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笔趣阁 / 正文

简秋栩罗志绮小说_小木匠的悠闲生活筱斓

xiaoshiyi 1周前 (10-18) 笔趣阁 10105 ℃
简秋栩罗志绮小说_小木匠的悠闲生活筱斓

小木匠的悠闲生活

筱斓 著

连载中免费

《小木匠的悠闲生活》是筱斓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小木匠简秋栩一朝穿越,成了个被调了包的假千金,一夜之间荣华富贵都离她远去,简秋栩拍拍手表示:不是她的她也不要,在这异世发挥自己的特长,凭着手艺开个玩具店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木匠的悠闲生活》是筱斓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小木匠简秋栩一朝穿越,成了个被调了包的假千金,一夜之间荣华富贵都离她远去,简秋栩拍拍手表示:不是她的她也不要,在这异世发挥自己的特长,凭着手艺开个玩具店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免费阅读

  很快,小厮就领着苏丽娘在门口见到的那两个简家人进了燕堂。

  这两人正是简秋栩的大伯简明义和她亲哥简方桦。

  简秋栩看一眼简方桦后一愣,她亲哥跟她也太像了,至少有六七分相似,其中眉眼最像。加上他有些黑,乍一看,她还以为这是她前世十七八岁的模样。

  简秋栩看着他,心里一瞬间就有了一种亲情的归属感。

  简方桦感受到了她的视线,朝她看了过来,也愣了愣,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便是他妹妹了,嫡亲妹妹,而后咧嘴朝她笑了笑。

  简秋栩心想,她亲哥肯定是个可爱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罗志绮口中那个冷漠,不顾兄妹之情,对她一点都不好的人。简秋栩看了一眼罗志绮,想看看她的反应,却发现她眼神愤恨地看着简方桦。

  罗志绮心中对简方桦是非常怨恨的。前世她儿子因为赌博,欠了一大笔钱。如果还不上钱,债主就要砍掉她儿子的手指。罗志绮非常的害怕,跑去找简方桦借钱。

  简方桦当时在城里的泰丰楼当小二,每个月都有一千文钱的收入。然而他没有把钱借给自己,却把钱借给了简方榆,让她带她那个快病死的儿子看病。

  简方榆的儿子根本就不可能就回来来。他凭什么借钱给一个快死的人看病也不借给她救她的儿子,害的她儿子被砍掉了三只手指。她儿子没了手指,婆婆丈夫天天打骂她,连她儿子都怨恨她。她过得那么苦,都是简方桦的错,她恨简方桦,恨简方榆,恨所有的简家人。如果简家人当初不出现在驿站,她就不会被换,一切都是简家人的错。

  罗志绮只记得简家没有来得及帮她的事,却永远都不会感念简家一次次帮她的恩,对简家,只有愤恨。

  简秋栩不知道罗志绮崎岖的内心,却从她的眼神里确定罗志绮不仅心胸狭隘,人也薄情记仇。简方桦再怎么对她不好,也不会对她做出什么深仇大恨的事来吧,用得着如此的愤恨吗?

  简明义朝燕堂正中央的罗老夫人作揖,“老夫人,多有打扰,今天我和小侄代表简家,过来带简家小女归家。”

  虽然家境不好,但简方桦和简明义在伯府众人面前表现却是不卑不亢,这让简秋栩有些意外。她的家人,品行看来比她想的好。只是她心中有些疑惑,为什么是大伯和大哥过来,而不是她的亲身父亲过来?

  老夫人表现出一脸惊讶,“这么着急?我心中不舍呀,不然你们先住下,过两天再走?”

