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从一场春雨开始by南奚川_江屿生关绿绕小说南奚川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22 ℃
从一场春雨开始by南奚川_江屿生关绿绕小说南奚川

江屿生关绿绕小说

南奚川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江屿生关绿绕的小说名是《从一场春雨开始》是由南奚川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江氏集团太子爷江屿生偏爱投资二次元产业,他凭借着撩人的声线和俊美的外表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关绿绕便是其中一个,后来关绿绕进了他旗下的配音工作室,然后使劲撩他,奈何江屿生太高冷,丝毫不为所动,然而等到关绿绕准备放弃时江屿生却摊牌了……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主角是江屿生关绿绕的小说名是《从一场春雨开始》是由南奚川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江氏集团太子爷江屿生偏爱投资二次元产业,他凭借着撩.人的声线和俊美的外表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关绿绕便是其中一个,后来关绿绕进了他旗下的配音工作室,然后使劲撩他,奈何江屿生太高冷,丝毫不为所动,然而等到关绿绕准备放弃时江屿生却摊牌了……

免费阅读

  一袋炸鸡柳被两人消灭干净,理发店生意好,店里就两个托尼老师,剪头发需要排队,麦麦前面还有七个人。

  小朋友闲不住,好在店里有电脑供顾客使用,边慈打开视频播放器,问麦麦:“想看什么?”

  周围没有多余的转椅,麦麦头上裹着毛巾窜过来,跟边慈挤在同一张椅子上,兴奋得手舞足蹈:“我要看佩奇!”

  边慈搜索小猪佩奇,有中文版和英文版,她操作鼠标刚放在中文版的选项上,麦麦就说:“边慈姐姐,我哥让我看英文版。”

  边慈不知道麦麦想看哪一集,松开鼠标让她自己选。椅子空间有限,麦麦坐在左边够不到鼠标,边慈索性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

  麦麦选好集数,放大视频窗口,可能是版本问题,动画片只有英文字幕。

  边慈见麦麦聚精会神看了五六分钟也没吭声,不免惊讶,称赞道:“麦麦你的英文这么好啊。”

  麦麦却说:“不好,我听不懂。”

  边慈一怔:“可是你看得很认真。”

  麦麦叹气:“就是听不懂才看得认真啊,看图猜台词。”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边慈提议道,“那看中文版吧。”

  “不看。”麦麦态度坚决,“我哥说中文版看多了会变成佩奇,因为只学会了猪叫,我不想变成佩奇。”

  边慈心想,言礼怎么能这么骗小孩儿呢。

  麦麦又说:“不过平时我看英文版的时候,我哥会给我翻译,姐姐你会吗?”

  哦,看来是以学习为目的的骗小孩儿,言礼不考师范可惜了。

  既然目的是为了孩子好,边慈也不拆穿言礼的谎言了,甚至昧着良心说:“嗯,你哥说得对。”

  “不知道会不会,我试试吧。”这句是实话。

  边慈握着鼠标把进度条拖到起点,陪着麦麦一起看,一边看一边解释。

  幸好句子难度不大,生词也少,不至于在小朋友面前丢脸。

  麦麦好奇心旺盛,碰见感兴趣的短句会主动提问,让别人教她读,她学会了好去小伙伴面前显摆。小朋友好学,边慈这个小老师做起来也有成就感。

  有事情做,等待的时间就没有那么漫长。只是七八岁的小朋友还是有点分量,抱久了腿麻,边慈把椅子让给麦麦坐,站着歇歇腿。

  这时,店门口的感应系统机械地说了欢迎光临,边慈抬头看去,发现是言礼,第一反应就是:终于有人来接自己的班了!

