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苏明月顾清风小说_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月渐寒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24 ℃
苏明月顾清风小说_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月渐寒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

月渐寒 著

连载中免费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是月渐寒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现实生活中的苏明月是个胆小懦弱的小怂包,可网上的苏明月是个不折不扣的键盘侠,整日里以在国民老公顾清风的微博下做一片雪花勇闯天涯,直到后来,她收到了顾清风的律师函警告信,再后来,她被带到了顾清风的面前,男人盯着她,眼神幽暗声音沙哑:【来,把你之前网上立过的那些誓,全部都对我做一遍!】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是月渐寒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现实生活中的苏明月是个胆小懦弱的小怂包,可网上的苏明月是个不折不扣的键盘侠,整日里以在国民老公顾清风的微博下做一片雪花勇闯天涯,直到后来,她收到了顾清风的律师函警告信,再后来,她被带到了顾清风的面前,男人盯着她,眼神幽暗声音沙哑:【来,把你之前网上立过的那些誓,全部都对我做一遍!】

免费阅读

  从那天开始,苏明月算是找到了发泄 出口。

  生活不如意时,就去老板微博下转转。

  工作不顺心时,就去刷几条留言评论。

  各种抹黑、暗示、明示……为达目标,无所不用其极。

  同时,她的语气、口吻也会跟着身份迅速变化。

  有时候是老干部,有时候是同窗旧友,有时候是嗲腔嗲调的外围女。

  “小魏啊,昨晚还好吧?什么时候再带小顾一起来玩啊!”

  “待会儿下班了去金沙快活?哥们儿请客!老规矩,记得要叫上顾先生!”

  “魏老板,菲菲她们几个都想快死你了……”

  ……

  她手速快,小号多,硬盘里还有最新版的ID注册机。

  删评、封号都不怕,鼠标一点,换个身份就能重来。

  自由随性,这就是她喜欢的网络世界!

  每当这个时候,苏明月就满腔热血,感觉就像个打了鸡血的斗士。

  上头时别说是隔着网线跟自家老板吵架,递把菜刀过去,她都能顺着网线砍到对方不敢开机!

  魏老板烦不烦胜,他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从一周前开始,微博下面天天跟捅了鸡窝似的,就没有消停过。

  这些个阴阳怪气的评论,也没个时间规律,不分白天黑夜,冷不丁冒就出来一条,让人防不胜防。

  那些ID表面上是在跟自己套近乎,实际上全是变着花样的泼污水。

  本来没影子的事儿,却被围观群众传得跟真的一样。

  他是纨绔二代,名声本来就不大好,但是因为单身,所以也不怎么在乎。

  多删了几条评论后,魏老板逐渐琢磨出不对来。

  对方每次骚扰自己,都要拖顾清风下水。

  这分明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谁这么胆儿肥,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挑衅他,这是活腻了?

  究竟什么人呢?魏老板有点不大敢想。

  他试图揪出对方身份,却被朋友告知对方使用了双重加密代理,避开了网站activeXr的IP探查。

  “发评论的人很狡猾,想查出真实身份不容易。不过从评论频率或时间分布来看,应该不是群体行为。”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魏老板问。

  “更改评论设置权限,或者干脆把它关掉。”朋友说。

  因为官方号涉及业务往来,魏老板也不敢大意。

  在朋友的建议下,他暂时忍痛关闭了权限。

  苏明月没有了撒欢的地儿,生活又重新归于压抑死寂。

  游戏客服是个枯燥期且受气的工作,除了每天复制粘贴模板帮客户解惑,还要忍受各式各样的奇葩。

  “我上个月充了100块就没再玩过了,今天想起来登录,发现余额居然空了,是不是你们内部人员给偷了?”

  一百块,至于么?!苏明月吐槽。

  “这破游戏怎么回事?一到关键的时刻就掉线!一天掉几十次!”

  大哥,检查下自己家网线好吗!

  “我有问题,指定要找娇娇解答,她态度好,而且人还特别温柔!娇娇,我要娇娇!”