  简明义:“多谢老夫人,不用了,父母在家中正等着孙女归家,我们不敢耽误。”

  客套话谁都会说,在冷风中等了大半天,简方桦和简明义再看不出来广安伯府是什么态度,那他们便是傻子了。他们来之前打探过了,知道简秋栩从小就是个痴儿,广安伯府的人对她并不好。在寒风中站了大半天,也更加说明了这一事实,伯府对她并没有什么情谊。

  简方桦看他妹妹头上裹着纱布,脸色惨白,心想她妹妹这段日子肯定过的更不好,想着快点带她离开这里。

  “既然如此,老身就不挽留了。志……简家姑娘你就跟你大伯和亲哥归家吧,我们就不送了。”罗老夫人摆了摆手,做出一副不舍却又不得不放人走的姿态。

  覃小芮一听,心有些急,扑通一声跪下,“老夫人,请让我和我娘一起随姑娘走吧,姑娘离不开我和我娘。老夫人,您深明大义,最是体恤他人,为人大气,请你念在和姑娘祖孙一场的份上,让我和我娘继续照顾姑娘。”

  不得不说,覃小芮是有些小聪明的。她知道罗老夫人最是好面子,此时林家人都在,若让覃小芮母女随简秋栩离开,那便是善了她为人大气深明大义的好名声。若是不让,便在林家人面前丢了面子。

  果然,罗老夫人很是大方地说道,“既然如此,你们母女就随简家姑娘离开,也算圆了十四年来我与她的祖孙情分。”

  “多谢老夫人。”覃小芮和苏丽娘磕头道谢,覃小芮心中是异常欣喜的,她终于又可以跟着姑娘了,不过苏丽娘心中有些担忧,因为前路未知,不知道离开伯府对她们母女是好是坏。

  简秋栩却并不觉得欣喜,因为罗老夫人只是让苏丽娘母女跟着她离开,却只字不提卖身契的事。这代表着即使苏丽娘母女跟她离开,人生自由也得掌握在伯府手中。而且在外人看来,伯府给她送了人,她和伯府还是有关系。

  简秋栩很是讨厌这些拖泥带水的关系,要断就要断的干净!原本她想着等她离开伯府,以后找机会把覃小芮和苏丽娘带出来,现在却不得不提前了。

  她看了一眼简家大伯,心中猜测她大伯和亲哥来伯府,身上肯定带着一些钱撑门面的。于是走了过去,向他伸出了手,“借……钱。”

  简明义疑惑了一下,也没有问为什么,把身上的钱都放到了她的手上。而简方桦很敏锐的发现,他妹妹好像并没有痴傻,他看了她一眼,也把自己身上的钱放到了她的手上,想看看她做什么。

  简明义和简方桦不问缘由,爽快地借钱给她的行为,让简秋栩对自己家人好感再一次上了一个台阶。

  她算了算手上的钱,发现将近有四十两,估计大伯两人把家里的钱都带在身上了。正好,这些钱够了。简秋栩把钱放到一起,递到了罗老夫人面前,“买,卖身……契。”

  罗老夫人惊讶这个痴儿竟然知道卖身契,心想这肯定是苏丽娘母女教她的,当下心中不悦,但面上却是很慈祥地说着,“傻孩子,苏丽娘母女是伯府送给你的,哪里用什么钱?钱拿回去吧。”

  “卖身契!买。”简秋栩可不想跟她们装模作样,把钱放到了她的面前。怎奈话说的不利索,表达不出她的决心,心中有些暗恼。“买!”

  一旁的简方桦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妹妹这是想要与广安伯府断个干净。这原本就是一个错误,错误纠正了,自然不该再有什么勾连。

  “郑氏,让人去把苏丽娘母女卖身契拿过来。”罗老夫人有些不耐了,她也懒得跟一个痴儿计较。卖了赶紧走,这以后也不是什么出息的人,在她身边留两个伯府的奴仆,到时候说不定她们还会打着伯府的名义做事,坏了伯府的名声。

  郑氏原本就不喜苏丽娘母女,原本想着等那个痴儿走了就把她们发卖了,但是她心中是不愿意把人卖给那个痴儿的。这两个人一直尽心照顾着那个痴儿,把她们卖给她,那不是以后回了简家,那痴儿也能享受着被人照顾的日子?凭什么她女儿在简家受苦受累,而这个痴儿回去还能被人伺候?

  郑氏和罗志绮果然是母女,永远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她也不想想,要不是她太过于苛待下人,把那个赵嬷嬷的女儿打死了,赵嬷嬷会换她的女儿?

