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我在兽世养崽子颜冬夏_我在兽世养崽子芒果眼镜娘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79 ℃
我在兽世养崽子颜冬夏_我在兽世养崽子芒果眼镜娘

我在兽世养崽子

芒果眼镜娘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芒果眼镜娘的文笔锋雄浑,沉着洗炼,比如近日火爆全网的穿越类小说《我在兽世养崽子》就是他的作品。小说的女主角是颜冬夏,主要讲述了:颜冬夏身为水系异能者,为了队友而选择放弃生命,结果穿越到兽人世界,被一只小老虎捡回家,在这个极度缺水的世界,她的能力给她带来的无尽的好处,而后来她也明白,那只小老虎,原来是把她捡回来当媳妇的。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芒果眼镜娘的文笔锋雄浑,沉着洗炼,比如近日火爆全网的穿越类小说《我在兽世养崽子》就是他的作品。小说的女主角是颜冬夏,主要讲述了:颜冬夏身为水系异能者,为了队友而选择放弃生命,结果穿越到兽人世界,被一只小老虎捡回家,在这个极度缺水的世界,她的能力给她带来的无尽的好处,而后来她也明白,那只小老虎,原来是把她捡回来当媳妇的。

免费阅读

  “羽翼,飞翔。”

  颜冬夏的正常解读,进了枭、巫流、翼的耳朵,就成了另一个意思,二人一虎的眼底有着隐约的笑意与认同。

  “那……”颜冬夏看向另一只小猫崽子。

  察觉到她的注意,小猫崽子高兴地“嗷”了一声,遭来虎崽子的一个眼神瞪视。

  巫流:“小儿子目前还没有名字。”

  父母和哥哥有名字,单单弟弟没有名字,有点太差别待遇了吧?

  颜冬夏觉得奇怪,“为什么不给他取呢?”

  闻言,枭和巫流各是一声叹息。

  巫流:“白虎部落没有祭司,虽然部落有些族人的名字不是祭司取的,但翼的名字是祭司取的,我们还是希望崽崽的名字能够由祭司来取。”

  “那,平常叫他的时候不是会很不方便吗?”颜冬夏算是知道刚刚洞穴外那一声声的“崽崽”是怎么回事了。

  在祭司没有取名前,只能用“崽崽”当名字。

  有点可怜吧?

  颜冬夏怜爱地看着小猫崽子,小猫崽子不知何时凑了过来,蹭着颜冬夏的脚踝,姿态亲昵,被虎崽子警告地甩了一尾巴。

  枭听出区别来了,“汉族部落族人的名字是由谁来取的?”

  颜冬夏:“父母和长辈。在我们那,孩……崽崽出生前,父母和长辈们就想好名字了。不知道崽崽的性别,男崽女崽的名字都会准备好几个,出生后从里面选。”

  枭和巫流眼中异彩连连,这办法好!

  “为什么名字得由祭司来取?”

  说这话的同时,颜冬夏原地坐下,指尖冒出了一点水,虎崽子吸溜一声舔掉。

  小猫崽子跳进颜冬夏怀里,两只毛团你一口我一口地喝水。

  见状,枭和巫流不受控制地咽了口口水,渴的。

  沙漠中最缺的是水,他们太久没有好好喝水了。

  枭:“意义。”

  巫流:“部落的巫医姓巫,我是流落到白虎部落来的,所以前任巫医为我取名:巫流。部落里,祭司、父母、巫医都能取名字,祭司取的最有意义。”

  意义?

  颜冬夏直觉祭司取的名字应该还会有点其他意思,不再揪着一个问题多问。

  两只毛团喝了不少水,颜冬夏注意到枭和巫流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她的怀抱,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她的手指和水。

  初来乍到,水系异能是她在异世立身护己的本钱。

  当异世环境是最缺水的沙漠时,这份异能的珍贵程度还得翻个倍。

  “枭,巫流,你们有容器吗?”颜冬夏晃晃手指,水珠从她的指腹滑落,被虎崽子一口接住,没有浪费。

  “我们,做笔交易吧。”

  枭:“洞穴里还有两个石碗。”

  “我回去一趟,拿些草药回来。”巫流起身离开,刚开始用走的,之后嫌慢换成跑。

  “交易的一方是水,另一方是什么?”

