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叶蓁蓁易灼华小说_美人不必敛蛾眉霍霍于安

xiaoshiyi 2天前 笔趣阁 10036 ℃
叶蓁蓁易灼华小说_美人不必敛蛾眉霍霍于安

美人不必敛蛾眉

霍霍于安 著

连载中免费

《美人不必敛蛾眉》是霍霍于安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蓁蓁是个具备反社会型人格的人,她在第一眼看到易灼华开始,就想将这个男人拉下神坛,和她一起共沉沦,她以人命逼他许下娶亲承诺,让他道心大乱,从此唯她不可.....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美人不必敛蛾眉》是霍霍于安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叶蓁蓁是个具备反社会型人格的人,她在第一眼看到易灼华开始,就想将这个男人拉下神坛,和她一起共沉沦,她以人命逼他许下娶亲承诺,让他道心大乱,从此唯她不可.....

免费阅读

  长公主府内,廖怡正准备落寝,却听得府中下人来报,说是三殿下廖歆前来觐见,神态焦急,似有十分焦急之事。

  廖怡怔了一下,心下一沉,似有不详之预感盈然于心,外袍未穿,便已是急急忙赶往前厅去见廖歆。

  “歆儿,你这是怎么了?”一见廖歆浑身湿透,颤股津津的模样,廖怡顿时大惊,撇开了相扶的下人,上的前去,满脸关切的望着廖歆。

  “姑母,都是歆儿的错,不管姑母如何惩治歆儿,歆儿皆无异议。”廖歆浑身哆嗦着,楚楚可怜之态望了廖怡一眼,然后双膝一屈,直接便跪倒在了地上,对着廖怡纳头便拜,声带哭腔,可谓是极致柔弱。

  廖歆虽是语焉未详,可廖怡稍一想,便悟了些许,廖歆自叶府接走蓁蓁之事,她自然知晓,如今廖歆前来哭诉,言辞切切,皆以为罪,廖怡如何还会想不透,这出事是人是谁,她的脸瞬间变得煞白,猛的蹲了下去,双手一把擒住廖歆的双臂,急切的开口。

  “这……,可是蓁蓁出事了!你快说,她怎么了?”

  “蓁蓁与歆儿同游颐江之际,我因不甚酒力,醉酣过去,待醒来之际,却不见蓁蓁在踪迹,在船上四处搜寻,亦不见其踪,歆儿恐其坠入江河之中,便遣船夫下船搜寻,可依旧不见蓁蓁行迹。”廖歆抬头眼望廖怡,却是泪眼婆娑,“姑母,歆儿自知道罪责深重,还请姑母责罚。”

  “怎么会不见!”廖怡喃喃了一遍,然后猛的扭头,望向空无一人的后方,开口道,“式微,你现在回去叶府,看蓁蓁有没有归府。”

  “诺!”凭空出现一声应答,廖歆只感觉一阵风从其颊边吹过,却不见人踪。

  “你,你……当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廖怡在堂内,心焦如焚的来回了两圈,待走到廖歆跟前,看着其泪眼朦胧模样,手指哆嗦着指着廖歆,满面失望之色。

  她本是念着蓁蓁在这洛京城内,无一交往之友,见廖歆三番两次前来拜往,以为其是诚心与蓁蓁交好,又见蓁蓁闭门府内多日,这才生了心思,让廖歆陪着蓁蓁出府走走。

  却不想,却不想……

  这第一次出府,便出了这么大的岔子,她这心,如何能不怨廖歆。

  “都是歆儿的错,若不是歆儿大意,蓁蓁也不会……,呜呜呜!”廖歆满面亏歉,说着道歉的话,情到深时,竟然无语凝噎,她嘤嘤然长泣,跪蹭着上前几步到廖怡的跟前,然后一把抱住廖怡的小腿,向其领罪。

  “姑母,你罚歆儿吧!便是杀了歆儿,歆儿也无半句怨言。”

  廖怡听得这话,眼中却是闪过一道若有所失来,她一把抽回了被廖歆抱住的腿,望着廖歆,言语中,似有失望,“歆儿,此话休得再说,一切待寻到蓁蓁踪迹之后再论。”

  “呜呜……呜呜呜!”

  廖怡瞬间冷了态度,让廖歆眼中闪过几许慌乱之色,她抬起手,以袖掩面,似在擦拭泪水,实隐藏在衣袖内的指节死死的扣着内衬,纠结着自己刚刚的过犹之举。

  只才纠结少许,忽身旁似有风吹过,挟裹着一丝冷意,她下意识里侧头,却见一是湿哒哒的身形跪在了自己身侧。

  “禀长公主,小姐并未回府。”

  “怎么可能?”廖怡听到这个答案,面上的表情,瞬间失控,宽大的衣袍都遮阳不住她此刻的颤簌。

  “式微,拿着本宫的令牌,调取护城营,去颐江河边,水里,岸上一寸地都不要放过。”

  “诺!”式微应命之后,又带着一袭冷风,自廖歆身边消失。

  廖怡深吸了好一口气,这才止住了浑身的哆嗦,然后看也不看廖歆一眼,直接转入内寝之中,待在此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只是摒弃了繁复的宫装,换上了一身简单的劲装。

  她一刻不待的往门口而去,经过廖歆身边时,也无半分停留,“走!”

