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只想种田不想赚钱安梓羽毛_安梓羽毛小说不要花椒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0 ℃
只想种田不想赚钱安梓羽毛_安梓羽毛小说不要花椒

安梓羽毛小说

不要花椒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不要花椒是风靡网络的小说《只想种田不想赚钱》的作者,主人公是安梓羽毛,他的小说匠心独运,行云流水,小说主要故事概述:一场车祸,将安梓撞到了其他世界,而他发现,在这里他一直没有动静的空间竟然可以用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有个小问题,为什么他会跟这个羽毛结婚,还能生宝宝几个意思!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不要花椒是风靡网络的小说《只想种田不想赚钱》的作者,主人公是安梓羽毛,他的小说匠心独运,行云流水,小说主要故事概述:一场车祸,将安梓撞到了其他世界,而他发现,在这里他一直没有动静的空间竟然可以用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有个小问题,为什么他会跟这个羽毛结婚,还能生宝宝几个意思!

免费阅读

  安梓并不知道这城里的香料店在哪,所以还是禹矛在领路,不过两人还是并肩走的。禹矛以为对方只是想买些小荷包这类的,结果到了地才知道不是。

  安梓一进门就问柜台边的店员:“你们这里有八角、丁香、桂皮、孜然、香叶、胡椒······吗?“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伙计还没反应过来,禹矛也没反应过来。前者是说的太快没听清,后者是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啥。

  伙计立马正神:“您能不能再说一遍。”

  安梓又报了次名字。这次伙计到是听明白了。不过还是有些不懂的地方:“您说的这些不尽有,这孜然和胡椒,我们到是没听过。”

  安梓蹙了下眉,也是,这些东西一开始好像都是传过来的,自己好像有些为难他们了。“没事,那就这些吧,都给我装2两吧。”

  “好嘞!”

  其实想买的料还是挺多的,只是现在缺了样最要命的,安梓挑起来也是兴致缺缺的。不久伙计就配好料拿了出来,安梓瞧了眼禹矛,后者心领神会,掏钱。

  “这是您要的东西。一共2两1钱。”

  哈?这么贵······好的吧。安梓正想着和禹矛商量一下,就见对方已经结完账了。安梓的表情有些一眼难尽,你一个粗汉子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出了香料店,安梓又带着禹矛去了趟药店,买了点姜。姜这东西在以前也是作为一个药材先出场的。之后又去肉铺买肉。

  肉铺前的人不多,不多时就轮到安梓他们。

  店主正在砍肉,头也不抬的问:“要多少?”

  安梓瞧瞧了桌上的肉,嗯,还可以,挺新鲜的。“拿一斤吧。要这个。”安梓指了指案板上的一块腿肉。后又转头问禹矛:“你能不能吃肥肉啊?”

  禹矛不太明白对方的问题,这肉还分能不能吃?不过,被安梓关心有些窃喜呢,点了点头,“能。”

  店主看了看那块肉,确认:“你真的要这个?”这块肉红的多,白的少,连猪皮都没有,这人是不是拿错了?

  安梓点头:“对,就要这个,哦对了,把皮子拼下来吧,这个我就不要了。”

  这话将店旁的一众人惊了下,嗬!有钱人。

  店主欲言又止,手下功夫还是不减将安梓的要求应下。切了好些部分,称了称,“来,你的一斤。”拿个荷叶包的严严实实的递给安梓。

  安梓整个人有些不敢相信,这TM是一斤?!你是不是在唬我。“这是一斤肉?”

  店主不解回道:“是啊。”

  安梓皱眉:“你这不仅一斤吧,是不是弄错了?”

  这话说的让他人都有些迷惑,这肉斤两没错啊,你要说是少了说不定还有可能,但谁会说多啊,这人莫不是个傻子?

  店主郁闷了,自己开店这么久还第一次碰见还有人说多了的,“这肉真的没错,不信你问你身边的那兄弟。”

  禹矛听到店主的话,有些不满。小兄弟?我是他男人。

  就在禹矛想用眼神刺死店主时,安梓恍然大悟敲了下手。“哦~16两?”

