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风过楼兰by抱鲤_风过楼兰雅涞抱鲤

xiaoshiyi 2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83 ℃
风过楼兰by抱鲤_风过楼兰雅涞抱鲤

风过楼兰雅涞

抱鲤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抱鲤原创所著的古言甜宠小说《风过楼兰》女主角是雅涞,是篇前妻女追男,后期男追女题材小说。风过楼兰小说主要讲述了:楼兰王女雅涞,雪肤花颜,明眸善睐,是异域三十六城最亮眼的明珠,人见人爱。唯独那个被雅涞从沙暴里拖回来的汉人少年将军是个例外,格外不识好歹。后来,冷傲不可一世的少年将军真的跪在她面前。疯了一般把她圈在怀里,眸中寒光锐气褪尽,小心翼翼的,像是捧着什么失而复得的宝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抱鲤原创所著的古言甜宠小说《风过楼兰》女主角是雅涞,是篇前妻女追男,后期男追女题材小说。风过楼兰小说主要讲述了:楼兰王女雅涞,雪肤花颜,明眸善睐,是异域三十六城最亮眼的明珠,人见人爱。唯独那个被雅涞从沙暴里拖回来的汉人少年将军是个例外,格外不识好歹。后来,冷傲不可一世的少年将军真的跪在她面前。疯了一般把她圈在怀里,眸中寒光锐气褪尽,小心翼翼的,像是捧着什么失而复得的宝物。

免费阅读

  这对儿小年轻显然是沙漠常来客,见势不对,唯恐被风暴裹去晾成人干,腿脚一蹬,矫健翻上驼背。

  勿需言语交流,已默契掉头,循着风暴反向朝东狂奔而去。

  驼铃清脆,转眼两人已越过数十岭高低沙丘。

  翠衫少女目光落在一处实沙风坡,凭经验迅速寻到过往商旅为避风暴挖出来的沙穴,清脆唤住同伴,“长三。”

  两人一前一后扎|入|沙穴。

  “呼——”长三口喘粗气,四仰八叉,放松往地上一坐,几下扯开覆首毡巾,露出一张与毛躁行径不相符的讨喜圆盘子脸,瞧着应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郎。

  长三‘呸呸’两声,吐出不小心吞入口的黄沙,囫囵倒了水漱嘴,兴冲冲的与翠衫少女打商量,“小长四,方才进洞穴前,你可瞧见往东方向有座不小的魔鬼城了。等风暴过去,咱们去探探?”

  长三嘴里的魔鬼城,指的是沙漠中偶然一见的土台群。

  黄沙大漠中,有高如山丘绵延的土台群本就稀奇。偏偏这些土台还其形壮丽,各具姿态。

  远眺而去,苍茫大漠中似屹立了一座以黄土为筑的巍峨城池,内有城廊街道横布,亭台楼阁精致,罗刹宝殿雄伟……

  这般景色,壮丽且诡谲,难免流出不少鬼怪传说,世人故笼统称之为‘魔鬼城’,避之不及。

  但涉世未深的少年总有孤勇,去探寻光怪陆离的世界。

  被唤做长四的小少女着一袭鲜亮水绿的楼兰裙裳,袖口裙摆皆绣着精致繁复的花朵云霞,覆首同色轻纱。

  轻纱极长,边角还以银丝卷出漂亮波纹,影影绰绰罩住了少女大半身形,在外只余清晰流畅的眉骨线条之下,一双媚且灵的眸子。

  未窥少女全貌,已恍似识得远山青翠,薄雾半掩,逶迤而出的树神花仙。

  少女倚洞口而坐,身旁半卧一头皮毛雪白的白骆驼,听闻兄长撺掇自己去‘魔鬼城’,一丝心虚明晃晃映在水眸中,压下生就带来的媚色,灵气之中又添几分稚气。

  “你怎么又活回去了呀?小时候你听信鬼怪传闻,哄骗我同去楼兰附近那几座魔鬼城‘探险’,里面除了大土台就是小土包。鬼神稀奇没寻到,倒是被大哥逮了个正着,罚你我在王宫□□玩了一个月的泥巴。”

  少女语调轻快抱怨完,又若无其事打岔,“还有,我叫雅涞,名字取自楼兰圣地涞水!你再乱唤我,我就让长四拱你了!”