  “去哪?”廖歆愣了一下,下意识反问了一声,只看到廖怡投来犹如看白痴的眼神,她愣了一下,随即撑着胳膊从地上爬了起来。

  “姑母,等等我,我这就领你过去。”

  春雨化夜,瓢泼而下,两人两骑,于长街策马而过,一路出城,直往颐江河畔,到时虽已是乌云遮月,群星藏匿,可这会颐江河畔,却到处是火把,灯笼,水面之上,数十渔船泛舟其上,渔光点点,其中还有呼喊声,自江上传来。

  细细听来,似乎是在呼喊叶蓁蓁的名讳,淋淋漓的雨水,飘然落下,将廖怡淋了个透彻,只此时,廖怡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抹了一把脸上糊住视线的雨水,正待思量如何去往河上之际,一把油纸伞,盖在了廖怡的头顶之上,廖怡回头,这打伞之人,正是式微。

  “长公主,护城营已到,属下已让护城营的将士去周遭渔家,暂调渔船,用来搜寻小姐。”

  “甚好!”廖怡糟糕至极的心情,再听到式微的话时,终于有了些许的缓解,只目光落到廖歆身上,这些许的好转,直接消弭。对着已经被淋成落汤鸡的廖歆开口,连称呼都省了。

  “你,把当时在船上的所有人,都叫过来,本宫要一一审问。”

  “我这就去给姑母安排。”到了这个时候,廖歆自不敢和廖怡唱反调,应声之后,提着湿漉漉的裙摆,就往颐江河畔小跑而去。

  “式微,你跟过去。”到了这个时候,廖怡对廖歆自然也无什么信任可言,接过式微手里的伞把,望着眼前,遮挡住视线的淋漓春雨,便是语气,也冷了几分。

  “诺!”式微应声,声音一如之前的平板,只身落雨中,那蓬然身外的杀气,招显着她此刻的愠怒。

  待式微离去之后,廖怡转身,寻了颐江河畔一处用来歇脚的长亭,暂做停留。

  不多会儿,廖怡先盼到的人,并不是廖歆,而是一直守卫在叶家府外,已阻止叶蓁蓁恣意出府的公主护卫有枢。

  “主上,叶大人府,杜将军府,县主常去之地,属下皆已亲自去过,都未曾发现县主踪迹。”有枢一脸歉疚的向廖怡回禀,显然他将叶蓁蓁失踪之事,已归于自己失职之举。

  “这死妮子,到底藏哪儿了!”又一个希望的破灭,让廖怡心沉到了谷底,虽有所念,却不敢往那处想,虽是喃喃抱怨,实为奢念。

  廖歆领着嫚嫚和船夫寻到长亭时,已经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

  廖怡让廖歆暂且退下,只留下嫚嫚和众船夫问话,只事发当时,场面上唯有嫚嫚在,众船家翻来覆去,只回说听到了‘噗通’声,极细微的说话声,至于其他,皆是一问三不知。

  而问到嫚嫚时,虽情况有所不同,但不管廖歆如何发问,嫚嫚只言,殿下醉酒,她欲去煮些醒酒汤,虽听得‘噗通’声,但出来查看,案便酒壶不见,便以为是此动静,未曾上心,待煮好醒酒汤,欲寻县主一饮,只寻遍船里,皆未曾见县主行踪,这才回禀殿下。

  审至半夜,雨水渐止,各处唤来寻觅叶蓁蓁的踪迹的各路人马,水里,岸边,却未寻到叶蓁蓁半分踪迹。

  廖怡心累身乏,将主事之权,交予有枢,回得府内,换了身干净衣裳,半刻未歇,便前往皇城,向圣上求取人马,寻叶蓁蓁踪迹。

  圣上虽因为蔡文晨之事,不喜叶蓁蓁,可因其中牵扯到自己女儿廖歆,再有廖怡百般纠缠,声泪长泣之下,终于应允,一早便遣人全城搜寻。

  只如此大的阵仗,便说是插翅也难飞,可叶蓁蓁其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踪迹。

  正在整个洛京城,因为叶蓁蓁的事,搅得纷纷扰扰之际。

  距洛京一城之隔,处颐江下游之地的卞城河段,一艘客船,这会逆流而上,欲经卞城,再往洛京而上。

  此时正是日暮西山之际,此处群山错卧,可谓是观赏日落的绝佳场地,经过此地的文人雅客自不愿错过。

  “啊!”只正当众人注目望着那一轮橙日潜入群山之际,甲板上一凄厉惊叫声,破空而起,顿是扰了众人的雅兴。

  众人被扰了兴致,侧目朝声响之地望去,正待谴责一二,却看到之前韶雨燕一手掩唇,一脸惊恐之色的后退几步,然后另一手指着船外,哆哆嗦嗦声带颤抖道,“水,水上面……有死尸。”

