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行不得也哥哥by绣猫_元翼阿那瑰小说绣猫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92 ℃
行不得也哥哥by绣猫_元翼阿那瑰小说绣猫

元翼阿那瑰小说

绣猫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元翼阿那瑰的小说名是《行不得也哥哥》是由绣猫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南齐皇子元翼去结亲,然后遇到了可汗的小奴隶阿那瑰,阿那瑰膝行过去,紧紧抓住元翼的手,他哀求道:“殿下,你带我走吧,我天天给你唱歌。”元翼莞尔,“你在柔然长大,去南齐干什么?人生地不熟的。”阿那瑰依恋地靠在元翼肩头,“我可以跟着殿下呀。”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元翼阿那瑰的小说名是《行不得也哥哥》是由绣猫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南齐皇子元翼去结亲,然后遇到了可汗的小奴隶阿那瑰,阿那瑰膝行过去,紧紧抓住元翼的手,他哀求道:“殿下,你带我走吧,我天天给你唱歌。”元翼莞尔,“你在柔然长大,去南齐干什么?人生地不熟的。”阿那瑰依恋地靠在元翼肩头,“我可以跟着殿下呀。”

免费阅读

  阿那瑰激动地一整夜辗转反侧。

  一过凌晨,她一个骨碌翻身爬起。她扔了羊皮袄,换上单袍子和一双好走路的鹿皮靴,除此之外,两手空空,一身轻松。

  阿那瑰对柔然的一草一物以及挥之不去的奶膻味厌恶至极。去了南齐,有数不尽的绫罗绸缎、佳肴美馔,难道还怕穿不起衣裳,吃不上饭吗?阿那瑰心里盘算着,飞快奔出部落。

  不知道跑了多久,阿那瑰累极了,她气喘吁吁环顾四周,天边微泛鱼肚白,群山依旧在沉睡,清晨的风吹动一簇簇衰草。

  元翼的队伍会经过这里的,阿那瑰一屁股坐在矮坡上,睁大了眼睛,专心致志地盯着大道。

  后来,她眼皮打架,慢慢倒在草丛中睡着了。

  梦中似有马蹄声笃笃,阿那瑰揉着眼睛爬起来,见晨光下一队缓辔徐行的骑士,已经快消失在了道路尽头。阿那瑰惊得跳起来,从山坡上连滚带爬到了大道,她一边拔脚追上去,尖声叫道:“殿下!殿下!”

  “吁。”檀道一掣住马缰,扭头一看,见阿那瑰追了上来。新换的单袍上沾满草叶,精心梳起的发髻也散了。

  “殿下!殿下!”阿那瑰急得围着马车团团转。可元翼宿醉未醒,在马车里鼾声连天。她跑到檀道一马前,讨好地说:“让我也上车吧,我跑不动啦。”

  檀道一眉头微皱,“殿下的车驾你也配坐?”

  阿那瑰立即道:“那我骑马,我会骑马!”

  檀道一傲然抬起下颌,“没有多余的马给你了。”

  “那,那你们慢点走,我跟在后面跑着。”

  檀道一没有理会她,他扬起马鞭,对侍卫们道:“走了。”

  阿那瑰见他脸色冷淡,顿时慌神,忙紧紧抓住他的马缰,“殿下答应要带我走的,你别想丢下我!”

  “殿下改主意了。”

  阿那瑰才不信元翼改主意。改了又怎么样?她非要跟着他们走不可。

  她抱着马脖子,敏捷地爬上马背,挤在檀道一身前。檀道一未料阿那瑰动作这样快,险些连马缰也被她抢了去,他怒道:“下马。”

  阿那瑰两手紧攥檀道一的衣襟,“我不下。”她急着催促旁人,“快走呀。”

  侍卫们听候檀道一吩咐,没人吱声。檀道一外袍被她扯散,索性整件都脱了下来,阿那瑰被兜头一罩,还未反应,就被他抓住腰带丢下了马。

  她顾不得疼,从地上爬起来,双掌合十,含泪哀求道:“求求你……”

  檀道一轻叱一声“驾”,疾驰而去,侍卫们紧随其后。阿那瑰撒腿就追,可很快,南齐皇子的队伍便消失在天际。

  元翼打着哈欠坐起身,往车外一瞥,日头已经偏西,嵯峨的阴山成了一抹连绵的苍青色,“出柔然地界了?”