  一直屈前膝窝在少女身边的白骆驼适时昂起脑袋,顶着沙漠无敌防风沙双层长睫毛,毫不留情往长三肩上一拱,喉咙里发出一道略带威胁的‘呼噜’叫声,坚决捍卫自己的名字——长四。

  长三被白骆驼拱得一个仰倒,他不是第一次因为‘长四究竟是谁’的问题被白骆驼‘攻击’了,已经摸索出了男人被打败后,最潇洒的退场姿势。

  只见他顺势瘫倒在地,软成一滩烂泥,毫不犹豫举白旗,“行行行,你叫雅涞,它才叫长四。”

  白骆驼通人性,听闻自己正名成功,便不再穷追猛打,温柔的在雅涞耳胳膊蹭蹭,懒洋洋的窝了回去。

  因雅涞泼的冷水与白骆驼的打岔,长三自然而然把探险‘魔鬼城’的想法抛诸脑后了。

  隔了一会儿,他大抵是嫌无聊,又揪着名字残余问题来找雅涞撩闲,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他上下打量白骆驼一眼,啧啧道,“果然传闻中的沙漠灵物,瞧这牙口、毛色、体型,它叫长四也行,同它当兄弟确实比给你个小丫头当哥强。”

  西域民间传言,说沙漠中的白骆驼乃是天神使者,能为迷途的旅人指引回家的方向。

  雅涞手捧羊皮卷舆图,皙白的指尖自一处红标划过,留下一道心虚慌乱的弧度。

  难得没有回怼大放厥词的长三,反而好声好气的问,“三哥,你当真信白骆驼的传说?”

  长三被这声‘三哥’吓得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笃定质问,“说,你又惹什么祸了!”

  他是楼兰王的亲侄儿,周岁时父母双亡后,便由王叔楼兰王抚育于王宫,与楼兰王的小女儿雅涞养在一处。

  他只比雅涞大一岁,年龄相仿小兄妹从幼时起几乎形影不离,一起入学,一起闯祸,一起长大。

  他唤雅涞“长四”,雅涞唤他“长三”,没大没小惯了。

  多年经验告诉他,雅涞主动卖乖唤他‘三哥’,准没好事。

  雅涞满脸无辜,一双小手捧着羊皮卷,乖乖递给长三,“三哥你看,这大概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长三一个眼风扫过去,瞟见羊皮卷上的醒目红标,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一蹦三尺高,嗓音破成鹅叫。

  “白龙堆!长四,你出息了,竟然把我拐到白龙堆附近来了!活腻了是不是?难怪让你同去边上的‘魔鬼城’玩玩,你半分都不见意动,原来早知那是传闻中的白龙堆,活人的埋骨坑。”