  哎哟喂,先森你知道娇娇是个肥宅男吗?

  “艹NBLGB……&*%¥#@……”

  日了个狗的,要不是工作在身,真想喷到你投降!

  “妹子多大了,有对象没?发张照片聊聊呗!”

  发你妹,聊个头!

  每次下班,苏明月都会攒一肚子火。

  就在她寻思着该怎么解压时,无意撞上了刚进大门儿的魏永南。

  对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笑脸。

  “哎,那个——”

  一阵香风吹过,魏老板面前的人已经没了。

  “我艹,跑这么快,至于吗?”魏老板震惊,“还是说,她也听说了那些该死的传言,认为我是个不学无术又滥交的好 色之徒?”

  他哪儿知道苏明月是做贼心虚,不敢见人?

  魏老板站在原地反思了三十秒,越想越不是滋味。

  其他普通员工这么想也就算了,这个可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啊!

  被漂亮妹子误会,魏老板受不了。

  他打定主意,非得寻个机会,跟对方解释清楚不可。

  苏明月出去后,小心肝儿腾腾直跳。

  想想自己干的那些事,她这会儿怕的要命!

  当晚也不敢去上班,借着身体不适的理由请了两天假。

  客服刘经理对她有意思,也没有为难,还贴心交代了几句。

  第三天,苏明月提前探了下口风才敢出门。

  她上的是小夜班,下午四点半到晚上十二点。

  据刘经理说,魏老板下班向来准时,天塌下来都不愿意多停留一秒钟。

  所以她很放心的进入公司,结果还没到位置上,就听有人在身后喊。

  “苏明月出来一下,魏总找!”

  这话好似晴天霹雳,炸得苏明月六神无主。

  在刘经理的带领下,苏明月战战兢兢来到总裁室。

  刘经理眼神复杂地瞟她一眼,出去又该死的不忘把门带上。

  魏老板双手插在裤袋儿里,对着窗外做沉思状。

  直到门关上,走廊脚步声远去,方才悠悠回头。

  别人当这是要潜规则,苏明月却是惊惧如临刑。

  “魏、魏、魏总、总好!”她磕磕巴巴道。

  理智告诉她要冷静沉着,但是身体根本做不到!

  她满头长发如丝,温温婉婉地盘在脑后。

  修长的脖子顺从地低垂的,好似杵立在秋风中的一朵娇花,颤颤巍巍好不让人怜惜。

  看到把人吓成这样,魏老板心里挺不是滋味儿。

  “你别怕,我不是那种人!”他说。

  “……”苏明月心慌意乱。

  “真的,你别看我表面上吊儿郎当的,其实我这人很洁身自好,根本不像传言中那样!”魏老板状似诚恳道。

  苏明月低头看着脚尖,既要保持警惕,又不敢表露的太明显。

  “叫你来也没别的事,就是想证明一下,我是个好人。以后看到我,别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对别人怎么样,就对我怎么样。省得别人看见,以为我怎么着了你……咳咳,那个,明月是吧?好好工作啊,我看好你的!”魏老板尽量让自己语气自然。

  他犹豫着想要去拍苏明月的肩,看她瑟瑟发抖,又悄然缩了回来。

  就在这气氛尴尬时,手机铃声响了,魏永南直接拿起来。

  “喂,什么?顾清风出事儿了?”他震惊道。

  苏明月瞬间来了精神,她竖着耳朵,畏畏缩缩地捕捉着通话。

  “……只破了点皮啊,那就好,谢天谢地!前几天我还提醒他流年不利,要保持警惕,顺便去找大师看看破解之法,就是不听,这回出事儿了吧?哎,好,我马上过去!”

  魏永南结束完通话,才发现苏明月还像个鹌鹑一样缩在那儿。

  “我有点事,得先走了。你先回去吧,有时间咱们再聊!”他摆手说。

  苏明月如释重负,战战兢兢地退出去。

  电话里的内容,让她很感兴趣。

  顾清风出车祸,等红绿灯的时候,电线杆子突然倒了。

  报废了辆车,人居然只在手臂上碰了点皮。

  就差那么一丢丢,老天爷就把这个祸害给收了,好可惜!

