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乔瑰薄谨小说_替身七年后发现我就是白月光九五九六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47 ℃
乔瑰薄谨小说_替身七年后发现我就是白月光九五九六

替身七年后发现我就是白月光

九五九六 著

连载中免费

《替身七年后发现我就是白月光》是九五九六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八岁刚踏进娱乐圈的乔瑰在走投无路之下成了薄谨身边的白月光替身,就这么一直呆了七年,二十五岁的乔瑰日渐成熟,想要过安稳的日子,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薄谨,谁知男人一把拥住她:“你要去哪里?”后来乔瑰才知道,在薄谨心里,替身是她,白月光也是她.....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替身七年后发现我就是白月光》是九五九六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八岁刚踏进娱乐圈的乔瑰在走投无路之下成了薄谨身边的白月光替身,就这么一直呆了七年,二十五岁的乔瑰日渐成熟,想要过安稳的日子,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薄谨,谁知男人一把拥住她:“你要去哪里?”后来乔瑰才知道,在薄谨心里,替身是她,白月光也是她.....

免费阅读

  乔瑰是哭着哭着,就趴在恶龙的身上睡着的。

  薄谨不敢动,因为他一旦有动弹的意思,女人就会哭得更凶。

  像是打开了什么闸门一样,他都不知道一个人怎么可以流那么多眼泪,不过感受到她软软的像盛满水的气球似的身体,也不大惊小怪了。

  次日,乔瑰睡到日晒三竿才起床,脸上挂着两个软塌塌的大肿眼泡。

  渐渐从宿醉的迷糊中清醒,她猛然回忆起自己是怎样回到家中,又是怎样吃了熊心豹子胆将大恶龙压在床上耍无赖的,顿时有种劫后余生的刺激感。

  庆幸之余,乔瑰很是震惊大恶龙不但没有直接打自己一顿,然后丢出房去,竟由着自己胡闹。

  难道,这么多年,是她误会薄谨了吗?难道男人只是表面凶神恶煞,其实是一个宽宏善良的人?

  乔瑰使劲晃晃头,赶紧制止自己这种危险的想法!

  虽然她一路走来,是靠着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自欺欺人的乐观态度,但是她对危险的气息一向很敏感。

  薄谨,不是她能招惹的。

  还是等二十五岁之后,赶紧溜走,保住小命要紧。

  在家中美滋滋地休息了一天,乔瑰满血复活,之所以能做到,还是因为大恶龙工作忙,没有回家。

  次日,乔瑰拖着两个行李箱,再次奔向剧组。

  凌晨星的演技日渐走上正轨,自聚餐时解开误会,他也不再故意疏远乔瑰,一夜之间,两人竟生出些许默契。

  如此,陈导大方地放二人提早收工,去参加慈善晚会了。

  当然,他们同时离去,但是分开入场。

  娱乐圈的结伴而行不同于普通意义,若是两个人一起做事,相当于对外界展示二人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而一男一女的话,更会被直接当成恋情宣告。

  乔瑰很有自知之明,虽然她演技收获肯定,但人气上与凌晨星天差地别,当姐姐还好,如果是绯闻对象,那一定会被骂得头顶冒烟。

  周培不止一次遗憾,以乔瑰的颜值,若是配上好的公关团队,绝对会被捧成只应天上有的女神。

  可乔瑰太完美了,无论是外表还是演技甚至是性格,都挑不出一点错,倒让人对她没什么期望,做得再好,仿佛也是理所应当。

  这年头,反倒是有黑点,才能让粉丝有为你呐喊争取的冲动。

  就比如凌晨星,虽然家世、长相都没得说,可架不住他是个年龄小的铁憨憨啊!

  如今又去闯荡演艺事业,成功地吸引到一众粉丝的紧密关注,现在的熬夜们,整日对着二十多岁的大男孩,过着养成的瘾。

  如今,周培望着一身雪白长裙,细腰被精巧掐住,锁骨被完美显露的乔瑰,搭上时不时垂落两侧的柔顺发丝,简直是顾盼生辉,步步生莲。

  可就是,太纯了,缺乏一种夺目的引人犯罪感。

  周培托起下巴开始暗暗琢磨,即使有大魔王的存在,是不是也能给乔瑰接个小妖女的角色,以色吸一波粉呢……

  热搜那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有理也被人压着骂的感觉太窝囊了!