  ‘白龙堆’三个字,西域几乎人尽皆知。

  白龙堆不似寻常黄土土台构建的‘魔鬼城’,其间土台多半以砂砾、石膏泥和盐碱构成,整体色呈灰白,炽阳倾城而下时,会反射簇簇银光,似鳞甲般。

  远眺而去,犹如无数白龙游弋于沙海,白色脊背在波浪中隐现沉浮,首尾相衔,无边无际,气势非凡。

  故,世人称这片沙漠奇观为“白龙堆”。

  但白龙堆之所以闻名世间,并非因其广袤瑰丽,而是畏之凶险诡异。

  白龙堆是关内与西域往来的必经之道。

  无数客商经由此地,把关内的布帛丝绢、器皿茶叶等远销西域三十六国甚至波斯、身毒等地。又从西方各国贩来玻璃制品、宝石、马匹等带回关内贸易。

  听起来,此处乃是商贸之路,金钱之路。

  可世间之财,岂是能轻易拢聚的。

  白龙堆位处大漠深处,途经此地的商旅给养已用去大半。又加上炎热时节,天气极为恶劣,若再运气不好遇上数日沙暴,人便会被困其中,结局无外乎是渴死与饿死。

  自关内通往西域的商道开辟后,此处不知埋了多少人干白骨。

  久而久之,白龙堆鸟兽人迹绝踪,传闻还常有亡魂鬼魅现身作怪,说是天然的葬场墓坑也不为过。

  稍微有点经验的客商,都绝不会选在炎热的六至八月途经此地,免得枉送性命。

  如今,正是六月。

  饶是自诩胆大少年郎的长三,此时也是一背冷汗,惊怒交加。手指雅涞,咬牙切齿道,“长四,这次回楼兰后,我一定要告诉你阿爹阿娘,让他们知悉你这些年借着清理河道为由,究竟干了什么好事!让他们把你绑在王宫,一辈子不许乱跑!”

  楼兰王国依水草丰茂的湖泊牢兰海而建,国中水源全靠牢兰海供给。

  刚兴国那会子,楼兰这地界譬如塞外江南,胡桐葱郁,枝柳依依、白草摇曳,甚至还有适合耕种的沃土肥源。

  但近年来,大漠风沙化趋势越发凶猛,牢兰海水域逐年缩小,不少土地因缺水而转盐碱地或沙化。

  为防楼兰与牢兰海在未来某个晨昏,被大漠风沙彻底吞噬,楼兰王每月都会派一队人出楼兰,入沙漠,清理为牢兰海注入水源的孔雀河沿流淤沙。

  雅涞是楼兰王唯一的亲女儿,楼兰王城最耀眼的明珠。有她身先士卒参与河道清理的队伍,乃是振奋民心的好事。

  因清理河道需要途径的沙漠地带并无任何风险,所以,楼兰王从不阻拦她,任由她隔三差五随队伍出城。

  楼兰王以为女儿乖乖去清理河道的队伍当吉祥物去了,殊不知,雅涞是在和他玩灯下黑。

  雅涞自九岁起,一直到如今十三岁。每每以清理河道为由出城,实则十次里面,至少有五次,并未老老实实列入清理队伍,而是仗着自己奇佳的方向感,悄悄拐带长三深入沙漠。

  因为她认为,牢兰海沿岸的干涸,藏着更深层的秘密,并勇敢的说出过自己的看法。

  但所有族人,包括楼兰王夫妇,都对小姑娘天马行空的想象报之一笑,并不取信。

  只有与雅涞一同长大的长三,对此将信将疑。并在雅涞的忽悠下,上了贼船,多次随雅涞深入苍茫大漠,大海捞针般,漫无目的去探寻所谓的证据,以图揭开掩在风沙之下的真相。

  四年过去,雅涞什么都未寻到,一腔热血洒了大半。

  唯一的收获,大概是那卷她亲手绘制的羊皮卷舆图。

  那上面,极精细的记录了楼兰及牢兰海周边所有沙漠地域的情况,比常年行走于沙漠中的老向导熟知的一切,还要细致。

  可这有什么用呢。

  雅涞面上迅速划过失落,漂亮的小脑袋耷拉下来,攥着羊皮卷,对怒不可遏的长三幽幽道,“阿爹阿娘会打断我的腿的,你作为从犯,估计也保不住腿。”

  “……不用你操心我!”长三语气冷硬,白净的团子脸憋得通红。

  他虽然不着调,总伙同雅涞闯祸,但事之轻重还是分得清的。

  从前,他愿意瞒着王宫众人随雅涞入沙漠,除了少年孤勇外,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的妹妹。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雅涞的本事。

  小姑娘自幼时起便方向感奇佳,犹如大漠托生的女儿。不管风季如何改变沙漠走向,她总能分辨出正确方位,比积年的老向导还靠谱。

  托雅涞这份不俗天赋的福,两人虽胆大妄为到小小年纪身闯沙漠,却从未迷失过反向,每次都全须全尾回去了。

  可如今,小姑娘苦寻四年未果,似乎是有些急了,竟大海捞针捞到沙漠腹地白龙堆附近来了。

  他心里清楚,自己作为兄长,若不及时加以制止,便只能眼睁睁看着妹妹把路越走越偏。今日且是白龙堆死人坑,明日又会去往何处犯险?

