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姜瑶忱琢小说_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不才如仆

xiaoshiyi 3天前 笔趣阁 10075 ℃
姜瑶忱琢小说_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不才如仆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

不才如仆 著

连载中免费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是不才如仆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社畜姜瑶在进入社会的第四年终于交到了男朋友,对方是只小奶狗,整日里求着她亲亲抱抱举高高,后来一次工作需要,姜瑶去学神云集的财大采访大三的学生会主席忱琢,四目相对之后姜瑶惊讶的发现,面前这个高冷淡漠的男生不是那个天天朝着她撒娇的臭弟弟吗?!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是不才如仆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社畜姜瑶在进入社会的第四年终于交到了男朋友,对方是只小奶狗,整日里求着她亲亲抱抱举高高,后来一次工作需要,姜瑶去学神云集的财大采访大三的学生会主席忱琢,四目相对之后姜瑶惊讶的发现,面前这个高冷淡漠的男生不是那个天天朝着她撒娇的臭弟弟吗?!

免费阅读

  这家日料餐厅,姜瑶曾经在动态里记录过。

  她是这么说的。

  【生鱼片很新鲜,豚骨拉面的汤超级好喝,可惜一个人过来只能吃一两样。如果哪天有了男朋友,一定会带他过来。希望他是个能吃的大胃王~】

  那条动态,大概是去年冬天随手发的。

  姜瑶看到他拉着自己到店门口,一时间有些怔忪。

  是无意,还是有心。

  会有人在背后默默记下这些她曾经说过的、喜欢过的事物吗。

  “您好,请问几位?”

  “两位。”

  “好的,请您跟着我来。”

  店内环境极好,门口有一个红白色的灯笼引路,米黄色的墙上挂着许多电影和动漫的海报,里屋是榻榻米,姜瑶坐不惯榻榻米,便跟他挑了个包间坐下。

  总算找了个理由把手撤开,姜瑶手心冒了汗,总算松一口气。

  手心的滑腻突然消失,忱琢一时间有些怅然。

  他回头望向姜瑶,姜瑶不自在地干咳一声,侧过脸坐在桌对面,四处打量着:“这家店装修蛮不错的。”

  墙上贴着一张海报,是一男一女相对着侧过脸,画面朦胧唯美,姜瑶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她盯着看了看,上面只有英文认识:“Tokyo Tower……”

  “东京塔么?”

  忱琢一手拄着下巴,闻言抬眼望向画报:“哦,是的。一部日本电影,松本润有做配。”

  “你看过吗?”

  “选修课的论文有写过。”

  姜瑶不禁嘀咕道:“记性真好……”几年工作,她连自己的毕业论文题目都快忘得差不多,更别说是一个平时作业了。

  “嗯?什么?”忱琢没听清。

  “没什么。”

  姜瑶拿起菜单问:“想吃什么?”

  忱琢唇边噙着笑意:“这次你来点吧。”

  点菜倒是可以,能别看她么。

  姜瑶顶着一道灼热的毫不掩饰的目光,总觉得自己要在忱琢的目光中融化。

  她拄着额头,用手掌遮住脸,清了清嗓子:“你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

  “饮料呢。”

  “可乐。”

  姜瑶心想,这么大男人还挺爱喝肥宅快乐水,是真的看不出来。

  她要了一杯茶。

  这种时候喝清酒当然最好,只是主动说喝酒……显得自己很不矜持的样子。

  姜瑶默默咽下去。

  他们之间并不算男女朋友关系。最起码现在是如此。

  很奇怪,相亲男居然没给她打电话。

  大概彼此谁也没看上谁。

  姜瑶心里是松了口气的,这下正好,给爸妈那边好有个交代。

  这家日料餐厅很安静,静到只能听见筷子碰到瓷碟蘸芥末的清脆响声。

  姜瑶这一次总算能冷静地悄悄打量他。

  吃相很好,不挑食,也不抢食。看他吃饭秀色可餐,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让人心动。

  忱琢握着筷子,面容如玉,清冷俊美,手指修长纤细,骨节分明。这哪是一个上班族,分明像是日本漫画里走出的校园男主角,很干净,又有点学生气。

  姜瑶发现,她是越看越觉得忱琢完全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成熟精英那一款的。

  “今天没想到这么巧。”姜瑶找了个话题,“你朋友那边没事吧?”

