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知锌温故小说_温故知锌苏久倾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064 ℃
知锌温故小说_温故知锌苏久倾

温故知锌

苏久倾 著

连载中免费

《温故知锌》是苏久倾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起初温故是看知锌极其不顺眼的,他觉得这个女人一点一点带坏了她的侄女,可后来日渐了解了知锌之后,温故才知道,这个女人充满了魅力,让人无法抗拒,就连他也不能幸免....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温故知锌》是苏久倾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起初温故是看知锌极其不顺眼的,他觉得这个女人一点一点带坏了她的侄女,可后来日渐了解了知锌之后,温故才知道,这个女人充满了魅力,让人无法抗拒,就连他也不能幸免....

免费阅读

  茶室并不喧闹,可依旧会有声音从包厢外隐约传来。

  在窸窸窣窣的人语声间,知锌迅速地与对面男人对视一眼后,紧接着又收回了目光。

  面前这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并未显老,浑身上下还散发着英姿勃勃的气息。

  只是坐到了这样高的工作岗位上,知锌下意识就把此人归纳为“大叔”一类了。

  所以面对长辈的问话,知锌十分乖巧地回道:“我在包装设计公司实习。”

  温故见多识广,形形色色的女人,他见得太多了,却没见过有哪一张脸,可以让人瞬间心情舒畅。

  知锌并没有什么美艳的容貌,可她的五官让人看着很舒心,不算精致,却也恰到好处。

  眼前这个少女分明做着文学界败类的乌糟事,分明让他温故十分不齿,可就刚刚那样近距离地看了眼她的面貌,温故居然生不出想要斥责她的心思。

  只是因为心中对知锌过去所为的郁结,温故依旧态度清冷,他语气平淡地说道:“实习工资应该并不高。”

  知锌回:“底薪有3千。”

  “听小宋说,你没有找家里人帮忙?”

  “我不想家里担心。”

  温故闻言,神情一顿。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月前,宋钦告知的事,特别是宋钦说的有句话让他不得不放在心上。

  ——“我才出得小区门,就看到知锌从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上下来,我看啊,知锌家应该挺有钱。那开车的,可能是她家里人吧。”

  然而,知锌家是不是有钱,温故见她第一面时就心中有数了,至于玛莎拉蒂里坐着的是不是她家里人,温故也一清二楚。

  是谁还不明显吗,自然是她的客人。

  搁在桌面上的手指打着圈摩挲,温故面色冷淡地说:“不想家里人担心,以后就规矩老实一点。”

  听言,知锌有一种被长辈训斥的压迫感,她桌下的手拽着衣角,面上镇定地回:“是。以后绝对不会闯红灯了。”

  呵,何止是闯红灯。

  温故默然无语,侧目看了眼宋钦。

  宋钦站起了身,朝着知锌笑着说:“银行就在附近,挺晚了,我们先去把钱交接下?”

  “可以可以!”知锌呲溜站起身,能快点脱身远离这个温总,她真的要谢天谢地了。

  本来就是两个人银行见个面,她还了钱也就完事了,结果临时听说要在茶室一会,当时知锌还觉得怪异,怎么突然要在茶室会个面。

  结果这会了面才知道,她不是要和宋钦会面,而是要和温总会面。

  之前宋钦在微信里提到多次,那辆劳斯莱斯是温总办公专用的爱车,知锌也算是明白了,这个温总就是要对她施压,她压抑了,他心里估计也好受了。

  知锌随着宋钦离开,去了银行后,在柜台将一系列的手续办好,钱取出来交给宋钦后,就走人了。

  宋钦将224230元一分不少的存好后,回到了茶室。

  “温总。”

  “办好了?”

  “是的……”宋钦抿抿唇不解地说:“温总,我有件事不太明白。”

  “问。”

  “这……我们那次已经走保险维修好了轿车,怎么还要知锌那个小姑娘赔啊……”

  温故抬眸,望了宋钦一眼,掏出了手机,手中操作着手机,口中冷森森地说:“给她一个教训。”

  “教训?”