  沙穴之外,风暴狂吼而过。越发衬得沙穴之内,静得诡异。

  各怀心思,莫名处于对峙状态的兄妹两僵持着。

  最终,还是由小姑娘闷闷的道歉打破尴尬。

  “对不起长三,我没想带你来犯险的,回去我就主动找阿爹阿娘认错,希望能保下你的腿。”雅涞说着,又心觉两条腿难度太大,连忙改口强调,“你的半条腿。”

  雅涞扣扣手指头,这些年,她一直未找到验证自己猜测的证据,面上不显,心中难免着急。

  但她还未狂乱自私到拉兄长拿命陪自己冒险的地步。

  早在距白龙堆还有很长一段路程时,她便放弃了这次的探寻之旅,示意长三改道向西返回楼兰。

  谁知不凑巧,正好西方向有风暴袭来,两人只得往风暴相反的东方向寻找沙穴躲避。

  结果误打误撞奔到了白龙堆附近。

  长三:“……”

  长三抱臂望向一脸怅然若失,认真认错的妹妹,一时竟有些百味杂陈。

  他亲历过雅涞的坚持,虽然他始终不太懂她。可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由自己来掐灭小姑娘的执拗,否定她的付出。

  哪怕他清楚自己是在为她好,可心底,终究略感几分残忍。

  长三面上的冷色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佯咳一声,轻踢雅涞鞋尖一下,“少卖乖装可怜,外面风暴似乎消停了,快起来带着白骆驼去辨认方向,准备回楼兰。”

  “哦。”雅涞恹恹的站起来,牵着白骆驼在洞口探头探脑,并未直接出去。

  长三不知她堵着洞口在看什么,带着几分疑惑催促。

  “别磨蹭了,这地方不吉利,我们得尽快离开。”想了想,他又别别扭扭加了一句,“我们这次走得比之前都远,连日赶路回去,若是能与清理队伍回城的时间一致,就算你个小丫头走运。”

  言下之意,若是赶上了,今日之事便能粉饰太平。只要雅涞往后不再往沙漠乱跑,他便不会借机去楼兰王夫妇面前告雅涞这些年私入大漠的黑状。

  长三暗自品了品自己的话,都觉得善解人意。

  他好整以暇的等着,准备听雅涞感激涕零的叫哥,谁知雅涞似充耳未闻他的话,只呆呆的保持探头朝外看的姿势。

  长三不悦,忍不住扯了雅涞一把,硬挤到洞口处,“有什么好稀奇……”

  长三话未说完,整个人也如雅涞一般,惊呆住了。

  半晌,又是雅涞先找回声音。

  她咽咽口水,指着一处,颤巍巍道,“长……长三,白龙成精了!”

  距离兄妹两十米开外,黄沙薄掩之下,一处泛着银光的凸起分外醒目,犹如白龙堆被烈日照耀时,反射的簇簇银光。

  凝目望去,那里,赫然躺着一个周身银闪闪,恍似披裹鳞甲的“人”。

  白骆驼感受到了主人的不安,率先勇敢迈出洞外。

  雅涞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拉它,不知不觉也跟着踏出了洞口。

  长三目色一紧,立刻跟上。

  卫关山迷失沙漠,又被风暴卷了一路,神智昏沉,爬伏外地,隐隐听得前方似有异动,靠最后一份毅力撑着,强行抬开如有千斤重的眼皮。

  隐约瞧见不远处有一白二绿几道淡影,不知是不是角度问题,那道白影显得格外高大,相较之下,二绿伶仃得多。

  似乎是传说中的沙漠灵物白骆驼和……两棵葱。


标 签古言 风过楼兰 抱鲤 雅涞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