  慈善基金会规模盛大,成了一众明星争奇斗艳的舞台。

  同样盛装出席的还有温情,这次,她是同父母一起过来的。

  作为娱乐圈有名望的老一辈演员,温家父母经常被誉为国宝级的老戏骨。

  这也直接就导致,温情一出道就有数不尽让人眼红的资源。

  但温父温母希望女儿得到的,远远不止这些。

  温母特意为女儿挑选了一身蓝色的及地长裙。缥缈的薄纱在温情走动时会被微风扬起,使她雪白的肌肤隐约展露出来。

  名利场混了一辈子,他们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最长久的。

  “情情你看。”风韵犹存的温母示意女儿注意入场口。

  只见一众黑衣人的簇拥下,走进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即使只能捕捉到零星身影,也能感受到其天之骄子气势的男人。

  温情注意到,即使是娱乐公司的高管们都被黑衣人挡在外围。

  “他是谁?”只一眼,温情便被牢牢吸引住视线。

  “他就是薄氏集团的老总,产业遍布全球,横跨各个领域。”

  温情感到不可思议:“可是,他看起来那么年轻!”

  “是啊,可以算是你的同龄人呢。”

  温母抚了抚女儿的头发。

  “一会,你爸爸或许能通过薄叔叔让你们见一面。”

  温情诧异地望向母亲:“真的吗?”

  “嗯,据说这么杰出优秀的男人是单身哦。”

  见女儿露出羞涩的笑,温母满意地点到为止。

  进到慈善晚会,乔瑰就是一个人了。

  凌晨星远远就看到,一袭白裙,美得仙女一样圣洁无暇的女人独自坐在角落,却是不在营业状态的样子。

  要知道,能来到现场的明星们几乎没有坐下休息的,都在积极攀谈可能对自己有利的资源。

  乔瑰觉得晚会没意思极了,因为周边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她知道自己应该主动去寻求,可大概是被薄谨保护惯了,她好像丧失了社交能力。

  真是养出了公主病,乔瑰暗中唾弃自己!

  忽然,她感到右肩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乔瑰扭头看过去,却没有发现人影。

  “嘿!”

  乔瑰回过头来,果然见到正在自己左侧,一脸得逞笑得开心的凌晨星。

  她无奈地瞪了他一眼,真是小孩子心性。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我没怎么参加过活动,在场的一个熟人都没有。”

  乔瑰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那……”凌晨星想了想,往前方聚集在圆桌旁的人群看了一眼,“不然,你跟我坐吧。”

  “那怎么好?你周围的人我都不认识。”

  “没关系,我也不熟。”凌晨星面不改色心不跳。

  “可这位置是不是都已经分配好了的?”

  “没事,加把椅子的事。”

  “但是,这样会不会被媒体添油加醋地报道出来啊?”

  “报就报喽,反正我们正在合作拍戏嘛!”

  “可是……”

  “哎呀,别‘可是’了,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着,凌晨星不由分说地推着乔瑰往前方走去。

  待他们走近,一个短发利落颇有气质的女人看过来。

  “阿星,你去哪了?到处都找不到。”

  “姐。”凌晨星亲昵的抱住女人的肩膀,向她介绍,“这是乔瑰,我新戏的女主角,刚刚斩获金玲和银雀两大奖项,很厉害的哦!”

  “没有没有,您别听他夸张!我叫乔瑰,就是一个普通的演员。”

  乔瑰连忙伸手问好。

  女人笑着与乔瑰握手,很是友善:“您好,我是阿星的姐姐,应是比你年纪大一点,我叫凌晨雪。”

  “晨雪姐好!”

  乔瑰回以微笑,顺带狠狠给了凌晨星一个眼神:这叫“不熟”?!