  问是这么问,枭很清楚颜冬夏要的是什么,远离部落的人所要求的无非是住所与食物。

  出乎意料的是,颜冬夏说:“情报。”

  “情报?”

  “有关撒哈沙漠的消息,信息。”

  一句话暴露颜冬夏来自撒哈沙漠以外的事实。

  当然,她从没掩饰过这一点。不论是她能变出水的能力,还是她对撒哈沙漠最为珍贵水资源的随意态度。

  能把珍贵的水大量地用来洗澡,可见她来自一个绝不缺水的部落。

  枭记住“汉族”这个部落的名字。

  巫流的速度很快,等她带上石碗和草药回来,枭的情报叙说才开了个头。

  撒哈沙漠常年无雨,终年缺水,日夜温差极大。

  这里生活着数个部落,大家的情况都不太好,白虎部落迁徙过来九年,很多方面及不上其他部落。

  巫流带回来两个汤碗大小的石碗,腰带挂着一个蛇皮袋,她放下石碗,从蛇皮袋里取出少量草药。

  “我看了你的伤口,大多是皮外伤,捣碎敷一些在伤口上很快就会好。”

  “好的。”想也知道沙漠中采摘草药会有多困难,颜冬夏盛满整整两个大石碗的水,“草药先放着吧,不急。”

  敷草药之前还得清洗伤口,现在没那个时间,只能先放一边。

  巫流本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枭看着两大碗的水,明知不该问,问了不会有结果,还是想问。

  他是一族之长,得为整个部落考虑。

  “你……”

  话刚开了个头,巫流抢过话头,“夏,你能变出多少水?”

  颜冬夏:“有限。”

  除此之外,没有答案。

  不能说,也不好说。

  枭和巫流没有追着不放。

  交易的一方是水,颜冬夏拿出来了,另一方是信息,枭和巫流交替着说。

  这里的白日有两个太阳,非常热,夜晚有三个月亮,特别冷,所以部落的狩猎和采集都会放在日出和日落前后不那么热或冷的时间。

  到了夜晚,掩藏在黄沙里的动物都会出来,加上温度极低,在外面行走太过危险。

  沙漠中有很多能吃的食物,比如沙蟒、沙狐、沙兔等等,大多是无毒的。

  在外面狩猎不仅要小心藏在黄沙里行踪诡密的动物,还得小心蝎子等有毒的虫蛇,因为巫医不跟随狩猎队伍外出,一旦中毒,很难支撑到回到部落找巫医解毒。

  说到这里,巫流看了眼老神在在窝在颜冬夏怀里比真幼崽还幼崽的翼,眼角抽搐。

  “雌性更多的还是跟随采集队伍外出采集仙人掌,基本是在狩猎队附近活动,万一发生什么,可以照应一二。”

  颜冬夏:“只有仙人掌吗?”

  “沙漠中最多的是仙人掌,味道不好,但是能吃。有些仙人掌的味道还不错,那种数量很少,仙人掌的果子味道好,酸酸甜甜的,数量更少,找到的机会不大。”

  没有绿洲吗?颜冬夏想问。

  随即想到,如果有绿洲,部落里的人就不会那么缺水,会有除仙人掌之外的食物,也就不问了。

  大致介绍白虎部落的情况后,枭和巫流带上小猫崽子离开。

  临走前,巫流叮嘱道:“在你伤好之前,就先在这住下吧。我们的洞穴就在不远的地方,洞口挂着干草的那个就是了,有事可以过去找我,或者问问族人。”

  等他们离开之后,颜冬夏放下虎崽子,“去玩吧。”

  虎崽子没有听她的,主动跳上石床,把自己团成一团后就显得更小了。

  颜冬夏没道理把洞穴的主人赶出去,慢慢地走到洞穴深处,开始用水洗澡。

  身上有很多汗水、黄沙结成的污垢,洗刷好一段时间才洗干净。洞穴内并不凉爽,衣服脱下来简单冲洗甩干后,重新穿上。

  一番折腾,颜冬夏诧异地发觉洗掉身上的污垢之后,露出来的皮肤上并没有那么多伤口。

  那,真的没受伤吗?