  店主点点头。

  安梓:······这世界是不是有病,这货币规则不同,斤两却是一样的,有病吧。

  “不好意思啊,唐突了,唐突了。”安梓窘迫赔笑到。

  店主笑笑:“没事啊。”

  这肉的价就表在木牌上,11文一斤,哈哈哈,突然开心。11文买16两,我做梦都要笑醒,这里的人可不会知道现代的肉有多贵,根本吃不起,现在好了,就这价格,我可以吃吐!

  而且这个地方的人还是大多都喜欢吃白肉的,可安梓不喜欢,本来小时候就很少吃肉,所以没什么感觉,而在出去打拼时,很长一段时间都待在饭店里,吃的全是大厨炒的菜,就算是家常,那味道也是港港的,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嘴也被养刁了,就算没钱只能吃素,那也是弄得色香味俱全。

  这时,安梓看到案板一旁堆积了很多猪杂,里面居然还有排骨!这、这真是,暴殄天物啊!痛心疾首!

  “老板啊,这骨头怎么卖啊?”

  店主没想到安梓居然还对排骨感兴趣,“这东西没什么肉,不值钱,你要的话,我就3文一斤卖给你。”

  安梓兴奋不已,“要要要!给我来一斤。哦哦,还有,我再买一斤这个。“说完指了指桌上那块肥膘,真是没有一点红丝,全是被拼下来的膘,就连其他买肉的人都看不上这东西。

  安梓:诶,刚刚没想到,这东西能炼油啊,还不贵,幸好我想去来了。安梓说完后朝禹矛看了看,后者毫不在意的拿出钱付账。

  还以为对方会生气我花他这么多钱呢,呼,大吐气。

  买完这一堆,禹矛身上已经挂了许多东西,但安梓又想起了某些物品。还得买个大器具装油啊,还有那些调料的瓶瓶罐罐。完了,我好像中咒了,买买买根本停不下来······

  等两人终于买完了该添的家当,手上都已放不下了。回去的时候,抱着那一堆东西挤得不行。其他人看到两人买这么多,花钱大手大脚,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不关事的。不过,都没人敢开腔,毕竟禹矛这尊神还在呢。

  来来回回两个时辰,等到了村口,安梓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扶着腰像个老爷爷一样弓着,把禹矛看的心疼极了。

  两人下车后,禹矛多给了田伯两文钱,田伯惊讶忙推手:“使不得使不得,你们两个刚分家,哪能把钱花在这地方,快收回去。”

  安梓也看出来这老人是真的好心,而且对方还不怕禹矛呢,不怕禹矛的十有八九都是好人。

  我猜的。

  淡笑着劝说:“田伯也别推辞了,这钱我们也是该给的,我们这么多人,这牛也肯定累着了,就当是给它一点茶水钱吧。”边说,边轻抚牛的脑袋。

  田伯也知道这两人定是不会反驳的了,看着这陪伴自己多年的黄牛,一时有些感慨。是啊,这老伙计也肯定累了吧。

  田伯爽快的收下钱,感动的对安梓夫夫说:“行,那我就替我着老朋友感谢你了啊,没事来我家串门啊。”说完赶着牛,向自家走去。

  其实安梓是真的看那牛有些劳累才给的钱,这牛一看就很有年纪,想着也是为了自家服务了,当给点小费也无偿不可。而且,前些天就是禹矛像田伯家借的牛,说什么也得感谢一下啊。在车上给禹矛说了声,对方也轻松的同意了。

  下了车,安梓是真的来不起了,所有的东西都挂在禹矛身上,上山丘的时候,禹矛还空出一只手来拉着安梓一起上去。

  进了房间,禹矛将东西放到堂屋的桌上,安梓实在被抖得不想动,直接摸进卧室躺着休息。禹矛进门看见安梓已经睡着了,小心将被子盖到安梓身上,探了探对方的额头,发现没事,就轻声出去,在外面的空地上劳作。为了以后安梓择菜能方便些,禹矛想在屋子旁的空地上翻一块地出来。

  说干就干,才从镇上回来,这会儿已经申时过半了,禹矛想快点弄完,省的要去禹家老宅那边。

  安梓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起床后缓了一阵,出门就看见桌上的一堆杂物。禹矛呢?