  她跟顾清风无冤无仇,就是单纯的反感厌恶。

  一个有钱有地位的男人,目无王法一手遮天!

  看上的女人不爱他,徐哲和公司招谁惹谁了?

  多少人的饭碗?说砸就砸!

  明明长的人模狗样,却天天阴着个脸,跑到群租房里找女人,还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下行不轨之事……苏明月不能理解。

  她把这种癖好归结为:贱。

  在苏明月心里,除了养父苏文峰和徐哲之外,都是贱男人。

  顾清风、魏老板、明明有了女朋友还对自己献殷勤的刘经理……通通全贱!

  魏老板离开公司后,直接去顾清风住处探望他。

  电话里说是破皮,其实胳膊被玻璃划了好长一条,流了很多血,精神状态很差。

  魏老板看着监控画面,吓得脸都绿了。

  “你这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啊!”他后怕。

  “……别吵。”顾清风皱眉。

  他刚在鬼门关里走一遭,这会儿心情很差。

  “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儿,还是认真考虑下吧!那个黎大师神着呢,很多圈子里的人和明星都信!他说而立之年有血光之灾,这就不来了?也不费什么功夫,我帮你定了,改天约他出来到会所坐坐,就当是随便聊聊天好了!”魏永南说。

  顾清风没出声,算是默许了。

  歇了两天,魏永南把黎大师请到户外会所。

  对方四十出头的样子,留着修剪整齐的长须,面相很善,气质温和。

  身着白色唐装,脚踩千层底,腕上挂着一串紫檀佛珠,乍看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

  互相寒暄了几句后,黎大师要来了顾清风的生辰八字。

  见他闭眼掐算,魏老板无端紧张。

  “顾先命格忌金水,名中的‘清’字冲了神运太岁,所以导致流年不利劫难频发,想要化解,除了改名之外,有些难啊!”黎大师神色凝重道。

  “现在改名?那可不行!大师您再想想办法,钱不是问题,您随便开个价!”魏老板连忙说。

  这次带顾清风过来,已经费了好大的功夫。

  还想要他改名,那是难如登天!

  所以顾老板赶在顾清风开口拒绝之前,自作主张地把话给截了。

  黎大师捻须思索,片刻后目光闪烁。

  “其实,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

  他跟服务生要来纸笔,留下一行字给两人。

  “找个这个时间点出生的人,留在顾先生身边,就可以助他度劫。”他说。

  “男的女的?”魏老板好奇。

  “一个至阴至柔的女人,方能维持中和一个至刚至阳的男人。”黎大师幽幽道。

  顾清风对此行本身有抵触,听黎大师这么一说,愈发觉得离谱荒唐。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相信这种东西?

  不过碍于面子,他并没有当面提出质疑。

  倒是魏老板,平常就喜欢玄学,这会儿听说顾清风缺个女人,兴趣越发盎然。

  不停地给大师斟茶倒水,问东问西。

  临走的时候 ,他还刻把那个纸条用手机拍了下来。

  “这个我也留个备份,说不定哪天就遇着合适的呢。七月十四,你还别说,这生日眼熟,就是我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了……”

  魏永南这人,时常神神叨叨的,顾清风也没往心里去。

  回到家后,他对着纸条看了很久,最终却将它揉成一团丢进纸篓。

  人生无常,命运难测。

  找个女人就能帮自己消灾避祸?可笑!

  然而霉运来了挡不住,车祸中侥幸脱险,居然仅仅只是个开始。

  接下来的几天,顾先生的经历简直糟糕透了!

  先是被秘书用开水烫到,接着又遇到公司漫水淹了办公室。

  就算待在家里也不安全,向来谨慎小心的阿姨居然忘记关燃气……

  顾清风觉得,活这么大,三十年加起来的意外,都没有这一个星期遇到的多!

  有些事情不能细想,越琢磨越邪门儿。

  难道真得改字?还是说要大张旗鼓的找个所谓‘至阴至柔’的女人?