  凌晨星冲乔瑰抱歉地挤眉弄眼,却没有丝毫悔过之意。

  而凌晨雪看到二人的互动,对着弟弟笑得越发意味深长。

  之后晚会开始,凌晨雪很贴心地让乔瑰就在她和弟弟之间坐下来。

  灯光被调暗,前方的荧幕上开始播放山河省的纪录片。

  那里原始森林密布,几乎全是连绵不绝的大山,偶尔有一处平地,便被建起了房屋,算是一座城市。

  大山边上,更是零星分布着一间间简陋的石房,有的甚至相隔数里,只有一个用石头垒成,歪歪扭扭又低矮的屋子孤单地坐落在那里。

  乔瑰知道,即使是那样勉强算作遮风挡雨的地方,也是几口人的栖息之所,是他们的家。

  她思绪飘忽,久违地回忆起小时候在大山中的日子。

  那时候的她没有几岁,常年生活在几乎与世隔绝的大山中。虽然经常被一个人丢在屋子里,但少年不知愁滋味,没有对华服美食的向往,守着三两只牲畜,嚼着没有滋味的干粮,整日在山中奔跑,却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刻。

  直到后来,矿场遇难,那两个算是她养父养母的夫妻再也没有回来……

  然后,她遇到了被遗弃的小男孩,终于有了伙伴。

  最后,男孩也离开了……

  主持人声情并茂地讲完山河省的贫困现状,之后,是一轮拍卖。

  被拍卖的不是一件物品,而是一处位于山河省大山上的柑橘果园。

  乔瑰记得,那时候,她经常在山上采野果子吃,其中就有酸酸甜甜的野生柑橘。

  她决定加入竞拍。

  起拍价是十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差这点钱,很多明星商家都举了牌子。

  乔瑰跟着报价。

  一旁的凌晨星朝女人看了一眼,默默地在下一轮竞拍中退出。

  等价格加到一百万,不少人都放弃了。

  一个果园即使再大丰收也赚不回这么多钱,而且山河省交通不便,本来竞拍果园也是意在捐款,没必要揪着这一个拍品不放。

  乔瑰是真的想要。

  她想,万一以后混不好,没有戏拍了,也能回到大山,守着果园,过过闲云野鹤的日子。

  只是,她没想到竞争这么激烈,竟然有人同她一路加价,似乎也认准了这家果园。

  渐渐地,凌晨星都看出来事情不对劲,乔瑰似乎过于执着了些,而另一方,也貌似势在必得。

  另一边,让助理不要停止举牌的薄谨寻声回望。

  见到一脸懵懂,专心竞拍的女人,他额头一跳。

  这女人,傻傻地花那么多钱非要一间果园做什么?

  还有,她怎么坐在凌家的位置上?

  在薄谨按住康助理就要举起牌子的手之后,乔瑰顺利拿到了果园。

  看到女人如获至宝一般眉开眼笑的模样,薄谨无语地摇摇头。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万年冰封的唇角此时正在微微上扬。

  同样瞠目结舌的,还有凌晨雪和凌晨星姐弟二人。

  经商家族无法理解有人会对得到一个赔本的买卖而欢呼雀跃。

  凌晨星从未看到过乔瑰如此开心的样子,在不长的相识时间里,她大多是安静地自己待在一边,几乎不怎么说话,无形中给人一种距离感。

  而现在明明吃了亏还窃喜的模样,倒实在是傻傻的讨人喜欢。

  就连他也被感染,莫名地跟着笑起来。

  听到笑声的凌晨雪转头望向亲弟弟,更是无语,这群演戏的都是这么些铁憨憨么?

  择业不慎啊!

  拍卖结束后是自由活动时间,越来越多的人朝凌家而来,凌家姐弟一时忙起来。

  乔瑰寻了个空子离开,毕竟,人家是有生意要谈的,她一个外人在一边杵着,实在是不合适。

  她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晃晃悠悠,倒是发现不少美食。

  平日里的饮食都被周培严格把控着,难得看到这么多各式各样精美的小甜点,乔瑰开启了丧心病狂模式。

  许是因为刚刚看了山河省的纪录片,她的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郁闷,看到桌子上整齐摆放的一杯杯美酒,也顺势喝了起来。

  所以,当薄谨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女人时,便见她一杯接一杯停不下来的模样。

  这女人怎么又在喝酒?

  片刻后,乔瑰突然被叫住。

  “乔小姐。”男人礼貌地微笑着,点头致意。

  “康助理?你怎么在这?”

  “我是跟着薄总过来的,他让我来照顾您。”

  “我?”乔瑰疑惑地指指自己,“我不需要的,你回去吧。”

  康助理没有动,只看了看女人两只手上皆盛满了的酒杯。

  乔瑰:“……”

  她是不是给薄谨造成了什么误会?