  虽然不愿意,郑氏也不得不让管事嬷嬷去把苏丽娘母女的卖身契拿了过来。

  而坐在她旁边的罗志绮,在听到简秋栩说出口的第一个字的时候,内心愤愤不满,这个女人竟然还能恢复?她的福运为什么不能用在诅咒上面?罗志绮非常不满,她想到了前世那个正常的假罗志绮聪慧的模样,揪着手绢,眼神嫉恨。不行,绝对不能让她恢复。她这辈子就该傻一辈子。

  简秋栩接过了苏丽娘母女的卖身契,走过去拉住了简方桦的手,“哥,走!”

  事情已经解决,没必要在这浪费时间了。

  “慢着!”愤恨中的罗志绮看到了覃小芮身上的包裹,立即喊住简秋栩等人。“这个包裹是不是不应该带走?包袱里的东西可都是我们广安伯府的东西。”

  罗志绮可不能让她从伯府带走任何值钱的东西,那些可都是自己的。

  她的话一出,一旁的罗老夫人气得心肝疼,她没想到罗志绮竟然能说出这么小气的话来,这让她在林家人面前丢了大面子,她恼怒地瞪了一眼郑氏。

  虽然郑氏想法和罗志绮一样,但她也知道林夫人在场,她女儿这话讲得不合时宜。

  她偷偷了拉了一把罗志绮,但罗志绮依旧盯着覃小芮身上的包裹。她已经把整个伯府的东西视为己有了,决不能让简秋栩占到分毫。

  席位上的林夫人听了罗志绮这番话,皱了皱眉。而坐在一旁的罗二夫人,掩着嘴巴讥笑,她很是看不惯这个一回府就抢了她女儿风头的罗志绮,巴不得她出糗。

  “这可不是伯府的东西,这是我们姑娘从外面捡的木头做的木碗。我们可没带伯府的东西走。”覃小芮见不得人冤枉她家姑娘,把包裹拿下来打开,各种木碗木碟子铺了满地。

  伯府众人见了都觉得有些尴尬。

  罗志绮见里面都是些木碗木勺,没有值钱的东西,才放下心来。

  简明义听了罗志绮的话,想想现在还躺着床上的弟弟,心里摇头叹息,他弟弟弟媳养了个白眼狼。而简方桦就没有这么好脾气了,朝罗志绮嗤了一声,“怎么,你回伯府大包袱小包袱,还把我爹娘的钱都拿走了,我亲妹带走自己在外面捡的木头都不行?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妹妹,我们走。”

  简秋栩很惊讶她亲哥会这样不给面子地把罗志绮做的事揭开来,看来他和罗志绮的感情确实并不好。不然也不会这么不顾她的面子,在众人面前说出这么一番话。

  今天他这么一说,罗志绮肯定更加嫉恨上他了。

  罗志绮果真更加愤恨了,不过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她心里认定那是简家欠她的,她拿走银子补偿自己并没有错。

  罗老夫人见她这样一副神态,更气恼了,原本想着待会好好教训教训她,但想到她身带福运,也就忍下了。

  简方桦拉着简秋栩走出了燕堂,一行五人沿着刚刚小厮带的路往院外走。

  简方桦担心她的伤,让她走在他和大伯中间,给她挡风。简秋栩翘起了嘴角,心里暖暖的。

  一行五人只顾着往外走,谁都没有发现回廊一侧的林锦平。他看着众人中间的简秋栩,神色疑惑,有些浑噩地站在原地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离开。

  会客的院子里,李蓉青也已经从燕堂回来,看到林锦平回来,招他过来谈话。

  林家母子二人相对而坐。

  “婚事已经换了,可为娘心里不得劲。罗志绮毕竟从小在乡野长大,为人小气了些。不过幸好离嫁入我们林府还有几年,还来得及调、教。”若不是因为慧明大师说罗志绮身带福运,李蓉青刚刚在燕堂就没有好脸色了。

  “那就麻烦娘了。”林锦平并不想听这些。他情绪不高,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心里空荡荡的。

  “锦平,你告诉娘,你是不是不喜罗志绮?”知子莫若母,李蓉青感觉到他儿子情绪不佳,婚书重签后他儿子见过罗志绮,好像从那时起,他情绪就不好了。

  李蓉青想起了他儿子事事追求完美的性格,以为他不满意罗志绮的外貌。“罗志绮外貌是差了些,但这没关系,她还小,以后多多培养,气质也能弥补外貌的不足。”

  “娘,你多想了,儿子并不是看重容色的人。今天儿子情绪不佳,与她无关。”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清楚。他站起来,脑海中却闪过刚刚那个翘着嘴角的姑娘。

  出了广安伯府,简秋栩觉得整个人都轻快了,“出……府,回家……了!”