  没管那一堆,安梓出门寻找禹矛的身影,发现对方就在不远处锄着地。走到人身后问:“你干嘛呢?”

  “锄地。”

  ······

  “哦。”安梓觉得自己有些自讨没趣,嘟下嘴回到堂屋将那些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放好,之后提着一堆食材进到厨房。安梓先将自己买的香料拿出来,辨认下装进买的小罐子里。

  只不过每样都留了一点,包进之前的油纸里。柴火充足,也不需要禹矛帮忙,安梓先将米淘出来放到另一个锅里煮,之后将另一个锅烧热再加点水,把膘切小块全数洗过后扔了进去。不出半个小时,里面的油就熬了出来,油香浓郁拨动味蕾,就连外面的禹矛都停了下来朝厨房看了看,随后又加紧自己的进程。

  这里没有筛网,安梓只好取一块干净的纱布来漏油,去除一些杂质,将炼好的油倒进一个陶皿里,用盖子封好,过一会儿应该就能看到成品了吧。

  安梓在买的时候就想起,这里的人大多都喜欢吃那种芝麻油,很贵,因为这东西是从番邦传过来的,而且榨油的方式也有些复杂,只能从番邦那边运,喜欢是喜欢,但是吃不起也是真的。

  所以这边的人家喜欢买肥一点的肉,这样就可以少放很多油了。只是,大家都不太意识到炼油这回事,有还是有的,就是大家都是直接炼的,不加水,这样炼出来的油腥味有点重。而且还浪费,因为净是肥油剩下的油渣不好吃。

  作为现代人来说,这东西虽然好吃,但容易发胖,容易得胆固醇等病患,所以安梓并不想吃这个东西。

  嗯~扔哪里呢?埋了吧。

  安梓把装着油渣的纱布提到外面,出去时又看了眼禹矛,对方还在耕地。找了个什么都没有的空地,安梓将纱布放下,去找禹矛借锄头。

  “我想用一下那个锄头。”

  禹矛转头问:“要干嘛?”

  安梓:“嗯~挖个坑?”

  禹矛:“在哪里?”

  安梓指了个反向,禹矛走过去开始挖。安梓耸耸肩不表态。

  禹矛:“挖坑干嘛?”

  安梓向油渣的地方看了眼:“埋个东西。”

  “什么?”

  “刚刚做菜剩下的,不要了。”

  禹矛听后停下手里的动作不说话。之后立身提起那包东西走向屋后,向着山包下随手一挥,只见小块油渣顺着方向被抛出50多米远,纷纷落到远处。

  捡是不可能的了,看都看不到。

  ······

  安梓:······

  对不起,我是社会主义好青年,是我的愚昧,大哥告辞了!

  禹矛回到翻地的地方:“以后直接扔掉就可以了。”

  言下之意大概就是:你幺蛾子真多······

  也是,古代没有健全的垃圾收回设施,更别说农村了,就是现在的农村,很多人也还是这样直接扔掉,不过大多数都是倒在河里。只是随着政策下乡,现在已经很少人这么干了。

  所以,可想而知,经过了几千年,这回收系统都还没能完善呢,何况是这还没经过几千年的当下呢。

  哦,世界不同,令人头秃。

  不过,我学会了······

  安梓回到厨房继续自己的劳作。将桂皮、甘草等几种原料备好比例,放到石捣里使劲盅打,至成粉末。中途,安梓一直纠结到底要不要放点花椒进去。

  本来是不打算买的,但是一想到五香粉这种东西,不放花椒的话有些怪异,但从心而论,自己又不太喜欢吃花椒。买的时候想,反正以前那些菜只是明面上没放花椒,但是有些原本的酱料里就有这东西,每每吃到味时,也是这样安慰自己。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啊,这可是自己动手啊,而且,看这里的情况,大家还没开发出花椒除了药理外的调味作用,那到底自己是放还是不放呢。

  就在自己纠结时,禹矛进了厨房,想帮安梓烧火做菜。看着安梓紧皱眉头,以为是石捣太重,手受不住。禹矛上前拿过石捣捣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毕竟已经被安梓盅的成了粗粉,但是闻味道还是挺香的。

