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季岩米冉小说_论社恐如何谈恋爱焦糖一一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53 ℃
季岩米冉小说_论社恐如何谈恋爱焦糖一一

论社恐如何谈恋爱

焦糖一一 著

连载中免费

《论社恐如何谈恋爱》是焦糖一一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一名资深社交恐惧者,她害怕接触人群,害怕原本熟悉的世界变得陌生,米冉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可季岩的出现,让她觉得谈恋爱好像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两个深度社恐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论社恐如何谈恋爱》是焦糖一一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身为一名资深社交恐惧者,她害怕接触人群,害怕原本熟悉的世界变得陌生,米冉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可季岩的出现,让她觉得谈恋爱好像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两个深度社恐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免费阅读

  明明昨晚说要把钱转给他,他还那么态度坚定地拒绝,一副不想继续和她扯上关系的臭脾气样子,今天却这么好说话,这么善解人意。

  米冉对他的好感直线上升,在听到他打给林晖的时候,到达了顶点。

  “她东西忘在会场了,应该是之前我们坐的位置,你找找看,找到了等结束后拿来。”原来是打给林晖帮她解决问题。

  米冉暗自下定决心,回去一定好好工作,不为了地中海争取业绩,也要为这位大老板冲锋陷阵!

  默默握拳。

  正走神着,季岩走过来,“走吧。”米冉乖巧地跟在他身后,到了停车场,“我们在车里等林助理吗?”

  “不。”季岩开了车门,“去我家等。”

  米冉动作顿了一下,但还是上了车,她觉得季岩不至于是搞那种潜规则的人,虽然一般老板对员工说去他家谈工作,就是赤|裸裸的暗示,可是……她觉得季岩不是。

  这不是恰好赶上特殊情况了么。

  出乎意料之外,季岩的家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郊区别墅,只是在市区内的一个环境很好的小区里,一百多平,非常不夸张,甚至,她认为说成是“家”也不是很准确,一点儿生活过的气息都没有。

  米冉情不自禁用手抚过鞋柜,噫,不禁没人住,还很久没人打扫了。

  季岩看到了她的动作,说明道:“这房子我没住过,有时候会来这边处理工作,也很久没来了。”他指了个方向,米冉看过去,“如果你觉得有点脏的话,里面有清洁工具。”

  哟呵。

  我大概是头一个被上级带回家不是潜规则而是打扫卫生的下属了。

  米冉心想,年轻就是见得少。

  说完,季岩不再管她,自己走到客厅拿起了茶几上的笔电,进了旁边一个房间,米冉假装随意瞟了一眼,格局看起来,像是书房。

  米冉挽起袖子,走进洗手间。

  她没什么心理不平衡,就算是帮老板打扫卫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季岩不是命令,而是让她选择,反正她也闲着,而且,季岩真的对她不错。

  把明显的地方都擦了一遍,,米冉觉得舒服多了,伸了个懒腰,一转身,不知道季岩什么时候出来了,正端着杯子看她,米冉赶快收敛自己的大幅度动作。

  季岩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翻起来,米冉把东西收拾好,也跟着坐在沙发上。

  “季总,你平时不住在这里,住在哪里啊?”米冉从刚才开始就很好奇这个问题。

  季岩抬眼看她,“郊区,距离这里有些远。”

  米冉点点头,想明白了,这大概还是因为她,会场距离这里不是很远,但是距离郊区很远,林晖拿了她的东西送过来要方便许多。

  想到这个,米冉拿出手机,在微信里输入了季岩之前打过来的电话号码,头像竟然是颗花椰菜,跟他本人好不符,“季总,我加你好友了,你要接收一下。”

  季岩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添加她为好友。

  米冉转了钱过去,季岩看了一眼,没有接收,微微皱眉:“你转多了。”

  “没有。”米冉笑笑,“第一次和今天的,第二次算你请我的。”

  季岩听了解释,还是没有接收,米冉继续说:“季总,我这个人有些毛病,第一次见面不喜欢别人买单,之前,以为再也遇不到你了,心里一直不太舒服,但是还好又遇见了,就想着一定要还给你。”

  季岩点了接收,“那你的意思是,下次该我请你吃饭了?”