  “不遵守交通规则闯下的祸,就应该由她自己买单。”温故收好手机,站起了身,转了转左手腕的手表,沉声又说,“走不走保险是我的选择,她该赔的还是一分不能少。”

  宋钦无语凝噎。得了,魔王就是魔王,名副其实。

  那天撞车后,宋钦最开始还以为和过去一样,走一半保险,那小姑娘也省力点。可当时没一会,魔王就改口不走保险,要人家全额赔。可怜那小姑娘都不知道,这最后啊,他的魔王温总还是走了保险。

  “还待在这做什么?”

  宋钦回过神,看到魔王已经离开了卡座,站在自己边上。

  温故迈腿离开,宋钦紧跟其上,说道:“温总晚上还有生意要谈,本不用特意见知锌一趟的。”

  搞这么大架子见人家小姑娘,人家小姑娘只会倍感压力。

  “那次在车里,没看仔细。”

  “什么没看仔细?”宋钦一头雾水。

  温故脚步不顿,勾起唇角,冷笑:“她的相貌。”

  “啊?”宋钦蹙眉,随即笑道,“知锌相貌可人,看着还真的挺亲切的。”

  “呵。”温故眸色一深,鄙夷地冷声说道,“倒是生得一副好皮囊。”

  宋钦愣了愣,跟在温故身后的他,着实判断不出魔王这话是褒是贬。

  .

  这一头,知锌出了地铁后,就神色郁闷。

  下午去一聚时,知锌看着天色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她抱着侥幸心理,并未带伞。

  然而……此刻面对着瓢泼大雨,知锌悔恨不已。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知锌看着地铁口到路边的50米距离,完全不想挪动她的身体。

  雨水,对她来说就是致命的东西。

  没带伞可以不坐公车打车回去,可她该怎么做到一滴雨水也不淋到呢……

  四处张望,也有个别人和她的情况相同,但大部分人都会冒雨去路上坐车。

  知锌给竹蔚薇发了条微信:「下大雨了,没带伞,待会到小区门口接我」

  竹蔚薇:「Ok」

  发完信息后,知锌盘算着先打个车,到时候再找个路人搭个伞到路边上车。

  她拿起手机的那瞬间,有一道目光朝她看来。

  知锌下意识回眸,居然看到了她魂牵梦绕的人。

  那人身形高挑,气宇轩昂,微微侧过了脑袋。

  骨节分明的双手即将撑开雨伞。

  “学长!”知锌叫住了步履不停的严煦。

  知锌几步跑到严煦面前,展颜而笑:“学长都看到我在躲雨了,怎么不过来反而还要走?”

  “我以为自己眼花了。”严煦垂眸,略带磁性的嗓音异常动听,“你不是五百多度的近视吗?怎么还能看见我?”

  知锌眨了眨眼,笑道:“我戴了隐形眼镜呀!”

  “难怪……”

  朝外瞅了两眼,知锌问道:“学长要回学校吗?”

  “嗯。”

  “真巧!”知锌莞尔一笑,掏出手机,“那我们一起打车回去吧!”

  严煦按住了知锌的手臂,说:“我打。”

  知锌呼吸一窒,脑中嗡嗡作响,目光瞥向了刚刚被严煦触碰过的手臂,脸颊猝而一红。

  “你怎么会在这坐地铁?”严煦垂首看向知锌,见对方埋着脑袋,他困惑地说,“我记得你家不在这个方向。”

  知锌咬了咬牙,来了个深呼吸后,才语气镇定地回:“去了趟我弟弟那。”

  “噢。”严煦颔首,看了眼手机屏幕说,“快到了。”

  “嗯!”知锌的心砰砰乱跳,内心激动无比。

  她忽然觉得,除了被雨水淋到,其实雨天也没这么令她讨厌了。

  待会……学长会坐在哪呢?

  学长这么绅士,一定会去副驾驶座的……

  知锌沮丧地想着,忍不住遗憾地轻叹了一声。

  “怎么了?还叹气?”严煦勾起唇角一笑,紧接着说,“别担心了,等会我送你到你的小区楼下。”

  “真的吗!”

  “嗯,你不是没带伞吗,我肯定要送你到楼下啊。”

  “谢谢学长!”