  不过,心知男人性情,一向不容拒绝,乔瑰也懒得再解释。

  没过一会,凌晨星也寻了过来。

  看到乔瑰身后一丝不苟的男人,他不禁皱起眉。

  康助理微笑着冲他点头。

  凌晨星同样致意,却总觉得面前的男人有种熟悉感。

  而且,虽然他并未严肃着一张脸,凌晨星却莫名感受到在被打量甚至是提防。

  乔瑰连忙给两人互相介绍。

  “这位是康助理。康助理,这是凌晨星,是我一起拍戏的同事。”

  康助理很专业,自觉站到一旁,在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

  “他是?”

  凌晨星不知道乔瑰身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只觉得此人身上的气质应和家中从商的父亲等人是一类。

  “嗯……”乔瑰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说,“是家里里派来照顾我的。”

  见她并不想过多解释,凌晨星知趣地没有再问。

  可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位康助理应是在听到乔瑰的解释时笑意更浓、更真挚了些。

  凌晨星只陪了乔瑰一会,便被远处向他招手的凌晨雪叫走了。

  乔瑰看出来他今天是以凌家人的身份参加慈善晚会的,很体贴地道:“你去忙,不用在意我的!”

  等男人走远,乔瑰开始有些无聊,她问康助理:“康助理,你知道晚会什么时候结束吗?”

  “应是再有一轮登记募捐就可以了。”

  “我能提前离开吗?”

  “可以的,不过最好是提前登记好捐款金额。”康助理尽职尽责地回答。

  乔瑰顿感解脱:“在哪里登记?我想要回去了。”

  ”可是。”康助理毫不留情地交代老板的吩咐,“薄总说,让您和他一同离开。”

  “……”

  仿若晴天霹雳,乔瑰感到绝望。

  “他在哪?”她不禁问道。

  康助理往人群中张望片刻,突然拧住眉毛。

  乔瑰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只见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的男人,戴着金丝眼镜,手持一杯香槟站在那里,周围是点头哈腰,讨好地说着什么的中年男人。

  薄谨一言未发,男人似乎是有些尴尬,甚至用袖子沾了沾两鬓的细汗。

  接着,乔瑰看到,长裙缥缈,面容娇羞的温情迎上前去。

  “……倒是挺忙嘛。”

  康助理嘴角微抽。

  “难怪舍不得走。”

  康助理垂眸看向眯着眼睛,咬牙切齿的美人,在心中默默给自家老总点上一支蜡。

  这之后,乔瑰更是无所顾忌,像喝白开水一样将酒一杯杯灌进肚子里。

  终于等到晚会进入尾声,乔瑰状似无事地站起,一步步向出口迈去。

  见女人虽然脸上泛起红晕,却脚步稳健,康助理不由对乔瑰的酒量惊讶不已。

  直到,乔瑰对工作人员的询问视若无睹,闷着头一路向前走时,康助理赶紧拉住女人。

  “乔小姐,基金会来问您要捐赠多少给山河省?”

  女人一下子扭过头,似乎力道太大,还微微晃了两下。

  她认真地问:“我有多少钱?”

  康助理:“……”

  见他并不回答,乔瑰开始自己嘀咕:“这么多年,拍戏虽然没有代言广告挣钱,我也花了不少,一千万应该是有的吧……我要捐一千万!”

  她一把拿过工作人员手中的登记表,对方被抢得一脸懵逼。

  乔瑰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开始在金额上填零。

  “一二三四五六……一二三四……一二……”

  怎么也看不清自己写没写对,数着数着就数丢了,乔瑰晃晃头,一遍遍重数。

  最后,还是康助理看不下去,提醒她:“够了,乔小姐。”

  “哦,谢谢。”

  乔瑰将登记表还给工作人员,而后补充道:“如果我经纪人拿不出来,我再努力拍戏补上!”

  工作人员和康助理:“……”

  康助理担心再留乔瑰在这里,会上明日头条新闻,赶紧将人拉走了。

  又担心乔瑰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他将自己名片塞到工作人员手中。

  “真不够的话联系我就可以。”

  在舒适的车中等了没一会,薄谨就也上了车。

  乔瑰眯着眼看到男人,极其大声地“哼”了一句,而后将头甩向一边,还努力朝相反的方向挤过去,直到紧挨着车门。

  她还记得男人被温情勾搭,那个拉踩欺负自己的女人!