  韶天佑,也便是韶雨燕的兄长,见其这般大惊小怪,摇着扇儿,一脸不信的走到女子身边,自认潇洒的用扇尖儿轻叩在已吓得满面煞白的韶雨燕额上,“雨燕,你说什么胡……当真有尸体。”

  只话还未说完,眼角余光却是飘到河面上,一身着绛红裙裳的人影俯面浮于水上,青丝摊开,随水波荡漾,这场面,直吓得韶天佑往后退了好几步,脸上更是一副惊魂未定之态。

  听得二人之话,众人拥势而上,见果如二人所言一般,自是议论纷纷。

  “如此良城美景,还真有尸体啊,当真是扫兴的很。”

  “却是活见鬼了!”

  “……”

  被挤到一旁的韶雨燕,这会也是稍稍定下心神,看到船夫匆匆凑过的身形,满是嫌弃的指使道,“船家,船家,快把船挪开些,行船遇死人,当真是晦气。”

  “就是,这回洛京,本是极高兴的事,如今沾染这等污秽之事,你让我等,如何舒心。”韶天佑也是满面不悦的凑了上来,心有余悸的应和。

  船家也是闻讯而来,正待要吩咐船夫将水中尸体捞上来,可没想到,这韶家兄妹竟然阻止,顿面露难色。

  “韶公子,韶小姐咱们船行是有规矩的,看到溺水的人,无论生死,都需得救,这若这般挪船而去,岂不坏了船行的规矩。”

  韶天佑闻言,脸上顿显愠怒之色,手中的折扇翻了转儿,随即抵在了船夫的胸口,戳戳了好几下,威胁道,“我不管!你要知道,我们韶家可是当今镇南侯的表家,你若不照我们兄妹两的话行事,你这船,以后就休想入水了。”

  “这……?”如此威胁,船家一时陷入两难之境。

  而就在这耽搁之际,船身缓行,俯趴在水上的尸体顺流而下,与船身两两交错,竟是要擦身而过。

  当时是,只见一道身影自甲板跃下,如蜻蜓点水一般,踏水而过,长臂曲捞,一把将水中绛红身影捞起,然后踏水而归,复返甲板之上。

  韶公子见状,立刻掩了口鼻,后退几步,似怕异味冲入耳鼻一般,只远远冲着救人上来的易灼华喊道,“你这道士,怎的这般不讲道理,这死人是你弄上的,介时不管出了何事,都须得你一力承担。”

  “公子放心,她是活的,并未死。”易灼华随口回了一句,并未看韶天佑一眼,微微曲身,一脸专注的将救上之人置于甲板之上。

  对易灼华的话,韶天佑可谓是半分不信,但鼻翼嗅了嗅,没有闻到尸体独有的臭味,这才大着胆儿,往上凑了凑,“道士,你这诓人的鬼话,也就鬼才会……!”

  只临到跟前,看到那被救起的之人,却是瞬间卡了壳,原本吊儿郎当的眼神,也是瞬间怔住,嘴里喃喃道,“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可惜了!可惜了。”

  只见那女子一身绛衣,双手抱着一手臂粗壮的短枝桠,想来这也是她活下来的缘由,此刻,虽禁闭双眸,但面粉若桃夭之色,眸下一朵彼岸花,嫣红未褪,只唯一可惜的是,额间处,有一被水泡白了伤口,起皱狰狞模样,煞是骇人,不过饶是如此,也难给掩其倾城绝色。

  显然,此人,正是在颐江河上消失不见的踪迹的叶蓁蓁,只一夜一日之隔开,大雨瓢泼之下,她竟顺流而下,到了这距离洛京,已是一城之外的河段。

  易灼华伸手将叶蓁蓁手中抱着的树枝桠取出,手随即探向其脉处,为叶蓁蓁探脉。

  而处于韶天佑身后韶雨燕听到他哥的喃喃赞叶蓁蓁美貌之言,顿是心生不悦,凑到其跟前,对着韶天佑的手臂,便是掐了一把。

  “哎呦!妹妹你这是作甚”韶天佑被痛的回了身,下意识里咽了口口水,虽是对着韶雨燕问的话,目光却未舍得从叶蓁蓁脸上挪开。

  “哼!”如此被忽视,韶雨燕更是气急败坏,却对韶天佑又无可奈何,愤愤的瞪了韶天佑一眼,然后夹怒而去。

  韶天佑得见佳人,一双眼眸就像是胶着在了叶蓁蓁脸上,哪里还顾得上韶雨燕的小脾气,见易灼华握脉,久不言语,顿带几分心焦之色,凑上前去搭寻一二。

  “道兄,这位姑娘,可有大碍?”

