咚。咚。”

  王朵朵走到门口,凑在猫眼里往外看,就看到了本应该夜不归宿的夏思佳。

  她又惊又喜,慌忙给夏思佳开门。

  “夏夏姐,你怎么回来了?你没事吧?”

  王朵朵上下打量夏思佳,很快就发现了夏思佳脸颊红肿。

  “我靠,他还动手了?夏夏姐,你还有哪里受伤了没?”

  王朵朵恨不得把夏思佳全身衣服扒下来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

  夏思佳把手里的半瓶矿泉水扔在王朵朵怀里,单手扶着墙,脱掉了高跟鞋,终于松快地吐出一口气。

  “没事儿,不过就是一巴掌,总比失身强。”

  ***

  方总果然再也没有出现在影视城。

  夏思佳松了一口气,将精力投入到后续拍摄中。

  电视剧的拍摄的场次并不像播出时看起来那样顺理成章,拍摄场次更多的时候是需要看当天的布景和道具,置景部门辛辛苦苦搭建出来的场景,当然要尽可能地把在这个景发生的事情一次性拍完,不然反反复复,时间都花在布景上了。

  但对演员来说,就有些挑战了。

  因为有可能,上午你还在这个房间里年方二八、情窦初开,下午你就需要在这个房间里声嘶力竭的生孩子了。

  这还算是好的。

  更尴尬的是,不相熟的男女演员,刚进组没几天,话还没说上三句,就要拍亲密床戏。

  两个人脱得意犹未尽,边上一群工作人员围观,还有导演蹲在床边手把手传地授经验,经常比演员们还要激动。

  ——“他得这样摸,你就那样亲!”

  ——“差点意思,感觉不到位!”

  ——“表情!注意表情!”

  ……

  夏思佳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她几年演艺经历细数下来,经常演一些娇媚的花瓶角色,这种擦边球的亲密戏其实也拍了不少。

  按理说,她身经百战,不会觉得不自在了。

  然而,此刻的夏思佳,说实话,比起拍这场亲密戏,更愿意去陪方总吃一顿饭。

  因为面对章光沅,夏思佳实在是尴尬。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你现在流的泪,都是你当初接这部戏时脑子里进的水。

  ***

  夏思佳和章光沅去年在一部时装戏相识,原本只是普通的工作搭档,不知道章光沅哪根筋错乱了,后期瞒着经纪人宁姐,私下里突然就对夏思佳展开热烈追求。

  那时正值章光沅人气的上升期,夏思佳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如此不管不顾。

  用章光沅的话来说,他是对夏思佳一见倾心,忘也忘不掉。

  可惜夏思佳对章光沅并不感冒。她没有消耗别人感情的爱好,更没有跟章光沅炒绯闻上位的心思,便干脆地拒绝了他。

  之后夏思佳杀青,离开了剧组,再也没见过章光沅。

  好在,章光沅也挺识趣,再没有跟她联系过。

  接这部戏的时候,男一号并没有最终确定,等到夏思佳签了合同,才知道章光沅也在试戏男一号。

  她当时觉得无所谓,毕竟已经很久了,这一年来章光沅的身价又提升了不少,微博下全都是叫“老公”的女友粉,事业顺风又顺水,想来对方私下里也会暗自庆幸当时夏思佳拒绝了自己吧。

  夏思佳想得挺简单,直到跟章光沅对戏,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说句不要脸的话,她严重低估了自己的魅力值。

  章光沅戏外看她的眼神,宠溺地不行,嘴上说着大家都是朋友,对她的态度却和对待其他人有着明显的区别。

  夏思佳敢肯定,章光沅还喜欢自己。

  就连宁姐好像都有所察觉,戏里戏外看夏思佳不顺眼,认定她是一个打算踩着章光沅做跳板,博取大众关注的心机女人。

  可偏偏这次章光沅什么都没表示。

  夏思佳有苦难言,有口难辩,困扰极了,搞得她现在一看见章光沅就觉得脑壳疼。

  ***

  一场亲密戏开拍在即,导演还在跟摄像做最后的沟通。

  夏思佳化好了妆,绛紫色旗袍最顶上的盘扣扭开两个,露出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她斜倚在大木床的床头,望着床板上的雕花葡萄和石榴发呆。

  章光沅微敞着衣衫,在她身旁静坐。

  一半的床帏已经放下了,旧时的床四周都是木头围栏,做的简直像艘船,大红色的帷帐密不透风,几近封闭的空间里,光线昏暗。

  大床上只有他们二人,泡在各自心知肚明的微妙气氛里沉默。

  夏思佳将床板上的雕花葡萄足足数上了三遍,还没见导演过来,她便想直起身,打算看一看导演在干嘛。

  一扭脸,差点撞上章光沅的脸。

  夏思佳吓一跳,身子往后不着痕迹地一缩,皱了皱眉头:“你干嘛?”

  章光沅笑起来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小声问道:“你知道以前的人在床上雕这些葡萄和石榴是做什么的吗?”

  “做什么?”

  章光沅笑得腼腆:“求子。”

  夏思佳:“……”

  章光沅以为她不懂,热心解释道:“葡萄和石榴都是多籽植物,寓意吉利,以前的人都喜欢。”

  夏思佳扭转过脸,可有可无的点头:“嗯。”

  ——老天爷,救命,是真的尴尬啊啊啊啊!

  ***

  章光沅看着夏思佳的侧脸,想再开口聊些话题,却发现夏思佳又将头转过去了。

  他将嘴角边的话咽回去,视线从夏思佳线条优美的侧脸渐渐落在了对方雪白的脖颈上。

  像是雕塑家手下精心的作品,线条像流水,行云而下,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胸口形状美好,是世间所有情 人最想沉醉不醒的温柔乡。

  娱乐圈里脸蛋好身材优的女演员比比皆是,但美而不自知,实在难得可贵。不得不说,入行这几年,夏思佳确确实实是他见过的镜头里漂亮嚣张,私下里却从不刻意卖弄风情的女人。

  当初被夏思佳拒绝的时候,章光沅很是低沉了一段时间,听说这出戏有夏思佳,试镜的时候格外上心。天知道,再次见到夏思佳,他有多激动。

  如今章光沅身价暴涨、炙手可热,难免有些骄傲。

  ——夏思佳会不会其实也是后悔的?如果这次换她主动告白,自己要不要凉一凉她再答应?

  章光沅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看得入了迷,不知不觉视线里就带上了浅薄的贪婪和渴望。

  突然他察觉到不远处有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已经紧紧盯着夏思佳的胸部好一会了。

  章光沅立刻吓得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有敢立刻将脸扭转过来,只是将视线装模作样地转向红彤彤的帷帐,过了一会,又转向地面。

  片场嘈杂极了,导演拿着分镜头脚本跟摄像还在讨论一会拍摄的角度问题。

  几个工作人员走动,有人出去,木门开合,又关上。

  夏思佳挠了挠鬓边的碎发。

  章光沅还是没有敢动,他感应得出来,那束视线还在自己身上。

  又过了一会,章光沅才慢慢抬起脸,假装不经意地看向那束视线的来源。

  只见一个跟自己同样装束的瘦高个男演员,正双臂抱胸,倚在大床正对的木窗下,隔着人群,目光沉沉地看着自己。

  章光沅微微一愣。

  是他?


标 签言情 非分之想 夏思佳 薛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