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白昼傅时夜小说_被男团追捧的日子檀尽欢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96 ℃
白昼傅时夜小说_被男团追捧的日子檀尽欢

被男团追捧的日子

檀尽欢 著

连载中免费

《被男团追捧的日子》是檀尽欢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昼年轻时和傅时夜谈过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后来回国,她进入了傅时夜所在的公司上班,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本想着平平淡淡当个工作对象就好了,谁知男人将她抵在墙角恶狠狠的说道:“再敢一声不吭跑掉,腿都给你打断.....”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被男团追捧的日子》是檀尽欢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白昼年轻时和傅时夜谈过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后来回国,她进入了傅时夜所在的公司上班,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本想着平平淡淡当个工作对象就好了,谁知男人将她抵在墙角恶狠狠的说道:“再敢一声不吭跑掉,腿都给你打断.....”

免费阅读

  白昼依旧开着薄晴那辆布加迪威龙,在大院门前停了车,将车钥匙往门卫怀里一丢,问等候在门口来迎接的老管家,“龙叔,爷爷在哪儿?”

  “小小姐回来了,老董事长在庭院里头,正在......”

  正在和闻少爷下棋呢。

  老管家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小姑娘已经风风火火进去了,龙管家笑着摇摇头,小丫头还是这急性子。

  他称呼白昼是小小姐,不同于齐南喊的大小姐,其实并不相矛盾。

  老爷子白茂德膝下有两儿一女,白昼她爸白赫东虽然是长子,可惜孩子生的晚,如果她爸以及二叔和小姑他们都不打算整个老来得子的话,那白昼就是整个白家孙子辈最小的一个。

  当年白赫东和秦奕心结婚多年却无所出,导致秦奕心一直被质疑是否无生育能力,她二叔都一儿一女了,连小姑家也有了个堂哥,后来又怀上了二胎,秦奕心的肚子才见着动静。

  龙管家是跟着白老董事长多年的人,称呼白昼小小姐,是因为她在白氏孙子辈里年纪最小。而齐南是白赫东的秘书,单就白赫东这一脉来说,只有白昼一个独女,自然就是大小姐了。

  穿过正厅,直接绕到后面庭院去。

  老爷子喜欢收藏古董,尤其喜爱那些老物件儿,中式庭院,阁楼雕栏,祖宅内家具摆置一律是古色古香的中式风,白昼转过那扇梨花木镂刻雕花的木门,率先一眼看见的,却是一个乌发黑眸的少年。

  年纪与她相仿,不过二十三岁,五官俊秀,肤色很白,近乎病态的苍白,有些清瘦,但一举一动皆是令人难以忽视的矜贵气质,若搁在古代,那就是典型的王公贵族家的世子爷。

  闻嘉木?

  白昼秀眉一拧,他怎么在这儿?

  白茂德是背对这边坐着的,一老一少坐在庭院里,正在下一盘围棋。

  这年头会下围棋,还棋艺高超的年轻人,可以说是寥若晨星,而闻嘉木这种怪胎,不仅围棋下得好,还擅书法,国画,甚至会古琴。

  每一样,都是白老太爷爱不释手的。

  反正有闻嘉木在的时候,白家的孙子孙女们可没一个合老爷子的心。

  真晦气。

  不得不再次感叹一句,冤家路窄。

  白昼这会儿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回国的日子没选好?昨儿碰见傅时夜,今儿又遇到闻嘉木,两尊瘟神,都是她回国最不想见到的人,结果挨个撞一遍。

  闻嘉木似乎和以前没多大变化,永远都是精致得一丝不苟,清隽帅气。

  就连眼神也依然还是那么惹人厌,明明看见她了,甚至还迎着她的目光直勾勾地打量,却在老爷子抬眼时,又立刻收回,稳如泰山,假装没看见。

  老爷子下棋的时候最烦被打扰,白昼只能气自己来得不是时候,站在不近不远的廊下等,也不敢上前去打扰。

  站得久了,说不累是假的,但祖宅规矩重,她不敢造次,身形还得保持端正,甚至不敢倚靠着廊柱,更别说玩手机打发时间了,反正她是不知道老爷子后脑勺长没长眼睛,毕竟从小她就觉得,老爷子就是那种手眼通天的狠角色,生怕出点什么差错又惹爷爷生气。

  想到昨天莫名其妙的被带去Universe演唱会一事,她不仅多留了个心眼,虽然齐南是她爸的人,但作为白氏掌权者,白老爷子同样能调度他,如果不是她爸试探她,那就是爷爷在试探?