  易灼华只当未曾听到韶天佑言语一般,将手自叶蓁蓁的脉上挪开,然后转头望向等在一旁的船家,问道。“船家,闭城之前,我们可能入卞城?”

  “道师,按惯列,船今夜在此泊一夜,待明日日出之后,再开拨入卞城。”船家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众船客,这才小心翼翼的向易灼华解释道,又怕易灼华以为自己见死不久,说完之后,又补了一句。

  “而且,如今日头已落,距离卞城,还有近三十里路,就算再快,只怕也是赶不及了。”

  “这姑娘起了热症,那船上可备有药材?”易灼华脸上并未出现失落的之态,只是退而求其次问道。

  “有是有,前几日用了,我正打算明日去卞城补给。”说到此,船家堆了个褶子脸,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满是抱歉的朝易灼华笑了下。

  被无视,却又死赖着脸皮不走的韶天佑,听到二人的对话,忙是厚着脸皮的别开船家,凑到易灼华跟前,“道兄,药材我那里多得是,只要能把这姑娘给救活了,你要什么跟我说一声,我这就让人去取。”

  只还未等易灼华接话,韶天佑便已是再度开口提议,“道兄,要不这样,你写个药方子给我,我直接将这姑娘带回舱里,让下人煎好药给她送服了,这也省得道兄你来回折腾不是。”

  韶天佑这般心思,昭然若见,饶是易灼华从未沾染尘事,也觉有所不妥,他沉吟些许,然后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道童,向其吩咐道,“阿瞳,随这位公子去抓份小青龙汤,煎了直接送回客舱里。”

  说罢之后,也不等韶天佑再行开口,便将叶蓁蓁抱起,转身入得船舱之内。

  虽被易灼华所拒,可韶天佑尤未死心,仍想追了上去,阿瞳却顺势上前,拦在了韶天佑的前面。

  “韶公子,请!”

  如此,韶天佑只能不情不愿的领了阿瞳而去。

  易灼华将叶蓁蓁抱回自己客舱之后,环视一番,最终将叶蓁蓁放在了椅子上,望着叶蓁蓁闭着眼眸软塌塌的靠在椅子上模样,温和道,“姑娘,现在可以醒来了。”

  其音刚落,一直昏迷未醒的叶蓁蓁顿时眼帘微颤,然后睁开眼来,眼中满茫然无措,面带惶然之态,她下意识里将整个身形蜷缩做一团,全身都透着一股不安感,目光触及易灼华,眼神交汇处,却又猛然避开,低头喃喃细语,声弱蚊吟。

  “我只是有点害怕,并非故意不醒来的。”

  “姑娘衣裳尽湿,又起了热症,小道替姑娘寻套干净的衣裳,换好之后,便去床上暂做歇息,待饮过药后,便应无碍了。”易灼华见叶蓁蓁如此胆小怯弱模样,也未多问半句其身为何会陷入这等处境,只说了一句让叶蓁蓁安心的话,随即便转到床侧,自箱笼中寻了套衣裳,然后搁在了叶蓁蓁旁边的茶墩上。

  “这衣裳小道未曾上身,姑娘尽管放心换上,小道我就守在门外,姑娘有事直呼便可。”说罢之后,也不需得叶蓁蓁开口,易灼华便转身掩门而去。

  原本惊颤犹如受伤小鹿一般蜷缩做一团的叶蓁蓁,抬头间,却是瞬间改了颜色,身形舒展,哪还有半分之前的胆怯惊惧的模样,她站起身来,目光瞟过茶墩上的素色衣裳,随即又落在了远处门上的位置。

  之前一眼督过,那道士虽是目光温和有礼,却又疏离至极,其貌清俊,雅隽,虽相貌比之于洛京蔡文晨不及,可却胜在一股飘然于尘世之外的气质,仿若超脱于这世间外一般,着实引得她生了几分探究之意。

  不过……

  叶蓁蓁抬手摸了摸额上那隐隐作痛的伤处,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阿嚏!”只笑未止,一声喷嚏却是打断了叶蓁蓁思虑,她面带无奈之色的伸手,轻揉了下鼻翼,垂目看着自己湿漉漉,尤其在滴水的裙裳,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茶墩上的衣裳,往屏风后而去。


标 签穿越 美人不必敛蛾眉 叶蓁蓁 霍霍于安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