  边慈眼睛一亮,转了下椅子,让麦麦也看她哥:“麦麦,你哥来了。”

  麦麦的目光从佩奇上恋恋不舍地移开,落在她哥身上时双眼无光,兴致缺缺,看哥不如看佩奇。

  等言礼走近了,她看见他手上拎着的两杯奶茶,眼睛不仅亮又圆,眼珠子都快掉奶茶里,麦麦跳下椅子,朝着她哥飞奔而去,嘴里说着骗鬼的话:“哥哥你真好,哥哥我爱你。”

  画面是温馨的,尤其是边慈冲他笑,麦麦朝他奔来时,夸张点说,言礼感觉自己跟电视剧里面那种,出差多日提着行李从机场出来,被老婆孩子簇拥的丈夫,没什么两样。

  前一秒还说着爱自己的小棉袄,下一秒连看都没多看他一眼,魔爪伸进奶茶包装袋,一边扒拉一边催:“哪杯是我的?松手松手,我拿不出来。”

  言礼拍开假棉袄的手,目光扫过去,冷飕飕的:“没你的份,蛀牙妹。”

  “你明明买了两杯!”

  言礼抽出红豆双皮奶递给边慈,慢条斯理地说:“是啊,两杯,你姐一杯你哥一杯,你有意见?”

  “有!”麦麦瞪着言礼,“麦麦也想要一杯!”

  言礼又抽出一次性勺子递给边慈,小朋友的怒意被他无视得明明白白:“蛀牙妹不能吃甜的。”

  硬的不行,麦麦只能来软的:“那我少吃一点,很快吞进肚子里,蛀牙不会发现的。”

  言礼差点就要心软了,幸好这时托尼老师叫麦麦过去剪头发。

  毛巾一摘,被水打湿的发型更奇葩,言礼受到惊吓,挑起一缕层次不齐的头发,问:“你被狗啃了?”

  麦麦也拍开他的手,侧头哼了一声:“要你管。”

  言礼摸出手机,对着麦麦咔嚓了好几张,麦麦听见快门声就急了,想站起来抢,被托尼老师按住肩膀并警告:“小朋友别动,当心剪成秃头。”

  麦麦不想变秃头,也不想留下丑照,嚷嚷着:“你删了,不删我跟你拼命!”

  言礼趁机谈条件:“奶茶还喝不喝了?”

  麦麦偃旗息鼓:“不喝了。”

  “哥哥还好不好?”

  “……好。”极不情愿的语气。

  “还爱哥哥吗?”

  “爱!”麦麦咬牙切齿,“我可真是爱死你了!”

  言礼捏了下麦麦气鼓鼓的脸,甚是欣慰:“乖孩子。”

  不远处的边慈,吃着双皮奶目睹完兄妹俩相爱相杀的画面,等言礼走过来时,忍不住感叹:“你们感情真好,比亲兄妹还亲。”

  言礼笑了笑,靠着电脑桌,问边慈:“她特能闹人是吧?”

  “是有点,不过我发现,你治她挺有一套的。”边慈对身后暂停中的佩奇画面抬了抬下巴,“她说想看佩奇,有中文版不看,说你让她看英文版的,还有刚才喝奶茶的事情,怎么说呢,麦麦闹归闹,但还是很听你的话,不管你在不在。”

  “她就是窝里横。”

  言礼有点介意麦麦的狗啃头,刚才有外人在他不好问,现在时机正好:“她那个头发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边慈听懂言礼的话外之意,轻摇头,回答:“不是被欺负了,她自己剪的,放心吧。”

  言礼这才安心,接着感到费解:“头发怎么她了?被霍霍成这样。”

  “古装剧看多了。”说到这边慈就想笑,“她突然来敲我房间门,说要去理发店,她毁容了,你是没见到她那个表情,”光说不够生动,边慈凭着记忆模仿麦麦当时哭丧着脸的表情,没坚持几秒就笑开了,“她就这样子看着你,可爱死了,你妹妹真是个小活宝。”

  麦麦做过的蠢事,言礼门清,见多了笑点自然也被拔高了,这件事但凡换个人跟他讲,他都不会觉得好笑。

  偏偏这个人是边慈。

  言礼本还想端着,可是看见边慈的脸,嘴角就不自觉往上扬。他喝了口奶茶,附和道:“有时候是挺可爱的。”比起你,还是差点意思。

  等笑劲过去,边慈重新拿起桌上的双皮奶:“其实麦麦是骗你的,我白占你一杯双皮奶的便宜。”

  “又打算请我喝烧仙草?”调侃的语气,一如之前调侃她爱道谢那样。

  边慈再次被说中心思,看着言礼,带着投降的意味:“不是吧,烧仙草也不能喝啦?”