  好在昨儿没有色令智昏,该避嫌的都避嫌了。

  也不知道他们这棋局到哪一步了,在心底用最恶毒的话把闻嘉木骂了一遍后,才稍稍解气些。

  该死的闻嘉木,明明他随口提一句,老爷子就能知道她来了,就算是要下完棋才搭理她,至少能赐个坐吧?

  算了,她竟然指望这从小的死对头帮她?简直痴心妄想。

  以闻嘉木以往的恶劣行径,他不故意拖延落子的思考时间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白昼站得小腿泛酸,开始想,如果闻嘉木这会儿犯病什么的,是不是这盘棋就下不下去了......完了,妈妈,她好像变成坏女人了,怎么都开始诅咒人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胡思乱想了些什么,可算是等到他们那盘棋有了个结果。

  老爷子爽朗的笑声,附和着闻嘉木温润清冷的声音,“爷爷棋风依旧稳健,嘉木甘拜下风。”

  “你小子,今天是没专心啊,不然我哪能赢得这么轻松。”

  白昼心底冷哼,顺带翻个白眼:马屁精。

  不知道是不是她这白眼翻得太明显,闻嘉木投来的视线没再收回,于是老爷子终于发现后面有人似的,回头看见她,招了招手,“闪闪回来了?怎么站在哪儿,过来。”

  得了赦令,她总算得以解脱,抬步走过去,露出极其乖巧的笑容,“刚才见爷爷和嘉木哥哥在下棋,不敢扰了爷爷思绪,想先等您下完。”

  许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未见这小孙女儿,老爷子难得和蔼了一回,“来,坐爷爷身边,小丫头长大了,性子也沉静了许多。”

  他或许并不是真的不知道小孙女到了,只是想看看她如今的长进,是否还像以前那般急躁没耐心。

  显然白昼这回没有一出场就撞枪口上,表现还算不错,能得老爷子一句夸,实非易事。

  又问了一些她的近况和学业上的事,白昼小心作答,总归是没什么差错,最后,老爷子看了看闻嘉木,再看看自家小孙女,摇头笑,“我说嘉木今儿下棋怎么有些心不在焉呢。”

  他说完这话,又在俩人之间来回看了看。

  白昼一僵,不专心难道是她的错吗?碍到闻大少爷的眼了?

  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老爷子下一句就提起她最烦的事情。

  “再过半年你奶奶的三年丧期就满了,到时候就把婚礼办了吧,或者先订婚也行,也算了一桩心愿。”

  “......”霎时间,白昼表情有些难以言说。

  她实在无法理解,这位亲爷爷到底怎么想的,对这个口头婚约这么执着。早在三年前两家就想让孩子们先订婚,不巧的是,刚好白家奶奶病情恶化去世,白昼以年纪还小,要为奶奶守孝三年为由拖延着,那时相当庆幸老爷子注重那些繁文缛节的陈年旧规。

  转头朝闻嘉木看去,丢下一个眼神,希望他赶紧说点什么,最好是一口回绝。

  或许是接收到她眼神的示意,闻大少爷终于开了金口,对白茂德温和一笑,“都好,爷爷作主便是。”

  白昼:“???”

  作你妹的主啊。

  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明明都相互看不顺眼,干嘛非要这样膈应人。

  一口一个爷爷,这是你亲爷爷吗?在心底差点把白眼翻上天,但面上还是维持这乖巧的微笑,直到笑得嘴角有些僵硬,才等到开饭。

  若非没有必要,家里的小辈几乎都是能不回祖宅就不回,规矩太多,老爷子太凶,任谁都犯怵。

  但先前也说了,闻嘉木是个例外。他比这些个亲孙子孙女,和老爷子亲近多了,有这家伙在,老爷子总不至于板着脸,白昼这顿饭吃得还算不吃力,至少有人分担了一大半注意力。

  这大概是闻嘉木唯一的一点用处了。

  吃过午饭,老爷子惯例是要午休的,闻嘉木在这儿也有专门的客房,瞧瞧,还不是白家女婿呢,都赶上女婿的待遇了。

  白昼在自己的房间转悠一圈,这地方还是几岁时住过的,只记得那会儿还没分家住,二叔一家,小姑一家,都在这大院里头住着,到后来她上小学那会儿,各家才置办自己的房产,搬出去住了,白赫东买下了之前的王府花园,更名为白京王府,后来,也就逢年过节会回来住几天。