  被接过活,安梓也不勉强,无神的思虑一阵,视死如归的将手边的一把花椒扔进盅里。哎~听天由命吧。说是一把,其实也就十几颗而已,还是药店送的,人都看不起这么点货。

  安梓留了一半,剩下的全合成五香粉。自己就坐在灶边烧火洗肉,禹矛就在一旁捣。

  做个什么呢?没有辣椒,食茱萸又不得劲,想做个红烧肉,但这肉又不行啊。要不做个排骨。

  安梓将肉先放到一旁,将早就砍好的排骨洗净过了下水,后煮在锅里。之后将姜和蒜清洗干净,把姜切片,蒜切碎。准备好这些,安梓看了眼禹矛,对方还在捣五香粉。

  安梓知道外面不远处有片竹林,想要掰几个笋回来炒肉片。现在排骨还没熟,得等一会儿。安梓禹矛让禹矛看着点火,自己马上就回来,禹矛停下动作,还没答应,安梓就已经出了门,拦也拦不住,禹矛只好压下心中的一点不爽,边捣边看火。

  安梓回来的很快,禹矛听到声音后,放下担忧的心,继续捣香粉。安梓就在外边仔细清理笋壳,用木桶里装的水,仔细洗干净。

  回到厨房就看到禹矛还在捣香粉,安梓也没管继续干自己的事。不一会儿,觉得排骨差不多了,安梓想禹矛应该捶的差不多了,头也没回让禹矛舀了一小勺五香粉放进锅里。

  安梓也没仔细看五香粉,反正都是调味品,颗粒大不是问题。不到半分钟,厨房里就传出了令人无法拒绝的浓郁香味,禹矛也受不了这厚重的香味,不由得停下来盯着这锅菜。这个屋子本就坐落于高处,而且有处于上风向,风一吹,这味道直接传到村庄各处。

  闻到香味的人,不由得为之一震,与传来的香味相比,一时觉得桌前的饭有些索然无味了。风停,更是找不到香味出处。

  安梓看这菜差不多好了,拿了个小碗夹排骨试试味道。

  嗯,还不错,和以前一样的味道。

  又夹了块起来,走到禹矛面前,将筷子递给对方。

  禹矛有些吃惊,没想到安梓会让自己尝尝味道。带着欣喜接下筷子,期待又珍惜的轻咬面前的菜。嗯,好吃。

  安梓到是没有主要禹矛的心思,他的视线全部集中在禹矛身下的五香粉上。这是,咖啡还是巧克力粉?这个细度可以直接冲水喝了吧。

  一言难尽的看向禹矛,对方还在吃。这人都不会问么,就这么一直锤下去。

  头一次,安梓觉得对方有些笨,但同时也有些别的情绪滋生,安梓将他归为对哥们儿不遗余力帮忙的感动?

  安梓蹲下将对方捣的五香粉装进小罐里。放到橱柜,“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禹矛:“嗯,好吃“,顿了顿,又觉得对方会不理解自己的意思,“特别好吃。”

  安梓:“那就好,烧小点火。”

  禹矛坐回灶前的小板凳继续烧糊火。

  安梓将排骨捞起来,简单洗了下锅,将洗锅水倒进木桶里。随意的做了一道竹笋炒肉片,味道虽不浓郁,但胜在味道鲜。

  之后还将昨天剩下的豆子煮了个汤。

  刚好,天还有光。两人整理好厨房,把菜都端到堂屋里吃。

  禹矛觉得自己真的捡到宝了,自己的夫郎不仅不怕自己,还会关心自己,给自己做好吃的。吃饭的时候,一向不喜笑的禹矛,都挂满了笑意,虽然弧度不是很大,但安梓还是看见了。

  安梓到是罕见的没在心里吐槽对方,只是觉得禹矛真的太惨了。军里吃的都是大锅饭,肯定不及家里做的好吃。先不论这家里的关系,就是生活真的开得好,也避免不了调料缺失菜难吃的现状啊。一想到这,安梓有些同情禹矛。于心不忍,顺手夹了块肉多的排骨放到禹矛的碗里。

  禹矛没想到到现在还有例外的福利,也夹了块肉片给安梓。

  安梓:······

  原本想买瘦肉就是因为自己不吃肥肉的原因,但是现在这人给自己夹了块半瘦半肥的肉,我这是不吃还是不吃呢?