  不可能。

  污垢上还有血渍凝结,一看就知道是受伤。

  所以,为什么伤口这么快好了呢?

  不止如此,刚开始醒的时候身体没什么力气,现在就不一样了。

  想不出哪里有问题,颜冬夏暂时放弃,带着一身水汽走出来。

  虎崽子老老实实地盘在石床上,见她出来,站了起来,两只大眼睛咕噜噜地打量着她。

  “翼,我们出去走走吧。”颜冬夏招招手,率先走了出去。

  巫流的意思是让她暂时留在部落养伤,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

  伤好之前,她得留下来,多收集些撒哈沙漠的情报,看能否在这边定居。

  末世没神奇到两个太阳三个月亮,她如今的情况是穿越的几率很高,没有时空黑洞和九星连日等奇诡的大机遇,回去的概率不大。

  也……不想回去。

  离开洞穴之后,颜冬夏发现昏暗不止是洞穴里光线不充足的原因,整个部落都很昏暗。充当光源的,竟然是石头,不是很亮,好歹能够使用。

  路上,不时有身材高大的男男女女跑向同一个方向。

  “族长说有水了。”

  “哪来的?”

  “我们的猎物有多到能够交换了吗?”

  “狩猎队没传来好消息啊。”

  颜冬夏边走边听,收集消息。

  每一个经过她身边的人都会好奇地投来视线,又每每在看到她怀里的虎崽子时露出会心一笑。

  只见,众人围聚在一片空地前,空地上方是挂着干草的洞穴。

  枭和巫流站在洞穴之下,空地最前面的位置。

  两个装满水的大石碗就放在旁边,所有人都能看到那透明的流质的水。

  石碗里的水量与颜冬夏交出去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枭和巫流和其他人一样缺水,却没有喝过一口,反而把交易得来的水全部拿了出来。

  族人渐渐地围聚过来,枭和巫流清楚地看到每一个人。

  颜冬夏长袖长裤腰间挂个腰包的装束,与裹兽裙的族人不同,很轻易就能在人群中找到她。

  看到她之后,枭和巫流对视一眼,而后,枭说:“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来,主要是为了介绍一个人。”

  巫流冲着颜冬夏招手,等她过去后,向众人介绍道:“颜冬夏,今天刚到部落,这两碗水是她给大家的。”

  那两碗水分明是交易。

  颜冬夏面带微笑地抚摸怀里虎崽子的小脑袋,顺着巫流的说法接了下去:“我会在这借住一段时间,谢谢。”

  在她看不到的角度,虎崽子毛茸茸的小脸上满是无奈,媳妇儿怎么那么爱摸他的毛呢?

  “就是这样。”枭直接进入族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容器都带了吧?部落族人数量多,两碗水看起来多,分到每个人头上就没多少了,按照人口数量来分,慢慢地去巫流那领。”

  族人们自发地往巫流身边聚集,身形高大气势可怖,却一个个比猫咪还乖。

  一瞬间,颜冬夏后退两步,退离人群圈子,她要很努力才能克制住自己再退两步的冲动。

  拥有两个太阳极热并且缺水的撒哈沙漠,白虎部落的所有人都和虎崽子一样,身上满是污垢和异味。

  又酸又臭,根本挡不住。

  先前为了知晓这些人围聚起来干什么,颜冬夏还能屏住呼吸忍一忍,当所有人为了领水一股脑儿地涌上来,那几百人的酸臭味一起涌过来……堪比生化武器。

  注意到她的避让动作,枭和虎崽子的眼神深了几分,颜冬夏怕是不止出身于不缺水的部落那么简单。

  枭没有闻到草药的味道,显然,颜冬夏没有捣碎巫流带过去的草药敷用。

  “你伤还没好,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虎崽子不甘地举起洗得白白嫩嫩的小爪子,用实际行动反驳那句“一个人”,遭到枭的眼神嫌弃:你现在也就充充数这点用了。

  虎崽子:“……”

  “出来转转。”颜冬夏的视线粗粗扫过头发乱蓬全身黑乎乎很难分辨五官与特征的族人们,“这么多人,你们平时用水怎么办?”