  “没关系的,他性格很好,不会计较。”忱琢回答。

  前提是,对方不会没事找事。

  “那就好。”

  虽然姜瑶心里巴不得让那个狗男人吃苦头才好,但是如果牵扯到了忱琢的朋友就不太好了。

  两人安静地吃饭。

  这样难得的舒心氛围,和异性少有。

  姜瑶又在考虑忱琢上次说过的话。如果能找到一个看的顺眼的,相处舒服的男人,正好还能堵住爸妈的嘴让她消停消停,也算是两全其美。

  只是,忱琢一直没有说话。

  姜瑶心想,难道他也冷静下来,觉得彼此不是良配么。

  姜瑶从来不是热脸贴冷屁股的人,所以也从头至尾避开不谈。小口小口秀气地吃完饭,直至喝完一杯茶,姜瑶已经准备好离席。

  忱琢在这时忽然温声问道:“你吃饱了吗?”

  “嗯,吃得很饱。谢谢你。”

  “那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

  “什么?”

  姜瑶怔然。

  她哪能知道,忱琢一直在等着她吃饱再说话。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姜瑶因为他的话全程没吃几口,早早拎着包走人。

  这回忱琢长记性,等她吃饱才开始继续。

  忱琢抿了抿唇,眼神认真。

  他黑色的眸子透亮,眼型本应该是狭长的桃花眼,却因为眼尾略微低垂,显得柔顺又温和。

  “如果担心我的为人的话……在你同意之前,我可以做到保持让你舒服的距离,不多问,绝不会动手动脚。”

  姜瑶哑然。

  他似乎,有些懂她心里所想。

  “如果你想我出现,我一定会及时出现。

  如果我的存在让你感到负担,我也会识相离开,不让你为难。我不是那样厚脸皮的人。”

  “这样,可以吗?”

  “……”

  姜瑶看着他,不禁问出了声:“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这样做,很有可能便是一场空。

  什么都不图的人可能吗?

  面对姜瑶的疑问,忱琢望着她,唇角缓缓扬起,语气很是笃定。

  “因为我有自信,你会喜欢上我的。”

  ……

  他的笑好像是丘比特的箭,正中姜瑶的心房。

  这话,竟让她脸红了。

  她遇见过含蓄写情书的,遇见过温水煮青蛙的,也遇见过热烈玫瑰追求的,像忱琢这样不似作伪又直白的人,真的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姜瑶尴尬地咳嗽一声,拿起水杯要喝水,却发现里面早已空空。

  忱琢自然地接过她的水杯:“我帮你倒。”

  “……”

  看着忱琢那张漂亮的脸,姜瑶的小心脏不禁噗通跳了一下,理智的天秤朝着对方倾斜。

  好像,可以试试?

  姜瑶一手拄着下巴,看着他恢复冷静,笑眯眯地说:“也不是不可以。”

  “好。”

  忱琢还在给她倒水,细长的手指拎着水壶,沉静又秀丽。

  只是姜瑶没有发现,他平静的神情之下,握着水杯的手在她回应的时候,轻微抖了一下。

  “所以你丫的最后跟那小子吃饭去了?还说试一试?谈恋爱有什么可试的啊!”

  公寓里,温冬茹的嗓门几乎要震得整栋楼抖一抖。

  姜瑶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

  温冬茹不信邪地问:“能有多好看?我遇到的男人还少吗?”