  本来安梓切肉的时候,就是切的半瘦半肥,然后就是一部分全瘦的,果然,菜上桌后,禹矛还是喜欢吃肥瘦相间那种,正好,自己那部分不用分出去了。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各吃各的。

  但是,又不想伤哥们儿的心,哎,难办啊。

  灵光一闪!

  安梓面色平静将禹矛夹的肉又夹回了对方的碗,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夹了块全瘦的肉给禹矛,之后一直紧盯着禹矛的眼睛不放和那片肉。

  盯······

  禹矛再看到对方不吃自己夹的菜的时候,是失落的,不过,瞬息后,看到对方又夹了块肉给自己,禹矛又有些惊喜。没等思考完,就去看安梓,发现对方还在盯着自己,而且,眼神还时不时的在自己和那块肉之间来回瞬移。

  即使是不常接触人情世故的禹矛也猜到了原因,禹矛试着在盘子里夹了块瘦肉给安梓。果不其然,安梓看到碗里那块肉后,漫不经心的吃进了嘴。

  禹矛很开心,感觉内心都被春风荡涤,温柔似水。

  安梓,真的不讨厌自己。

  吃过饭,还在收拾碗筷的档口,禹矛就将热水烧好了,对此安梓已经无力吐槽,我觉得禹矛可能有魔术······难道我们吃的不是一顿饭?

  安梓被赶去屋里洗澡,跑了一天,一身都是汗。只是洗着洗着,安梓就有些想哭。呜呜,搓不干净啊······好想要香皂。

  不行,豆腐只是拿来赚钱的,副作用就只是拿来吃啊,还不如香皂的作用呢,晚上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今天还是就这样吧。

  果然是有需求才有供给。

  洗完澡将水一泼,再上个茅房,回到厢房就睡了,许是今天太过劳累,一躺下就睡着了。

  禹矛一进屋,还是和昨日一样,对方已经睡着了,如往常一样将对方紧紧拥入怀中,两人的气息不由得交缠到一起。

  清晨,安梓醒来后,禹矛早就不见了。真不知道对方每天都忙些什么。趁着现在屋里没人,安梓干脆不起来,就窝在床上由意志进入空间。

  这次进空间就一个目的—找香皂。

  猜也猜得到,香皂盒子外面不会写它到底是怎么做的,不过,都是皂嘛,肯定和做肥皂差不了多少。在空间里翻到香皂后,安梓认真瞄了眼背部的包装。

  ······椰奶、甘油、维生素E、脂肪酸钠······惊!这都是个啥?我真的能在这地方弄到这些吗?

  算了,我还是凭着记忆弄吧。

  得亏我在香皂厂旁边的饭馆端过菜,不然现在还真是摸黑前行。

  虽说这地方也有皂角啥的,但用起来不方便不说,还老贵老贵的,不如自己死搓。而且古代洗澡不是那么随性的,还得专门挑个日子,不然怎么会有休沐一说呢,像安梓这样每天都洗澡的并不常见,尤其在农村。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毕竟安梓洗澡不像那些大户人家一样,只是搓搓而已。

  从床上爬起来,安梓穿戴好昨天买的衣服走出堂屋。

  禹矛正在昨天弄的那块田地上耕作,看见安梓来了,停下手里的活计,“去吃饭吧,还是热的。”

  “哦。”安梓转身回到堂屋吃早饭,现在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只是禹矛觉得安梓起早后会饿,索性起床后就将饭热了。

  安梓看到桌上的一堆菜,嗯,感动是感动,只是早上起来的胃口不是很好,面前的这一桌也不是很下的了胃,而且······只是热个菜,为什么有些肉片和笋片都焦了。

  不过,硬硬的还挺脆,可以可以。

标 签穿越 只想种田不想赚钱 安梓羽毛 不要花椒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