  枭:“狩猎队猎取沙漠里的猎物,积攒起来进行交换。”看了一圈领水的族人们,很好,没有吵闹。

  颜冬夏记得虎崽子的洞穴里除了两块瘪瘪的仙人掌没有一块肉,“天气那么热,积攒多了不会坏掉吗?”

  枭:“热也是外面,部落里没那么热,到了晚上会很冷,而且部落有最冷的地方,把猎物放在那不容易坏。”

  这就相当于天然冰箱。

  颜冬夏关注另一个问题:“没有水,你们的猎物怎么办?”

  听到这,枭沉默了,“……生吃。”

  颜冬夏也沉默了。

  没水清洗猎物,生吃是最省事的办法,就是有点难以接受。

  “今天,狩猎队什么时候出去狩猎?”

  “分完水,差不多就要到日落的时间。”枭扭过头来打量颜冬夏,没有忘记她说过受伤前她是带队出来战斗的,“你也要去?”

  枭并不怎么惊讶。

  部落里的雌性大多选择跟随采集队寻找可食用的东西,不代表没有实力强大的雌性跟随狩猎队一起狩猎,尽管颜冬夏看起来太过瘦弱了些。

  “方便的话。”颜冬夏笑了笑,“我想去看看夜晚的撒哈沙漠是什么样的,遇到危险你们不用管我,我能处理。”

  末世里锻炼出来的水系异能,可不单单放放生活用水供人使用那么无害。

  颜冬夏的后半句话直截了当地表明:一旦狩猎队察觉到危险,可以随时放弃她。

  闻言,枭说了句:“每一位族人都值得保护。”

  与此同时,虎崽子的爪子高高抬起,轻轻落下。

  颜冬夏低头看去,对上虎崽子那不赞同的小毛脸,还有肉垫里冒出来泛着寒光的小利爪。

  像是在警告她: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

  颜冬夏眉眼弯弯,捏住虎崽子的爪子,摸了摸肉垫。

  老实收起利爪的虎崽子:“……”继毛发之后,爪子也沦陷了吗?

  在他们说话的这点时间里,巫流已经分完了两大碗的水。

  族人们领取到水后并没有马上喝掉,每个人的嘴唇都干到开裂起皮,不自觉地用舌头舔着嘴唇,用渴望的眼神眼巴巴地望着近在咫尺的水,却没有一个人抿一口。

  “终于有水了。”

  “我都不记得多少天没喝到水了。”

  “好渴,不行,再忍忍!”

  “水不多,没有到最后,还是先放着好。”

  颜冬夏有点难受,扭过了头。

  她的九级水系异能让白虎部落全体族人喝饱水是没问题,但是不知底细,随便暴露自己的能力会很危险。

  而且,谁能保证她的善心不会滋长他们的贪欲?

  见多了末世的人心贪婪、妄肆、狠绝,她不想把好不容易得来的生命轻易葬送。

  颜冬夏狠狠心,不去注意那些口渴得要命还是忍住不喝水的人。

  不一会儿,枭就说:“狩猎队该出发了,今天由我带队。”

  巫流诧异地看过来,刚刚枭还说得留下来和长辈们商量商量颜冬夏的事,怎么突然就要出去了?

