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温绾绾温彧小说云笙笙_梁上燕云笙笙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94 ℃
温绾绾温彧小说云笙笙_梁上燕云笙笙

梁上燕

云笙笙 著

连载中免费

女主角是温绾绾男主角是温彧的小说是《梁上燕》是由网络人气作者云笙笙倾心创作,女主角是公主的古代言情小说。梁上燕全文讲述了:温绾绾和哥哥温彧去做质子的时候,为救哥哥意外失明。哥哥为了报仇,卧薪尝胆,终于变成了一代帝王。身为暴君的温彧对温绾绾说:你想嫁人吗?温绾绾道:想要一个风光霁月的男子像哥哥读的话本里写的那样。温彧道:好,阿兄给你找这天底下最好的男儿。小公主依圣旨下嫁新科状元郎。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女主角是温绾绾男主角是温彧的小说是《梁上燕》是由网络人气作者云笙笙倾心创作,女主角是公主的古代言情小说。梁上燕全文讲述了:温绾绾和哥哥温彧去做质子的时候,为救哥哥意外失明。哥哥为了报仇,卧薪尝胆,终于变成了一代帝王。身为暴君的温彧对温绾绾说:你想嫁人吗?温绾绾道:想要一个风光霁月的男子像哥哥读的话本里写的那样。温彧道:好,阿兄给你找这天底下最好的男儿。小公主依圣旨下嫁新科状元郎。

免费阅读

  鼻尖萦着淡雅的梅花香,耳侧是初七平缓低沉的读书声。温绾绾一手支着下颌,微偏了头,一弯月眉轻凝着:“初七,你说这状元郎为何不愿尚公主?”

  初七从话本上移开眸光,回道:“奴也不知,这话本子只写了半阙。道那状元郎拒了指婚后,皇帝大怒,罚他在昭阳殿前跪了一宿。”

  温绾绾蹙着眉,沉吟片刻,倏地莞尔:“我瞧着,约莫是那公主有疾,状元郎才不愿娶了她。”她说得轻快,无神地双眸在眼眶里转了几圈。

  初七僵直着脊背,跪在地上,纵使温绾绾看不见,她仍是跪的战战兢兢地。温绾绾轻笑着唤了声:“郎君既已回了,怎地不进来?”

  音刚落下,门口就吹进一片衣角。来人褪下外袍搁在婢子手中,对着跪在地上的初七冷声:“下去。”初七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起身退出了暖阁。

  温绾绾摸索着从塌上下来,还未走上几步,就被顾钰拦腰抱住。蓦地一个天旋地转,竟是坐在了他的腿上,温绾绾惊呼出声,小手胡乱抓了一把,恰好攀住了顾钰的肩膀。

  她忙收回手,捏着自己的衣角,抿着粉唇不言语。顾钰见此,一手横在她身后护着,上身微倾,双眸定在她咬着的樱唇上,呼吸渐渐逼近。

  温绾绾一个利落的偏头,顾钰的薄唇停在她唇角。灼热的鼻息熏在她面上,惹得她酡红着面色,低垂着眸,将那粉嫩的樱唇咬得死紧。

  “殿下可是气我五日未归?”顾钰失笑,移唇一口咬住温绾绾的耳朵,锋利的牙尖轻啃着她透红的耳垂。

  “我才没——唔……”温绾绾羞红了脸,粉唇方开了一丝缝隙要反驳于他,倏地就被人撬开唇齿,长舌直驱而入,侵入她柔软的唇腔,勾缠着她无处可藏的软舌,将她唇腔内的每一寸呼吸都掠夺殆尽。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不过须臾,温绾绾便无力地瘫软在顾钰胸前,小手抓着他衣襟。眼见着她的呼吸就要被顾钰悉数夺去,腔子里的一颗心陡然拔高,她红润着眼眶,唇齿间几丝顾钰未含住的娇吟。

  顾钰将她的香滑软舌勾出唇腔,薄唇轻吮住舌尖,咂摸舔弄够了方放过她的小舌。温绾绾低喘着气,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抵在顾钰胸前。

  顾钰安抚似的双手捧着温绾绾的脸,指腹在她晕红的眼尾轻抚着,她一双眸因着动情,沁出不少泪珠,潋滟在一汪澄澈的清潭里。

  顾钰午夜梦回时,无数次肖想着若是有朝一日这双眸子能恢复它原有的粼光,那该会是一双多么灵动无暇地眼眸。好似在这眸光里,呆上一刻,都会觉得是自己污糟了这纯净。

  他轻叹了口气,敏感的温绾绾霎时就捕捉到了这叹气声里的千思万绪。她不安地咬了咬唇,怯着声:“郎君还是在意我这双瞎眼吗?”