  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别墅,女人气哼哼地上楼,薄谨狼一样的目光立刻射向康助理。

  康助理只得硬着头皮答道:“乔小姐见到您和温情小姐说话,貌似很生气,之后便开始肆意饮酒了。”

  薄谨皱眉:“谁?”

  康助理:“……就是薄先生向您介绍的那位女明星。”

  薄谨:“没印象。”

  康助理:“……”

  “对了,今天乔瑰为什么坐在凌家的位置上?”

  “最近这一部戏,乔小姐在和凌家的小儿子合作,他似乎……对乔小姐很是欣赏。”

  薄谨看了自家助理一眼,康助理顿时有心中想法完全被看透的危机感。

  但他并不害怕,反而道:“乔小姐今天除拍下果园外,还为山河省捐了一千万,虽然她对自己名下资产一无所知。”

  这倒让薄谨诧异,那傻女人不知道手里有多少钱不奇怪,想想也不会很多,只是为什么要给山河省捐那么多钱?

  片刻,薄谨叮嘱:“以后让乔瑰少参加慈善活动。”

  康助理:“……”

  等薄谨又办完工,回到卧室,发现屋内一片漆黑,便以为女人已经睡下,或是又在床上躺尸。

  薄谨洗完澡出来,突然,脖颈被人从后面紧紧勒住。

  就在他要条件反射地给人一个过肩摔时,手中滑腻的手臂唤醒了他。

  他顺势背着双腿都缠在腰上的女人倒在柔软的床上,趁女人被颠起来力道放松的时刻,挣脱转身,让后钳住她的双手按在不盈一握的后腰上。

  乔瑰趴在床上,艰难地扭头在黑暗中看向男人,凶巴巴地威胁:“放开我!”

  早就被女人蹭掉唯一浴巾的男人,也不介意,大喇喇地讽刺:“就你?小乌龟,龟壳都被按住了还想翻身?”

  乔瑰借着月色看到男人有力肌肉的轮廓,早就面红耳赤,但还在挣扎:“我就是要翻身!我要在上面!凭什么哪次都是你掌握主动权?”

  薄谨一愣,而后低头与女人齐平,他勾起唇角:“想要了?”

  闻言,乔瑰更是脸和脖子都通红得要冒烟一样。

  男人却是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没关系,想要就告诉我,毕竟,除了合约之外,我们可以互相满足……”

  “哼!”乔瑰硬着头皮,“反正我要在上面!”

  “好啊。”

  “什么?”

  在乔瑰的震惊中,薄谨放松力道,最后松开她的双手。

  乔瑰迷茫地坐起身,吊带真丝睡衣因剧烈反抗而歪斜,露出一边如白玉般散发荧光的肩膀。

  她凌乱的发丝掩映着一双长长的大眼睛,嘴唇无意识地微张。

  看着这又纯又欲,勾人而不自知的女人,薄谨喉咙滚动,全力按下内心蓬勃的冲动,向后仰倒在床上。

  “来吧。”他的声音低沉暗哑。

  “什么?”

  乔瑰吞咽口水,无辜看着男人的样子,倒像是刚才叫嚣的是另外一个人。

  “不是要在上面吗?”

  薄谨斜看了突然怂起来的女人一眼,目光中饱含了浓浓的不屑。

  见他一副“早就看透你没那个胆”的模样,乔瑰顿时大气。

  她猛地饿狼扑食一样冲过去,直接坐在了男人身上,而后双目紧闭,一头闷下去。

  薄谨被她撞得嘴唇生疼,却隐忍不发。

  直到半分钟过去,女人动也不动,两只小手按在他胸膛上微微打颤,薄谨骤然用力,一个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

  乔瑰惊呼一声,再睁开眼,便看到男人的脸就在自己面前,笑得开心的样子。

  薄谨的大手轻拍女人的头顶。

  “小乌龟,这么久了,还没学会吗?”

  乔瑰动也不敢动。

  “那就再教你一遍好了。”


标 签言情 替身七年后发现我就是白月光 乔瑰 九五九六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