  枭没有点名,挥了挥手,围聚而来的族人们依次离开,几乎是倾巢出动。

  颜冬夏眯了眯眼,放虎崽子下地,“翼,我要出去就不带你了,你自己去玩吧。”

  话刚说完,她还没起身呢,虎崽子一跃而起,跳进颜冬夏的怀抱,她下意识地抱住。

  做了白用功。

  颜冬夏还想说两句“我不清楚外面的情况,可能没办法保护你个小幼崽”这样的话,幼崽的母亲巫流表示:“没事,你带他出去吧,他能保护自己。”

  于是,就带上了。

  巫流也去,颜冬夏和她并排地走,边走,巫流边为她介绍:“撒哈沙漠的环境太恶劣了,部落只能住在地下,出入不太方便,至少安全,日常生活有光石照耀也还好。”

  光石,名字简单易懂。

  颜冬夏指着墙壁上镶嵌着的拳头大小会发光的石头,“就是它们吗?”

  “对。”巫流说,“不发光了,把光石拿到地上晒一天再拿回来,又能用好几天。”

  太阳能式可循环利用的灯啊。

  颜冬夏明白了。

  一路走来,没在墙壁地面上看到一株植物,乃至于一棵草,也是心惊。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巫流无奈地叹气,“不知道为什么,部落采摘回来的花草植物全部不能存活。”

  颜冬夏:“是没水的缘故吧?”

  巫流摇头,“一般的花草我们不舍得用水来种,但是草药不一样,我试了很多次,不管是什么草药都不能活。”

  这就有点奇怪了。

  植物生存得有水和光进行光合作用,部落有不少光石,还有水,为什么草药不能活?

  “好在兽人体质强悍,一般的小伤根本不用草药,过两天自己就能好。”巫流看着路,没有发现她提到“兽人”两字时,颜冬夏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原来是兽人的世界。

  怪不得部落的前缀是“白虎”,怪不得沙漠里生活着白虎,怪不得不论是虎崽子还是小猫崽子都看起来特别聪明的样子。

  虎崽子疑惑抬头,媳妇儿为什么突然停止摸他了?

  颜冬夏垂眸,她之前就怀疑枭和巫流两个人类为什么会说是虎崽子和小猫崽子的父母了,原来如此。

  “巫流,你们经常这么多人一起出门狩猎吗?留在部落里的族人们如果遇到危险怎么办?”

  “那也没办法。”巫流苦笑,“平时不这样,可现在部落没水了,再不攒些猎物去换水,所有人都得死。”

  “所以很感谢你,夏。”走在颜冬夏身边的女人忽然插进她们俩的话题,“因为你带来的水,我们有了希望。”

  颜冬夏闻声望去,女人咧嘴一笑,“我是绿,绿草的绿。”

  绿想展露善意,没想到缺水多天干裂得不成样子的嘴唇,因为那一笑直接崩裂出血,加上乱糟糟的鸟窝头发和黑漆漆的不知多久没洗过的脸,显得更为惊心可怖。

  这一刻,颜冬夏万分感谢自家爱看恐怖片,更爱拉着她一起看的老妈。

  “能帮到你们就好。”

  “你对族人有恩,我们也会照顾你的。”

  绿身边又蹿出一个女人来,乱糟糟黑乎乎的模样和绿很像,“我是河,河流的河,等会儿你就跟着我和绿,我们带你一起找吃的。”

  “如果找到沙蚁的巢穴,还能挖蚁卵吃。烤蚁卵味道很好,运气好挖到了,我请你吃!”说着说着,绿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身边的河也是,听得频频舔唇,嘴馋了。

  颜冬夏:“……”一听就是黑暗料理。

  白虎部落的境遇太差,不管找到的东西是什么,能吃就行,毕竟他们还要积攒食物换水喝。

  条件低到发指。

  这样的情况下,颜冬夏说不出拒绝的话,笑道,“我运气还不错,说不定也能找到一点吃的,到时请你们吃。”

  算是提前打预防针。

  水系异能对水的亲和力可不是盖的,而世间万物想要存活绝对离不开水。

  绿与河没有多想,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更多的还是传授采集队日常出门所需要注意的事项,附近其他人也会插两句作为补充。

  而,巫流与虎崽子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

标 签言情 我在兽世养崽子 颜冬夏 芒果眼镜娘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