  祖宅的这处房间,装修得很有底蕴,完全是大家闺秀的闺房风......反正挺不符合她人设就是了。

  她顶多算是骄纵千金,和大家闺秀还差好几筐的温柔娴淑。

  在床上趴了一会儿,根本睡不着,无聊到窒息。

  白昼倒是想走,可是还得午休后陪爷爷喝完下午茶,才算有礼貌又懂事。唉,千金小姐也难当啊......左思右想,又翻身坐起,干脆出了房门,朝闻嘉木午憩的客房走去。

  打算跟闻家那讨厌鬼理智的商量一下,就是无果,也得干点让他不痛快的事才解恨。

  试探性的敲了敲房门,里面半晌没动静......睡着了?

  就算睡着了,按闻嘉木那种警惕性子,有一点儿动静早就醒了,显然是故意不搭理她。正想加大力度敲门,发现刚用了些力檀木门就能推开了,他根本没锁。

  稍一愣,她就径自推门走了进去。

  床上的人看似睡得安稳,但白昼敢打包票,他根本没睡着。

  那家伙明明就认床,还每次非要在爷爷面前装模作样,她站到床前,隔着纱幔,扬声质问道,“闻嘉木,你到底想干嘛?”

  “你有病啊?干嘛不拒绝,我不能拒绝但是你可以啊,明明一见面就吵架,你是嫌死得不够快想我帮你一把?”

  好一会儿,床幔里才有些动静,传来他一声轻笑,“是啊,我有病,你不是从小就知道吗。”

  闻嘉木依旧侧身躺着檀木大床上,甚至懒得回头看她,声音不咸不淡,清清冷冷,没什么温度,“这么久不见,你这一张嘴就讨人厌的本事可是丝毫不减。”

  随着被褥动了动,他才慢慢坐起身,掀开幔帐,因着刚才躺了会儿,才坐起来时乌黑的头发微微松散凌乱,依旧俊美得无可挑剔,脸色也比之前好上一些,也没没那么苍白了。

  “既然这婚约能让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放过这种让你暴跳如雷的机会呢?”

  白昼:“......”

  好样的,真是好样的闻嘉木。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这家伙讨人嫌的程度真是出神入化。

  打小就这样,对方越是讨厌什么,就为了膈应对方,非要干什么,这才不辜负死对头之名。

  白昼强忍着怒气,企图和他讲道理,“不是,别的事情都好说,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看许未萱,她那么喜欢你,从小就喜欢,要不你跟爷爷说,婚约改成她也行啊,外孙女也是孙女,不都一样嘛。”

  闻嘉木站起身,走近她,淡淡开口,“可是我又不讨厌她。”

  白昼:“......&%¥#!”

  “就因为讨厌我,所以才非要跟我定这婚约?”她简直要气笑。

  ......你他妈有毒啊。

  他漫不经心的抬了下眼,扬起一抹极其恶劣的笑,“不然呢,难道还会喜欢你不成?”

  从小,白昼就时常跟不上他的思路,“......那你也是够无聊的。”

  闻嘉木忽然伸手,抚上她脸颊,在白昼略微惊愕愣神时,稍稍抬起她下巴,凑近打量,“是不是太久不见,导致你对我的认知出现了什么偏差?”

  “无聊且无趣,又闷又古怪,这不是你对我的评价吗?忘了?”