  “没有没有没有!”米冉连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岩轻轻笑了一下,“你似乎总是很容易紧张。”

  米冉这才知道季岩刚才是在跟她开玩笑,也放松了许多,“我只是和不太熟的人在一起会比较容易紧张,我朋友说我这个是社交恐惧症,还说我们做媒体的,最怕这个病,说我应该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不就是社恐么,还需要看医生?”

  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季岩一直没有回应她,米冉看到季岩的表情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估摸着他是不是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也是,一个人喋喋不休只说自己,在别人看来是很无趣的。

  米冉试图换话题:“地……唐经理之前开会的时候说你打算把工作重心放在凌宇,到时候过去会和我们在一起工作吗?”

  “嗯。”季岩换了个坐姿,两条腿叠在一起,修长到不行,米冉在心里默默感叹造物主真是不公平。

  “擎研以后会把新媒体当做主要运营项目,你们的经营时间和收益相比较其他被收购公司来说要好一些,所以我会实地考察。”谈到工作的事情,季岩瞬间展示出自己精英的一面,面无表情但是米冉就是无法把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

  米冉意识到吸引她的不是他的个人魅力,而是他作为领导者的风采。

  季岩又趁热打铁问了她一些关于媒体运营模式的问题,米冉知无不言,不过季岩层层递进问了更专业的一些问题她就答不上来了。

  看到她有些挫败的样子,季岩安慰道:“你了解的已经算很专业,如果更高层次一些的问题你统统都能答得上来,你公司那么多领导,全都可以做你的下属了。”

  米冉其实没怎么往心里去,这个道理她当然明白,毕竟她还很年轻。

  只是,她很享受这样和季岩交谈,就像很谈得来的两个人一样,不会无话可说,她挫败的点在于不能在言语上和季岩达到一个高度,至于工作能力方面,她其实没有那么急切。

  好在季岩的慰藉非常受用。

  又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林晖来了,米冉看了一下时间,才发现自己和季岩聊了很久,时间过得那么快,她都没有察觉。

  她向林晖道谢,拿回了自己的东西,提出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自己先回酒店了。

  季岩表示之后的安排会让林晖联系她,米冉点点头跟他说了再见。

  回到酒店,呈大字瘫在床上,米冉还觉得这几天就像做梦一样,不过,季岩是他的领导,即使他们的相遇建立在很多巧合之上,他毕竟是她的领导,就算这次没有遇见,回去以后也还是会遇见,只是……不会有现在如此多的交集。

  米冉有点因为这些交集而欣喜,不过她警告自己只能把季岩当做偶像,事业上的楷模,当成暗 恋对象的话对她来说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因为人与人交往,如果没有一点点自知之明,就什么都得不到。

  她现在已经得到很多了。

  米冉把手机放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地方,随时等待命令下达。

  自毕业以后,她还没有这样认真对待工作过。

  她甚至还把手机改成了响铃模式。

  因为不敢挑战造物主的权威,米冉决定晚饭叫外卖,选了一家看起来口碑还不错的,不过……大概因为反抗了造物主的安排,她点菜失败了,不是很好吃。

  正惆怅着,手机响了一下。

  米冉伸手把手机捞起来,一下子心情低落下去,不是林晖也不是季岩,是林翰。

  -“回来了吗?”