  檀道一未着外袍,只穿件雪白绢衫,乌黑的头发拂过洁净的领口。他盘膝坐在案边,自己与自己对弈,过了会,才心不在焉地嗯一声。

  元翼风景看得无聊,凑来檀道一身侧,他酣睡方醒,身上气息火热,檀道一和他肩膀并在一起,甚觉不适,挪开些许,元翼倒没察觉,将檀道一指尖一枚棋子抢过来,说:“错了错了,黑子已成花聚五,你这白子要死了。”

  元翼的棋艺,乏善可陈,偏爱指手画脚。檀道一被他一打岔,兴致全无,将棋局拂乱,拿起一卷书看起来。元翼见他坐的笔直,半晌纹丝不动,忍不住拍了拍檀道一的肩头,“道一,你不无聊吗?”

  檀道一说:“不无聊。”

  “也不累?”

  “不累。”

  “也不渴?”

  “不渴。”

  元翼噗嗤笑起来,“无垢无暇,不动如山,你好该去做和尚了,怪不得叫道一。”

  檀道一任他东拉西扯,没有理会。他本有些担心元翼要问起阿那瑰,显然元翼早将昨夜醉酒后所许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檀道一放下心来,眼睛盯着书,微微一笑。他随口道:“姓名发肤,父母所赐,臣除了感恩还有什么办法?”

  元翼喟叹:“小小年纪,老气横秋。”

  檀道一不甘示弱,“殿下又比臣大多少?”

  元翼笑道:“我虽然只比你长一岁,但这十八年来,哪一天不是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陛下昏聩,太子狡诈,我这条命,早晚有断送的时候,只好过一天是一天,有酒便喝,有女人便睡。道一,我真是羡慕你啊。”

  檀道一沉默良久,认真地说:“臣会护着殿下。”

  “孩子话。”元翼笑意淡了些,“太子屡次夸你,你见到他,不要再摆着一张冷脸了。你样样都好,就有一样致命的毛病,总习惯拿眼角看人,别人也就罢了,难道太子也比你矮一截?等我失势,他不会放过你的。”

  檀道一狭长微翘的眼角将他一瞟。

  难得出来一趟,元翼不急着回京,路上走走停停,途经邵阳,下榻驿馆歇脚。邵阳常年有南北朝两军交战,城池破败,民生凋零,街上卖儿鬻女者不胜枚举,元翼也频频叹气,说:“不忍看,走吧。”

  街上锣声乱响,百姓乱走,元翼和檀道一微服出行,和几名侍卫被行人冲得寸步难移,也夹杂在人群中探头看了会热闹,见是齐人当街贩卖蛮奴,百姓都嫌蛮奴粗野,怕要吃人,摇头道:“不好不好,不如买头牛使。”

  牙人将一名蓬头垢面的蛮奴牵出来,招徕道:“这个小蛮婆洗刷洗刷,漂亮极了。”掰开嘴亮一亮牙齿,又扯开衣襟掐一掐皮肤,果然有人上钩,牙人合不拢嘴,刚一松绳,小蛮婆如猿猴般钻进人群,瞬间就没影了。

  那买主大呼上当,和牙人打成一团,元翼看足了稀奇,舒口气道:“逃了也好。”回到驿馆后,再没了游乐的心情,收拾行囊,翌日便要启程。

  此时天蒙蒙亮,驿道上人少马稀,只有早起的商贩支起摊子卖粥饼。檀道一上马后,不禁遥遥回顾。

  那小蛮婆又出现了,钻到粥摊下拾半只蒸饼,又跳进城壕捞几片菜叶。这些东西足以果腹,她如获至宝地抱在怀里,警惕地东张西望。

  檀道一昨天就认出了她。因为她身上胡乱裹着他的长袍,只是脏污得看不出颜色了。

  阿那瑰往这边看了几眼,忽然冲檀道一奔来。

  檀道一吓得拾起辔头,正要把脸别过去,却见阿那瑰一弯腰,从马蹄下抓起一枚铜钱,吹一吹灰,欢天喜地地走了。

  檀道一催马,慢慢跟着她走了一段,擦身而过时,他从袖子里抖出一枚金饼,抛在阿那瑰脚下。

  阿那瑰一愣,捡起金饼追上来。四目相对,阿那瑰有一瞬茫然后,待认出檀道一,她眼眸顿时一利,檀道一只当她要扑上来撕咬,谁知阿那瑰径直越过他,扑到元翼的车前,眼泪汪汪地叫喊:“殿下!”