  严煦唇瓣抿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微笑地说:“不客气。”

  车子到达,严煦送知锌上了后座后,果然去了副驾驶的位置。

  知锌遗憾的同时,依旧心花怒放。

  她暗戳戳地在后座给竹蔚薇发了条信息:「不用接我了」

  竹蔚薇:「嗯」

  知锌:「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

  竹蔚薇:「为什么?」

  知锌:「[白眼.jpg]因为! 」

  知锌:「我碰到了学长!」

  竹蔚薇:「哪个学长?」

  知锌:「你说哪个学长!」

  竹蔚薇:「你暗 恋的那个?」

  知锌:「对!」

  竹蔚薇:「……」

  知锌:「?」

  竹蔚薇:「祝你好运」

  知锌:「什么好运?」

  竹蔚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祝你表白成功」

  知锌:「谁和你说我要表白了?」

  竹蔚薇:「这么好的独处机会,你居然不表白?」

  知锌:「哎呀!人家害羞啦!而且,我们打车回来的,还有司机呢!」

  竹蔚薇:「好吧。」

  竹蔚薇:「你多久到,想吃什么?我先烧好」

  知锌:「半个多小时吧,我要吃地三鲜!」

  竹蔚薇:「好」

  收好手机,知锌抑制不住的偷乐,时不时地还往副驾驶座瞄两眼。

  到了小区后,严煦打着伞送知锌到了单元楼内。

  “谢谢学长!”知锌乐地满面春光,“下次请你吃饭!”

  “不用麻烦,应该的。”

  “那可不行!从我这到宿舍楼还是要绕点路的呢!”

  “行,你高兴就好。”严煦颔首一笑,“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知锌目送着严煦远远离去后,才回了电梯间。

  美滋滋地回到了家,屋内还飘着诱人的菜肴香味。

  知锌去了厨房间,一把抱住了竹蔚薇的腰际:“小宝贝!我回来了!”

  “知道你回来了啦!”竹蔚薇关了火,拍了拍知锌的手,“拿开,盛汤呢!”

  知锌松开手臂,立在一侧,眉眼带笑。

  竹蔚薇噘嘴:“用得着这么开心吗?”

  知锌仰头:“就是开心!”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和你一起躲过雨的地铁站口。

  还有你,无意间触碰我的那瞬间……

  人生总是会由许多刺激的小事拼凑而成,不经事,不知味。

  如果你在高中那密不透风的环境里翻过围墙,逃出校门,就一定能理解那种兴奋又略带刺激的微妙感觉。

  国庆节放假的第三天夜里,从未蹦迪过的知锌和竹蔚薇二人,为了庆祝竹蔚薇有了100万粉丝,在房管露露的一再怂恿下,终于达成去酒吧蹦迪的共识。

  她们去的正是知书和知锌提到过的,西陵街新开不久的“不归”酒吧。

  去之前,竹蔚薇理了理发梢的卷发,担忧地说:“我们这样去酒吧……真的不会有事吗?”

  知锌扬手挥了挥自己亲自烫的一次性波浪卷,笑道:“能有什么事啊?不喝酒不就好了啊!”

  竹蔚薇抿抿唇:“也对哦!”

  到了酒吧后,竹蔚薇很快就在某个角落,找到了自己直播间的房管,露露。

  知锌拉住要冲过去的竹蔚薇,悄悄在她耳边说:“那个露露就是你直播间的房管?”

  竹蔚薇点点头:“对呀!”

  知锌蹙眉:“他看起来……像个混混……”

  竹蔚薇挽上知锌的手臂:“她就是打扮得像个混混,本人超可爱的!”

  “可爱?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竹蔚薇顺着知锌的视线看过去,笑着说:“女的啦!人家就是头发短点嘛!”竹蔚薇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弯起眼睛,“我也是短发呀!”

  知锌撇嘴:“你是中长发,不算短发,那个露露的发型都赶上男生的寸头了。”

  “中性女生,又酷又可爱,多有意思啊!”竹蔚薇眉开眼笑,打心眼里喜爱自己的房管。

  几人见面前,知锌替竹蔚薇百般担忧,心底对房管露露十分抵触。

  可谁知道,几个人相互介绍,熟络了一番后……

  “讲道理啊露露妹子。我就喜欢你这种女生,性格率真,不捏揉造作,得劲!”知锌搭着露露肩头,两个人相互依靠在一起。

  露露拍开知锌的手,挑眉:“妹子,我可大你好多呢,你得叫我姐!”