  米冉鼓起腮帮子皱起眉有些苦恼,按照这个人之前的频率,好像不太对啊。

  最近显得殷切了许多。

  无聊的时候,米冉甚至还和齐露做过统计。

  林翰一般一个月联系她两次,平均两周,也就是半个月一次,包括聊天加约出去,约出去一起吃饭看电影的频率综合下来也就是一个月一次,几乎和大姨妈同步周期。

  然而这几天,短短几天之内,林翰就已经联系过她几次了。

  准没好事。

  “肯定是家里催他结婚了呗,急了,可是又没有更好的对象,才想起你这个万年后备军来。”齐露如是说。

  米冉看着视频里敷着面膜,含含糊糊说话的齐露,觉得很有道理。

  “那你说我要不要跟他说清楚?”米冉问道。

  “为什么要说清楚?”齐露正色起来,把手机摆正,不再捣鼓脸上的面膜,死死盯着屏幕里的米冉,“你以什么身份跟人家说清楚?人家有说过喜欢你吗?人家甚至都没有明确表示在追求你啊。”

  话,都是实话,就是不中听,不过如果不是关系好的朋友,根本不会说这些。

  米冉抿了抿唇,还是觉得受到了打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说真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不是原定计划今天回来的吗?”

  “工作还没有结束,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林晖一直没有联系她,米冉心里在犹豫,要不要主动联系一下林晖,免得他们忙起来把她这个小员工忘了。

  齐露啧了两声,“你过去不就是收集资料写稿的吗?人家发布会都结束了,你还留在那儿干嘛?难不成还要疏通人脉啊?我记得你好像不属于公关部门啊。”

  米冉沉默了,还真是。

  她现在留在这儿的意义可不就是为凌宇博大老板青睐么。

  话到嘴边,她真想把这几天发生的神奇事件统统和齐露分享,但是每次想说的时候,却又说不出口。

  就算是好朋友,相识多年的好朋友,也会有瞒着对方的秘密吧。

  之前跟她说起过季岩,那会儿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当他是一个陌生人,生命中擦肩而过的过客,但是现在不同,他是自己的上级,先不论之后在这里会怎么发展,但是回到凌宇之后应该还会再见,牵扯到了她的工作。

  即使季岩这个人和她有那么多的巧合,她有分享的欲/望,却完全不想分享给任何人。

  虽然决定遵循齐露的意思,不和林翰就某些不太能开口的事情进行讨论,但信息还是不能这么明显忽视。

  所以在挂掉齐露的视频聊天后,她回复了信息。

  -“还没有,突然有了其他工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发出去之后,米冉松了口气。

  以前有很多次,米冉回复他的信息时都是说一半留一半,她在文字上拿捏得不错,知道怎么能创造语言上的多次交流。

  说得少,留给对方可问的东西就多一些。

  例如这次,她完全可以说“还没有呢。”语气多些撒娇无奈,留给对方问“为什么?”“怎么了?”的机会,然后她可以解释“突然有了其他的工作”,留给对方问“什么事?”或者“那什么时候回来?”的机会,然后她回答“还不清楚”。

  来来回回一句话拆成几个部分,就可以多进行几次交流。

  不过,这一切的对话都要建立在对方乐意跟她交流的基础上。

  林翰很多时候恰恰表现出不明白懵懵懂懂的状态,米冉自欺欺人那是他真的不明白,但现在,她感觉厌倦了。

  不过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就像现在,米冉一句话几乎把接下来所有可能发展下去的聊天内容都呈现了,让对方没什么好说的,顶多回复一个“好吧”来结束这场对话。

  林翰却偏偏在那之后,又追了一句。

  -“回来后联系我吧,很久没见你,想请你吃顿饭。”

  米冉看到屏幕上出现的那句话,心情复杂。

  她在之前的某段时间里,非常希望林翰能跟她说明白,非常希望林翰对她说她就是自己心里最喜欢,最想留在身边的人。

  可是,她等了太久,林翰却什么都没有做。

  现在她想转身离开,林翰却变得殷切起来。

  米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干脆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天米冉在酒店随时待命一整天,而季岩和林晖就像是忘记她这号人了似的,一点儿找她的意思都没有。

  第三天一大早起来,依然没有任何音讯,米冉考虑要不要主动联系林晖,但是又有些担心对方,主要是季岩,对她产生反感心理,觉得她随时随地见缝插针,就想往他们身边凑似的,米冉忍了忍,咬咬牙自作主张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出去走了走。