  “能喝。”言礼话锋一转,“不过你再请我,就是我占你便宜了。”

  这话边慈没听懂:“什么意思?”

  言礼看了眼边慈手里的双皮奶:“这家店的红豆酱熬得很好,跟麦麦打电话时,我正好路过店门口。”

  “然后呢?”

  “然后想请你尝尝,你不是爱吃红豆么?”

  言礼偏头,眸光扫过来,边慈在他眼睛里看见了自己。

  “本来就要买的,麦麦骗不骗都一样。”

  言礼对上边慈的目光,挑了一下眉,又绕回原点:“所以,你那杯烧仙草,还请吗?”

  边慈下意识握紧杯子,忍住没躲,迎上去,轻快地笑了一下:“请。一杯烧仙草而已,什么占不占便宜的,没那么严重。”

  言礼“嗯”了声,还想说什么,手机倏地响起来,应该是非接不可的电话,他放下奶茶,对边慈做了个去外面接电话的手势。

  边慈忙点头,手掌朝外推了推,示意他先忙。

  言礼接起电话,叫了电话那头一声江哥,往店门外走去。

  边慈捂着胸口,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说不上刚才那几秒到底在紧张什么。

  最后托尼老师给麦麦剪了个波波头,小朋友自己还算满意,直到听见她哥说她像颗菠萝,瞬间炸了,非说要重剪一个,她不想做菠萝,边慈和言礼连哄带骗劝了半个小时,总算把这个小祖宗劝好了。

  离开理发店,三个人在附近的商场吃了顿不知道算晚餐还是夜宵的饭,坐地铁回火车坊,十点半早就过了。

  但说来也神奇,今天迟到的人不止她一个。边慈在路上给不吃绿豆发私信,说自己有点事情,今晚要耽误二十来分钟,没多久,不吃绿豆回复他,自己也是。

  罪恶感顿时少了一半。

  上课的和听课的都迟到了半小时,晚上十一点,边慈上线进房间,不吃绿豆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

  “来了?”

  边慈调整好手机架,回答:“来了,今晚陪我邻居妹妹剪了个头发,耽误了时间,不好意思。”

  不吃绿豆说:“你要这么说,那我也该不好意思了。”

  边慈妥协:“行,那翻篇。”

  屏幕里,不吃绿豆从旁边抽过一张试卷,右手握着笔,在试卷上轻点了下:“今晚讲化学,先看这道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作为那道物理难题,让不吃绿豆觉得边慈悟性高,今晚讲的知识点比平时更深,边慈感觉稍许吃力,有几处不吃绿豆停下来讲了两三遍她才懂。

  等讲完事前安排的课程量,言礼再看时间,马上半夜两点。

  “今天先到这,你明天看看,有什么不懂的,晚上再讲。”

  “好。”

  边慈退房间前,注意到左下角有个磁盘小图标,出于好奇点了一下,结果她发现这段时间课程的视频,都被系统自动保存在个人云端里,方便用户课后复盘。

  言礼见边慈迟迟没退出,以为她还要继续熬夜,出声提醒:“不早了,去睡觉,学习不差这一时半会。”

  边慈解释:“没有,我是刚刚才发现,课程视频都自动保存到云端了,这样我有什么知识点忘了,可以自己复盘回看,省得你再跟我讲一遍,这功能好人性化啊。”

  言礼却反驳:“你忘了我再跟你讲就是,不用去复盘,浪费时间。”

  边慈又一次感觉到学霸是大好人,隔着屏幕点头:“好,谢谢学长,我下线了,晚安。”

  “晚安。”

  -

  周一,周考结果出来,整个年级,那道物理大题拿到满分的就两个人。

  一个是言礼,物理又考了满分,一个是边慈,物理只考了71分。而物理单科,年级平均分就有86.92。

  整个早自习,各班级私底下都在小声议论这件事,最开始话还没那么难听,一节课的功夫,考试那天边慈就坐在言礼隔壁的事情传出去后,议论声就变了味。

  课间休息,边慈照例去办公室交全班的语文作业。

  边慈一走,教室里就开始嘀嘀咕咕议论,尤其是言礼座位周围。

  “那道大题边慈怎么做出来的?太奇怪了吧。”