  向来果断干脆的顾先生,此时也不禁陷入自我怀疑当中。

  就在这时候,魏永南打电话过来,兴高采烈地告诉他找到人了。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公司新来的那个美女客服吗?她的出生年月日,跟黎大师说的一模一样!因为是我亲自面试的,所以对那个简历印象很深,回来一查证,果然!清风,该你有福气,不用大费周章的去找了!她今晚上夜班,没问题的话我约出来,让你们见个面,聊一聊,怎么样?”

  顾清风按按额头上包,再看看层层包扎的左臂,再次默许了这个热心建议。

  从下午起床开始,苏明月右眼皮就跳个不停。

  她隐隐觉得,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但是她作为新人,已经请了两天假,再加上明天又是发薪日,无论如何这班都是要去上的。

  她洗漱完毕,安慰了自己半天,方才去挤地铁。

  公司离的远,来回就要折腾半天。

  地铁上人格外多,苏明月苦不堪言。

  这让她很怀念之前的公司,以及那个温暖、体贴又大方的帅哥老板。

  都怪姓顾的,要不是她,自己根本不会如此狼狈!

  于是在心里,她又把像顾清风骂了几十遍。

  到公司后,苏明月还没进大门,就被人叫住了。

  “那个,明月!这边!”有人扬声说。

  苏明月回头看到魏老板,以为网上评论事件败露,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对方脸上绽放的微笑,在她看来犹如催命符!

  她的反应,魏老板看在心里,笑容逐渐有点僵。

  那个在网上造谣的人,太他妈可恨了!

  看把自己祸害成什么样子了,这么漂亮一美人,每次遇到自己都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魏、魏总好。”苏明月腿抖声音也抖。

  “别怕,我又不伤害你。我有个朋友,对你很感兴趣,想请你见一面,吃顿饭,聊聊天!”魏老板故作轻松道。

  “我……我还得上班呢!再不进去就迟到了!”苏明月喋嚅。

  魏老板盯着她,心里直摇头。

  还真被顾清风给说对了,这姑娘外表虽说光鲜,可惜智商不高。

  老板请客吃饭,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要是换成别人,指不定就蹦上车主动求献身了。

  她倒好,还惦记着那四千块钱的工作。

  这样的性格,再加上头脑木讷,混到这份上一点都不奇怪!

  “没关系,我跟刘经理打过招呼了!” 魏老板说。

  “……”苏明月继续寻思理由拒绝。

  那辆奔驰,在她眼中好比张大的虎口,随时都要吃人!

  魏老板态度还算和善,不像找茬的样子。

  但是生意人都老谋深算,谁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

  见她犹豫不决,魏老板就感到不痛快。

  这姑娘太没眼色了,也不想想两人的身份。

  就算是自己名声臭了,她也犯不着表现的如此明显吧?

  更何况,自己对她还真就没那种意思呢!

  魏老板觉得被冒犯了,脸色一沉,声音也有点冷。

  “那边我已经答应了,走不走你自己看着办!”

  他放狠话,苏明月更怕。

  “我,我去。”她连忙说。

  别看这些人西装革履,斯斯文文的,私下手段狠着呢。

  她一个孤身在异乡的小女子,还是识时务点比较好……

  苏明月哆哆嗦嗦的上了车,魏老板有点过意不去。

  “你别抖了,咱们几个就是聊聊天,吃顿饭,过会儿我就把你送回公司。”他说。

  “好的。”苏明月欲哭无泪。

  吃饭是在一家私人会所,装修的低调又奢华,每个细节都彰显着钞票的昂贵气息。

  在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仅有一桌客人。

  准确的说,仅有一个男人坐在那里等待。

  苏明月视力好,大老远瞟见一个后脑勺,心里就开始咯噔咯噔乱跳。

  怕什么来什么,这不是那……贱男么!

  网上挑衅事情败露,两人组成复仇者联盟来找自己问罪了?

  这不是赴宴,而是上刑场!