  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正确的,第四天一大早,林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准备订下午的机票,询问她还有没有什么事情没办完,米冉十分配合,表示自己随时可以出发。

  挂了电话后发现林晖的意思是,也帮她把机票订了,想起地中海说回去可以报销,于是立刻又把电话打过去,表示自己可以出钱。

  林晖干脆地回绝,“季总报销。”

  米冉觉得在理,毕竟这是工作上的事,其实回去找地中海经理报销,花得还不是季岩的钱,这样一想,不得了,她觉得自己之前非要还季岩那两顿根本算不上什么的饭钱,显得十分矫情。

  不过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

  不知道是季岩的安排还是林晖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在米冉查好自己如何去机场的路线并询问酒店能否送人去机场后,竟然有人来酒店接她。

  说实话,米冉从来没觉得有哪个老板能做到这个份儿上,她此行的全程感觉就像自己是超级VIP,走路都得是红毯的那种。

  看来找工作,老板对员工如何,是很重要的,感谢自己的运气。

  虽然地中海非常难相处,还是她的上司,但是季岩确实地中海的上司,把我司变得如此人性化,太美好啦。

  米冉怀着这样美好的心情抵达机场和季岩会合,她心情愉悦,季岩情绪看起来却不怎么好。

  依然是一身挺拔的西装打扮,但衬衣领子微微皱起,领带也有些凌乱,不像前几次见到那么平整,季岩整个人,似乎透着一丝丝烦躁,不过他本人并没有太过明显地表露出来。

  米冉不敢多问,左顾右盼,没看到林晖,“季总,林助理呢?”

  季岩身边一向没多少人,基本上见他十次,八次身边都只跟着林晖,剩下两次孤身一人,没过多久就是他们的登机时间,这个节骨眼,林晖能去哪里?

  “临时出了点事儿。”季岩说道:“他留下来处理,我跟你一起走。”

  “唔。”米冉小心翼翼点点头,不是错觉,季岩心情似乎真的很差,是生意上的事情吗?

  应该不至于,季岩这种大老板,每天操心的生意那么多,应该已经习惯了,况且,他投资的《狐仙传》,这两天米冉也有在留意数据,未上先造势,前景非常好,所以说,季岩肯定不是因为生意烦躁。

  不过,还能因为什么?

  米冉知道人情绪不好的时候,熟人可以尝试安慰开导,但不熟的人,还是安安静静比较好,不然对方只会觉得聒噪。

  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当然没有把自己放在季岩熟人的位置上。

  一路上,米冉都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事,飞机上都没敢睡觉,拿出kindle假装好学,顺便时不时的偷偷瞟一眼坐在旁边的季岩。

  季岩大多数时候就是沉默发呆,但和她之前看到的沉默不太一样,米冉能感觉到他心里有事。

  但米冉没胆子问。

  很快,他们抵达了目的地,因为抵达自己熟悉的城市,米冉心中一下子有了底气,又觉察到季岩离开北京心情似乎没之前那么差了,于是主动攀谈起来。

  从这个城市的美食分布说开来,聊到公司的等级划分打卡制度以及每周例会惯性总结。

  季岩也会跟她聊上几句,米冉有种东道主的感觉。

  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他们平时六点下班。

  “季总,还有两个小时下班,你要去公司看看吗?”米冉在林晖跟她联系之后,主动联系了地中海经理,经理让她问清楚季岩莅临的时间,以便与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可是这一路上因为季岩情绪的问题,米冉一直没有机会问出口。

  “不用了。”季岩在短暂思考过后给她答案,米冉同时也松了口气,有些庆幸自己又能赖上一天不用上班,可是随后季岩的话,让米冉傻了眼。

  “林晖之后才会到,他给我找的房子具体也不清楚在哪里,不如……”季岩望向米冉还有些沾沾自喜的眼睛,“……带我去你家看看?不会不方便吧?”