  “我也觉得,也不是说她作弊啦,可年级就两个人做出来了,言礼考了满分,她还坐在人家隔壁。”

  “你们说话不要这么刻薄啊,边慈从体校转过来的,理科成绩不好,重点班压力大,着急是人之常情吧,她可能就是太想证明自己了,理解一下。”

  陈泽雨拼命给这几个说话的递眼色,示意他们闭嘴,那几个人见言礼一直握着手机,脑袋低垂,心情不太好甚至有发火的前兆,心里微微发杵,没再说什么。

  唯有刚才让大家说话不要太刻薄的佟默,反而走到言礼座位前,笑得很善解人意:“边慈肯定不是有意的,你不要生她的气。”

  言礼回她一声凉凉的笑。

  佟默笑意凝固。

  言礼握着手机站起来,椅子跟地板的摩擦声,在此刻显得格外刺耳。

  可能是脸上没什么表情,嗓音语气都很冷,他扫了佟默一眼,问:“这些话是边慈让你说的?”

  佟默摇头:“不是啊。”

  言礼又问:“那你亲眼看见边慈作弊了?”

  佟默开始心慌:“没有没有。”

  言礼问完,替她总结:“所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还要做理客中。”

  眼看气氛不对,陈泽雨赶紧跑出来圆场:“行了哥,都一个班的,别较真。”

  也是刚刚好,有个外班的同学跑进来,替老师传话:“言礼、边慈,政教处主任让你们去趟办公室——”

  陈泽雨趁机跟言礼说:“主任找你,快去快去。”

  教室里这么多人看着,佟默感觉丢脸,试图挽回局面:“言礼,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边慈她肯定不会……”

  没等佟默把话说完,言礼推开陈泽雨,径直往教室外走,很快,在走廊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

  无视有时候就是最好的羞辱,佟默杵着,眼睛渐渐红了,陈泽雨一看吓一跳,他可哄不好这个,跑去找明织求助。

  明织走过来,拉着佟默回座位,嘴上说着安慰的话,佟默越听越委屈,闷声低喊:“言礼他什么态度啊!我明明一番好心,成绩好了不起,傲给谁看呢!”

  明织不太耐烦,拍拍佟默的肩膀,敷衍道:“好了,你也少说两句。”

  -

  言礼一口气跑出了致远楼,上课铃像是一种变相的提醒,提醒他必须做点什么。

  手机信号还是很弱,言礼快步往操场走,等信号恢复得差不多时,他登录APP,点开边慈的头像,进入私信聊天界面。

  言礼快速输入:其实我就是言礼,政教处要查周考的事情,问到你,你就如实说,云端不是有视频备份吗?说不清你就交出去,这件事怪我,我跟你道歉,边慈你

  还没打完字,那边先跳出来两条信息。

  [爱吃红豆:学长,有个紧急情况,那道物理大题,年级只有我和第一名做出来了,我成绩不好,考试又坐在第一名隔壁,现在事情有点说不清楚,我不想让老师和同学误会我作弊。]

  [爱吃红豆:所以我现在需要把对应的课程视频,交给学校领导自证清白。可能等不到你回复了,如有冒犯,事后我向你郑重道歉。还有一句话,不知道该跟谁说,就告诉你吧。其实今天成绩刚出来的时候,我特别开心,原来第一名才会做的题,我这个最后一名也能做,谢谢你教我做题,让我知道,我并没有大家眼里那么差。]

  言礼看完这两段话,心口堵得难受。

  现在表明身份,只会让边慈陷入尴尬,犹豫再三,他只能把打好的字全部删除,重新输入新的,并转身往政教处的方向走。

  [不吃绿豆:当然可以,该道歉的人是我。]

  [不吃绿豆:你本来就不差,你是最好的,一直都是。]


标 签都市 从一场春雨开始 江屿生 关绿绕 南奚川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