  正巧手机振动一声,是忱琢发来消息:“我在运动,今天健身房人好少。”

  温冬茹趴在沙发靠背上撺掇:“哇塞健身的啊,视频视频视频,我看看他。”

  “这不太好吧。”

  “你就说,我想跟他打个招呼。正好也帮你敲打敲打。”

  姜瑶知道温冬茹脾气,不依着她,恐怕得闹好几天。

  她把话发给忱琢。

  出乎意料的是,忱琢立即回应了。

  “好。”

  姜瑶想,她还没遇到过这样性格温柔的男人,简直百依百顺,什么要求都同意。

  不过,他们这才开始,或许对方的耐心会随着时间流逝很快消失,也很正常。

  忱琢的视频打了过来。

  刚加的微信,还没有几条聊天记录,倏然出现的视频来电让姜瑶还有些紧张,尽管他们是刚刚见面。

  温冬茹手长伸过去点了一下接通键:“磨叽什么。”

  “喂喂等一下啊。”

  电话那头忽然出现一张脸。他的黑发被浸得濡湿,光洁的额头还有汗珠,顺着眉骨缓缓滑下,消失在瘦削的下颚线。

  他戴着蓝牙耳机走到角落,背后是一排跑步机。

  忱琢朝着温冬茹的方向笑了一下,眉眼弯弯。

  “你好,我是姜瑶的男朋友,正在实习期间。”

  他的嗓音本应该清澈好听,却因为运动片刻,含着几分低哑,念到男朋友几个字的时候短暂停顿。就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在姜瑶的心上撩了一下,有些痒。

  方才还义愤填膺的温冬茹顿时笑成了一团菊花。

  “帅哥你好啊帅哥,看你就是个靠谱的人,我们以后有机会出来约饭呀。”

  姜瑶:“?”

  “以后我们家瑶瑶就拜托你照顾啦!”

  姜瑶:“???”

  怎么,和说好的不一样?

  “有时间多约约她吧,她平时在家孤单寂寞唔唔唔……”

  姜瑶假笑着错开镜头,捂住温冬茹一张胡说的嘴:“没事了,那你继续运动吧,记得早点回家!”

  “好。”忱琢又笑了,“回家想跟你打电话,可以吗?”

  姜瑶心里默默我靠一声。

  如此礼貌的要求她能拒绝吗?

  她答应之后,挂断电话,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捏住温冬茹的脸,一脸的凶神恶煞。

  “麻烦你以后不要乱说话谢谢!”

  温冬茹丝毫感受不到疼痛,捧着脸心花怒放地说道:“长得是真的不错!你看到了吗,他胳膊,那线条,啧啧啧……你以后有福了姐妹!”

  姜瑶一头黑线:“你再乱说我扯烂你的嘴。”

  “小气鬼。”温冬茹拽开她的手,“我要是有这么个男朋友,我得天天晒合照。”

  “……又不是小孩子。”

  姜瑶收回手机,说:“谈恋爱是谈恋爱,生活是生活,该做什么做什么。会因为他而改变吗?不会的。”

  温冬茹抱着肩膀,用失落的语气说:“你真是个无情无义又冷酷的女人。”

  回应她的是姜瑶虚空一踹。

  另一边。

  忱琢看着在网上搜到的经验贴。

  女人喜欢沉稳的男人,而不是幼稚又沉不住气的男孩子。

  忱琢心想,冷静。

  他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他的脑海浮现一张娇艳的容颜,立即深吸一口气,戴上蓝牙耳机,到跑步机上继续跑步去了。

  当天晚上。

  魏遇发了条朋友圈。

  [今天让我觉得难以理解的两件事:

  1.忱琢这逼在健身房待了将近三小时。

  2.忱琢这逼一晚上冲了八回澡。

  艹,真是个疯子!]

  ***

  时间一转眼到了第二天。

  起来,睁开眼睛,还有二十分钟上课。

  魏遇正准备倒头继续睡,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闹钟,如当头棒喝,瞬间将他打得清醒万分。

  “啊啊啊你怎么不叫我!忱琢你小子!淦!”