  白昼脑子短路一瞬,迅速反应过来,偏头躲开他手,同时扬手一挥,啪地打在他手腕,挺响亮一声。

  她压下性子,看向他的眼神毫不退让,“反正我不可能和你结婚,这婚约必须解除。”

  闻嘉木有先天性心脏病,体质偏弱,从小就极少被允许出门,常年不晒太阳,肤色白得令许多女孩子都艳羡,挨了她这一巴掌,手腕内侧的肌肤很快红了一片。

  “怎么?又有新欢了?”他仍抬着手,未收回,淡淡垂眼看着被打的手腕内侧,又慢条斯理地勾了勾嘴角,才放下手。

  “不过在国内,劝你还是收敛些,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国内弄出个什么小男朋友......”闻嘉木顿了顿,随即一声冷笑,“我会让他毁得很彻底。”

  -

  祖宅常年都是幽静的,肃穆的气氛倒还挺衬这名儿,皇城贡院,一点喧闹都没有。

  山石凉亭间,三人静坐品茶。

  老爷子和闻嘉木时不时探讨这茶艺,白昼插不上嘴,只得偏头欣赏茶艺师流畅漂亮的动作,直到听到老爷子唤她,才回过神。

  “今日怎么没见着齐南,你自己开车过来的?”

  白昼眨了眨眼,突然想到什么,弯眸一笑,“昨天南叔接我的时候突发紧急状况去处理了,安排助理送的我,不过遇到点儿意外,就去薄晴家住了一晚,今天是借晴晴的车过来的,没让人送。”

  刻意提起‘突发的紧急状况’这事儿,说完,她特地留意了一下老爷子的反应,不过对方道行太深,她也瞧不出什么。

  白茂德对薄家那小丫头也有印象,并未多问什么意外,只是点点头,“借别人家车像什么话,打个电话让司机去接就是了。”

  白昼眼睛一亮,就等他这话,立马接道,“我早就考驾照了,想自己开,老等司机来接也耽误时间。”

  老爷子倒没多想,顺着她话说下去,“嗯,自己多锻炼一下也好,家里要没有喜欢的车型,就再买一辆。”

  “爷爷,我觉得兰博基尼entadorLP700-4那款.....”

  “我记得赫东叔很爱车,白京王府应该不少台车吧?”话没说完,就被闻嘉木突然插上一嘴。

  ......白昼哑然,你们那套贵族礼节呢?就这样打断别人说话。

  本来想等着老爷子开了金口,送她一辆的,闻嘉木这是要坏事儿啊,她不悦,“那些都是我爸喜欢的,不是很适合女孩子......”

  “也是,女孩子就不要开那些太招摇的车,免得遭人惦记,还是低调些好。”他语速平缓,搁下茶杯,向老爷子建议道,“招摇瞩目反遭祸端,去年邻市姚远集团那桩勒索案,不就是那位大小姐奢侈过度,令人起了歹心么。”

  “闪闪毕竟这几年不在国内,还面生,低调些好,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白昼:“......?”不是,这管太宽了吧?都开始上价值观了。

  结果回头,就见老爷子点点头,“嘉木这点提醒我了,如今虎视眈眈盯着白家的人数不胜数,还是安全重要,老话也说,成由勤俭败由奢,现在树新风,不兴那些享乐主义,奢靡之风。这样,回头我让龙管家给你挑款适合女孩子的车,低调又不张扬的。”

  白昼微笑:“......谢谢爷爷。”

  死闻嘉木!

  坏我好事!

  临走时,老爷子还特地吩咐龙管家亲自开车送闻嘉木回去,白昼这才知道,原来是爷爷知道她要回祖宅,专程安排人接他过来的,是老爷子的作风了。

  想来也是知道俩孩子关系一直有些不融洽,特意多撮合吧。

  出了大院,白昼赶在闻嘉木上车前,几步过去把车门一挡,扭头朝龙管家甜甜一笑,“龙叔,不如我送嘉木哥哥回去吧,毕竟这么久不见......”

  说着,美眸转向闻嘉木,“我和嘉木哥哥也该‘叙叙旧’了。”

  对于白昼这提议,龙管家并无异议,大家都乐见其成俩孩子多互动一下,不过这也得问过闻家少爷的意思。“闻少爷觉着呢?”

  闻嘉木没有立马开口,抬眼看了看白昼,后者笑得很甜,冲他挑眉,“怎么,不敢让我送啊?”

  他轻轻睨她一眼,对龙管家颌首示意,“那就不麻烦龙叔了。”

  龙管家目送两人坐上那辆布加迪威龙,还在嘱咐:“小小姐,那你开慢些,闻少爷前天才从医院出来,本来还在家修养,也是特地来看你的。”

  呵,来看她笑话的吧。

  “放心吧龙叔,我开车很稳的。”随着话音落下,一脚油门,跑车呼啸驶出,一阵引擎低鸣。

  路上风景急速倒退,敞篷跑车飞驰,别墅区的道路宽阔,畅通无阻。

  不能剧烈运动是吗?