  元翼探出半个身子,“咦”一声,他笑道:“小奴隶。”

  阿那瑰破涕为笑,攀着车辕就要往上爬,元翼手伸出半截,犹豫了一下,又收回来,他捂着鼻子说:“你好臭啊。”

  元翼有言在先,既然阿那瑰离开了柔然,他没有再赶她走的道理。重回驿馆,他告诉檀道一,“你叫人给她拾掇拾掇吧。”

  “是。”檀道一无奈地说。

  阿那瑰洗浴过,擦了头发,将檀道一那件脏袍子踩在脚底下,她走到榻边,见才送来的绸缎衣裳摞了一堆,她一时沉醉,爱不释手地来回抚摸,最后换上一袭长可及地的绛纱罗裙,对镜竖起垂髫,她走出门,对着檀道一矜持微笑。

  檀道一乜她一眼,没什么大的反应,他说:“你还是继续扮男孩子吧。”

  阿那瑰拎着裙子担心地退了一步,生怕檀道一要扑上来把她的钗环和裙裾都扯下来。“我不,我就想这样。”

  檀道一冷嗤,“殿下不是寻常人,你跟着他,妾身未明,怎么跟宫里交待?”

  阿那瑰恨恨地瞪着他,一双大眼睛里水波闪动。

  他是故意的吧?她暗中猜测,他故意想让她在元翼面前一副丑样子。可她知道自己在元翼心里不值一提,不能得罪檀道一,最后只能忍气回房,心如刀割地卸下钗环,扮成青衣小童,爬上元翼的马车。

  元翼还在琢磨太子的事,没怎么留意阿那瑰。

  阿那瑰生性不安分,乖乖坐了一会,她悄悄爬上元翼的膝头,甜蜜地笑着,“殿下,回到京城,我跟你住在宫里吗?”

  元翼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略一沉吟,他反问:“你想进宫吗?”

  阿那瑰点头,“想。”

  “进宫干什么呢,宫里没什么好玩的。”

  阿那瑰抱着元翼的手臂,“可我要嫁给殿下呀,不能住在一起,我怎么嫁给你?”

  元翼瞠目结舌,“你要嫁给我?”他见阿那瑰坚定点头,一副天真无邪状,不由失笑。

  阿那瑰失望了,“你不要娶我,那带我来干什么呢?”

  “不是我要带你,是你非要跟我走的呀。”元翼一派潇洒。

  阿那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努力微笑,“你嫌我不好看吗?”

  “好看。”元翼摸了摸她的脸颊,“好看没有用,你这样的出身,最多只能给我当个奴婢。”

  阿那瑰心里一沉,确信元翼的确没有要娶她的念头后,她把那些假惺惺的眼泪收了起来,殷勤地替元翼捧茶送水,捶背捏肩,元翼正苦于旅途寂寞,有温香软玉在怀,简直是乐开了花。被一双雪白的小拳头捶得心里作痒,他趁势把阿那瑰拖进怀里,在她下颌轻轻一捏,笑道:“你这样乖,我倒不舍得让你做个奴婢了。”

  阿那瑰靠在元翼胸前,眼波从车壁的缝隙滑出去,见檀道一肩挺背直,在马上沉默不语。自她来到元翼身边,檀道一便没有再上过车。阿那瑰得意洋洋,她娇滴滴地对元翼道:“殿下,姓檀的那个人很讨厌,你把他赶走吧。”

  元翼微讶,“我把他赶哪里去?”

  “他不是阉人吗?你把他赶出宫就好了嘛。”

  元翼扬声大笑,伸臂将车窗推开,檀道一骤然听到笑声,眉心微微一动,若无其事。元翼好笑地瞥他一眼,转脸对阿那瑰道:“檀氏簪缨世家,清贵华重,和其相比,先帝也不过一个泥瓦匠而已。他祖父是中书令,叔伯一公三卿,母亲是我嫡亲的姨母,你说,我能赶他去哪?”

  阿那瑰张开红润润的嘴唇,半晌,才干巴巴“哦”一声。


标 签古言 行不得也哥哥 元翼 阿那瑰 绣猫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