  “什么姐不姐的了,行了,我们就当同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露露豪爽地喝了一口酒:“行吧!”

  一旁的竹蔚薇坐姿端正,不发一言地将知锌洒脱不拘的模样看在眼中。

  露露注意到竹蔚薇温顺的模样后,眉眼一挑:“我的主播大大,你怎么不说话呀?”

  知锌哈哈一笑,拍拍竹蔚薇的小脸蛋,说:“你可别看你家主播大大平时在网上骚话连篇,其实本人啊,怂逼一个!”

  “哈哈!发现了!”露露端着一杯新的鸡尾酒,凑到竹蔚薇面前,“来来来,我亲爱的主播大大,喝一口。”

  竹蔚薇低下脑袋:“我不喝酒……”

  “这杯鸡尾酒度数不高的,喝一口试试看。”

  竹蔚薇瞄了鸡尾酒一眼,摇了摇头。

  露露朝知锌挑眉:“喝一口?”

  知锌眼珠子溜溜转,笑道:“这度数真的不高?”

  “真的不高,你抿一口看看。”

  知锌左思右想后,低头抿了一点点。

  有没有度数,知锌还感受不出来,不过味道着实不错,她忍不住直接灌了一大口下肚。

  “好喝!”知锌赞道,手肘碰了碰竹蔚薇,把鸡尾酒推向她,“喝一小口看看。”

  竹蔚薇摇头,看着知锌,目光间有些埋怨:“我们说好不喝酒的。”

  知锌还没开口,露露已经抢先说:“这哪算得上什么酒啊!就跟饮料一样的。”

  竹蔚薇雷打不动,坐姿依旧端正,她正儿八经地说:“我不喝饮料的。”

  才说完,她瞠目咋舌地看着知锌:“锌锌……你……你你你……你怎么喝这么快?!”

  知锌晃了晃手中空空的高脚杯:“好喝呀!”

  露露站起身,拉着知锌说:“走,蹦迪去!”

  知锌笑着起身,对竹蔚薇说:“来,走呀。”

  竹蔚薇摇了摇头,露露垂头丧气道:“大大,我们这可是为你庆祝的,你怎么能不来?”

  “我……我不敢。”竹蔚薇埋下脑袋,“你……你们先去,我先看看……”

  “行吧行吧,你在这待着别乱跑,睫毛精估计也快到了,你们俩先玩。”知锌噘嘴一笑,“记得帮我多拍点照片。”

  知锌绯红的脸上,喜色洋溢,没机会再多说,她就被露露往蹦迪处拽走了。

  她前脚刚走,宋砚浓就来了。

  “知锌呢?”

  竹蔚薇将目光朝着拥挤的人群里瞟去,宋砚浓随即望过去,蹙眉:“她真去蹦迪了?”

  “是啊。”

  宋砚浓眉头皱地更加深了:“你都不拦着?”

  “我怎么拦啊?锌锌还想让我一起去呢!”

  话才说完,竹蔚薇就看到知锌摇摇晃晃地朝她走来:“薇薇!走走走!蹦迪可有意思了!”

  竹蔚薇来不及抵抗就被拽走了。

  宋砚浓看着灯红酒绿下离开的知锌,眸色幽深。

  .

  “不归”酒吧入口前台,宋钦在与前台交涉,温故立在一边,阴冷的目光朝着蹦迪处望去。

  灯红酒绿的台上,知锌面色红润,眼神迷离,她虽未有轻浮的动作,可光光是她那窈窕的身姿,今日性感的着装打扮,就能吸引不少目光。

  宋钦好前台交涉好,也顺着温故的目光看过去:“那不是知锌吗?诶!薇薇!温总!薇薇也在!”

  温故朝他冷冷一瞥:“要你说?”