  她想用欢快的语气表达自己的高兴,怎奈言语困难阻碍了她的发挥。

  “姑娘,你真的好了,真是太好了!”出了广安伯府,覃小芮才敢确定这件事。“娘,姑娘好了!”

  “对啊,姑娘好了。”苏丽娘刚刚已经发现了,这些年来她早已把简秋栩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她好了,她比谁都开心。

  “好了就好,家里人也都会开心的。”简大伯也很欣慰,他们简家已经做好了养个痴儿的准备了,没想到老天保佑,她小侄女好了。“方桦,你带你妹妹去石纺路那边等我,我去找辆车。”

  外面冰天雪地的,如今他小侄女还带着伤,肯定地找辆马车才行。

  “好,妹妹,我们先过去。”简方桦走到她右边,替她挡着吹过来的冷风。担心风还是会吹到她的伤,跑到前面的店借了一把伞给她挡风。

  简秋栩心想,她这亲哥,心还挺细的。“哥,家?”

  趁着大伯去找车,简秋栩想先把家里的情况了解一下。她从罗志绮那里只知道简家有爷奶,有大伯,父母,还有姐姐弟弟,其他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们村叫万祝村,就在京郊的郭赤县,离这里有七八十里地。妹妹,我们不是故意过了这么久才来接你的,其实家里是三天前才得到消息的。爹腿有伤,走不动,娘在家照顾爹没办法离开,所以就让大伯和我过来接你。”

  简方桦在泰丰楼当跑堂的,一个月前大伯跑来找他,说他爹命在旦夕,他吓地赶紧跑回家了。回了家后才知道,他爹因为要给人做家具,上山砍木,不小心被树压断了双腿。

  当时他爹简明忠上山是带着当时还叫简方柠的罗志绮一起的。他爹腿被压断时,罗志绮就在旁边。

  简明忠疼得快晕了,让她下山喊人。然而罗志绮却一去不回,直到天黑了简家人才发现简明忠还没下山,上山找人。

  找到人时,简明忠已经晕了好长一段时间,大夫也没有多大把握了。好在简明忠求生意识强,人醒了过来。

  简明忠醒来过后,简家人才舒了口气,找起罗志绮来。简家人都以为她失踪了,一个个担心地不行。

  然而一找,却从村口放牛的小孩那得知,罗志绮当天背着两个重重的包袱离开村里,不慌不忙地往城里去了。

  简家人刚开始是不信的,然而到她房间一看,果然她的东西都带走了,不仅如此,还拿走了简明忠两夫妻存了多年的十两银子。

  简家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却被她有时间收拾包裹,却不找人救父亲的行为寒了心。

  罗家来人后,简家人才知道他们的女儿被换了,也才知道罗志绮当天背着包裹进城是去找她亲生父母了,也知道她那天就知道简明忠不是她的父亲。

  然而即使简明忠不是她的亲身父亲,那也是养了她十四年的养父啊,她就这样冷心冷肺的把身受重伤的养父丢在荒山老林,生死不管,简家人心寒啊。

  简秋栩被惊到,即使是不认识的人,看到一个重伤的人都会想办法救人,而罗志绮却对自己的养父做出这样见死不救的事来。

  罗志绮对简家人是有多大的怨恨?

  简秋栩不明白,她这怨恨从哪来?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标 签古言 小木匠的悠闲生活 简秋栩 筱斓

试试用"←"或"→"方向键快速翻页把 \(^o^)/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热门图片

Powered By笔趣爸爸|免费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sitemap.xml|sitemap.txt|