  米冉多想回答确实不方便,但季岩之前已经知道她没有男朋友,估计也已经把她的其他情况查得一清二楚,她一个人住也在季岩掌握的信息中,再联想到季岩之前低落的情绪,米冉没有拒绝的机会。

  我的老板到附属公司来工作,抵达这个城市第一件事竟然是在我家做客。

  米冉脑中不自觉的浮现了这么个略有爆点,又很俗气的主题,一听稍微推敲就觉得,噫,少儿不宜。

  她在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父母是生意人,年轻的时候房价还没上去,手气好买了两套地段不错的房子,再加上拆迁分的房子,她的生活其实一直还行。

  父母虽然关系一直不冷不热,但好在没走到离婚那一步,外人看来也是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工作之后,父母把交通便利的一套腾出来让她住,方便她工作,也……照顾她的心情,米冉其实一直挺感激的。

  房子七十多平,不算太大,勉强可以算是她的家吧。

  小卧室太小,米冉原本打算改成书房,但工作很忙一直没有动工。

  齐露来过,放在今天之前,米冉打死都不会想到,除了父母,齐露以外,第一个来她家做客的人,竟然是季岩。

  米冉出差走得急,房子没好好收拾……当然,她平时根本不收拾。

  她先季岩一步跨进房子,把沙发上乱丢的衣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起来,扔进阳台上的脏衣篓里,边收拾桌面上的书边招呼季岩,“季总不好意思啊,有点乱,你稍微等一下下,等一下下就好了。”

  米冉明显看到季岩进门后发现那片凌乱后皱了眉,她虽然后悔,但又觉得委屈。

  谁能料到只是出差回来,老板就来检查她寝室卫生了呢?放谁那儿谁都想不到吧!

  季岩在门口沉默着看米冉在房子里飞奔,大概过了五分钟之久,他终于觉得有下脚之地了,才往进走。

  米冉不好意思地给季岩倒了杯水,“季总,你先喝着,我烧水泡茶。”说完在茶几下翻来翻去,边翻边嘟囔,“我记得茶叶是放在这里的啊……怎么找不到了……”

  季岩一阵头疼,尽量让自己听起来还是和风细雨,“不用泡茶了,我喝水就好。”

  米冉抬头嘿嘿一笑,“我家的茶叶就是那种普通的清茶,估计季总你也喝不惯吧?不好意思啊,怠慢了。”

  季岩摇摇头,大致扫了一下整个房子。

  “你好像是本地人吧?父母不在身边?”季岩问道。

  米冉听到他问起父母,表情有一瞬间的停顿,不过转瞬即逝,可惜被季岩捕捉到了。

  “这里离公司近很多,跟他们住的话,每天光是上下班就要三四个小时,还不是特别堵车的情况下,所以他们就批准我一个人住了。”米冉把桌子上的书整理好,放在茶几下面。

  季岩有点实在看不过去:“你整理东西的方法,就是把东西放在看不到的地方吗?”

  米冉听完一愣,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实话说,你来我家我特别紧张,弄得什么都做不好了……”

  季岩忍住扶额的冲动,她这话,意思还是他的锅咯?

  “你放轻松就好,又不是在公司,不用把我当成上司。”

  米冉咧嘴一笑,“跟你是不是上司应该没关系,你这个人往哪儿一戳都很容易让别人紧张。”

  季岩怔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优秀啊。”米冉不假思索道:“就像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就是我这种不求上进的人的噩梦。”

  也许是因为回到了自己的地盘,米冉说话大胆了许多,什么都敢说了,说完后才觉得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因为季岩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季总……我说话有时候会得罪人,但我自己根本没意识到,如果我说错什么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你不用那么小心翼翼,如果你真的说错什么让我生气了,我会告诉你的。”季岩说道。

  米冉不自觉笑了一下。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米冉随意一瞥,大惊失色。

  -“哈尼,我对不起你,林翰问我要了你家的地址,我就给了,给完现在才想起来,他不会是放大招要去找你吧?而且……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也告诉他了……”


标 签言情 论社恐如何谈恋爱 季岩 焦糖一一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