  温绾绾一下子就想到了初七读给她听的那话本子。风光霁月的状元郎,拒了圣人的指婚,在昭阳殿前的石砖上跪了一宿。而那未完成的半阙,她也晓得该是如何。

  两年前,皇兄为她指婚新科状元顾钰。只因着她的一丝贪念,生生拆散了顾钰同兵部侍郎家小姐的姻缘。最后顾钰还是娶了她,在皇兄拿剑抵着他的颈子威胁他要诛了顾家和兵部侍郎家的几十口人命下。

  新婚夜,她一身凤冠霞帔,在龙凤双烛燃至了尽头都未等到她的夫君踏足过她的房门。虽说她本就是个瞎子,习惯了漫无边际的黑暗,然那寂静长夜还是将她身为公主的自尊踩在地上,碾成灰烬后消散在虚无里。

  至此她同顾钰的这桩指婚,在燕京就成了个笑话。皇兄暴怒,下令杀了几个传谣的人才得以遮掩了她的这桩强求来的婚姻。

  她小心地维护着这婚事的门面,兴许是上天垂怜,成婚一年后,顾钰终是搬进了她的卧室,才开始同她有了几分亲近。

  顾钰捧着温绾绾的脸,从她的额间、眉眼,吻过小巧的鼻梁,又在她苍白的唇色上濡湿舔吮,他低沉着嗓音将温绾绾从愁绪里唤回神来:“殿下,我待你之心可昭日月以为鉴。”

  “当真?郎君莫不是在哄我这个瞎子?”温绾绾双眸倏地抬起,她以为自己看着顾钰的眼睛,实则那双无神地眸子只是盯着顾钰的薄唇。

  顾钰擒住温绾绾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处。腔子下的那颗心,强健有力地跳动着。早在十年前同温绾绾入姜国为质时就在墨水里淌过的黑心肝,只心尖儿上一点为她留着娇艳的红色。

  温绾绾侧耳靠在顾钰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鼻尖嗅着他身上清冽的墨香,羞赧道:“是我无理取闹,还望郎君饶了我这次。”

  顾钰眸含笑意,接过温绾绾递上的台阶,纤长的指骨轻拂过她零散的鬓发,垂首在她额间啄吻了一口:“是我不好,劳殿下在府中为我忧思五日。殿下便是真的要无理取闹,我也合该受着,更何况殿下向来善解人意,何时无理取闹过?”

  温绾绾被顾钰捧得面红耳赤,忙将自己团成一团银丝,贴近顾钰怀中,靠着他的胸膛闷声道:“你晓得就好,我知道你公事繁忙,处理的案子棘手。可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子骨,没日没夜地在府衙耗着。”

  这一年的亲近和顾钰的放肆宠溺,让温绾绾从一开始地羸弱,到如今地仗势欺人,委实是一个不小的跨度。顾钰看在眼里,喜在眉梢间。

  “夫人教训的极是。”他喑哑着嗓音含住温绾绾的一侧耳垂,将这声极其勾人的亲昵落在她耳边。温绾绾霎时面如飞霞,磕磕绊绊道:“你,你,这光天化日的……”

  “为夫困乏,夫人陪我躺一会可好?”顾钰横腰抱起缩在他怀中的温绾绾,向床榻大步流星走去。他动作利索,眨眼间就将两个人身上的衣衫都褪下,只余一层贴身的寝衣。

  饶是在盈着仲春暖意的阁子里,温绾绾被人剥得只剩寝衣后还是被凉得打了一个哆嗦。这凉意还来不及第二次卷着她,她浑身就如同跌进了火炉里,整个人都紧贴着顾钰炙热的身子。

  顾钰拢紧了手臂,温香软玉在怀,劳累了五日的身子骨还是撑不住,在温绾绾身侧安然入睡。

  温绾绾耳尖听着顾钰趋于平缓的呼吸,伸出手摩挲着在他的脸上一一轻抚,指尖划至顾钰的眉眼,特地放慢了,一寸寸地轻抚,似是要将那眉眼刻进自己心上。

  这厢倒是分外温情,宫中易容成皇帝的真状元郎却是犯了难,原想着忙碌了几日该好好休息一番,熟料内侍递了几个牌子,明里暗里敲打了他几句。

  他在心中再三权衡利弊,还是翻了兵部侍郎小姐的牌子。学着温彧的声调,低沉道:“几日未见贵妃,朕甚是想她,今日就让贵妃侍寝吧。”

  内侍躬身退下。

  状元郎捏了捏眉头,望着内侍远去的背影,无声嗤笑。

标 签古言 梁上燕 云笙笙 温绾绾温彧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