  魏遇火急火燎地一边套上红色卫衣一边冲出卧室,惊讶地发现忱琢卧室门还没有开。

  “该不会没走吧?还是空城计?”他试探性地推开门。

  卧室的灰色绒布窗帘紧紧拉着,将室外的阳光完完全全挡住,室内昏暗静谧。

  一人正在被窝里埋头睡觉,黑色的头发凌乱,侧脸枕着白色枕头,双眼紧闭。听到动静只是皱了皱眉,语气烦躁地说:“关上。”

  魏遇一呆。

  “你丫的该不会又想逃课吧。”

  忱琢对他不理不睬。

  魏遇想了想,某些人最近在健身房消耗这么多时间,能起得来才怪,搁他可能得请病假休息半个月再说。

  不过,忱琢真的打算要逃课吗?

  魏遇犹豫了一下,说:“今天又是那老头的课,上次你就不在。”

  忱琢闭着眼睛没出声。

  “你要是因为谈恋爱不上学,我可没办法跟忱叔叔说啊。”魏遇摸摸鼻子,又嘿嘿笑了,“不过这才像我哥们儿嘛!”

  正说着,扔在枕头边的手机忽然嗡嗡响起,半天没人接。

  躺在床上的忱琢烦躁地摸到手机,手指在屏幕上碰了一下。

  然后。

  一道温柔的,轻轻的女声响起,语气很是愧疚:“不好意思,早晨忘记叫你了,你没迟到吧?”

  在魏遇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中,忱琢突然翻身坐起,睁开眼睛,一手握着手机。

  低哑的嗓音慵懒好听:“没事,我刚才在忙,没接到。”

  电话那头的姜瑶松了口气:“那就好,给你发消息你没回,我还以为你睡着了。那我挂啦!”

  电话挂了之后,忱琢揉了揉眼睛,穿上拖鞋开始换衣服。

  速度之快,让魏遇瞠目结舌。

  他忽然有些酸。

  “原来有人叫你起床!呸!臭不要脸!”

  忱琢闻言懒得回他,懒洋洋地揉着蓬松的短发,套上宽松白色棉质T恤,淡淡甩下一句:“今天有小测验,你不快一点么。”

  “淦!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晨只有两节课,小测验的成绩会算在平时成绩上,学生们纷纷低头答卷,偌大的教室寂静无声。

  忱琢写字的速度很快。

  他的字迹锋利张扬,十分好看。

  魏遇一手拄着额头,装作无事发生似的偷偷望向他的卷子。为了考试,轻微近视的他甚至佩戴着一副眼镜,只为看得清楚一些。

  “咳咳!”

  助教使劲咳嗽一声,周围的学生都顺着助教的目光望向魏遇,他不但没有羞耻心,反而还朝着助教抛了个媚眼。

  助教是今年刚上研一的研究生,个子不高,姑娘模样。

  她的脸腾地红了。

  忱琢对于魏遇这种行为,只想给出四个字:不知羞耻。

  下了课,魏遇长出一口气,把卷子交给助教的时候还笑嘻嘻地问道:“学姐,想加你微信,有什么不会的问题问你可以吗?”

  助教躲过去,扔下一句“不行”,拿着卷子跑了。

  忱琢将笔收到包里。

  魏遇凑上前问道:“喂,下午放学去打打球?”

  忱琢看了他一眼:“不了,学生会要开会。”

  “你小子……”

  正说着,院花林弯弯走上前,婷婷袅袅,清新美丽。她是那种发张照片在豆瓣上都能引起许多人议论的清纯长相,典型的白瘦美。

  她捧着一杯奶茶,轻声说:“忱琢……”

  忱琢没理她。

  院系里想跟忱琢搭话的女生多了去了,他却从来都是摆着那副不理不睬的模样。

  “今天买的奶茶多了一杯,我给你吧。看你好像没吃早餐。”

  “不用。”忱琢直接拒绝了。

  魏遇顿时有些心疼,却也知道忱琢的性格,没打算往枪口上撞。他笑着,对林弯弯说道:“奶茶给我吧,我想喝,渴死了。”