  见她眼睛发直,手心直冒冷汗,魏老板忍不住摇头。

  这姑娘是多没见过世面啊,本以为她是怕自己,没想到对所有人都这样。

  这要能混出头,那才叫怪!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苏明月才挪到桌子前。

  顾清风放下手机,微微抬眼看她。

  四目交汇的瞬间,苏明月身体好像过了电。

  她脑海中瞬间涌出无数画面:对方仗势欺人收拾徐哲、强行遣散所有员工、跑到群租房里找站街女,又欲用蛮力威胁自己人身安全……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这道理,她小学时就懂的!

  但是,却依然没能管住手,把持住网络的诱.惑……

  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言论,如今对方找上门来,她能做的,唯有抵死不认!

  否则,就真的死定了!

  她害怕极了,所有恐惧全都写在脸上。

  顾清风盯着她看了足足有十秒,方才面沉如水地开口。

  “你说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他瞥向魏永南。

  “是的,我确认过了,错不了的。”魏老板信心满满道。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苏明月瞬间声泪俱下。

  大厅里一片死寂,顾清风再度看向那个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娇气女人。

  魏永南说的没错,她确实长得漂亮,身材更是没话说,让人见之难忘,就连自己对她都印象深刻。

  但是,这畏缩怯弱的气场,实在不对他的胃。

  苏明月反应太大,魏老板也差点被吓到。

  “你不是7月14出生的吗?”他问。

  “啊?”苏明月愣住。

  “简历上写的出生年月日,是真的吧?”他进一步确认。

  “……是真的。”苏明月哭。

  “那就好!既然这样,那还否认什么呢?!”魏老板抽出纸巾递给她。

  苏明月一边擦眼泪,一边琢磨这事儿,双方认知似乎有些出入。

  好端端的,问什么出生年月日?

  而且这客客气气的态度,感觉确实不像是在找麻烦……

  难道,今晚叫自己过来,确实因为别的事?

  想到这儿,她狐疑地抬起眼睛,打量了眼顾清风,又看看魏老板。

  “你们叫我来,有什么事吗?”她弱弱问。

  声音软软的,还带着娇憨的鼻音,配上那双闪着泪光的小鹿眼睛,给人感觉性感又可爱。

  “事情是这样的……”魏老板态度瞬间柔和。

  “算了吧!”顾清风冷冷道。

  魏老板看向顾清风,眼睛里写满困惑。

  “让她回去吧,以后别再提这事儿了。”顾清风说。

  他语气坚决,没有回还余地。

  魏老板有点郁闷,他这牵线人还没发话呢,交易就被迫终止了,好可惜!

  苏明月才不管这些,她只知道,自己被批准可以走了!

  “那……我走啦?”她试探道。

  “等会儿我让人送你。”魏老板说。

  “不用,我自己打车就好!”苏明月紧张道。

  她偷看顾清风,见对方垂着眼睛,眉角眼梢都透着傲气与淡定,并不言语。

  这才确定过关了,心中暗自庆幸。

  苏明月转身正要离开,忽听身后砰的一声巨响,吊顶上的水晶灯居然整块掉了下来!

  不偏不倚砸在桌子中间,玻璃台面瞬间四分五裂……

  魏老板站在桌边,已经彻底吓傻了。

  而顾清风,已经身手敏捷地闪到旁边。

  苏明月呆愣愣地站在那儿,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愣什么,快点叫人过来!”

  “顾先生,您没事吧?”

  “魏先生,伤着没有?”

  服务人员连忙围过来寒暄问暖,大厅一片混乱。

  苏明月掐了下自己,没事儿,还活着。

  得亏自己走了,这要是坐下来吃饭,那么大灯还不直接呼在脑袋上啊!

  姓顾的反应倒挺快,前一秒还笔直地坐在那儿,下一秒就闪到两米外了。

  她定了定神,正准备趁乱溜走,忽听那冰冷又富威慑力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你——站住,其他人都先出去。”


标 签言情 键盘侠的霸总老公 苏明月 月渐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