  姑奶奶带你感受一下什么叫速度与激情——

  白昼在国外就喜欢跟人玩车,她性子就是闲不住的,在女生中少见的野痞气,胆大妄为得不行。

  稍稍斜睨一眼副驾驶,他依旧面色沉静,只是脸色微微发白,抿唇不语。

  耳旁有呼啸而过的风,凌厉地掀起耳畔几缕碎发,狂乱飞舞,她踩油门的脚丝毫未松。

  时隔多年,和闻嘉木这样坐在同一辆车上,莫名想起以前小时候,学校春游时,她非要拉着闻嘉木去坐云霄飞车,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以他的心脏不能受这种刺激。

  那时候白昼胆子就很大,坐上云霄飞车兴奋的尖叫,完全没注意到小男孩手腕戴着的心脏检测手表滴滴作响,下来后,惨白着一张脸的闻嘉木立马就被送往医院。

  那也是她第一次去医院陪他,看着小男孩躺着病床上,戴着氧气罩,白昼心里才开始害怕。

  她从小身体素质就极好,很少生病去医院,后来之所以对医院的气味非常厌恶,完全是因为自从两家定下婚约后,每回闻嘉木心脏病犯了被送到医院时,她就会被带去医院看望他,或者陪他解闷。

  而偏偏闻嘉木从小就是孤僻阴冷的性子,无聊得要死,不知道闻嘉木是什么时候开始看她不顺眼的,或许是小时候非要拉他上云霄飞车那回,或许是她因为无聊总捉弄他的时候,但白昼清晰记得,似乎从那时候起,她就很讨厌闻嘉木了。

  因为他,白昼小时候时常往医院跑,没有小孩是不讨厌医院这种地方的。

  随着往事浮现在脑海,她心底又莫名冒出一丝不忍,最后还是降缓了车速......

  算了,吓死人估计也得偿命吧?

  结果她刚把车速降下到五十码,旁边的闻嘉木却转眼看她,然后冷冷勾唇,“怎么,这就心软了?”

  白昼:“......”

  真的费力很大力气忍住,才没有又是一脚油门踩到底。

  她的确有点刀子嘴豆腐心,薄晴也这样说过她,表面又凶又傲,实际却往往下不了狠手。白昼冷哼一声,没说话,到了云山别墅区时,她停下车,偏头看他。

  不否认闻嘉木这副皮囊的确生得好,五官俊美,加之在这种高门望族培养出来,底蕴气度,举手投足间都是贵气。如果忽略脸色的苍白,他这会儿看上去会更潇洒些。

  而偏偏也有人很吃他这款,比如她小姑家那位表姐许未萱,喜欢闻嘉木喜欢得有些疯魔了,就喜欢他这种病娇款。

  那位表姐从小跟白昼不对付的原因,十有八九是因为闻嘉木。

  白昼解开安全带,却没打开车门的锁,然后侧身,一手搭在副驾的椅背上,朝他靠近,带着几分痞气,挑眉,“闻嘉木,既然你想玩儿,行啊,我奉陪到底。”

  她伸手替他解开安全带,撞上他直勾勾的眼神,也丝毫步避,红唇微微一弯,“就怕你没那么长的命,和我玩下去。”

  “放心,暂时还死不了。”少年有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因为脸色偏白,就更显得眼神格外清亮,看得白昼心底有些发毛。

  在她快要扛不住这份尴尬退开时,他却率先移开视线,“如果还没看够,是想进去吃顿晚饭?”

  白昼顺着台阶下,一声轻嗤,后撤,坐回座位,按下车门锁,“走好。”

  等闻嘉木下车后,立刻一脚油门踩到底,引擎轰地一声低鸣,瞬间远去。

  车子过来的动静,保姆早就已经过来开门,迎接自家少爷,却见他手腕那只心率监测智能手表滴滴响个不停,保姆大惊,“少爷,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我们赶紧去医院——”

  闻嘉木抬手按住心脏位置,摆了摆手,“不用。”

  不是只有犯病,心脏监测表才回响,只要心率波动,都会响起警报。

  是啊,警报。


标 签言情 被男团追捧的日子 白昼 傅时夜 檀尽欢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