  林弯弯犹豫了一下。

  身后有几名女生经过,从她身旁挤过去:“麻烦让一让……”

  不料林弯弯惊呼一声,瘦弱的手掌忽然松开。

  然后,一杯奶茶直接砸到了桌上,塑料破开,焦黄色的奶茶咕嘟咕嘟淌得到处都是。

  忱琢的手机也泡在了里面。

  “……”

  “……”

  全场鸦雀无声。

  忱琢面无表情。

  林弯弯吓得眼眶都浸了泪水:“对、对不起……”

  苍白的小脸很是惊惶,让人看着就想怜惜,这样的女生谁能责怪。

  魏遇硬着头皮说:“先赶紧拿手机去修修!”

  林弯弯咬着唇,伸手就要拉住他的胳膊:“那,我陪你去吧,是我的错。对不起,我这个月的生活费都赔给你……”

  忱琢避开,忽然扭头冷冷瞥了她一眼。

  “这么穷,就不要乱扔东西。”

  周围的学生不禁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知道忱琢不喜欢女生老纠缠他,却没想到他能说这样伤人的话,大家都有些可怜林弯弯了。所有人都知道林弯弯对忱琢有意思,无奈当事人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

  忱琢扔下这句话之后,拿起手机头也不回地走了。

  魏遇无暇安慰美人,连忙跟上去。

  “喂,等等我!”

  两人走在教室外面,今天阳光正好,轻柔温暖。

  魏遇看着他擦手机,纳闷地问道:“你平时从来不在乎这种小玩意的啊,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

  魏遇哪能知道,忱琢满心想着微信的聊天记录估计要被泡没了。

  忱琢面无表情:“我去修手机。”

  “都修手机了,正好叫上你的漂亮姐姐呗。”

  忱琢脚步戛然而止。

  两人站在花坛旁,魏遇满头问号,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是我哪里说的不对吗?”

  忱琢认真地问:“买手机是不是要花费更长时间?”

  “是啊。那肯定得过逛逛,顺便吃个饭什么的……”

  “但是你这手机修一下就好了吧。”他说。

  闻言,忱琢直接把手机摔在地上。咔吧一声,屏幕碎裂,摔得不成样子。他捡起来,这一次的语气有些许的愉悦:“这样呢?”

  魏遇看着他从雪山冰川融化为春风拂面。

  “……”

  艹这个人好可怕QAQ

  ……

  姜瑶正在午间休息。

  公司员工不多没有堂食,大家都是吃外卖解决中午饭。她昨晚称体重,发现自己又胖了两斤,于是决定中午吃健康餐。

  一回头,身旁的编辑也叫了同样的外卖。

  小蔡两个小姑娘要的都是麻辣烫,满屋子飘着诱人的香味。

  同事叹了口气:“我几年前也这么放肆。现在不行了啊,三十了,身体代谢能力跟不上,随便吃点就胖。”

  姜瑶也附和一句:“可不是么。”

  “倒是你这两天精神状态挺好的。”

  姜瑶正在啃水煮玉米,闻言咬着玉米棒诧异地指着自己:“我?”

  “是呢是呢,焕发着青春的光彩。”

  同事挤挤眼睛:“说,是不是有情况了。”

  “哪有……”

  姜瑶干咳一声。

  微信新消息提醒,姜瑶点开,是忱琢。

  他问:“你在吃饭么?”

  姜瑶心里有些小欢喜。她趁着同事没留意,快速回复:“嗯,吃饭呢。”

  忱琢:“我手机坏了,在用朋友的。”

  姜瑶:“啊?怎么弄坏的?”

  忱琢:“不小心摔坏了。”

  “下午陪我看个新手机吧,可以吗?”

  姜瑶只是略微纠结了一两秒便回复道:“可以啊。”

  今天温冬茹加班,回去也是一个人不想做饭,点外卖的话不如出去吃好了。更何况上两次都是忱琢付的钱,姜瑶总有些不好意思。

  “那,下午商城见吧。”


标 签言情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 姜瑶 忱琢 不才如仆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