  “呃……”宋钦尴尬地挠头,“温总,我要不要去……去找薇薇。”

  “嗯,带她来包厢。”说罢,温故单手插口袋踱步离开。

  乔司楠新开“不归”酒吧后,邀请温故过来捧场不下十次。

  今天他难得空下来,便过来卖他兄弟一个面子,可万万没想到,竟瞧见知锌那个社会败类,带着自己外甥女在酒吧蹦迪。

  宋钦过来时,竹蔚薇因为蹦得难受,在人群中喘不过气,已经下了台回了卡座。

  喉间有些干涩,她望着茶几上的鸡尾酒,舔了舔嘴唇,跃跃欲试地伸出手……

  “薇薇!”

  竹蔚薇一愣,迎声转头,她顿然瞪大眼睛,不自觉地就起身站立好。

  “宋……宋助理……”

  宋砚浓看着紧张兮兮的竹蔚薇,满脸不解地看到一名西服男人踱步而来。

  宋钦走近竹蔚薇,低头看着那杯差点被小姑娘染指的鸡尾酒,皱着眉头撇嘴:“你想干嘛?”

  “我……我就想看一看。”竹蔚薇左右环顾了一圈,“你怎么在这?就你一个人吗?”

  宋钦挑眉:“你觉得呢?”

  “大魔王也在!”竹蔚薇颔首揉了揉额头。

  “走吧,带你会会咱们的大魔王。”

  竹蔚薇愁眉苦脸地回头对宋砚浓说:“我先离开一会,我表舅找我。”

  宋砚浓茫然地点头。

  竹蔚薇紧张地跟在宋钦身侧:“大魔王他是不是要捶死我?”

  “很有自知之明啊。”宋钦叹道,“被大魔王逮到你来这种地方,你算是完了。”

  竹蔚薇顿时颓丧,声音夹着哭腔:“宋助理!宋大哥!你待会帮我说说话啊!要是大魔王告诉我妈妈,这事情就变得很复杂了。”

  “哎呀你别急啊,这不还没见到大魔王嘛!”

  竹蔚薇小声呢喃:“你都说他是大魔王了,他会怎么样你不都清楚嘛……”

  眼看着就要到刚刚订好的包厢了,宋钦连忙俯身在竹蔚薇耳边说:“你待会可别在里面把‘大魔王’脱口说出来啊!”

  “我知道我知道!”自从无意间和宋钦建立下革命友谊后,两人私底下对温故的称呼,都不谋而合地喊成了“大魔王”。

  进了包厢,竹蔚薇望着卡座上翘着二郎腿盯着自己的温故,浑身发凉。

  “舅舅……”

  “你能耐了。”丢了糖纸,温故的手指缓慢的摩.挲打圈,“还会来这种地方了。”

  “我……”

  “是那个女的带你来的吧?”

  “啊?”

  “刚刚台上,你旁边的卷发女人。”

  “哈?”竹蔚薇有些反应不及,卷发女人?肯定不是露露,那是知锌?

  竹蔚薇抿唇,想开口解释,谁知道温故语重心长地对她说:“薇薇,你来邢州上学前,你妈妈就让我好好照看你。”

  “身为你表舅,我与你血缘不算很亲,可毕竟也受了姐的嘱托,今天你这样,我这个做舅舅的,有责。”

  “舅舅……我……我错了……”

  “知道错也不算太糟。”温故颔首,“马上回去。还有,以后离那个女人远点,不要再有交际。”

  “那怎么行!”竹蔚薇急了,“舅舅!这和锌锌无关,她又没做错什么!再说了,我们从小就在一块,怎么能分开!”

  “从小在一块?”

  “对啊!”

  “她是知国粹教授的女儿?”

  “是啊!”竹蔚薇诧异道,“舅舅你怎么知道?!”

  “听姐姐提过你有一个从小认识的好朋友,还是教授的女儿。”温故面色发冷,“还是你的室友。”

  “对呀!”竹蔚薇委屈道,“她还帮你试吃过蛋糕呢!”

  竹蔚薇紧接着说:“锌锌又没怎么,舅舅你怎么一副很讨厌她的样子。”

  温故脸色更加冷了,宋钦连忙凑到竹蔚薇身边拉住她的袖口,对她摇摇头示意。


标 签言情 温故知锌 知锌 苏久倾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